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切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523字

    “唉,林师弟,别在飞檐上晾着了,下来吧。”

    檐下传来一声呼喊,林舜一紧心,随即反应这不是师父的声音,便假装很慵懒地瞥向下面,然而阳光正好打在那人脸上,看的没那么清楚,估计是哪个师兄弟吧。

    “下去吧,林师哥。”徐颖应了一句。

    林舜收了酒壶,便施展轻功飘然而下,徐颖随之而下。

    “原来是方师兄啊,有何贵干?”林舜不知道自己的招呼为什么这么官方,连自己都吓了一跳。可能是自己和很多弟子啊师兄啊都不太熟悉。不过他对于眼前的这位姓方的师兄倒眼熟的很,毕竟是一直跟着圆滚滚的二师父的。

    方且行愣了下,便接道:“那我就直说了哦,我想和林师弟切磋下剑术罢了,上次看了师弟的绝心剑法很是惊诧,觉得师弟果然是天赋极高的剑术奇才,但是无奈上次只见识到了皮毛,所以特此前来讨教。”

    林舜这就有些尴尬了,上次只是苦于是师父要求肯定推脱不掉的,而这次,“早听闻方师兄武艺精湛,剑术更是有登峰造极之势啊,师弟剑术浅薄,怎敢与师兄论长短?”

    林舜说的一本正经,徐颖在其背后忍着不笑。

    方且行虽然也知道这乃恭维之言,但是不禁喜形于色,心想没想到这林舜还蛮会说话的,“哎呀林师弟,别这样说,溢美之词太过奖了……还有林师弟谦虚了,上次你的剑法才着实惊艳我们众师兄弟们呢,都说不愧是二师父的弟子。你看,今天我师弟穆乐和众弟子也来了,总不能让他们一起失望吧?”

    林舜有些为难,看了看方且行身后的都是白衣服且脸长的都差不多的众弟子就是一阵头疼,对比之下,穆乐一袭灰衣却显得更显眼,林舜对于这个看似平常的师兄更是没有什么了解,但是听说好像他经常出去执行任务。啧,那么多人多不去练剑,果真是师父出庄去了没人管了么。

    灰衣的穆乐在边上小声吐槽:“互相吹,再吹一会两人都要把酒言欢了,切磋什么剑招啊。”

    林舜又看向脸带笑意的方且行,眼下这局面看来自己不接不行了。况且自己好像也有种想要和其他师父底下的弟子切磋比试的冲动。

    “既然师兄如此执着,那好吧。”林舜只能应允。

    众师兄弟们自觉让开了一道空间,像一道河流开出。

    “那师弟,承让了。”方且行仿佛胜券在握。

    林舜撤步,拱手。

    方且行瞬间飞出一柄宝剑,速度之快甚至没人看清是从哪里飞出,因为方且行身上并没有剑鞘。

    林舜来不及细想,连剑都没有来得及拔出来,剑刃就已经来到了眼前。林舜只好就剑鞘挡了一下,着实把林舜一惊。

    方且行得意一笑,手腕一转,那剑像蛇一般卷向林舜的剑。

    林舜来不及惊讶,当机立断直接把剑抽离出来,反手就是一剑,只取方且行眉心,而且这速度林舜相信方且行只会撤退。而且林舜终于在意到那把是把软剑,方才是盘在方且行腰间的,所以他出手的时候是那么的快,而且那把剑的韧性非常。

    方且行看到林舜这一招,手法灵动,软剑立马脱离了剑鞘,将剑鞘甩出去,借这股力反向弹向林舜的剑,立马震开了林舜的剑。

    说是剑鞘,不过是牛筋般的蛇皮软鞘,林舜脑中只有这样一个比喻,想到方且行竟然将这柄利器就作为腰带系于身上,也觉得神奇不已。

    林舜旋身飞去,抽离战场,因为这几招无关乎招式而只是反应和速度的比拼,现在看来这位师兄的确不可小觑,不只是随机应变,还有在战斗中的那份冷静,也让林舜感到佩服,可能这就是在江湖磨砺多年积累的经验吧。

    方且行还带着笑意,看着林舜,不紧不慢,这和他平时的形象可有点不符。林舜没有想到他在战斗中是如此的冷静沉着,跟自己师兄李天攸一样。

    林舜收了神思,瞬身来到方且行的眼前,向他一笑。方且行脸色着实一惊,不仅是他,旁边的师兄弟们也惊讶的叫了出来,因为那身法不像轻功,就是单纯的很快,穆乐也皱了下眉头,吐出几个字:“清虚步?”

    原来只有穆乐看清楚了林舜的步法,那是种别样的轻功,如瞬身一般,但是不似草上飞啊水上漂啊那样持久,只适合小规模战斗,不适合用于追击等。

    方且行挥剑如舞鞭,立马将林舜围在自己的剑圈里,那把软剑看似软弱无力,但是林舜竟然摆脱不了那层层的剑圈,连自己的剑似乎都在跟着他在运作。

    方且行淡然自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这使得林舜也有点不爽快,但是身边的那把如蛇一般的剑如影随形,摆脱不了。有几次林舜想蛮力挑开方且行的软剑,但是那把剑瞬间反弹回来,还拉伤了林舜的胳膊,伤口十分细长,很一会才渗出血来。

    “师弟莫要隐藏实力,师兄可是全力以赴的。”方且行看到林舜有些狼狈,有点不相信这是前几日使出那绝心剑法的师弟,便出言激了下林舜。

    林舜冷笑一声,“师兄,那小心了。”

    方且行不答话,手中剑法只见得更加稠密。

    “没想到方师兄的弱水剑法已到如此境地,让林师弟竟走不出这剑圈。”穆乐招架不住身边众师弟的推测揣度,直接说出了方且行的剑法,引得一阵欢呼。

    只有徐颖站在人群中为林舜有些着急,但是又无比相信着师兄不会输给任何人。

    “我看林师兄还没有认真比试呢!”徐颖看着面有喜色的穆乐故意说道。

    穆乐一惊,“没认真就没认真,小师妹你倒很认真啊。”

    徐颖话声未落,那边早已交锋在一起,只是这次,明显看出林舜化守为攻,而且不是强硬的攻击。林舜不再想强突出方且行的剑围,他的剑法更柔更弱,看上去就好似一个软弱无骨的妙龄女子在舞绫一样挥动着快剑。

    但是就是这样看似软弱无力的进攻竟然慢慢的起效,方且行越来越控制不住林舜的剑法,因为弱水剑法是属于以柔克刚型的,对手的剑法越强劲,越厉害,越凌厉,方且行就越容易控制他们的剑的走向,继而控制战局。借力打力,有点类似太极剑的原理。

    方且行的额头慢慢渗出汗珠,但是他的头脑很清晰,他明知林舜这样的绵绵之剑看上去很是容易被攻破,然而他感受到一旦自己小心大意了,那么那个瞬间就是自己被将军的时刻。而且他总感觉这剑法中中不仅只是软绵绵的招式,就像下一招就包含这无尽的力量把人毁灭。

    林舜现在的样子非但不狼狈,反而行云流水,就像沉浸在自己舞剑的世界里。这种境界已经在方且行之上了,只是众人并未意识到罢了。而看到这,穆乐叹了口气。

    方且行感觉手中的软剑愈发的重,这是他所有以前的战斗中从未感受到的。而且方且行知道这样难受的感觉会要了他的性命,就像自己的剑打在棉花团上。这要真是在江湖上的厮杀,也许自己早已心理崩溃了,或者早已被人取了性命了,想到这,方且行手略一抖,而就在这一转瞬即逝的时刻林舜立马凌厉一剑,直接把他的剑挑起。

    方且行看着地上的软剑,脸涨的有点红。

    “师弟,果然天资过人,师兄服输。”但是方且行不是无赖之徒,终于认输。这是实力和境界的差距,而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输了并不丢脸什么的。

    “承让承让,师兄也是剑术奇才,我刚才已经用了绝心剑法第八式‘绵亦乾’才破解了师兄的剑法,还有师兄的剑法也很有意思,很厉害。况且师兄的实际作战能力和反应速度都是我需要学习和锻炼的。”林舜走过去将软剑捡起还给了方且行,微笑地说道。

    这几句话立马化解了尴尬,方且行爽朗大笑,“不错不错,我还是交你这个师弟朋友的,下次有空再来切磋学习。”

    “走吧,穆乐。”方且行招呼了一声,穆乐和众弟子随方且行离去,议论不绝。

    “师兄师兄,你没事吧,看你出了不少汗啊。”徐颖小跑过来,看着林舜有些担心地问道。

    林舜收了剑,转头看徐颖,“没事,放心,只是有些累。”

    林舜接过徐颖递过来的酒壶,狠狠地喝了口酒,又说:“现在就元气满满了。”

    “林舜!林舜!”远处传来几声急切的呼喊。“你果真是在这里!”

    吴州熙祥阁,三阁小假楼处。

    “放开,”一股凌厉气息传出,眼神也是吓人的不行。苏斜讪笑着放开按着张毅头的大手,脸色同样差劲的张通眼神中仿佛还暗含敌意。

    陈骁等人走远后,张毅用审视的眼光打量了奇怪的两人好一会,刚要开口,“你……”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为什么在这,”苏斜眼神一变,狡黠而认真,“还有离这不远的九龙客栈的那个犯病躺着的清瘦……”

    没等苏斜说完,张毅脸色剧变,瞬间已冲至苏斜眼前,拎起苏斜的衣口,竟然别其提起来了,看似瘦弱的张毅手臂青筋暴涨。

    但下一瞬,他又立马被撞开,当怒目圆睁的张毅再次直视时,看到苏斜正挡手于本应在其身后的那个壮汉后方,挥手意指让其后退。

    张通反应很快,本不打算插手的他看不惯不分青红皂白的张毅,虽然苏斜也不需他担心,但是就是忍不住跑上前去。本来情报中所说冷静睿智的游侠,不应该是这样易怒暴躁的。

    苏斜给了张通一个少安毋躁的眼神,又转头眼神真诚地说道:“我们能救他,彻底根治他,你帮我做件事。”

    虽说看似有些暴躁,但是张毅无比理智和冷静,这句话在他耳中过了一遍,就又出去了,轻拍灰尘后转身离开,说道:“没兴趣,别缠着我们。”

    “这是优秀的谨慎,不过也会是错失机会的致命哦……”身后远远传来苏斜磁性的声音。

    待张毅已经下了阁楼,出门走去,又传来“要改变主意了,就还来这里找我。”的大声呼喊,张毅没有回头,只想着回去见瘦苦小子。

    一阵风吹来,衣衫破旧的张毅背影却给人种坚毅无比的感觉,楼上观望的苏斜蹙眉细想。

    “他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