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青龙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159字

    店小二将二人引导至二楼,环顾一周后发现雅间好像都已经被占用了,小二看向酒楼小三楼的隔间思索了一会,说道:“客官,不巧,二楼这里雅间都被定了,三楼只有两个小隔间,是否介意?”

    林虚渊轻微摇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念泷自然也没什么异议。

    可到了小三楼隔间前,小二看了眼小门板,上书力道十足的‘龙凤阁’三个瘦金体小字,又有些犹豫。

    小二欲言又止的样子被林老看在眼里,瞥了一眼隔壁虚掩的小门,说道:“没事的,隔壁雅间既然有人了,那就这间吧。”

    念泷当然也知晓小二担心什么,毕竟龙凤阁大多是给成双成对的人订房所用雅间的名字,这种小事当然都是无所谓的。

    入雅间内,空阔不少,数步外便有一花鸟画屏风树立,传菜时有仆人候于屏风外,不方便的话可令之候于门房前,小屏风后便是一张不大的圆桌,适合三五人聚集用餐,桌上有茶水茶壶,一应俱全。桌旁有圆底方口花瓶,内有不知名小花,散发着清香。桌后有扇小窗,窗前有百叶帘,半开着,视野开阔,能看到街上繁荣的景象。

    看着林虚渊这里看看,那里走走,终于走到小窗前向外望去,看完后静静坐下。

    顾星罗向小二挤眉弄眼,小二明白他的意思,立马询问起两人饮食习惯,报起菜名,介绍起酒楼的招牌菜。

    外人看了的话,会慨叹这大酒楼的硬件软件设施还都真不一样,连小二都机灵得很。

    林虚渊很随意,好几个店小二极力推荐的菜肴都接受了,小二看这个老人如此爽快,动作也很麻利,瞬间吩咐到门外等候传菜的仆人,没一会儿,几道菜就速度上来了。最有特色的当属里面的一道所谓的状元蹄了,薄薄的油花漂浮在清汤上,中央两三块硕大的肥瘦均匀分布的猪蹄骨头,伴随着点点绿色的青葱的点缀,整道菜显得营养而不油腻。

    林虚渊两眼放光,一副老顽童的样子,念泷看着老头这个样子甚至忍不住想笑

    没多久,门外传来脚步声,嘈杂杂乱无章,林虚渊仍然毫无在意,手里拿着一个猪蹄在那旁若无人的在那啃,另一手还在向碗里舀汤,“这蹄子不错啊,味道很有特色,肥而不腻,最重要的是筋骨也被烧炼的恰到好处,青葱像点睛之笔,带了些许清淡,咸淡也适中。厨师是个人才。”林老好似个美食家在那像样点评。

    旁边的顾胖子连连称是,心想老头你这口才也可以的啊,以后做自己这样的掮客也肯定能赚钱。

    在胖子正胡思乱想间,“嘭”,木门被人粗暴地推开,旁边的小二仿佛很为难地在那拦着,但是好像来者甚多,又来势汹汹,所以小二显得无能为力,只好呆在旁边很无奈。

    这些人应该就是酒楼外的那些神色异常的人,这些武夫大多只是被几个小头头差使着上楼的。不知道刚才他们是在壮胆还是干嘛,现在都显得雄赳赳气昂昂,但是他们没人先说话,只是手中拿着各式武器啊啥的,怒目直视着林虚渊,好像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仍在底楼观望形势的张毅冷眼旁观,心想这些二愣子也真是的,那些沉不住气已经上楼的人就属于那种凭着股热血劲头就失了志的人,邻桌的儒雅书生脸上更是藏掩不住的嗤笑和鄙夷,壮汉倒是没怎么脸色。不过江湖没有那些追名逐利也好,热血玩命也罢的各种各样人的话,那就不叫江湖了,就是个死鱼塘了。

    而林虚渊还是在那跟那个筒骨死命纠缠,“一把年纪了,牙齿都要掉光了,这骨头还这么顽强。店家在哪?是不是没有烧熟啊,啊,小二小二,小二过来。”林虚渊抬头看见站在门口正为难的小二,急忙招手喊他过来。

    小二畏首畏脚地快速走过来,看到这样的架势,之前事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的小二心里还是真的没有底,都想去叫掌柜的了。

    “你说说,这是不是你家的骨头没烧熟啊,害得我这牙齿快要断了,有没有考虑到我这个老人家的状况啊。”林虚渊嬉笑着责骂小二。

    小二不敢做声,斜眼瞥了眼门口那些杀气腾腾的人,他们还是拿着刀没有什么动作,仿佛在等人在下令一般。

    “看什么,先吃呀,不然这菜就要凉了,这小子还吓我,我得赶紧吃。”林老顺手拿起碗筷开始舀汤吃肉,胖子没办法,无能为力,只好期许自己小命多活一会。

    念泷叹了口气,“估计也是徐慕枫的事情,他做事得连累多少人。”

    “你是觉得这些喽罗也能影响到我们吃饭,还是在真心在埋怨徐小子?”林虚渊听到这句话仿佛有点不高兴,玩笑般地说了一句。林老擦了擦嘴巴,停下动作,挺直了腰板把手放在嘴前,意思让念泷别说话,仿佛在聚精会神地听些什么,窗外的喧嚣声更加嘈杂,还有各种叫喊声令人听不清。

    林虚渊听了一会,便说:“先吃东西吧,外面有点吵,年纪大了,耳背听不到东西咯。”

    念泷觉着老头说得也对,不过看着老头和胖子在众目睽睽下大快朵颐,自己却真的没有什么食欲,只好舀了汤慢慢喝着。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念泷当然不会以为是什么危险情况,她只是担心后面可不止这些愣头青。

    说什么来什么。

    “咚咚咚”众人后面的门外又传来敲门声,可门明明开着。转角一黑斗篷男子拿下蓑帽,向屋内林老微微俯腰,慢慢走进了阁间。

    “逍遥散人林虚渊,在下青龙盟陈骁,多有打扰。”年轻人彬彬有礼,让人很难和青龙盟这个邪恶组织联系起来。

    林虚渊头都不抬,啃完了骨头喝了口汤,正拿着毛巾在擦拭自己稍有油腻的手。

    陈骁也一点不急的等着,旁边的众人仿佛沉不住气了。

    “林老,求指教!”说时迟那时快,话音未落,一柄飞剑直奔林老面门而去,连念泷都没看清施剑者是何许人也,那剑锋已离林虚渊只有几寸了。林虚渊前脚一点,整个人连着凳子往后移去,反手一甩便将毛巾缠在那飞剑上,但未及用力,施剑者早已扭动手腕,瞬间抽离,但是林老更快,看那剑撤离却不再缠去,反而是用力往回一卷。

    “砰”一声,酒杯弹至墙上碎裂,使飞剑之人的短剑也落地,只看到他正摸着自己已经肿的不成样的手背。原来毛巾卷回时里面缠住了桌上的酒杯,速度快的近在咫尺的念泷和胖子等人都没有看清,只是觉得老头手中凭空多了酒杯,然后林老一弹,正中了那人的手背。

    林老只是毛巾一卷一舒的动作,简单的化解了可能对于九成人来说都是必杀的杀招。

    念泷这才看清,用剑者是青龙盟的第二快的剑客离析珏,恃才自傲,不过也有底气,剑术登堂入室不说,就凭这手成名飞剑就能服人。性格冲动鲁莽,不过粗中有细,剑术上也颇有建树,所以也甚有名声。可能他故意想挑战逍遥散人林虚渊而表现自己一番,不想是自讨苦吃,不仅手疼,脸更疼。而且让其气愤的不是林老并未拔剑或是怎样,而是林虚渊干笑后手一伸便把自己的青烟收到自己袖中,吐出一句,“雕虫小技!”

    这四个字着实把离析珏气的不轻,那把飞剑是南岳山剑仙十二把飞剑中的一把。当时南老先生看自己根骨好,赠言赠剑,无上荣耀加己身。却不想离析珏入了青龙盟,本来想着打磨些心气的南老先生也无奈。

    “可惜了青烟,可惜了南胖子。”林虚渊拿出袖中的成胎大半的半透明青色短剑摇头叹息。“你不行,他还凑合。”林虚渊拿筷子微微移了些。

    这句话彻底激怒离析珏,但是脸色铁青的他并没有表现出来,有着心里不服陈骁的这份隐蔽心思也不能放置台面给其看到。这老头眼光何其毒辣。

    “退下吧!”陈骁面无怒色的斥了一声。

    “哼!”离析珏很不服气,觉得很是耻辱,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谁让陈骁是自己的上头呢。

    “可是方师父那边……”离析珏还是问了一句。

    “你听谁的?出去”陈骁都不回头,吐了几个字。

    “看什么看,都给我退下。”离析珏不好发作,只好找旁边的小喽罗发泄,单留着陈骁在那龙凤阁。

    那些喽罗是下去了,但是真正的开胃小菜来了几个到门外,包括张毅之前看到的邻桌的儒雅书生和壮汉,离析珏也是不甘心,在隔门外摒息伺机。之前在隔壁雅间内便是这样的计划,此次暗碟虽说是诛杀令,但离析珏和陈骁等人知道,林虚渊何许人也,上任盟主傲视群雄,在青龙盟于武林无所畏惧时,便是林虚渊和南笛踏了青龙盟,这件尘封的往事在青龙盟许多前辈心中是个过不去的坎,林虚渊也好似他们一直的噩梦一般,挥散不去。

    但是那次战后,传出许多谣言,各式各样,但大多便是关于林虚渊境界跌落,武境心境大损,所以才会有刚才的诸多试探,看来还是宝刀未老的样子,这让离析珏叹了口气。

    不愧是当年踏入无尘境神仙般的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