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筵席和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502字

    要说江湖上名剑山庄办宴席还请武林豪侠,也就一回不少两回不多的事儿。湛卢神剑示众大会一次,林虚渊林老剑宗离开剑州是一次。这次算什么呢,山庄放出的消息是一境界达韧身的小师弟出世,好像叫林什么来着,然后就请着大家伙都来参加见识下这林小子,但是江湖上都是很迷,很少有打听出这姓林的小子到底什么来头,还有真的是到了那韧身境地,那可是接近那三大剑宗水平了哦,虽然不知道他们实力到底多强,但是就那名剑山庄八层阶九层阶的人也是不少的,就这点也让江湖人如过江之鲫想去见识见识到底这山庄是有什么本事什么秘籍塑造出这么多高手。

    所谓韧身境界即身体能在一定情况下达到巅峰,或者说你的身体在你施展一些剑术或者刀术枪术的时候能完全跟得上你的思维,做出一些常人不曾想象的动作。当然,韧身境界身体早已强韧至金刚,运气至全身经络,不止身体巅峰,气护内脏,聚顶精神,气神体灌溉一通。这也是修炼后面万象境地的必经之路,但是至万象境地的人极少,许是因为那境地遥不可及,抑或是境遇不对少些运气了。但是到韧身的高手完全不在少数但是就是不知万象境地的原因却是,他们太专注于身体到达那种境地给他的感受,沉溺于此,不在专研境界只在自己韧身下耍自己那套剑法刀法,在真正高手面前拙劣无比。

    要说真正高手,林老林虚渊可能已经过了万象境地,摸到无尘境边缘了,要知道当年林老被成名很早的剑术奇才楼静遥截江挑战的时候,林老挥袖断漓江,与万象境地的楼静遥在水幕中交手数十回合,林老和楼静遥一人白衫一人黑衣未沾一滴水。林老看出负手木剑的楼静遥也不是可小觑之辈,楼静遥出道虽晚,但是仅凭把木剑硬是打遍了南北两河的各路高手,一时声名鹊起。而楼静遥封神之战便是打败了当时鼎鼎有名的剑圣吴莫,吴莫成名非常之早,在老一辈学剑之中和林虚渊一样是不得不跨越的大山。但是楼静遥凭他那木穆心流剑法小胜吴莫一招。江湖虽震惊于楼静遥的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实力,也对吴莫的稍逊一筹感到惋惜。而最后楼静遥使出木穆心流剑法第十四剑——万重山,一剑重若千万重山,力压千钧之势。剑意直达无尘境地,剑劈下漓江水幕直接落向林虚渊。林老转动身形,白衫衫袍暴涨,以自己为中心形成圆圈飘然于江上,抽剑凌空画圈,顿时剑气鼓动江面水柱贯穿天地,而木穆剑径直劈下,以万夫莫当之势。如今流传的版本中,在那江边远处的长亭看到的人说见到奇景了,水柱如同通天金箍棒,而底下却形成一个空心圈,圈中便是挥袖断江的林虚渊林老,仿佛很轻松似地抬起一臂挥出一剑去抵挡那势如破竹的贯彻天地的带着巨大剑气剑意的木剑,没有震慑天地的巨响,也没有长虹贯日的景象。只是那把创造奇迹的木穆剑慢慢断裂,林虚渊也身形一震,举起凌霄剑的手也明显地抖动了下,当然这些细话也不知是真是其事,还是后人添油加醋而成。但那的确是江湖上传奇的对决啊。

    林舜刚听到简直就是星星眼似的崇拜和憧憬,但是回头仔细想想,那样的决斗很有可能方圆十里不敢有人在的,不然很容易被波及。你要想人在飞速奔跑行走时,谁还顾得上脚底下会有蚂蚁,况且说有人还能清晰看到林老的手腕抖动,那更是胡扯了,除非也是高人围观,他也得眼神好,千里眼般的眼神,才能看到如此细节的东西,要么就是胡编乱造添油加醋而成的了。

    月上西山树梢桠,剑州也热闹起来,街上的人无论是哪路人马都在人五人六地谈论着名剑山庄今晚的筵席。

    当然也有议论那林姓少年的,毕竟听说他未冠成年,不知是十六还是十七了。那山庄出名的入韧身境界即将万象的只是那庄主大弟子木晓轩,当然门外汉不清楚山庄潜在隐藏的高手到底有何种实力。

    “走吧,哟,这套衣服换你身上也蛮合适的嘛。”林舜摇摇晃晃地从内屋走出看到已经换好衣服的张子朔。张子朔入剑州未带服饰,逛街也忘了买,这几天也玩的累一直一套没见着换衣服,今晚筵席林舜就跟张子朔说了换身衣服吧。

    张子朔笑笑,没说什么。两人并肩走,林舜一路想说话,但是看见张子朔不知为何兴致不高,所以也没有进行什么话题。两人就这样默契的走到了林无亭,这亭说是园亭,但是亭下场地很是宽阔,也在山庄的前半部分,正是个接客待人的好地处。

    宴席摆了没几桌,亭上主桌,熊泽黄依等人已然入座,木晓轩似乎去招呼来客了。林舜先看到黄依被惊艳了一下,倒不是因为他没见过多少女人,呃,不过这可能也是一个缘由吧,但是黄依一袭淡黄长裙内摆是白色衬衣,显得清新素雅,而且可能是学医出身的缘故,有种独特的气质,坐在魁梧的熊泽旁边更显得小鸟依人了柔弱了些。熊泽倒是没什么好看的,就是那种虎背熊腰的样子,没有凶神恶煞的样子,静静坐那却显些憨态老实。亭下也只是三桌。除了近两桌的本庄弟子,剩余一桌多些的则是武林江湖人物,看来请的也不多,有些已经到了。那本庄弟子座位上方且行赫然在座,在和旁边的弟子们耳语着什么,林舜细看,倒没有那个永远一袭灰衣奇怪的穆乐在场,也不知什么缘由。

    林舜和张子朔被叫到了亭上的餐桌,林舜坐在隔着黄依的一个位子,但是竟闻得到黄依身上的微微似药味的独特清香。中间估摸着隔着是木晓轩的座位,张子朔坐在林舜旁边低语,“连武当大剑宗安字辈头号人物安七煌都来了啊,名剑山庄真的是面子大啊,还有那个穿浅绿色长衫的斯文男人是近年南北两河非常出名的用毒高手肖亦寒,那个是一柄刀斩遍黑道的自称北山雁翎的杨缪……”那把刀非常出名,不仅是杨缪的狂刀法,据说刀本身就是很早传世下来的钨金雁翎刀,传自何处可能除了杨缪谁也不知道,古有张宪诗曰:我有雁翎刀,寒光耀冰雪。所以十分出名。

    “那个女子是……”张子朔看到木晓轩刚和一个女子交谈,但是江湖履历还算丰富的人竟然没见过此人。

    林舜对张子朔说的毫不感兴趣,但是他正看到一个黑衣男子正和木晓轩附耳交谈,看上去很是亲切的样子,男子服饰脸庞具不熟悉,唯独那眼神在瞥向自己的时候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而且这时候林舜发觉身边的张子朔神色有些不自然,但转瞬而过,林舜也只瞥了一眼,便也没在意。

    “今天名剑山庄承蒙各位武林前辈赏脸前来,先请入座。众山庄弟子也入座。”

    木晓轩站于林无亭前高声说道,冠冕堂皇。底下倒也掌声阵响,林舜撇嘴觉得横竖多了些俗气,虽然山庄也没有那武当和蜀山修道追玄,不近人间烟火。但是这样的场地林舜几乎没怎么参与,有种本能上的些许陌生和厌恶。而且他也没有想到平常看似沉默寡言的木晓轩很是擅长这样场合的主持。

    “而今请大家来,是想告诉大家我身旁这位林弟子入韧身境界,虽然古往今来世间学武之人入韧身境界之人不少,但是他十分年轻若以后江湖行走请多多照顾。”木子朔接下去说的让林舜大吃一惊,刚以为只是单纯吃顿饭,他看着木子朔的目光竟有些不知所措,众人的目光也聚焦自己,林舜只好站起身来拱手道,“前辈们多劳了。”然后便坐下了,亭下众人也颔首的颔首,不动声色的依然毫无动作。可能他们对此不怎么在心罢了,毕竟来这山庄的筵席,大家都心知肚明能被请到就是重点,意味着你在江湖上有着被承认的地位,而在座的几位豪杰估计也不稀罕名剑山庄给他们捧哏,只是和山庄千丝万缕微妙的关系众人各有算盘罢了。

    “拿汾阳高粱酒上来,众侠士请豪饮。”木晓轩高声说道。

    可是亭下反应却不很热烈,特别是那杨缪横眼看向木晓轩,大声道,“木兄,我们此次来并不是过来喝那好酒的,汾酒再怎么醇香浓郁也不是重点,除了林姓小兄弟入韧身界,据说你还要公布一个重要的事件,那是什么?!”

    其他人默不作声,只是静静观望,那黑衣男子更是紧紧盯着林舜那边,眼神阴鸷不知在思索着些什么。

    木晓轩示意先安静,然后走下亭来朗声道“我知道你们大部分人还是为了那个传言而来,好吧,现在我宣布那件事!”

    众人摒息,而林舜他们有些懵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只是静静等待木晓轩似乎要宣布什么大消息。

    “一直由名剑山庄保管的湛卢神剑……被盗了!”木晓轩紧盯着桌上的人,似乎很用力的说出那不多的字数。

    众人内心都‘咯噔’一下,连林舜都一抖,记得前些时间还问过老贾关于湛卢神剑的事情呢,没想到竟真的是被盗走了。台下众人脸色阴晴不定,不知各人什么心思,木晓轩看到台下多人或慌张或思索的表情又接着说道:“各位不必担心,经过我们的秘密寻找已经发现神剑下落,而且庄主已经出庄去处理相关事宜了,相信马到成功的事情。所以诸位不必担心,先喝酒吃肉,待会我们再说这事。”

    下人早已把著名的汾阳高粱酒拿了上来,河东盛产高粱而且汾阳酿的高粱酒最为醇香醉人。后传入青州,柳州等地,不仅被豪士侠客欢喜,还被向来不喜和那些绿林好汉品味为伍的文人雅士也极为推崇汾阳酒。

    众人听木晓轩这样说倒也放心,看着桌上虽不算珍馐但也满是美食便开始动筷喝酒。

    唯有那一袭绿衣‘毒王’肖亦寒浅声冷笑了下,没端酒杯就看着众人。

    林无亭上月被乌云遮去,有渡鸦声惊起,亭下无觥筹交错,却有暗流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