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变数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293字

    翌日,林舜还是和张子朔逛了街市,而这次张子朔喊徐颖是否一起去的时候,徐颖拒绝了,而且神色有些奇怪。张子朔对林舜说这是怎么了,林舜也没有在意,说没事的。

    这却让张子朔紧张了一天,回想了下自己,还以为自己让徐颖有什么芥蒂了。林舜也是发现张子朔有些心不在焉,而且很早要求回去了,林舜便也答应了。张子朔说身体有些不舒服便去房间休息睡觉了,林舜想可能是昨晚喝酒喝多了,也独自出门去专心研习《苍云剑法》了,但是剑法实在太高深,林舜甚至连第一式就感觉很是吃力,学了一个时辰才有些模样,但是却只是形似神不似,没有那股扰动苍云大气的磅礴豪情。于是林舜休息了片刻,还随手翻翻《江湖烬祗录》上面什么毒药啊暗器啊还有些形状奇异的兵器让林舜惊奇不已,觉得很是奇妙,跟小时候看那小人书一样。

    江湖上竟有如此有趣的东西,如这七度断肠粉,据说是令人最痛苦的一种毒药,中毒之人将体验到七层断碎胃肠的痛苦,那种疼痛不会停止,没有尽头,而且没有解药,一旦中毒必死无疑。看到这个林舜都打了个冷战,想江湖险恶之人真是够歹毒的,这么狠的毒药还能被制出来,啧啧啧。林舜又翻了几页看到一种奇特的兵器,看上去是长的锁链,一头是一把似钩镰又似弯刀的武器,另一头是尖尖的铁锥,这把武器叫做追命镰,因为那把镰刃还可以分开出弯刀,相当于一把弯刀藏于镰刃中间,会出其不意的重伤对手,使用者叫边连尘,是青龙盟下的一个分舵头领,底下标注三角符号,这是李修鱼自己标注的记号,说明需要注意小心的,小圆圈是指寻常人物,五角星的是指极度危险的人。

    林舜突然对青龙盟这个组织很感兴趣,于是在《江湖烬祗录》上有没有一些关于组织的介绍,翻到最后还真有。先是武当,少林,崆峒等武林重要门派的介绍,再到后面就有青龙盟的介绍了。

    约二十年前秦岭脚下建立了一个青龙盟,盟主剑虚上人龙且,武功剑术独霸天下,但是此人经历十分传奇,说传奇还不如说是神秘,因为他好似是一夜间冒出的高手,在手底下龙首坛主龙莫的牵丝搭线下,屠戮武林五大派各大高手,搅得个江湖天翻地覆,还自称已无敌于天下,放出豪言要统一江湖,以力服众。

    其实在之前,青龙盟的龙莫等人都比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什么剑虚上人更出名,但的确每次出手的都是龙且,但每次都会放一人生路,好似要让其告诉整个江湖,无论生与死都在他之手。

    他网罗了众多黑白两道顶尖的高手,盟下分龙须,龙鳞,龙首三大主坛,龙首坛直属龙莫管理,手下有几个极隐秘的侍卫扈从,而且只在黑暗中,曾发现他们的踪迹,但是武林中人都不知道隐藏于他身边的到底是怎样的存在。龙鳞坛坛主名义上是陈骁,但是陈骁向来不管坛中事务,只和着自己的唯一弟子游历江湖,龙莫也不去管它。陈骁震惊江湖的事就是灭了虎啸堂,当时虎啸堂乃青州第一门堂,堂下势力如日中天的时候被陈骁几乎一人所灭,江湖上的传说版本是这样的。但其实那次事件中,参与的整个龙鳞坛,而指挥人不是陈骁,而是刑切心幕后操纵的,刑切心便是真正主管龙鳞坛的人。而龙须坛则由楚门洛掌管,底下分骸、胧、玥支舵,每个支舵又有舵主把头。

    林舜合上《江湖烬祗录》闭目思索良久,又缓缓睁眼调整呼吸,突然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林舜七手八脚地翻开《苍云剑法》,仔细看着那配图旁边晦涩难懂的招式文字解释,突然发现这不仅讲的是招式,还蕴藏着一种内修心法。怪不得师父练至第六式辄止,上乘的剑法只靠原先自己的修行心法往往是不够的,而师父能强行练到六式已是不易,现在想来可能那六式都只是发挥了一半的威力。

    林舜盘腿运功,用秋水心法打通脉络,在体内运气,一气化三清。秋水心法便是林舜一直修炼的内功心法,记得当时李修鱼拿来三本秘籍《古上清》《连叶迦罗大乘心法》《秋水心法》让年纪尚幼的林舜挑选。林舜当时还没有练习《绝心剑法》,听着师父说“习剑学武,心法至上。江湖莽夫多是粗鲁野人,不知习剑为何要先修心法,但是也可能有所成就,但是肯定不会出众,他们遇到瓶颈就难以突破,所以就算他们有了上乘的剑法也是无济于事。当时林舜听不太懂李修鱼在那嘀咕什么,但是他首先就伸手向那《秋水剑法》。李修鱼看到他这个性急,呵呵笑道:“要这本么,不错不错,眼光不错。但是我其实更推荐这本《古上清》,和《秋水剑法》同属道门顶级心法,那可都是我珍藏几十年的孤本呐,那《古上清》是在我游历时一个有些仙风道骨的老头赠与我的,他说是绝世心法。那时我还是个小伙子你信么,我都不知道和他有什么缘分,他就让我好好保管这本秘籍。我差点以为那老头是跟我说笑,但我后来也稍习了这本心法,竟然发现无法承担,仿佛接触到了宏大的天地。但是这本我看了看应该是不全,少了小半本。而这《秋水心法》虽稍逊色于《古上清》,但是也许正适合于你。”

    林舜记得李修鱼跟他说这《秋水心法》的十三层境地,秋水源自于《庄子·秋水篇》,‘秋水时至,百川灌河,径流之大……河伯以天下之美竟在己,便顺流东行,狂傲不自知,遇北海,叔而望洋兴叹,叹自见笑于大方之家……’这本心法层境颇多,但是每一层每一个境界都是完全不同的超越,有了北海那种包容万象的胸怀,才能登上巅峰。而如今林舜也已经在第八层澜沧寻龙境上停留许久了,始终在瓶颈不曾突破。

    林舜刚想运气,却看见后院飞出一只黄雀,刚想进门,却被旁边侧门出来的神色匆忙的老贾正好撞着。“老贾?你在这干什么,没什么事情干了哦?”林舜看到老贾这副好笑模样不禁调侃一句。

    老贾幽怨地瞥了他一眼,不说话便想着进屋去。

    林舜被老贾挤开,也跟着进去看那张子朔,但进了屋发现老贾脸色更是不好就好像谁抢了他酒一样。床上被子掀开早已没有张子朔人影了,“被子还是热的,刚走不久。”

    “老贾啊,你紧张什么,肯定是出去瞎逛了呗那小子。”林舜毫不在意地摆摆手。

    老贾出了门又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林舜一眼便走开了。

    林舜‘切’了一声,吐了一句‘糟老头子’

    “这孩子真是单纯的像张白纸,还是蠢的像白纸……”老贾走出门也加快了步伐,去寻找那身份并不那么简单的张子朔。

    林舜照常是练剑不误,他想张子朔估计玩一会又回来找他吧。到了晌午,张子朔果然屁颠屁颠地走过来呆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林舜练剑。

    尘埃未落,银榭已收。林舜的佩剑名为银榭,因剑不似铁铸,在月光下更是通体银白,而上面的剑纹却是黝黑毫无生机的。剑长三尺五寸,精雕剑纹粗看似那游龙驰骋于寰宇,细看又发现只不过是几条黑色雕痕,剑双刃极快剑尖极利,随风飘落的树叶也自然地一分为二,当真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林舜缓缓将剑收入剑鞘,恰到好处的力度看的人有种奇怪的舒服。

    “去哪瞎跑了?”林舜睁眼,看见张子朔已然跑到自己身边,随口问了一句。他可不相信张子朔是被人绑了还是出啥事失踪了。

    张子朔笑了笑,“没去哪,我醒之后看见你在看书没想打扰你,然后又去街上瞎逛了逛。”

    “你真以为名剑山庄是随你进出的啊,庄内高手可多着呢,你一不小心瞎飞来飞去被谁抓住直接把你咔嚓了都可以,我是没什么权力的哦我跟你说。”林舜板着脸半真半假地恐吓着小白脸。

    张子朔竟毫不变色,傲然道“我第一次还不是进来了啊,现在也没见谁要死要活地拦我啊。”

    “第一次肯定是你撞运气了哦。”林舜故意嘲讽道。

    张子朔不说什么撇撇嘴直接走开了,“这名剑山庄虽然名镇天下,但是我也没见着警戒有多严厉,恰恰相反还很松懈。”

    “我是不太清楚,但是吧,这么久也没听说谁敢强闯山庄的,毕竟这里的剑术高手不在少数。也不是虚名。”林舜追上小白脸的脚步,“估计也都忌惮这名动天下的名号吧。”

    ————

    “准备好了么,今晚的宴席?”黑衣人低沉的声音仿佛是从黑暗中而来。

    从内屋走出一人,潇洒怡然不是别人正是那如今名剑山庄主持大事的庄主李震巍的大弟子木晓轩。

    “不放心么?恩?”木晓轩头都不转,神色却是很是肃然,看得人一股寒意。

    黑衣人浅声干笑两声,仿佛是表达歉意和无奈。

    “这事你也知道,是件大事,不简单。不仅是你那边的。”

    “怎么?青龙盟‘二当家’的也不淡定?”木晓轩瞥了一眼到黑暗面去。

    黑衣人慢慢走出来,笑道:“呵呵,别埋汰我了,老弟。对了到时候宴席请些江湖上名望高的凑凑热闹。”

    “哼,我看不是只想让他们凑热闹吧。况且有些人也会不请自来。”

    “呵呵呵……”黑衣人就冷笑着消失于黑暗,无声无息。木晓轩也只是冷笑,“这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