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天涯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426字

    天气明媚,和煦的阳光总是晒得人暖意洋洋,三月伊始,林舜就不自觉地多偷懒了不少,当然其实只是把练习时间放在了夜深人静的月下。而在春日不倒寒之际,最享受的就是晒晒太阳了,在之前的事情发生后,林舜溜到内庄的时间频率也减少不少,老贾都难得见着他几次,偶尔下山才看到林舜在平洗池认真练剑,而李天攸和徐颖都在空之谷习剑。

    “林舜此子天性最为纯真,随其性习其剑,然出世”老贾想起之前一位高人对其说过的对于林舜的定语,所以现在看来,林舜就像李修鱼的闭关弟子一般,虽然看起来李修鱼很严厉,其实李修鱼很多事情都是任林舜性子使然,只是在原则问题上带好他。而譬如在饭桌上他慢慢不说话,也是他自己的选择,说来也搞笑,每次和自己喝酒的时候那么叨叨的孩子,在饭桌上老贾在一旁看着的时候总是憋不住要笑,林舜那默默无语吃饭的样子太不符合他跳脱的性情了。

    林舜在名剑山庄整日习剑,也不感无聊。

    师父从来都对林舜说过,剑术剑招都是死的,只有人是活的,当你能悟到剑意时,万物皆可为杀人剑。

    林舜是不太相信那种玄之又玄的什么‘叶可作剑,一气能越百步而杀人’甚至空气还能杀人呢……

    其实林舜不知道如今自身刚入二阶,已经有那样的资质只是没有那种思想去悟道罢了。他仍然是个勤勤恳恳练剑的老农,三年的基础等待着一场质变。

    不过现在的他仍然求精于剑法,林舜从来都是一个比较专的人,对于绝心剑法更是如此,他一开始便相信这是绝对无上的剑法,不是小时候那种泼皮大神拿着的忽悠人的秘籍宝典,是真正的好东西,不过他就啃这个啃了三年……

    虽然绝心剑法只有十二式,练来练去也就那几招。但是在和师父的几次交手中林舜发现绝心剑法的奥妙不止在剑式的精妙,有些招式稍稍变形就能触类旁通,万般变化从中生。

    譬如第八式“绵亦乾”本如绵绵细雨,能将对手之式密布在自己的剑阵下,林舜一直只是这样觉得这招式就是这样贯穿绵柔之力的,只是一次交手中情急之下用“绵亦乾”挡住师父的剑招同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将其划开,变换了形势。所以这招其实同时又包容着乾坤大势,任你八臂神通也逃不出那剑圈。

    还有第十一式“绝息刺”也是很有意思的,绝心剑法中的几招几式在练习中往往是不得精髓,不能施展出来的。

    已经在李修鱼面前用剑刺过千百次的林舜,甚至对这招式已经麻木和无奈,他不能明白何时该摒息出剑。

    师父一直强调的‘绝息刺’是于无声处起惊雷的必杀。

    当你酣战时,那些招式已然变成身体的自然反应,对于刺、劈、卸、闪各种动作,你的身体会根据对手的速度和动作做出相应的反应。这就是练到韧身的境界,这就是你对于剑法也烂熟于心了,而类似‘绝息刺’的一些招式却是不一样的,它们很少能在练习中找到那种感觉。

    名剑山庄众人大多重剑式,对于剑意的追求倒是没那么强烈,所以阁楼的剑谱即使已经堆积如山却也被众多弟子们瓜分殆尽。而李修鱼向来剑意和剑式都看重,甚至一直向林舜强调,意志的坚强和你对于万事万物,对于剑道的理解才是最重要的。绝心剑法十二式看似注重剑式,其实究其深意,终归是离不开抛弃一切,只有剑道,有种万剑归宗的意思。

    林舜在与师父的交手中见识了师父连续三次的“绝息刺”。要知道,这样速度的快刺,很是考验人的精神力和凝聚力,所以“绝息斩”是近乎绝杀的招式,一般不会被轻易使用,也就是说一场对决中也使不出多次,也没有机会。

    但是李修鱼瞬间三次“绝息刺”的时候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那时候林舜脑子里只有“绝望”二字,而且他看到的只是李修鱼在被自己剑圈压制时,瞬间收剑而又在林舜的剑就要落到李修鱼身上时出剑,林舜终于看清承影剑寒光闪来,可已无力回避。但是师父手虚晃一下,待回头收剑,林舜手臂上已经多了三个刺破的洞,本来会在他胸膛的洞穿。林舜才明白原来刚才李修鱼已经瞬间刺出三点,身后空气更是一阵喧鸣,尘土飞扬。

    承影剑在第三次刺出入鞘后仍是蜂鸣不止,好似兴奋地要挣脱出李修鱼的控制。但是这样的剑术能使出三次这是什么概念。

    一念绝息能斩仙人。

    当然,林舜也习惯性找老贾喝酒偷懒,而每次都被师父抓回去加倍练功,但是和老贾在阳光下扯皮喝酒真是件快事,但是他总能在师父来之前先行遁走假装去扫地什么的,每次只有自己被抓到时,老贾还故意挤眉弄眼,这倒是气死林舜了。

    林舜看着不远处李天攸带着徐颖练剑,心里总泛起别样的感觉。当自己被师父收养之后,第一个见到其实就是师兄李天攸,年长三岁的他那时候就已经瘦削沉默,好似藏了很多不可与人说的往事,好似背负了很多不可与人道的责任。眼神少有温度。

    而徐颖则是后来三师父李圆通说让师父李修鱼带着修行的,不知觉间也是来了一年了。

    思绪收回,横剑于膝,撑着胳膊看向他们。

    李天攸从来都是寡言,不说话,跟个木头人一样也就是练剑,仿佛除了剑法剑式之外没有什么能吸引他。“啧,真是可惜了,要是师父让我带着师妹练剑该多好啊。”

    说林舜对徐颖有什么别的想法当然是说多了,林舜每次看到徐颖的时候都会想到脑海中印象模糊的从小一直陪伴自己的那个小女孩,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却一直照顾自己的小女孩。不知道她现在何处,过得如何。

    林舜摇摇头,心中愁绪蔓延,其实多半还是因为无聊。仗剑烈马走天涯的日子什么时候到来呢,什么时候才能找张子朔和她呢。

    “恩?”林舜被人推搡了下,转头看去,果然是缺门牙的酒鬼老贾。“怎么了?老贾,难得你来找我?”

    老贾贼眉鼠眼地四周望了下,说道:“你师父出去了,庄主他们都走了,去喝酒走不走??”

    林舜犹豫了片刻,一拍大腿便往山腰走去。丝毫没有等老贾的意思。很快就到了内庄殊立院的屋脊上,回头看了眼老贾还在缓缓地攀那山路。

    “嘿,师兄。”徐颖突然跳出来,吓了林舜一大跳,差点从飞檐上滚下去。

    林舜稳了稳身形,坐着转身很惊诧地看着徐颖问:“你怎么在这?”急忙四处观望看看师父有没有着四周。

    徐颖看到林舜这副模样简直要笑弯腰,然后慢慢坐在了屋檐上,歪头看着林舜笑说:“师父没来,刚他喊大师兄谈话去了,然后我不想练剑了,就从空之谷偷跑过来了,你果真在这里呵呵。”

    林舜一听师父不在,又放心的躺下,风把徐颖的薄丝衣袂吹起,霞光洒向两人,安静而恬美。

    “师兄记得上次我们摔下去的时候么?”徐颖小声说道。

    林舜回想起,不禁有点羞愧,便回答:“额,恩。”

    “其实我想你那时应该会死命接住我的,我其实一点都不害怕。”说着就极认真地望着林舜,眼中仿佛有异彩散发。

    林舜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继续和她对视,脸庞已微微泛红,他边埋怨自己边想着如何回应徐颖。

    “恩?要,要喝酒么?”林舜随手一摸,身边竟然有壶酒,心急之下竟问了一句。

    徐颖愣了一下,转而又莞尔一笑,大度的拿过酒壶便仰头一大口,和平常拘谨的样子一点不像。

    林舜没想到她竟然还会喝酒,还如此豪放,这才感觉到自己突然的问题其实有些唐突尴尬。

    但是也幸好缓解了自己的窘相。

    徐颖放下酒壶,脸色竟已有红晕泛上,“师兄,你听说了么,庄主和三师父都出庄了。现在山庄内管事的只有师父。”

    “是么?他们出去干什么了?师父管事?瞎扯的吧,他从来不管事情。”这个消息倒让林舜有点惊讶。“不过我听老贾说师父好像也要出去。咦?老贾呢,刚才还跟在我屁股后头呢……”林舜回头眺望了一下,竟没有发现老贾的身影。

    “哎?是么?”徐颖歪着头若有所思的,马上又接着说道:“不知道,听说要拜访谁还是去游历?谁知道呢?反正他们不在,弟子们的训练也稍微轻松点。”

    林舜看她这样很担心她就喝醉了,但是听她说话也蛮清晰也就不再看她。但是脸颊酡红的她又有种别样的美吸引着林舜看向她。

    “这,这倒也是。”

    徐颖突然转头盯着林舜,把林舜看得有些局促了,林舜急忙搪塞了一句。

    许久,沉默。

    但是两人仿佛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尴尬。

    “师兄,有没有想过出去啊,闯闯江湖什么的。”徐颖说话声音很温柔,仿佛是春风吹进林舜的心窝窝里头,感觉这样的声音听一年都不会腻。

    林舜略怔了下,“当然有啊,每个男人都有颗侠士仗剑走天涯的心,去那大漠看漫天黄沙,去华山之巅比武论剑……”随即有点滔滔不绝,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看向远方。

    徐颖很安静的侧头听着,像只温顺的小猫。

    林舜balabala讲了不少,然后一回神看到正在认真听讲的小师妹,又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坐了下来。

    “其实还好吧,呆在山庄里也蛮好的,但是不出去看看,怎么知道这世界有多大,这江湖有多有意思。”

    徐颖脸转了一下,缓缓而道:“江湖可能不是有意思的,如果是十分残酷的怎么办。?”

    林舜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涉世未深,纯真无邪的小师妹竟然会说出这么感触的话来,不免有些惊讶。他一笑置之,抬头望天,不再说话。

    呵,江湖啊!烈焰繁华?荆棘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