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来客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667字

    林舜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已经跳到林舜的面前了。一袭浅紫素衣,腰间却是淡蓝绫罗绸缎束腰,确是好身材。再看面容,虽说貌不及潘安,但也有几分子都嵇康的神色,最出彩的还是那双丹凤眸子,促狭细长,想必眯起来的话肯定迷人的很。

    “好久不见啊,林舜!!,我找你找的是真辛苦啊。”那人熟络的像个自家人。

    林舜反应了很久,才道:“张子朔!天哪,让我好好看看你,你现在真是个美男子了啊,一表人才,可以可以。”

    “哪里哪里,不要叫我美男子,我跟你说我就是堂堂七尺男儿,什么美男子的跟我沾不上边的,我这只是整理干净罢了。林兄你也不错啊,出落的很是水灵啊。啊呵呵呵”张子朔也调侃起来。

    两个人相互叽叽喳喳地绕了好几圈观察对方并调侃,而徐颖也一直站在边上只是浅声笑着看着像两个孩子的他们默默不说话。

    张子朔和林舜说了好一会,才注意到旁边一直站着一个恬静的女子,张子朔虽然在江湖也经风过雨,见识过各种风韵的女子,但是眼前这位给了他很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具体在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面容姣好也谈不上,只是别样的清秀干净,很纯粹的没有装饰……

    “咳咳。”林舜故意咳了两声并用手肘碰了他一下才把张子朔拉回现实,林舜也没有想到徐师妹的吸引力竟然这么大,说起来她也不是绝色,而子朔兄弟也绝不是好色之徒,‘咦,有好戏咯。’林舜的内心只有些许惊讶和好事的情绪,竟毫无刚才在房檐上时的拘谨和害羞,林舜自己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张子朔被林舜一打断,突然脸就涨通红,转过头去不再看徐颖,而徐颖跟没事人一样仿佛没有在意到这细节。

    “师兄,这位是谁?看你们很熟的样子,以前完全没有见过啊。”徐颖还是走到林舜身边,小声的问了林舜。

    林舜笑道;“他啊,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一个铁兄弟,当初我们还在流落街头的时候,他拿到一个窝窝头都会分大半个给我,让我吃饱了再说,看我现在身强体壮的可有他的一份功劳呢。”

    “哦哦,是这样啊,既然是师兄的朋友,那么也是我的前辈了。”徐颖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张子朔也已缓过情绪,转身很是大方的拱手微笑,“在下张子朔,是林舜旧友,姑娘叫我子朔便是。”

    “徐颖。”徐颖也是被张子朔那一笑惊了一下,姿容既好,神情俱佳。真的可以形容此人,但徐颖看了眼林舜只微微吐出自己的名字。

    “徐颖徐颖,恩,好名字。”张子朔还在一个人咕哝。

    林舜推搡了下张子朔,“走,进我屋聊吧,多久没见了,好几年了吧。”

    “额,行,我刚才还是自作主张轻功进来的,不打招呼真的没关系?”张子朔还在为刚才事情有点担心,因为他看到好像有几个身着白衣的人急匆匆的往这赶,脸色也不好看的样子。

    张子朔在得到林舜有可能在这里的消息后,就侦查了名剑山庄好几日了,搞得山脚下外庄门口的几个白衣弟子警惕的很。本打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溜进去的,后来张子朔自己想想又不是干什么亏心事,如果半夜进去的话反而不是会更引怀疑,所以一直暗中观察的他终于等到那几个白衣弟子放松警惕后,一股气轻功飞入外庄,躲入隐蔽处,后一路上山路过空之谷,来到山腰内庄处,并且趴在围墙上观望许久,没成想还真给他看到刚比试完的林舜。而在外庄便看到张子朔身影的白衣弟子其实也一直在其身后紧追不舍。

    林舜看了眼,笑道:“这种小事,没事的,我会跟他们说的。先随我走吧。”

    “老贾!老贾!别躲着地方喝酒了,过来办个事。”林舜话音刚落,老贾便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上下打量了下张子朔。林舜俯身,向老贾耳语了几句,老贾眼睛滴溜溜地转,咧开臭嘴露出大黄牙爽朗一笑,便走向那看门白衣。

    “走吧,前面左拐就是我的房间了。师妹,要一起进来么?”林舜转而问了下徐颖。

    徐颖急忙摇头,“师兄,你们许久未见,当是好好叙旧,我自先回房了。”

    “行吧。”

    “徐师妹走好!”

    林舜看着还在望徐颖离开背影的张子朔叹了口气,却又觉得好笑,便推搡了下张子朔,张子朔自知失态,便急忙回神。

    “怎样……”林舜有些戏谑地问张子朔。

    张子朔自己找了张椅子便坐,像是自己家一样,“什么怎么样?”被林舜问的有些茫然。

    林舜推了一下张子朔,笑道:“还装傻,我就算是瞎的都看出来你对我可爱的徐师妹暗生情愫。”

    “哪有?”张子朔眯起眼睛,笑意灿灿的说。

    “还说没有!”林舜威逼利诱。

    张子朔这时倒是很认真的道:“这徐颖姑娘有一种很别致的……怎么说呢?其实我只是惊讶了一下,你知道的,毕竟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不至于沉溺女色啊什么的,我跟你说这不要在徐颖姑娘面前乱开玩笑奥。”

    “嘿嘿嘿,既然你不喜欢,又何必心虚。”林舜坏笑起来,而看到张子朔又要辩白,便也急忙补道“好了,好了,不会乱说的,你放心。哈哈哈。”

    张子朔刚都急得站起来了,现在又稳稳的坐了下来。

    “这些年过得还好么?自从你在古塘老街那里失踪后,我一直在找你,直到后来我也被收留了,然后近来才打听到你在这剑州名剑山庄,我就直接马不停蹄来找你了。”

    林舜安静地听完道:“是啊,那时是被我一个年轻人带走的,还蒙着头套,我还以为我被人贩子拐走了,拼命挣扎,后来那人就掀起头套,凶狠狠地跟我说听好了林舜,我叫徐慕枫,你现在别跟我闹,你不跟我走,你那朋友张子朔,鲁胖子都有危险。然后我就懵了,很安静的被带走了,然后又被带给一个沉默的中年人,也就是我现在的师父李修鱼,等又我醒来我已经在剑州而不是青州了,虽然我也有一直打听你们的消息,无奈我很少出去,所以,唉……”

    林舜的言语有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弄得张子朔连话都插不上。

    “而且我问过我师父很多次,当年是为什么,可是他始终不肯告诉我,而当我问你们是否安全时,他都是很肯定的保证说是安全的,然后这也让我安心很多。”林舜停歇没一会就继续说道。

    张子朔笑着安静地听,同时又仔细重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林舜,发现真的改变了好多。

    他打量了好久终于又站起身来,猝不及防地给仍然在喋喋不休的林舜一个大大的熊抱,让林舜吓了一大跳。,瞬间不说下去了。

    张子朔抱完又坐下慨叹,“时过境迁啊,不过你看,我小时候就说你小子会有出息吧,现在在这名剑山庄呢,啧,了不起呢。”

    “算了吧你小子,我还想在外面闯荡呢,不过也还好,至少师父他们待我很好。对了,你呢,听说你不是后来也被收留了么?后来的境遇是怎样的,我在这山庄内也无时无刻不再担心着在青州的你。”林舜终于说出这几年一直的心病一样的思念和担心。

    张子朔道,“我也还好,我出去找你的时候可是被真正的人贩子一样的强盗盯上了,但所幸后来被我师父救了,然后一直随着师父闯荡江湖,而这次来剑州是我一个人来的,师父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去了姑苏。”

    “别和我说哪里哪里,我都没去过,想想都可怜,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还都幻想着仗剑走天涯的梦想么,你倒蛮好的,锦衣裹玉,行走江湖,除暴安良……”林舜想想这样的生活就觉得是侠客一生的梦想。

    “也还好。”张子朔眼神悄然地黯淡了下,对自己后来的遭遇没有继续说下去,“对了,你的师父呢,我行走江湖这么久,也是第一次来这名剑山庄,久仰盛名,没来真是可惜,听说这里人才辈出,还有很是传奇的几位前辈。”

    林舜给张子朔倒了一杯水,也坐下来道:“你说我师父啊,说他是剑术奇才完全不假,但同时也是个怪人。我都估计没什么人想见他。”

    张子朔推开水,“喝什么水啊,酒呢,你那酒壶放在摆设么?还是以为我是小孩子啊?”

    林舜放声大笑,这小子跟以前无二,也解了酒壶直接扔了过去。

    张子朔咕咚咕咚几大口,没想到看上去是个谦谦君子,喝起酒来跟个街头莽夫一样,也许是喝酒人的共性吧。

    “谁说没人愿意见你的师父的,你眼前就有一个,我跟你说我还特别崇拜那种前辈,像传说一样。”张子朔擦了下嘴巴,满足的说道。

    吱~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一张扑克脸,“林舜,师父叫你。”声音很是沉重,好像得了什么病,但是林舜知道李天攸就这嗓子,另一方面对于女性可以说是很有磁性,江湖上崇拜李天攸的怀春少女可不少,被他的嗓音迷的神魂颠倒的,不过要是知道李天攸在对付女人方面是个榆木疙瘩时她们会不会哭丧着脸。

    李天攸瞥了眼坐在椅子上毫无坐相的张子朔,嘴唇动了下,终究是没问什么,或许只是寡言久了不喜欢说话罢了。

    张子朔被他这一瞥看得浑身不自在,立马端正坐姿,礼貌道:“在下张子朔,是林舜旧友……”

    李天攸又瞥了他一眼,径直就要走出门,没再搭理。

    张子朔被又一瞥搞得鸡皮疙瘩纵起,竟然不敢继续打招呼,不过还是断断续续地询问了名字。

    不过尴尬的是,那人跨过门槛完全没有回头回答的意思。

    “师哥你等会,他是我从小长大的好兄弟,你,我马上去师父那。”林舜看到李天攸这幅样子心里也有些不悦,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师哥的常态,要是他大声咆哮‘这人是谁啊,怎么进来的……’或者是很热情的询问示好,那他就不是自己的扑克师哥了。

    听到林舜略显焦急的叫喊后,李天攸停住了脚步,面无表情的吐了一句:“李天攸”

    张子朔也没计较,尴尬一笑。而李天攸这次是真的走了,而林舜知道这已经很不错了,估计是听了是自己的旧友才搭了句话吧……

    “对了,你不是要见我师父吗,正好,我师父喊我有事,一起去吧。”林舜为缓解气氛,急忙说道。

    张子朔立马兴奋起来,“真的可以么?”

    “有什么不可以的,回来我们再好好喝通酒,给你备两个小菜,好好唠嗑唠嗑。”林舜拍着胸脯允诺。

    “太好了,走走,我都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