• 第四章 剑阁有游龙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0本章字数:3196字

    名剑山庄位处剑阁西南角凌洛峰上,分内外围庄,外庄低处山麓修以庭院,用以接客及弟子习剑。内庄在山腰林木隐蔽处,为众大弟子休憩和庄主各人所在之处。而山顶则是山庄藏剑和祭祀之处,一般无人踏足,也无法踏足。

    而林舜刚便是从山麓的平洗池旁逃去山腰的庭院屋脊上偷懒了,那平洗池便是林舜一般练剑所在,是二师父剑痴李修鱼悟剑之处,取“平心洗性”之意。后来也只有林舜李天攸被李修鱼逼着在此习剑,其他师兄弟都是去外庄阔地空之谷下练剑的,山谷夹缝之处的大块阔地,大开大阖不易阻挡剑式流畅。

    林舜几个踏步便飞下山去,待到了山脚下放缓了速度,猫着腰垫着脚慢慢踱到空之谷,贼头贼脑望了一下,师兄李天攸还在带领着众师弟练剑,总是基础那几式。林舜看了几眼便溜了。一身黑色素装,身形挺拔的李天攸装作没看见,笑了一下。

    倏忽一瞬,林舜就又回来了“诺,我知道你喜欢河西道豪客酒肆的黄酒,有好十几里路呢,看我对你好不,现在能说了吧,老贾。”

    林舜在老贾连边胡子茂密的耳根怂恿着。谁让自己在这名剑山庄除了师傅就最熟这个邋遢酒鬼呢,不过倒是也可以问问师兄,但是他太一本正经了想必这些八卦的事情不会告诉我的更何况是这样的大事,而且他那张扑克脸谁爱看谁看。

    林舜如是想着,突然冷不丁的手中一滑,手中的酒坛早已在酒鬼手中并开始倒入他的心爱葫芦瓶里去了,盯着林舜奸诈地笑着。“不错不错,很香啊,是正宗的豪客酒肆的酒,有没有代我向他家老板娘问个好啊。”

    “你这死鬼,趁我不注意竟然偷酒!”林舜有点气急败坏,语气又突变嘲讽“没成想你不仅是个酒鬼,还是个大色鬼,其实你惦记的是酒肆那老板娘吧,下次带你去宜春苑逛逛要不解解馋?”

    “小兔崽子一天到晚脑袋瓜里不想着练功学剑净想些什么玩意,不怕被你师傅责罚啊。”老贾吧砸着嘴说,一脸陶醉于酒香世界的指责道,虽然两者很难放在一起,而老贾却是做到了,放荡地指责,低劣版的放浪形骸。

    林舜扶额无语。

    老贾倒完了一坛后直接抱着另一坛喝了,满满喝了一大口后说:“这里到河西道有十五里路吧,以前看你差不多我一个盹就回来了吧,今天我可是还眯了两次呢,路上遇到什么事了,还是轻功退步了?”说完这么多还打了个满意的饱嗝。

    林舜撇撇嘴,“我路上看到师兄在和弟子们练剑,于是观摩了一会,太呆了剑式。不行,我果然是学不来师哥那种的剑法。再说你打个盹要多长时间啊,谁知道你到底会不会一觉睡到黄昏啊。”

    “还有不少,藏起来。”老贾慢慢起身,颤颤巍巍地就着扶梯下去了,完全不理会林舜。自顾自的藏酒去了。“得去干活了,是去打扫庭院呢还是去收拾什么来着,收拾什么啧啧啧怎么给忘了。”继而神神叨叨晃晃悠悠地走了。

    “别摔着咯,师父来了记得喊我啊”

    林舜目送着老贾颤颤巍巍地爬下长梯后又转头看天,心思又神游去了。

    老贾也真是的,又没有人偷你的酒,这老酒鬼喝烂醉了如何,额……不管了。林舜想着立马释怀,在檐角上歇息起来。

    想这老贾在这名剑山庄已经近三十载,庄内大大小小的事估计他都知道点,虽说是个不起眼的仆人,还邋遢嗜酒。不过为人实在地道,自己刚进山庄,人生地不熟,只有这个邋遢酒鬼一直不厌其烦地过来给自己介绍这唠叨那,俨然一副我是大管家的样子。

    林舜在刚进来时,看着格局超然的山庄,空之谷的幽静天然,平洗池的波澜宁静,剑山的高耸入云,一切都吸引着年少的他。而那时就是老贾像个带头老大样牵着林舜这逛那走。林舜甚至在之前看到过老贾公然罢工,庄主也没说他什么,使得林舜还不免猜测这个老头是个隐藏的老大Boss,不过转念一想哪有老大这样陪一个毛头小子的,再说他就那怂样也能成老大的话,我还是天王老子呢,上次老贾上街买酒被一市井无赖为难了,他就在那站着缩着身子求饶,说大人不计小人过,最后竟然还请那无赖喝了二钱酒。要是我在早就一拳头呼上去了。

    我是刚被二师父带过来的说我什么天资聪颖,若好好磨砺能成大器,成大器,成屁大器,我真不知道二师父是怎么看出我这种胸无大志的人会成大器的,成什么器,成溺器啊。不对,我这么诋毁我自己干嘛,二师父对我这么好,不该吐槽的不该吐槽的罪过罪过哦。不过自从我来到了名剑山庄练习了这么久自己也明显感受到了武功在精进。

    唉,偷得浮生半日闲哦,希望二师父慢点找到这里来,再休息片载。

    “二师哥,二师哥,起来了,怎么睡在这种地方。师父就在下面等你呢。”朦胧中的林舜感觉到有人在推搡他,还喊自己好像。眼前渐渐明朗,在夕阳下显得鲜明的轮廓很是小巧,五官倒是被阴影遮住了,但是隐约俊秀标致,但是毋庸置疑的是身材绝对是满分的,就在自己眼前的那被衣服线条勾勒出来的紧致轮廓看得林舜耳朵根有点红,再听着那细声的呼唤,肯定是自己的三师妹徐颖了,林舜忽而在意到师父在底下等着?浑身打一激灵便起身,没成想还看着林舜的徐颖没反应过来直接倒撞下去,说时迟那时快,林舜一翻身把徐颖接在手中,正想要装个帅气豪侠时不料脚下踩着板瓦滑了一下。林舜脸色大变,在空中极尽身形,想把自己倒在下面,摔地上时至少也是自己垫背不让师妹受伤,看师妹已经失色紧闭桃目不想看结局。

    林舜在掉下去的几秒内脑子净是空白,眼角余光还瞥到众师弟在偷笑,师父脸色好像黑黑的反正是不太好,感觉离坚硬的地面越来越近,眼睛一闭,这次真的糗大了。

    “要死要死,这次真的是落下笑柄了。那群臭小子看我出糗肯定得乐欢天。”林舜这样想着。

    已经做好放弃挣扎时却感觉身体渐渐轻盈起来,仿佛是躺在筋斗云上的感觉。林舜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人像拎小鸡似的吊着拎起来,而且是单手抓住一只脚,无奈另一只脚不识相地就那样荡着十分之滑稽,没看到林舜摔倒的众师弟反倒笑得更是憋不住,忍俊不禁。而倒挂着的林舜看见师妹徐颖被搂腰小心地抱着,相比自己的境遇真是差了不知道多少个猴跟斗。本来是自己的英雄时刻现在成了这小子的,得看看是谁这么猖狂,林舜还宁愿摔都不想被你这样拎在手里,显得多没有面子。

    正想着林舜疯狂得扭动着身体想挣脱这个手的束缚,抬头看看到底是谁。不料突然间那手一松,林舜立马摔得脸刹地面,后来想想真的是差点毁容了。林舜怒火中烧,一个鱼跃便起身,去寻那嚣张小儿呼他一拳头。

    “师,师兄?”林舜看到放下手中搂着的徐颖的人,不敢造次起来。况且他还瞥到师父正在往这里走来,那脸色真的是仿佛跟包公一样。

    “师兄师兄,快救我救我啊,帮我对师父说下啊。”林舜瞬间拉下脸来,像个小赖皮一样在向李天攸求情。

    李天攸面无表情得看着林舜,缓缓吐出一句:“看你表现。”随即便走向师父,留下挺拔严峻的背影。

    林舜心里是慌得不行啊,回头看到徐颖正在盯着自己看,才问道:“颖师妹没有伤着吧,望师妹包涵。”林舜假装十分严肃的道歉,这和他平时嘻嘻哈哈的形象反差太大弄得徐颖忍俊不禁,徐颖低眉拂袖说:“没伤着,要不是现在师父和大师兄在我肯定有你好看的,以后别再这样吓我了,唉,你看师哥正在和师父说些什么呢好像。”

    林舜顺着徐颖目光望去正看见李天攸正和师父耳语,虽说不担心师兄坑自己,但是这样心里难免打鼓。不过看到徐颖笑了就不担心了。

    “师父,弟子知错,望师父责罚。”林舜快步走上前准备负荆请罪,看到庄主大师父和三师父都来了,便更是恭敬,但是他们好像不插手只是在旁边看着二师父。

    林舜迟迟等不到二师父落话,低着头作着揖想着这老头到底要干什么,不免抬头看了眼二师父,只见他正闭目冥想,发绺好像没有扎好,青丝垂至鬂间,两根眉毛比头发白的彻底,眼窝深陷,幸好是紧闭着双眼,看不到他凌厉的眼色,脸上竟是些岁月的痕迹,鼻梁上明显有道不浅但很短的伤疤,但估计是经过很多年了也只是痕迹了。旁边李天攸一点不着急的样子挂着副死脸跟木鱼似的事不关己。

    “看够了么?”

    突然而来的一句话让林舜吓了一大跳,立马回神。

    “弟子不敢。”这次真的吓得低下头不看了,没想到这老头真的知道我在偷瞄他脸色,是不是他故意闭着眼的。

    “林舜啊,在众弟子和三师父面前练套《绝心剑法》看看。”声音并不严肃但是让人很难抗拒。

    “好,那就好好看!”林舜暗自嘟哝一句。

    剑有游龙过空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