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熙祥阁,流暗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043字

    三人止步于眼前楼阁,一块纯黑木质贴金匾赫然于目,熙祥阁三个字十分大气,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十分飘逸灵动。字上贴有金箔即真金字匾。一座风格雅致的楼宇给人留下印象就甚是气势轩昂。六柱三层,飞檐盔顶的纯木结构,以朱红色为主色调的柱体显得酒楼十分富足。几个楼阁亭榭接连交错,层叠而上。看上去只有两三层的格局,但是上面可能更有风景,而且这座酒楼在周围那些低矮作坊,当铺和小伞铺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高耸,令人有种想登楼上去一览众山小的冲动和豪情。

    一行三人在楼前观望了许久,还是念泷打破沉默,“老头,进来啊,光看着干嘛,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大世面。”

    “对对,快点进去吧。”顾胖子在旁边附和着。

    “行,那我们就走着,去尝尝那天下闻名的状元蹄!”老头爽朗大笑,大步跨跟上了前面蹦着跳着的念泷。

    刚走进酒楼内就愈加感受到这座楼阁的不同,立柱上没有那么多的浮夸的雕刻,反而是光光滑滑,一根粗大的檀香实木直杵阁楼中心,其他稍细几根各撑住楼内各角。楼大分两层,上还有多个小阁楼,作为第三层。在那小阁楼上明显不一样,雕檐画栋,墨栏轩窗,翠帘高幕。

    “几位客官可有预定?”这里的小二甚至和那些路边摊的小二不同,说话举止都十分有分寸。

    见两人没接话,小二故意放慢脚步,察言观色。待小二看到两人身后的顾胖子向上的手势,内心便明了,这两人多半是顾胖子引导来的,虽说上有雅间,但是不知为何今天的确人多,上面不知还是否有空间,小二心思迅速盘算,脚步却慢慢引导三人上楼。

    酒楼内酒客们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可是就在小二问三人之时,林老头突然回头,看向阁下众人轻微叹息一声。

    楼内众人看似豪吃海喝肆无忌惮,但是也都不为人知地在暗地里眼神交汇,气机流转。譬如那桌一壮汉眼睛虽小,但是在林老头上楼时还是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然后又和桌上的其他人眉来眼去,脸上却笑着喊着说喝酒喝酒。那桌上的一个文雅儒生模样的人一身长衫,看一眼那壮汉后又嗤笑一声不说什么,将杯内酒一饮而尽。

    一直坐在大立柱东南角的张毅冷眼看着这些一个个居心叵测的人,不去掺和什么,在阴暗处自顾自地喝着酒,虽然他知道自己和这些人的目的可能一样,但到底怎样自己查了很久还是没有查出个所以然。

    青龙盟和一些暗流势力广发暗碟,暗碟在白道并不吃香,被所谓的仁义侠客所不齿,认为是暗流涌动般的赏金猎人所做之事。暗碟也分三六九等,九等暗碟一般不广发,而且发散者也很少是机构组织,大多是个人恩怨,只是在很小的地盘上发散式地发布暗碟消息,说什么东家的张三闯了西家李四,对李四老婆做了不可描述啊什么的,或者是陈匿了多久的失踪杀人等等案件,个人复仇等等,而这类的对手几乎不需要三阶武品以上的人参与,这类暗碟甚至不被认可,但是因为终究是鸡毛蒜皮才是生活,倒也挺吃香。六等和三等暗碟便是高级很多,发布者也大多是组织,甚至在官方官府都会暗地里发布暗碟协助捉拿,犒劳赏金,这类六等的暗碟,许多的明面上不齿暗碟的侠士也会去接手的,只是矢口否认罢了,虽然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是这事儿就讲究个暗地操作,曝晒在大太阳下就没了那份意义,不然也不会叫暗碟。

    三六这类的暗碟在黑道也不是很被看好,因为黑道人士大多不愿与厉害人物结怨,一不小心小命丢了就是大坑了,而且黑道也讲究个有仇必报,只要手脚稍不干净没处理好,肯定会被不着边际的后代追杀。

    反而是黑白相间的灰色地带很多人很喜这类任务,既可以接了立名声,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奖励,有时候是黄金白银,有时候是秘籍心法。而且要是诛杀之人身上有些什么宝贝也肯定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帮助。

    张毅收到的消息是杀一个老头,一阶中段实力,知晓姓林。对于张毅等人知道这些就十分足够了,但是行走江湖,万事需谨慎。不然那句‘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是哪里来的,都是前人血淋淋的经验……张毅一向不信教条和他人,他对于信任这个词已经陌生到极致了,只是相信他自己的经验和直觉,还有手中那把秋风刀,要说人的话,跳入张毅脑海的也只有那瘦苦的背影了。

    现在明显已经明确了目标,只要是对上没有入四境的神仙人物,张毅还是有自信能打上一打的,毕竟哪个一步一脚印踏上武学山峰的武夫没有一些自己的压箱底绝活呢。而且自己在二阶上段停留不短时间了,平常要找一个只比自己厉害一些的角色搏命切磋再去领悟一些精髓真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这些在战斗中得来的经验对自己的修行实在是大有裨益。

    正所谓以战养战,以他山之石攻己玉。

    张毅一直是个游侠,从小便是浪子,习练的武学也是多式多样,虽说海纳百川,但是张毅只习一个心法,不然他怕自己如果不能将糅杂的武功融会贯通会走火入魔,之前张毅偷学了一个阴毒掌法差点就没有中和过来,至今都不敢再学习歪门邪道……

    张毅喝下一杯酒,回想起前年在关西道上救了一个穷困潦倒即将被风沙埋没的瘦苦小子。从此那小子便跟着他一直走,也不管是干什么都要跟在一起,饶是本身冷血的张毅也感到了温暖,以前的一人一马一柄剑,无人可言语,把酒对影欢。从前摸爬滚打,乱石山岗,死尸坟地什么没走过,什么没经历过的张毅对人性感情早已看淡,但终究并不代表他没有,只是冷漠了许多,胡子拉碴地浪迹天涯也没啥不好。

    深知江湖险恶,前程未卜的张毅丝毫不理会瘦苦小子,见他伤病好便想离开。曾帮他买馍馍见他吃正香时偷偷跑走,却被死命拽住,掉落一地的馍馍。

    张毅抬头看,两眼红肿泪汪汪的瘦苦小子说道:“我不吃这馍馍,你别走,好不好。?”

    饶是刚韧心肠如张毅,也攥紧了拳头,管他甚的苦难,“那我问你,你要跟我走,你以后会后悔么?”

    瘦苦小子摇摇头,感觉张毅没有走的迹象,仍不肯松手,直到张毅说道可以了,答应你的时候才快速抬起袖子擦干眼泪。

    到现在却一直有个人叨唠叨唠,虽然那小子身子骨不好,三天两头生病,跟自己走了两年身体才强了许多。只可惜近来那小子染上恶疾一直治不好,寻思着找个有名些的老郎中给看看,囊中却羞涩。所以没法就接了这碟子准备观望下,现在瘦苦小子被自己安放在离熙祥阁不远的客栈中歇息,之前在吴州请了有名的郎中,煎了两付药服了后,脸色气血好了很多。张毅放下酒杯,又兀自倒了一杯。

    张毅自认不是什么武林大侠,惩善除恶,行侠仗义什么的和自己并没有太大关系。当然自己也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从来问心无愧。习武练剑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和现在珍视的人,如果这次没成事,也只好再找法子。当然这次的暗碟是张毅偶然得知,在众人聚集熙祥楼后便也打算过来看看,要真要杀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头,张毅相信自己下不去手。

    脸上已有些沧桑岁月痕迹的张毅舍了酒杯,端起手边大碗,仰头将黄酒一饮而尽,洗去了脑中的思绪。放下碗时看向那楼梯上赫然是那老头,隐约好像对上一眼,张毅手便不自由的一抖,好像自己整个魂魄被洞察到底。那份悸动只有在自己生死关头的时候感受过一次,莫生难忘,而那种看似无意却带着山岳般的压迫使得张毅绷了一下脸,缓缓放下酒杯。不知觉身后薄衫尽湿,脑海中交替各种画面,心里更是久久才平复下来。

    张毅自嘲冷笑一声,也不再想它。

    这酒楼倒也不是全是那些猎人,有那一两桌是,隐藏的都很不错。要不是张毅常年在江湖摸爬滚打,再加上在这酒楼早早坐下细细观察,那些人还真的看不出,更别说是气机流动了。但是估计也大多数三阶中下的实力,很不错了。本来武道上六阶上是一个小瓶颈,三阶进二阶是个大沟壑,入二阶能被算是小宗师了。

    张毅奇怪的是这次楼内都有七八个这类的人了,更别说门外那些神色紧张的小鱼小虾了,这次倒有趣了还不知道有哪些大鱼没出来呢,就凭自己感受到那老头无匹的气机,也肯定有好戏看!

    毕竟这次暗碟……

    是诛杀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