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此剑不作舞,作绝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126字

    林舜现在不知道二师父现在是看着自己还是怎样,反正自己是不敢抬头偷瞄他的,但是他真的不知道二师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有点懵。

    这绝心剑法是师父独传给自己的,三年前他这样对自己说,“林舜,除了每天锤炼身体,锻炼基本功,我只传你一套剑法,而且这世上明其精髓不过三人。不可轻易使出。”

    现在又要我当众演示,你是几个意思嘛,就算我现在乱舞一通师弟们也不知道啊,就像当初那些杂皮招式,你是叫我瞎打一通么考验我是不是很机智对吧?林舜心里千万羊驼崩腾而过,忐忑不安。

    林舜呆立在那迟迟不动,直到二师父喝了一声“还不快去?!”吓得他立马拔剑跃步几丈之外,远远地向各师父作了揖了之后便开始演练起招式起来。

    众师兄弟们也悉悉索索地凑上前去,想看那来了山庄一直不曾露面的剑痴关门弟子,到底是怎样一份修为。里面不乏看热闹和心里不屑一顾,冷嘲热讽的,说着无非是林舜凭什么能当那无人不向往的剑痴的唯一弟子,他还一直偷懒睡觉,不过这样心思的毕竟是极少数,能进名剑山庄修行的对于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绝心剑法·第一式剑锋无形!

    林舜在心中默念出剑法,剑便出鞘寒光一闪,逼得几丈外众人都几分心悸,他们明显都是感受到了杀意的。这样在演示中剑刚出鞘时就能表现出如此磅礴的杀意的着实少见。

    绝心剑法就是带着绝对的杀意去对决,没有丝毫的心情感情,没有对对手将死的同情抑或自己将死的恐惧,甚至没有对自己杀心的悲叹,只有纯粹的杀意。剑锋无形,林舜虽然只演示了仅仅几招,但是众人眼睛便有些缭乱了,剑花和剑圈都随意洒脱,像泼墨画一般肆意挥洒,导致在众人眼中看到的都是那柄利剑的残影。

    场上看到剑身的人就没有三成,看到剑锋的人就更寥寥无几了。方圆通大弟子方且行眯着眼睛,眼神晦暗,紧紧盯着远处的飘舞的林舜。这一式十招中林舜和剑已几乎融为一体。但是他能看清,虽然能看清,他知晓这样的剑法实在能算是顶尖,对于身体的要求非常之高,不知林师弟是否入韧身境没……

    而正当林舜准备施展出第二式时,瞬间一个身形跃入剑圈内挑起自己的剑,看见那把寒光的剑林舜猛地一惊,那是师父的承影剑。定睛一看果然是二师父在和自己交手,甚至没有一句多余的询问和话语的时间,只是剑锋的交接,火光的碰撞。但是林舜发现自己的第二式仿佛被师父的剑招封印了似的,就是施展不出来,因为自己的剑招已经跟着师父走了,没有了自己的套路。

    林舜现在心里崩腾过的不只是羊驼了,而是动物大迁徙了,你让我给他们展示剑法,现在你把我打成这样,我特么一招都施展不出来。你倒是不要挡我的剑啊,你倒是……林舜没有办法,剑式已经变得僵硬和缓慢,而且随时就要撑不下去被师父给挑飞,可能师父太清楚绝心剑法,也可能林舜还没有把那剑法变成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在脑海中大倒苦水疯狂吐槽却又闪过很多东西的林舜突然猛地一跃步到几丈之外。

    林舜有些疑惑而震惊地望向逆着夕阳霞光的师父,阳光把师父的影子拉的很长,师兄弟们在更远处小声议论着什么,站在稍后如木桩子的李天攸面无表情地走向师父,徐颖一脸担心的样子望着这里。

    林舜后撤是因为感受到一股强大到让他窒息的杀意,这让他断了脑子里的一切思想,没等大脑发出逃离的指令,身体已经自动后翻撤离了。可能自己是对于这种感觉的敏感,或者说是那股杀意实在是太暴露无遗了。

    而当他发现这股杀意来自二师父时更加惊诧,现在那老头在几丈外背剑看着自己,但是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估计师弟们看到的只是林舜突然犯怂了,因为他知道真正的高手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杀意的,比如只让目标发现自己的杀意甚至任何一个人都不在意到。

    师父他要……要杀我?

    林舜很清晰那股杀意不是开玩笑的,而是实实在在如果自己不注意就会被干掉的杀心。

    “李师弟,你这又是何必呢?”在旁边看得明白的庄主大师父方震巍笑颜劝到,说着便慢步走过来。三师父方圆通也大腹便便地摇摆过来,笑意盈盈的,身后跟着他的方且行等三大弟子和众多师弟。

    林舜冷静了些还是呆立在那,直到方震巍喊了一声“林师弟,快过来。”才缓过神走向师父众人。

    “弟子林舜给大师父,三师父行礼。”虽说平常都是二师父带的自己,但是对于大师父和三师父基本的礼仪不能丢了,不然肯定会被别人闲话成不尊师长的,虽然自己对于这种别人的评价向来是不太在意的。但师父说过这样的话,公众场面下最好还是如此。

    “免了免了,别太拘束,你也不是个拘束的人,林师弟。”方震巍笑笑颤颤的说道,听起来好像很了解林舜的性格。林舜稍放松了些,向庄主灿烂一笑,大师父便是名剑山庄的庄主,江湖上出了名的脾气好,但是脾气好不意味着好欺负,相反,作为名剑山庄的庄主,在外收得的都是尊重和敬意,他也都从来笑嘻嘻地回应,就像他现在的表情一样。

    林舜末了又瞥了三师父一眼。方圆通在旁边板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他平常都这样,跟大师兄一个样扑克残念脸。不同的是师哥兄形还瘦削,再加上五官也俊秀,看上去还像个高冷男神样。

    三师父却是这么胖的人,照一般来讲嘛胖的人都是些慈眉善目心宽体胖的人,而方圆通就是和你反着来,就是要残念体现在脸上,搞得好像见着的人都欠他十万两银子一样,这使得他方且行等弟子也对于三师父的性格十分芥蒂,但终究做了这么多年的徒弟倒也习惯。简单来说方圆通和大师哥的区别就是,大师哥是J,方圆通是K,相同就是两个都是黑桃,整日黑线。

    方震巍收起笑闹脸色,转头问李修鱼,“李师弟,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对爱徒如此待遇,不至于的。”对了,林舜二师父便是李修鱼,至于为什么和大师父和三师父同姓,好像是因为,方震巍和方圆通是兄弟,而那时和李修鱼同时拜入逍遥散人林虚渊门下,林老根据他们年龄大小就让他们成了这样的师兄弟。

    如今林老早已隐退,而其三大弟子在武功上都颇有建树,特别是在剑术上的成就放眼整个武林能超过的不出一只手。再说现在还建立了名剑山庄,山顶阁内收藏名剑无数,有了湛卢神剑的坐庄,更是声名鹊起。再加上庄内弟子又一直秉承行侠仗义的庄门规条,在江湖上名声较好。

    武林中很多名门正派例如很多武当弟子,江湖侠客都是倾心而往之。

    李修鱼平常对于林舜还是很严厉的,但是林舜能很明显的感受到这份严厉中有着希望自己成龙的那份急切和愿望。

    “林舜,你刚才为何避之?”李修鱼缓缓问道,眼光突然凌厉起来,直逼林舜而去。

    林舜这次反而是毫不畏惧,其一是当然是妈的你这么浓重的杀意我要是不避开不是真要死在你剑下了么,其二是林舜清晰的知道如果师父真是要下杀手肯定是让自己感受不到一点杀心的,所以说师父只是想试验自己,但是目的是什么,林舜真的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先是让自己演练绝心剑法,然后又抱着这么大的杀意来阻我练剑。

    “徒儿只是忘了如何施展下招剑式?”林舜回答的很是巧妙。

    李修鱼本来就颀长的身影在夕阳的照耀下被拉的愈发的长,李修鱼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但是也没有追问下去。

    “看来你最近没有专心练习剑法啊,你完全没有抱着完全的绝心来战斗,放下对死亡的恐惧你做到了么?”李修鱼在众弟子面前大声斥责着林舜。

    代替却是令人猝不及防的训斥,简直吓了林舜一大跳,在场的众弟子也心惊肉跳了一番,之前只知李修鱼的剑术造诣是有可能比庄主大师父都更上一层的,但是由于很少见到,便不甚了解,诸多向往的心思往往是在对于不了解的人存在的。

    李修鱼怒目圆睁,看似动了真怒气,说道:“此剑法可忘?此剑可作舞?林舜,你给我记着,此剑法作绝心,是杀人之剑,也是救人之剑,懒散像这样如何能做到放下一切去习剑?”

    林舜噤若寒蝉,心里有些不可言状的情绪,对于师父这样反常的举动言语也明了几分深层的含义,同时却也莫名能体会到师父的感情,缓了许久,终于还是郑重地认错。

    “弟子剑术不精,觉悟不够。弟子知错,不再偷懒。”林舜恭恭敬敬。

    李修鱼收了脸色,不再看向林舜,负剑身后,语气仍有些悲怆地缓缓说道:“此剑不作舞,作绝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