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去与回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485字

    “师父,找我有事请?”林舜先进了师父房间,让张子朔在门外等着。毕竟是师父,林舜不敢胡乱造次。

    “恩,你走前来,天攸,你先回去吧。”李修鱼道。

    李天攸微微拱手便出了门,走出门外看到张子朔,张子朔立马拱了下手,李天攸也竟然微微颔首以示意。

    “师父?”林舜实在不知是何事,但是看李修鱼总觉得不对劲。

    李修鱼缓缓起身,走到林舜身边,刚要对林舜说话却突然大喝一声,“何人在门口?”这句话不仅将张子朔吓一跳,把林舜也一惊,没想到师父这也能察觉。

    “子朔子朔,进来,师父喊你了。”林舜急忙三步并两步走出去喊张子朔,而张子朔还很是忐忑。

    而张子朔也是见过大世面照常脸不红心不跳地大步走进房去,很是大方地拱手,“李前辈,在下不是有意偷听谈话,只是……”

    李修鱼眯着一双透着精光的眼睛,显得更是逼人,但是张子朔毫不惧怕地直视他,这令他有些惊讶,但是更令他惊讶的是眼前这人竟是林舜当年的好友,李修鱼眉毛一挑,明知故问道:“你是何人?”

    “哦,他就是我小时候的朋友,那个以前都跟你说过的张……”林舜有些着急,怕有误会,自己接过话来。

    李修鱼严厉地瞥了他一眼,“没问你。”语气还是有些让人不寒而栗,但是林舜也不以为意,只是不再说话。

    “前辈,在下张子朔,是林舜旧友,这次就是来看望下林舜,毕竟我找了他那么久一直担心着,还有就是久仰前辈盛名,想拜访下前辈,仅此而已。”张子朔言语谦逊有礼,举止也恰到好处,实在找不到什么缺陷。

    李修鱼盯了他一会,也终究是缓下来,挥挥手,“算了,现在拜访完了么,我和我弟子还有事情要谈,待会就让他招待你吧,你们也较熟络。”

    张子朔也如释重负道:“好,打扰前辈了。”

    他转身苦笑一声便出门了。这次他看到林舜示意让他先回他房间,也就立马回去了,避免再有什么是非。

    而在他进门时,仆人老贾一直盯着他的动向。

    “林舜,为师要出门一段时间,和你师哥一起,你和徐颖师妹留在山庄一定要当心好自己,还有注意师妹。”李修鱼在说注意师妹时故意瞥向林舜。

    林舜明显地感受到那股目光,但是他低着头没有去看,只是微微点头。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得努力练功习剑,切不可偷懒成性。”李修鱼这几句说的语重心长,和以前很不一样。

    林舜心里不免担心,“师父,你这次到底要去哪里,是有要事么?”

    李修鱼转过头,轻声对林舜说:“去见一个人,再了却一些事情。”

    林舜不再作声。

    “你把头抬起来,看着我,你年及弱冠,也该长大了,师父不可能永远陪着你的,你必须独立起来,明日我就出发了。过两天师兄大弟子木晓轩一行人就回庄内了,此人做事谨慎小心,必会管理山庄,你只需做好自己的事情,每日练功,无需搭理他们即可。”李修鱼不自觉说了许多。

    林舜抬头望着师父,发现师父竟有些苍老,但是脸庞有种年轻人的坚毅和决绝。炯炯有神的眼睛中竟夹杂着一丝温情,这是林舜从没有在意过的。虽然知道师父对他严厉只是让他变得更强,而不是小时候在街上任人欺负,那种严厉是爱,林舜心里当然很清楚。而现在师父语重心长的交代给他事情,这让他很不安。

    “谨遵教诲,师父,我一定会当心好自己的。师父也要多保重。”林舜说的很慢。心情莫名有些沉重。

    “恩,好,”李修鱼说完便往自己书架边走,抽出两本书递给林舜道,“林舜,你对绝心剑法虽然了如指掌,但是你涉世不深,不知道其他武林门派的剑法套路以及暗器内功等,这本《江湖烬祗录》是我多年随带的笔录,上面记载着各种剑法暗器介绍,但是并不需要你学习,只是让你有所防备,防患于未然。”

    林舜双手接上那本看似薄薄的书。

    “还有这个,《苍云剑谱》,这是我五年前机缘巧合遇到一个自称为苍云仙人的老道人赠与我的,这套剑法和绝心剑法一样只有十二式,但是及其晦涩难懂,为师花了五年只是学得六式,只懂皮毛,你随我出来。”

    林舜完全没有听师父说起什么《苍云剑谱》的事情,现在他竟突然要传授给自己,还没来得及问,师父那边已经开始舞起剑来。

    “第一式,苍云大雨。”李修鱼的剑法瞬间加快,如疾风骤雨,剑尖突刺,剑锋旋转,搅动空气,仿佛气流也随之变化。林舜没想到第一式竟然就如此磅礴有力,这使得他很认真地看下去,同时在旁边演练着。

    ”第二式,柔风。第三式,雷霆淬骨……”李修鱼招式愈发的快,让林舜有些跟不上,但是这样看却更容易记住。

    但是林舜看这些招式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因为相连的招式之间风格转变的太快了,即便是师父这样熟练的转换起来也颇为费劲。但是这也让敌手想不到这样的剑法,前一秒还绵绵软剑,后一秒如山洪雷霆,瞬间一击瓦解对手……

    李修鱼终于演练好六式,收了下气便问林舜道:“看得怎么样,林舜。”

    “恩,记住了,师父。”林舜答。

    李修鱼完全不怀疑林舜的天资,但是他也不期望林舜现在能记住就能马上学会其精髓,毕竟这个剑法的确奇诡精妙的很,李修鱼甚至由于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是有些担心,“这剑法很是古怪,你必须自己实践的时候才会发现精妙之处,所以这本剑法也给你,以后必须勤加练习。知道么?”

    “知道了,师父。”

    “现在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林舜。”李修鱼收了剑,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林舜望着他的背影,慢慢离去。

    傍晚的残阳总是那么努力,努力把那晚霞染的血红,再洒向大地,变得金黄。

    林舜回房间一路上都显得忧心忡忡,自己差点都撞上柱子。一回来,张子朔就感觉到林舜的异样。

    林舜在自己床边呆坐了好一会,期间张子朔也只是静静的坐着看着他没有说话。张子朔知道这时林舜肯定在考虑一些私事,不好打断他的思维,林舜从小就这样。好一会,林舜脸色终于缓和,林舜决定不去阻止师父出行,因为李修鱼方才太反常了,此次出行绝不简单,但毕竟师父有师父的理由。就算自己去劝,他也是个倔脾气肯定没什么用,对于这种执拗的万人挡而吾独往矣的人,林舜也没什么办法,有时他连对付自己都没什么办法。

    “怎么了,还好吧?”张子朔看他神色缓驰才关切的问道。

    林舜收回思绪,抬头,“恩,没事,我还好,对了,你难得来,我带你在剑州走走吧,虽然远的我走的不多,但是我剑阁这块还是很熟的。”

    张子朔也没有回绝,欣然随之。

    翌日,李修鱼便和李天攸轻装出行了,而且是秘密的,庄内除了林舜之外好像也没有谁知道了。

    而且差不久木晓轩携一队人也返回山庄了,林舜记得他们是大半年前就走了,那时自己还刚来山庄不久。而且现在他们大张旗鼓的回来,估计是任务完成了吧,但是这样出去执行大半年的任务真是少见的,而且其中林舜最熟的脸也就永远一脸淡然的木晓轩。

    “走吧,没啥好看的,我都不熟。”林舜催着张子朔不要一直拉着他看那木晓轩众人。

    张子朔竟然不听,就是缠着,“看一会,再看一会,听说这几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啊,你看那领头的那个一看就很厉害……”

    林舜知道他指的是木晓轩,林舜虽然很想和他拌几句嘴,但是他说的的确没错,木晓轩实力深不可测,虽然自己没见识过。但是山庄的传闻可是有很多关于他的,虽然自己也有不少,想到这自己还暗爽偷笑了会。

    “唉唉,那个满面凶相的大块头一看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型的,呵呵呵,你说对吧。”张子朔还在争相去看。

    “小声点,不想活啦?”林舜小声嗔怪了一句,“这人好像叫熊泽,我跟你说,听说他发起火来,能把石狮子搬起来扔人,我想人的话都能被他直接捏死。”

    “壮是挺壮的,但是很多事情还是得靠这里的。”张子朔调皮的笑着指着自己的脑门,从小他和林舜都是属于古灵精怪类型的,林舜当然也知道他是个滑头。

    木晓轩众人骑着马进了庄,夹道都是庄内的师兄弟们在欢迎,毕竟这些人平常是不太可能见到的,现在听说他们回来了还不得兴奋的跳起来。

    木晓轩也毫不在意,就是一种事不关己,淡漠的脸色。但是在经过林舜面前时,竟瞥了他一眼,而林舜当时并没有在意,毕竟林舜躲在人后以为没人会注意他,要注意也先得注意自己身边那个好动的猪头,一会跑这看这人,一会跑那说那人。

    “哇,你看这女子也不简单啊,看上去弱不经风,实则啊有一股刚韧之意,这种女的千万不能惹,不然啊哈哈哈有你果子吃的。”张子朔看到那壮汉熊泽旁边身穿淡色鹅黄长衫,凸显出曼妙身段的女子。

    “切,你这都看得出来?瞎编吧你?”林舜不以为意。

    张子朔摆出臭脸,“嗨,你还真别不信,我跟你说我看人可是一看一个准的,你看,那女子,那女子长得也还不错……”

    “啪”林舜忍不住往张子朔头上打去,“想什么呢你,我就知道你不正经!快走了,我宁愿出去玩也不要看他们了,有啥意思。”

    张子朔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发现现在自己理亏,却仍想着习惯性地辩驳两句,没成想目光正好对上那马上女子的视线,立马噤若寒蝉,不敢说话,就怕她听到了自己刚才的玩笑之语,幸而她马上又转移了视线,张子朔才舒了口气。林舜看到他那怂样,当场差点憋不住笑,和小时一毛一样的怂样。

    看到木晓轩等人回来,想到刚走的师父,林舜抬头望天,缓缓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