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逍遥散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0本章字数:3402字

    三月伊始,姑苏城正值桃花盛开。吴州享天下桃月盛名,三月桃花粉面羞。各路文人雅客更是汇集于此吟诗作赋,好不热闹。贩夫俗子们也都在街上声不绝耳地奋力叫卖着,形形色色的游客更是络绎不绝。整个吴州街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果然吴州就是繁华热闹啊,不像那幽州冷清凛然,兖州就更不用说了,我这老骨头上受不了那样的天气咯,还是这里暖意洋洋,晒的我一把老骨头都要酥掉咯。”说话的老头吖了口茶,浑身散发着懒散的气息,就卧在躺椅中,晒着太阳特别爽的样子。

    “欸,这茶是毛尖新茶么,很不错啊。南驿茶社,恩,不错。听说这里有历史前八景之一——‘南市晓烟’,有幸能看到该是多好,可怜我这一把白胡子,年纪真是大了。”看上去不到六旬的老头眯着眼竟然在感叹自己的年纪了。

    身旁一个好似是服侍的女子接话到“老头子,这倒不至于,我看你这样的就是老不死。”

    老头爽朗地放声大笑,丝毫不在意女子的不礼貌,而是很开心,一向寡言少语、脸色清冷的念泷竟然会如此调皮地开玩笑。其实想来,念泷才是二十刚出头的女孩,从小照顾林舜,把他当弟弟看待,不过林舜幼年时念泷便因为一些事情离开了他,去汴京向伟大占卜师神乐婆婆学习巫术。三年前听闻林虚渊被种入‘黑妖’所以又火急火燎地赶回来,一直陪着林虚渊,时刻关注着他,不让黑妖过度侵蚀他。

    女子一身云英紫裙,款式竟然是唐代复古的“留仙裙”,外套了一件洁白的轻纱把玲珑的身段傲人的显现出来。光是这身材,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苗条而不瘦骨嶙峋,丰满而不肥胖笨重。就算是那江南顶级美女也不出其二,可以和那京都银香苑那花魁媲美。及腰的长发被风吹起更是撩人,头上几乎没有装饰,就是淡紫的丝带,小巧的系着一缕秀发。手如柔荑,肤如凝脂,眉如翠羽,腰若束素。目光纯洁似水,在对着老头讲话的时候却带着几分狡黠。

    茶楼内众人大多都是见多识广之人,此时也不免经不住地瞥。连倒茶的小二也看得那叫一个目光如炬啊,差点把那毛尖新茶给泼洒出去。

    此时老头在茶楼上向下望去,长街上繁华似锦,这使得人很容易沉溺于这样的一种安逸中。不经意间抖落了下右手,袖间有浩气鼓荡又瞬间安静下来,林虚渊快速瞥向念泷,又若无其事地眺望远方。

    江南同里,姑苏古镇,旧时被称为“富土”,唐初改为“铜里”,宋时好像才叫的“同里”。同里位于太湖之畔,古运河之东,四面临水,八湖相抱,由四十九座桥连接,网状河流将整个古镇分割成七个岛。古镇内家家临水,户户通舟。真是个江南好去处。

    “走!跟我去逛逛,别委屈了自己。”老头泯了最后一口茶,便站起身来。身形竟然很瘦削清高,一身长衫十分贴身。老头睁开刚才眯了许久的眼睛,竟然很是炯炯有神,眼洞很深邃,脸上皱纹还是很多显示着岁月的痕迹。

    老头顺手将茶杯一弹,力度竟然正正好,就落在茶桌的边缘,还没碰到其他的杯子。这老头强迫症么,旁边的小二不免这样想着,因为只有在桌子边缘一排杯子序列排着,同时也慨叹这老头肯定不是一般人,看过很多人物的小二也很有眼力。小二立马笑颜欢送老头出门,最后还不忘死死盯了眼那奇美女子。

    “念泷啊,你想去哪,老头带你去。”老头下了楼在大街上摇摇摆摆,大声问着。

    那名叫念泷的女子清笑一声,“你还以为我还是小孩么,还用得着你带来带去么。”顺手买了根冰糖葫芦就享受起来。这样看起来显得女子少了好几分高冷气质,有点邻家女孩的调皮样。念泷想来三年间林舜不用过冀州的苦难生活,心情是一天比一天愉悦,不免跳脱。

    一阵微风吹起裙边碎花,小褶使得裙子更有韵味,不过但是到底是穿的人才是重点啊。念泷心情很好,不仅是不久后兴许能见到林舜,还有林虚渊右臂的‘黑妖’也稳定很多,甚至藏袖能不见,林虚渊也看着‘年轻’不少。这使得她心里没有那么大负担,少了几分在神坛时的清冷。

    路上的人都投来奇异的目光,主要是对于念泷的艳羡眼光或者是如狼似虎的一些眼神,但是念泷却好像毫不在意。高手很容易会看出那个老头才是真正不一般的人,看似衰老的身躯,但是走路都很轻盈,而且不是刻意的那种轻盈,只是看上去就是他如果用力一跃的话能跳很高,那就是内功和轻功很了不得的人。但是老人隐藏的很好。

    “去吃点好吃的吧,同里有什么有名的东西?”看到念泷在吃着冰糖葫芦,老头好像也来了馋意。

    “馋了吧哈哈。”念泷毫不掩饰地大笑,笑声很是爽朗,显得不像是这样美女的笑声。这引得更多人往这里投以目光。看到这样一对走在一起,很是让人困解。路人不免纷纷猜测这美人和老头到底什么关系,同时用眼睛如狼似虎地揩油,敢实践的登徒子却是没有……

    斑驳的青石板承载着同里悠久的历史,当然每段历史时间都有着讲述它的人,这些人被叫做咨客,这不,一小向导闻言立马小跑过来。

    老头早已发现有人在小跑渐渐靠近,但是依旧和念泷有说有笑,丝毫不在意后面脚步声懒得回头。

    “长者等等,这位长者和……佳丽,要小的来带路么,小的,小的来向你们介绍介绍这个好地方江南同里。”来者是个长相稍猥琐的矮胖子,眉毛粗,眼睛小,笑得脸上肉挤在一起,但看上去还是很面善的。

    “呼哧呼哧”地喘完气就抓紧说出这段话。而且看到念泷的时候还震惊了下,可能突然是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想了会憋出个佳丽,当然这真的只是因为美丽而已。

    念泷看了一眼倒没发表什么意见,表示完全无所谓的样子。老头看着念泷这副样子也没说什么,直接开走了。

    胖子这下皱了皱眉头,但是毕竟可能平常见过更难搞的顾客。胖子立马恢复常态,腆着脸立马追上去。先开始小心地讲述,看老头没啥反对的意向,过了会便很快进入状态自顾自开始讲起来。念泷时而在前面蹦蹦跳跳,时而跟在后面安静听话走路。

    “同里的建筑大多贴水而筑,临水而建。因五湖环绕于外,一镇包含于中。因此镇上的老百姓几乎择水而居,而且镇内家家户户都在临水的一面建成石阶,作为水河桥,既简单又实用。还有您看边上的商铺也是鳞次栉比,要想买些纪念品什么的也是应有尽有的。也有人家搭建了伸向和面的小阁楼,并专门备好木质吊桶,随时可以……”胖子滔滔不绝,唾沫横飞。而且时不时靠近念泷,在她认真听的时候讲的格外起劲卖力,甚至手舞足蹈。

    “哪里有好吃的?”老头似乎不想听巨多的废话,直接转头问胖子。这下念泷也直接凑过来期待着听答案。

    老头很久没讲话使得胖子以为自己正在跟空气讲话,突然被这一声深沉中又带着点俏皮的嗓音打断有点不适应,但是又瞬间换回状态。

    “要说吃的,您可真的是问对人了,你看我这身材就是这同里美食惹得祸。但是没办法,不是我吹牛,同里的状元蹄是天下最美味的猪蹄。虽然啊,这道菜并不是同里独有,但是同里制法甚是不同,而且制法和其中所用汁料是不传之秘。每每有宾客来,主人餐桌上必少不了这道菜。附近村镇甚至是临近的梁溪也有很多人不远百里来购此物,可见此珍馐多受……多受人欢迎。”胖子说着说着动了好几下喉咙,把自己都说馋了,咽了好几口口水。

    老头听他描述成这样子不免有些心动,也顺手遣之,“走,带我们去最有名的酒楼,我要尝尝这猪蹄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老头看来也是个吃货。

    “得勒。”胖子笑喊一声,便带着他们左拐右拐,寻找那熙祥阁。同里最为有名的酒楼,虽然可能这老头听说过,但是也应该是没去过。

    胖子十分得意,谈成一笔大买卖样子……仿佛对自己的口才十分满意。脸上也更加红润了,讲的也愈加卖力。但是听的人似乎没多大兴趣罢了。

    “长者您看,这条里弄叫穿心弄,在这鱼行街可是非常有名的一条巷弄。全长半里余。啊,对了,长者贵姓啊?”胖子讲了许久,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眼神一直在二者身上瞥来扫去,可能担心会没有自己的小费,但是看到美丽女子身上的气质并没有多大的顾虑,但是基于礼貌还是问一下名号比较好。

    “噢噢,免贵姓林。”老头脸上满是笑意,听到这句才搭理胖子一句,竟然还是很谦逊的样子。

    行人踩着这穿心弄青石板,商贩的桌子凳子移动碰击留下哐哐声响,这让本来就很热闹的街道更加喧嚣繁华。

    “林老啊,在下顾星罗,长者可叫我顾胖子哈哈,千万别见外。还有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啊?”胖子盯着活泼美丽的念泷终于忍不住问话。

    “你就叫她念姑娘就好了。”过了好一会,这姓林的老头才回话。顾胖子都要不想知道的时候老头告诉他姓念,很少见的姓啊。但是胖子一点也不介意继续带路着,不一会,三人便到了那熙祥阁。

    “唉哈~”林虚渊在这个拐角处气派非凡的酒楼前伸了个绵长的懒腰,打着哈欠道:“逍遥呀~”

    身后的念泷掩嘴笑,作势要踢人。旁边的顾胖子笑得更盛,肥腻腻的肉都堆在一起,眼睛都看不见,也伸了个懒腰,小声说道:“逍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