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名剑山庄师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357字

    在场的人包括林舜、甚至方圆通等人都不知为何突然间李修鱼为何如此感伤,但是方震巍却是细微地察觉了些什么,但是他也只是微微瞥向霞光下面目模糊的李修鱼,不言语。

    脸色永远凝重的方圆通心里有些感叹李师弟的严厉教导了,就是那林舜刚才仅演示了绝心剑法第一式

    就很明显地看出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林舜应该已经在一阶中品的瓶颈了,可能他自己都没有自知,可能遇着机遇一不小心就能入四境了。这样的话,山庄除了方震巍的大弟子木晓轩曾有这样的天才入境速度,就只有这个如今江湖上仍名不见经传的林舜了。这可着实惊讶了方圆通,他深知韧身境不同于更上面的万象、无尘,韧身是慢慢积累而成的,一定得是锤炼而成的,或者说是对你所仰仗的武学无限了解和契合的。很明显的,林舜对于这套所谓的绝心剑法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可能还没有化为自己的东西,但是对他的身体,对他的境界是大有裨益的。

    没想到李修鱼还说林舜没有完全的觉悟,不知道平时到底这个弟子在怎样的强度和决心下修炼自己的,李师弟曾说过他是个剑术的奇才,但是很明显要是奇才再加上这样强度的身体精神修炼,日后必成大器。方圆通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们,除了方且行和穆乐一言不发,神色凝重外,其他还在叽叽喳喳小声议论着什么。他盯了一会方且行似乎想从他脸上发现些什么,但最终又放弃转头了。

    众师弟反正是看得目瞪口呆,在他们眼里那绝心剑法的第一式那十招早已把他们惊讶到了,这和自己练的完全不是一个剑嘛,剧本不一样吧!到底是二师父的关门弟子,没想到这样还没有达到要求,之前的暗讽和羡慕竟也带着一点同情的色彩。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方且行此时眉关紧锁,看到这个比自己入庄晚这么多的年轻人在剑术上的修为竟然有这么高,那十招虽说很是快速,但是也不是自己练不出类似的剑式,像那招长虹贯日,本觉得自己类似的剑式也是兼具气势与速度,但是看到林舜比自己凌厉不知道多少,也许没有那么有气势什么的,但是包含着凛冽的杀意,抱着必杀的决心。这使得方且行不得不很重视这个奇特的晚辈弟子,虽然平常自己仗着是三师父的大弟子很是孤傲,把很多师弟师妹不放在眼里,但他明显感受到这个林舜不一样。眉头紧蹙的他仿佛感受到一束目光投向他,抬头看去,却只有师父胖胖的侧脸。

    此时方震巍心里想的估计和方圆通差不多,都是对这个林舜感到惊诧,还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不过他仍是笑嘻嘻的。

    “知错那还不抓紧练习,还在那飞檐上整天偷懒!?”李修鱼语气中好像很有愤怒的成分。

    林舜这就感觉老头不对劲了,这要平时不就休息了会么。最多自己被罚做体能训练在加上剑术的操练,嘴巴上的教导是比较少的这老头子,今天这是怎么了,遇到啥不顺心的事了?还是说……演的?

    “是,弟子谨遵教诲。”林舜也甭管是不是到底为何,嘴上立马毕恭毕敬地回答了。

    “算了算了,李师弟,你对林舜是要有多严格啊,劳逸结合嘛事半功倍。”方震巍笑声笑语。

    “众弟子看到没有,听到没有,要严厉要求自己,不要让自己懈怠,不然你们怎么对得起名剑山庄这块响彻江湖的招牌。”方震巍转了语气严厉的大声说道,“现在都散了吧。”随即就遣散了各众弟子。到这份上,方震巍也知道李修鱼的意思,瞥向方圆通,也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

    弟子们渐渐散去,方且行等人也先行告辞了。“师兄,没事师弟先行一步了。”李修鱼对方震巍作揖,语气平淡如水。

    方震巍轻轻颔首。

    林舜,徐颖等人随着李修鱼在夕阳的余辉下慢慢离去。

    方圆通遣了方且行等人,自己却不走。

    “怎么了师弟,还有事么?”方震巍收起嬉笑的平常脸色。虽说两人是兄弟,但是这样做师兄弟久了,也叫习惯了。

    “师哥,木晓轩还没有回来么?他们几个出去有半载了吧,还是没有找到么?”李圆通声音变得阴沉,又透露出担心急躁的感觉。这也没办法,大师父的首席弟子去了半载还没有完成任务,真的是很令人担心。

    方震巍何尝不急,但是他又不好脱身庄内,“我相信木晓轩他们的能力,近日来木晓轩的飞鸽传书让这件事变得相当棘手和复杂,不容乐观。因为木晓轩信上提到一个名字。唉,我恐怕他们束手无策啊”方震巍无奈叹气。

    “是谁?”方圆通眉头愈紧,小心问道。

    方震巍转头看向那只剩半个的红日。

    “是我们的师父啊,逍遥散人林虚渊!”方震巍目光如炬,只是盯着那夕阳不眨眼,仿佛要从中看出什么来。远方连绵的山峰一点一点吞食着它,彩霞不屈地绽放着自己的华彩。

    “你说什么?师父不是早已不问世事了么,去江湖游历去了么?再说他也不在乎什么神剑啊,像他那样清心寡欲的人。”方圆通着实被惊诧到,估计还是很不相信盗走湛卢的幕后指使是林虚渊。

    “你我都心照不宣,湛卢还能称得上是神剑么?近一千年的暗无天日,要说还锋利无比,光彩夺目必是不可能,甚至是否能用作剑使都难说,湛卢真实的价值在于那份无人知晓的宝藏……如今又早已不在山庄……”方震巍低声吐字,毕竟几乎无人知晓他所说的惊天秘密。

    湛卢早在半年前就已被盗走,那时坊间还传着流言说:湛卢现,江湖朝堂必血溅。再加上前有段时间风言风语的说什么皇宫被闯了,什么东西被偷了,现在湛卢神剑也被偷了,坊间到处传要出事的传闻,说书老瞎子也是添油加醋、捕风捉影任意发挥……不过随着时间过去,毕竟没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所以也渐渐被掩盖了。

    那时说什么湛卢乃是一把君主之剑,就算现在暂在名剑山庄,但是肯定不会一直在的。那谣言是谁放出的已无人知晓,但是不出多久方震巍发现那把湛卢真的被盗,而且剑阁的一切却出人意料的完善,就像从未有人踏足,但那柄早已没有那么锋利的古剑就那样消失了……诡异的很。从那时庄主方震巍又派出了大弟子木晓轩等人去追寻线索,同时封锁消息,除了木晓轩和方圆通以及李修鱼知道之外,庄内众人皆是不然情况。

    方震巍盯着方圆通继续说了下去:“他是清心寡欲,你扪心自问你做得到清心寡欲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做的那些勾当,虽然表面粉饰的很是堂皇,内地里我们夺取那些名剑的手段可是并没有那么正人君子啊。江湖上的人对于我们名剑山庄的人褒过于贬的占多数,但是你想想里面有多少是我们做的坏事青龙盟背的黑锅,只是世人不知道罢了,他们不知道,你心里还不清楚么?”

    方圆通沉默不说话,心里却是清明的很,因为毕竟很多事情都是自己主刀的。

    “那老头想必知道我们这么几年并不安分,他对于我们的做法是嗤之以鼻,所以早早抛了事冠以名江湖游历,恐怕近几年的那些阻力不少是来自于他的。”

    方圆通被说的心里着实颤了一下,动了动肥胖的身子,断续道“师哥,那李修鱼我怎么感觉也有问题,还有那个毛头小子林舜年纪轻轻就能把绝心剑法练至如此境界啊。”方圆通说话有个特点,就是断断续续的,而且含糊不清,好像是嘴巴含了什么一样。听的让人很难受。

    但是方震巍好歹是习惯了,要不然遇到个急躁脾气的还不得一巴掌扇上去问问:“你丫的能不能说话利索点,啊?!”

    “唉,你这就不用疑神疑鬼的了,二师弟他本就这样,不醉心于名剑,只是修炼自身,他对于我们的做法不太关心的,从我认识他那一刻就是这样的,置身事外,置世上所有之事于身外,只是对于剑法迷恋。世人多以为名剑山庄内都是剑痴,又何知李师弟这样的剑痴有多难得,所以当时林老头把绝心剑法教给了他,我想只有他练得成,想想还是有点不甘的啊,无奈我们修为不够,所以那样的事情还是算了吧,不享受世间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整天对着剑发痴傻会傻的!师弟。”方震巍不知觉说了这么多。

    方震巍缓了一会,看向即将落下的夕阳说道:“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除了木晓轩的消息,我却又得到另一条关于林虚渊的消息,极为隐蔽和重要。”

    方圆通好像询有问的意思,两颊的肥肉颤了一下,但终究是没有出声。

    “林老当年和剑宗南笛,刀法大家李阿飞连同武林各门派讨伐青龙盟的时候,他曾受过重伤,后又被剑道后起之秀楼近遥盯上,问了一剑,我看林虚渊已经不再有当年挥袖断江的剑仙风范了。”

    残阳落尽,天色暗了下来。

    “那师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我让方且行他们去帮木晓轩一把。”方圆通提了个很蠢的建议,话越说越断。

    方震巍摇摇头“你以为多了方且行,林老头就应付不了了?还有方且行又不傻,我们不告诉他任务内容,他会很猜疑的,木晓轩瞒过他自己的师弟们就蛮麻烦了。我想我们两得去拜访一下我们的老师父了,呵呵呵。”

    残阳需待旭辉没,片云何必争相斡

    沉寂不晓奈为何,逍遥世间岂不乐

    方震巍高声吟着诗离去,留下在无边黑暗里的方圆通暗暗揣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