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二当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277字

    虽然林虚渊自顾自地不理睬门口的陈骁,但是林虚渊对于此人也是听闻已久,是个角色,而且很有个性。

    据说他是青龙盟的二当家,可徐慕枫给出的情报说青龙盟的二当家是双刀圣手刑切心,之间的纠纷关系也是错综复杂,众说纷纭。

    陈骁转身轻轻把门带上,也不去看门外,拿了张椅子自顾自地坐下了,把自己的蓑帽挂在椅子角上。不知道这大晴天的一直带着个蓑帽干什么,不就是脸上有条长疤么,搞得好像很多人要看你的样貌一样,念泷看着他的动作在心里碎碎念。

    “怎么?不和我老头子计较了?”林虚渊看了看桌上的杯盘狼藉,心满意足地抹抹嘴巴,懒洋洋地问道。而旁边的顾胖子已经被刚才那人的飞剑吓得有点傻了,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们,念泷则是时刻盯着陈骁,观察他。

    陈骁抬起头,面庞线条清晰,面色有点黝黑,头发倒是整理的很是得体,扎在脑后有点飘逸,并不油腻。高额头,左脸上有道早已成疤的伤口,不知道以前经历了什么,鼻梁蛮高的,额头上几根碎发遮住了左眼,眼睛不大,但是很是精神,简直冒着光。陈骁感觉到念泷在看着他,立马直视念泷。念泷战栗了一下,随即强制自己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

    “不敢,我只是想和林老谈谈。”陈骁也移开了目光,把背后的剑也解了下来,放在了一边,仿佛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谈什么,哪有谈事情带着那么多人舞刀弄枪来的,要不是老头子我刚才还没喝醉,就被那飞剑给刺死了。”林虚渊阴阳怪气的嘲讽道,手中还留着那把名剑青烟,飘忽地绕指飞舞。

    “我陈骁向来不受青龙盟拘束,也很少管青龙盟,所以林老还是不要介意了吧,听我讲吧。”陈骁正色撇开了话题。

    “说吧。”林老知道陈骁不是不正经闲聊扯淡的人,便也不再玩笑。

    “诛杀令想必林老知道吧。”陈骁说的不紧不慢。

    林虚渊点了下头表示默认。

    “这次青龙盟发出诛杀令,就是奉命拿林老你的人头,虽然不说那些愣头青,以林老您近年低调的行事风格,如今武林江湖的许多‘大侠’往往有眼不识泰山,虽然时常听闻林老的剑仙名号,但他们并不清楚,而清楚的人又绝对不会去沾手这样掉脑袋的事情的,虽然青龙盟江湖名声不太好,但是这种完全赔本的买卖是没意思的,所以……”陈骁故意停顿了一下,其实陈骁自己转念一想,自己也不是杀不了林虚渊,但是他考虑了很多,而且根本原因也不在此。

    要是放在以前林虚渊无尘于世,天下武夫尽视其为武道巅峰,剑客们更是以其挥袖断江为美谈,崇拜的一塌糊涂。那种巅峰状态再给陈骁几个胆子他也没有底气去挑战林老。

    但是青龙盟内部高层传言,林老在离山顶上与盟主那一战受伤,后又于江上与剑道后起之秀楼近遥决战,不知胜负。

    但是江上那一战双方都曾受伤,至于轻重与否江湖上各有说辞,甚至有说林虚渊已从无尘境跌落,事实却又一直扑朔迷离,不明真相。

    刚才陈骁放纵离析珏,也有刺探下林老现在实力的意思,看来依旧霸气依旧,老顽童依旧,不容小觑。

    “怎么了,我这老头江湖上还能得到很多认可?对各位兄弟真的是感激不尽了。啧啧啧。”林虚渊胡扯着爽朗大笑,打断了陈骁的思绪。

    陈骁抬头逼视林虚渊,林老毫不畏惧,面不改色言笑晏晏。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我现在在这。”陈骁声音低沉。

    “你想和我一起吃猪蹄?”林老一副顽童样子。

    陈骁没理会林虚渊径直说了下去,“青龙盟不至于因为徐慕枫的事情来找您老的茬。”

    “恩哼?”

    “您老多久没见过你两徒弟了。”陈骁冷笑一声,不知道意指何处。

    林虚渊脸色突然沉下来,就像是来暴风雨一样,虽然林老知道自己的两徒弟

    和青龙盟关系非同一般,纠葛不清,但是也不至于要来诛杀自己的份上,就算是因为那把湛卢古剑,名剑山庄没有那把剑又不是不能活了,林虚渊心里很不是滋味,为这不成器的弟子,宁愿没有教出这样强劲的剑者。也为自己没有从思想上教好弟子而感到懊悔。

    “他们找我?他们要找我就让他们亲自来,我们师徒之事不需要外人插手!”林虚渊语气突然变得很强硬,带着一股不属于他年纪的霸气,跟刚才的样子仿佛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突然林老暗流气息如怒江般汹涌,行动上却只是轻轻一挥手。可是林虚渊林剑仙的衣袖断江,那一袖是何等磅礴的气机。

    陈骁如临大敌,神色却未变。反手去抓椅子旁的剑,顺势一转蹲身插入地上。瞬间一片雄厚如山的气意被一斩为二,而剑尖带鞘入地三寸。门被气机破开,门口离析珏大呼一声‘不好’急忙闪躲开来,却仍是擦伤了手臂,幸而离析珏身形矫健而也为入韧身境磨砺了许多不至于受伤。

    而其他动作慢的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三阶二阶实力的尽皆飞去撞了栏杆摔下楼去,那本来在楼下使眼色的壮汉此时苦不堪言,虽然看上去没有怎么受什么皮外伤,可是自己身内气息紊乱的一塌糊涂当即一口鲜血抑制不住吐了出来,内脏受到不少损失,直接夺路而走不再去管那和他一起来也一样正在吐血的年轻儒生,嘴里骂骂咧咧。

    门口,在众人后面保持高度警惕的张毅仍是吃惊不少,幸而在之前多留心眼知道这人不是善茬,在那磅礴气机到来时一招金刚覆境,体内气机瞬间集聚一处,手作向前合掌开山式抵挡那洪水猛兽,这招开山式是一个少林老僧游历凉州的时候教与张毅,说‘心诚所至处,合掌能开山’可是张毅不明其中佛理只能形似七八分,神似四五分,但就是这四五分保他得以保持自身气息不会如汪洋一般向七窍倾泻出去。看自己前面那些防备不及的已经撑不住倒撞出去鼻口流血,内脏损害了。张毅没有大意,却也没走,只是离了更远些盯着房间。要是他知道门内人只是挥袖的气力估计也被吓得够呛。

    “那是当然,只是现在他们不在此,想必他们也会将很快拜访你的,但是我就不参与了,就此别过了林老。”陈骁轻描淡写,负剑于身,拿起帽子便不回头离开了。

    林老也不理会,只是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门外又是纷杂的脚步声,突然感觉酒楼少了很多东西。

    念泷也只是默默地站在旁边,但是毫不慌乱。倒是顾胖子像是终于缓过神来似的落荒而逃。

    “小子不敬在先,虽说南老头的东西我也不稀罕,但三尺青烟给了那小子就是糟蹋,老夫替你保管了。”林老不动声如洪钟。

    楼下陈骁瞥了一眼门口仍然毫不甘心,气愤不已的离析珏,脸色淡漠的径自走开了。离析珏虽然舍不得那青烟可又无可奈何,愤然离身。

    三尺青烟绕指柔,飞剑过梁取人头。

    “真是脏污了这两句诗,什么飞剑取人头,下次见着南胖子得好好气他这教了的是……”林虚渊突然低头抹了把脸,好似想起什么一样苦笑一声,又接着嘟哝了一句

    “还是算了。”

    在门敞开之际,张毅看到屋内低垂着头的老头,那张突然又显得沧桑的侧脸,突然像触电般闪过张毅的头脑,“林,林……”

    张毅终于想起在武林中传闻的剑仙林虚渊的模糊形象,心里又些许震惊,竟然在此地见着真人了,不过张毅却没有其他想法,他现在心里只有去弄些钱财去给瘦苦小子买药的心思。看着之前狼狈而逃的儒生和壮汉,心里不免嗤笑。正当张毅要走时,肩膀却被人轻拍了一下。映入他眼帘的却是毫不认识的两人,着装朴素,相貌平常,毫无出奇之处。

    张毅不知道那两人是何人,找他何事,但是他们两人对张毅却是清楚地很,他们便是在图卷失窃于皇宫后出巡缉人的苏斜张通二人。

    祥瑞四年冬,苏斜在皇帝李牧内宫接了一道密旨,在场的只有大官人刘能和知晓此事的六司主。

    当年那事后,苏斜其实第一时间便去请罪,李牧之前便很看好这人。在先帝在位之时,对于图卷之事也给他交代不少,但是他并没有那么放在心上,所以苏斜在内宫中没有拿回图卷,大不了让他放开了去做,令他有些不爽的是没有抓住那大盗,着实胆大包天了。

    “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带什么人,需要什么随意说。”李牧年轻的声音竟然带着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威严感。

    苏斜抬头接旨后,轻声答道:“禀皇上,带一人足矣。”

    苏斜知晓密旨内容,出门看向久久等待在门口的张通,脸色淡然。

    翌日,两人便轻衣便装出宫了。

    种种线索追寻后,他们找到了青龙盟和林虚渊这两条线上,而且他们认为徐慕枫必然与两者有关系,只是再也挖不出,而他们对于张毅也是调查已久,他们觉得这样的游侠很适合用于打听和了解江湖的一些事情,他们之所以能追查到此,不仅有官方的势力,还有很多他们自己的暗棋和结交的游侠。

    “拿开你的手。”张毅脸色不悦

    苏斜做了个‘嘘’的手势,眼睛死死盯住楼下刚走出的陈骁、离析珏三五人,忽然又缩头,按下张通的头。

    已经出门带着蓑帽的陈骁停下脚步,回头仰望,笑声轻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