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暗流涌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770字

    接下来几日,林舜带着张子朔逛街市,听评书好不热闹。期间有时徐颖也会跟着一起,每当如此,张子朔总是很兴奋。而回到山庄后时常习剑切磋,张子朔对于林舜的绝心剑法赞不绝口,林舜当然也只是稍微展示了几式罢了,但足够惊艳了。

    林舜和张子朔切磋剑法时发现张子朔的剑法虽然看着算不上上乘,但是也有他独自的精妙之处,因为自己占不到什么上风,总觉得就是很实用。

    而且张子朔却还装作秘密的摆手对林舜说:“我这剑法就是胡乱凑成的,是荒野村夫之斧技,登不上大雅之堂的。”

    林舜‘切’了一声,“跟我还藏着掖着,对了,木晓轩来找过我了,他说明天晚上有晚宴,人应该不多,庄内的师兄弟们给他接风洗尘,然后也喊我们一起。”

    “其实我是无所谓的,本身就不太熟,我甚至都有些不习惯。但是本来也无可厚非,况且师兄弟们最近一直看到我和一陌生人一直出去,毕竟也要介绍一下。”林舜道。

    张子朔没反对,点了点头。

    “快晚上了,我去买点酒,你自己在山庄转转吧,别走远了,到时找不到你。”林舜看了眼天色,嘱咐了一下。

    “还以为我们是小时候怕走丢么?”张子朔苦笑一声,夕阳的余辉在他脸上显得有了生命力一般。

    林舜爽朗笑了两声,飞快向远处掠开身影。

    河西道上人总是很多,形形色色,熙熙攘攘,仿佛每个人都有着自己明确的目的,匆忙地赶往自己的目的地。而街市最热闹的不过于酒肆和赌场,赌场林舜进的少,毕竟师父总跟他说赌场乃是非之地,最好不要沾染赌习。喝酒这事师父倒是没怎么管,所以豪客酒肆也是林舜的常常光顾之地,当然这个和老贾脱不了干系。

    林舜这次不赶时间,只是在街上慢慢走,刚到十字路口,忽而发现侧边几匹高昂的骏马从苦卢街疾驰而来,一时间尘土飞扬,各种声音嘈杂纷乱,路上行人都急忙往旁边闪躲,林舜也侧身闪避。行人和商贩都在小声抱怨这人骑马无章无法,林舜也埋怨地瞥了那马上人一眼,那骑马一行人却丝毫没有搭理人们,只是在赶路,好像是发生什么大事一般,林舜看见领头那人面容精瘦,脸色阴鸷,身后还负着双剑,一看就是江湖中人,但是林舜并不熟悉。林舜却知道的是这人肯定不是什么好鸟,林舜又‘切’一声。

    “小二,来两坛女儿红,十年陈酿更好!”林舜在豪客酒肆买酒时像个市井小子。

    “好嘞客官,稍等片刻,女儿红马上就到!”小二兴冲冲的答话。

    林舜倚在柜台边等着,小心翼翼地往后看去,又缩头缩脑地环顾四周,没发现老板孙二娘的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转头又有些无聊,便观察起酒肆里的他人。

    酒肆很是热闹,三教九流的人混杂于此,在这里谈天说地。

    “你听说没有,青龙盟的人来剑州了,好像还是很厉害的人物呢!”说话这人长着张麻子脸,眼睛眯的跟条缝一样,在向他的同伴小声说道。

    林舜聚精会神,慢慢移动身子,侧向另一边,蹩脚地偷听……

    “是么是么,我也听说,这个组织向来心狠手毒,你知道前不久虎啸堂被灭门一案么,据说黑手就是青龙盟的人……”他同伴是个短小精悍的矮子,语气很是担心害怕。

    林舜莫名想起刚才来的路上那个负双剑的人,那人身上的桀骜气息令人异常不安。

    正当林舜思绪天马行空之时,被一声娇媚糯濡的呼喊吓得大夏天的一个寒战。

    “这不是林舜么~有胆来我这豪客酒肆也没胆见我啊,人虽叫我孙二娘,却也不卖那人肉包子呀。”掀开布帘,摇晃着眩目双峰的老板娘婀娜多姿地走过来,一阵欢呼。

    众多酒客如同那个老贾一样,眼睛那个直啊~

    林舜却急忙转过头去,撑起手掩面,不知为何,一点不怕老贾的他对于这个老板娘慌的不行。

    “咦~不要女儿红了么?老贾可是不喝这酒的哟。”走到林舜身边的孙二娘完全不顾周遭男人的眼光,双手将两坛好酒轻飘飘地放到林舜面前,一脚抬起,素色裙摆扬起,看似行为轻佻的她神色却真诚,侧面盯着林舜认真看。

    林舜拍下几文银子,提了两坛酒,抓起旁边放置的烧鸡花生等小菜,落荒而逃。

    看着林舜背影的孙二娘笑意更浓,林舜每次来都是孙二娘几乎最开心的时间,因为她有个和他一样大的儿子同样在外游历,所以每次林舜过来买酒,她都很开心,而当有登徒浪子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她时,孙二娘不屑一笑,抛个媚眼后,一个旋身便飞入柜台内,懒着身子在藤椅上,双脚肆意跷于柜台上。

    看得众人忘了喝手中的酒,停了在空中的手。

    天色渐晚,林舜也加快步伐,他不想让张子朔在山庄等他太久。

    “张子朔,张子朔,饿了吧?!”林舜没进屋便先叫起张子朔名字来,待他进屋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

    林舜也不着急,想必是跑山庄哪还没有回来,自己便携着张桌子几步飞上了自己屋上,林舜的屋子上面很不同的一点是,上面有一块较平坦的空地,够放一张小桌子有余,然后两边又是飞檐。

    “希望今天是个适宜赏月的夜晚。”林舜嘀咕了一声。

    林舜再下去拿椅子烧鸡的时候便碰到了张子朔。

    “回来啦,去哪转了?”张子朔看到林舜急忙问。

    林舜拎起手中的烧鸡晃了晃,“诺,我还想问你跑哪去了呢?”

    张子朔神色有些慌张,转过头去随口道:“我就山庄里转了下,发现还蛮大的。我帮你把酒拿上来吧,看你手忙脚乱的。”

    林舜正要上去也没在意张子朔神情。两人就忙捣起来。

    姑苏城外,两匹骏马被一声长吁叫住,仿佛舒了口气,终于低下头喘息。马上两人简装负剑,还各背着一个包袱。这马上人不是别人,正是名剑山庄威震天下的剑痴李修鱼李天攸师徒俩。

    “师父,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我们已经连续赶路三天两夜了。念泷那边也还没有传来消息,师父你得休息!”李天攸话中透着一股关切,虽然李天攸脸上还是毫无表情,身体传达的消息也是疲倦了。

    “不行,念泷没传来消息也可能是传不出消息了,我们得尽快进城,等徐慕枫的消息,我想他可能会更早嗅到危险的味道。”李修鱼语气明显带着一股倦意。

    两人驱着马慢慢地踱着,李修鱼看到马儿的状态也不急着赶了。

    李天攸没办法,“先投宿吧师父,我累了,就算我们找到了林老,我们没有精神和体力也……”

    李修鱼看了看快没入西山的太阳,叹了口气。

    李天攸还想说下去,却被李修鱼一个手势阻止了。

    “我懂你的意思,我知道了,先找客栈吧。”李修鱼当然明事理,虽然自己救师心切,但是还不至于失了理智。只是先前念泷的飞鸽传书实在是扰乱了李修鱼的心思,要知道林虚渊到底是剑法和武功早已问鼎天下了,能伤他的人江湖中屈指可数。

    但是偏偏念泷发了消息说情况危急,望速来。这可是从来没有的情况,所以李修鱼前所未有的紧张。而且他知道两师兄弟也肯定是先行去找师父了,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打算,但是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最近几年过得还不错吧?”林舜吖了一口酒,看着张子朔道。

    张子朔没看他,走到檐边,看着圆月,“现在是不错,但是以前过的,不好。”

    不好二字仿佛是鼓足了勇气,过了一会说出来的,但是语气很平淡。

    “那次我被强盗绑去,本来已经受尽折磨,我对活着都没什么期望了。”张子朔精致的脸上镀上了一层忧郁,在柔美的月光的映衬下显得别样风采,仰望月亮的一双丹凤眸子却失了神采。

    林舜喝着酒安静的听着。

    “后来,我被一个陌生人救走了,那时我还昏迷着,迷迷糊糊中记得有人抱着我在跑,后来到了一辆马车里好像,然后就又没了知觉。”

    张子朔喝了口酒,继续说道:“后来我醒来时就在一家客栈里,身边坐着一个中年人,脸上有道疤,他就是我后来的师父。”

    林舜递了半只烧鸡给张子朔,说道:“算算都有好几年了,匆匆时光不等人啊!”

    “算了,别说不开心的事情了,你想想我们现在两个人还能相见也不错”张子朔突然从檐上踱到林舜身边,臂膀勾住他笑道,“今晚不醉不休。”

    林舜也笑道:“行,肯定是你先喝趴下的,放心!”

    两人在屋顶爽朗的放声大笑,皎洁的月光好像能把这美好的时间固定住。

    而月光没有照耀到的黑暗屋顶之处,穿着夜行服的人在冷冷的笑着。

    ————

    “打扰了,黄依。”木晓轩轻敲门后缓缓推门,看到黄依正坐在椅上磨药。

    黄依抬起头,看到面容怡和的大师兄正推门定睛看着她,立马把杵和小药臼放了一边。拍了拍袖子站起身捋了下发绺,“木师兄,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么?”

    木晓轩示意黄依坐下,自己也转身坐下,“还在磨药么?真的是勤奋啊。是什么毒草还是蛊啊什么的?”木晓轩竟似摆着张严肃脸在那开玩笑。

    黄依哑然失笑,“大师兄说笑了,只是普通的草药罢了,刚回来一直忙着整理,再不把这几臼捣完,就过了药草最好的时间了。”

    黄依说完见木师兄有些神游,便轻咳一声,坐下又拿起药杵来,眼色时而瞥向木晓轩询问道:“师兄不会只是来关心我是否在捣药吧。”

    “呵呵,”被黄依的轻咳声拉回心神的木晓轩面不改色的干笑两声,接着说道“我们去执行任务都半载了,但是我从未告诉你们我们追踪的人物是谁,你难道一点不想知道么?”

    埋头捣药的黄依侧头看了他一眼,木晓轩正襟危坐,脸色倒是还很一如既往的怡然冷静,侧脸显得他轮廓坚毅,一直在外执行任务的他很有了些成熟的风采,那种凡事冷静淡然的状态,在黄依映象中木晓轩很少有红脸粗脖子的时候。呃,不是很少,是没有,也许是他一直如此的特性吧,甚至都没有手忙脚乱的时候。

    “恩?”木晓轩看着黄依看完他一眼后有些出神,提醒了她一声。

    “哦,不想。”黄依回答很简单,也不说明什么理由,又低头捣药了,不愧是南海黄药师唯一的女徒弟,仿佛只对着那药,那草,那蛊有兴趣似的。

    木晓轩淡然一笑,“对了,那时候带着的那散华粉还有么?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我想再拿一份,下次怕忘了。”

    “诺,我的给你吧,反正我每次出去的时候都会检查自己没带什么的。”黄依停下捣药动作,从旁边抽屉中拿出一小包药粉扔了过去,“还有事么?”

    木晓轩拿到后缓缓起身,“没了,你早些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