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阴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127字

    自中原用毒世家唐门中落后,能称为中流砥柱的就只有无毒一笑人张天维张氏宗门了,肖亦寒对武学不甚欣喜,却独喜毒药,不过他的经历却是曲折异常,当然那些或痛苦或惊喜的经历都是在他被张天维青眼相中之后的了。

    肖亦寒仍旧转动着瓷制酒杯,并没有喝的意思。之所以不动酒杯,是他用手指试过那杯中酒,刚开始没有异样,但是突然间手指由苍白竟变得稍微有了些血色。肖亦寒沉眉思索了下,冷笑道“神荼毒?”。。忽然间,肖亦寒手指尖端一阵刺痛,雪白无血色的手指尖有一条蛊虫在疯狂攒动?!。

    “咦?”肖亦寒眼珠一转,立马明白当中奥秘,立马运功,那蛊虫便渐渐安静下来,却好像始终在指尖处不落下。

    不,原来是‘散华粉’么,哼。!真阴险啊,比自己还阴险啊这人。

    下毒之人肯定是用‘神荼毒丹作外衣,以酒为引,化衣后散华粉便溶于其中,无色无味无处可寻’。神荼毒丹没什么大不了的,要命的就是那散华粉,刚才要不是体内的日日夜夜精心调养的蛊虫拼命为自己堵住外泄之气口,刚才因浸染毒酒,很可能散华粉就会如此从指尖侵入,这种只要接触就能渗入皮肤内的毒药很难防范。

    表面若无其事的肖亦寒内心却波澜壮阔起来,静静观察起酒席上每个人来。

    虽说这次名剑山庄凑热闹,是木晓轩的面子,但是会出这样的事,他不知道?肖亦寒很想从木晓轩平静的脸上看出端倪,当然他失败了。不过当视线转过去,那姓林的小师弟却不是喝那高粱酒,而是他自己葫芦倒出来的酒。

    但是他倒没有说出来,他按兵不动倒想看看名剑山庄到底是什么企图。还有这毒到底是何人所配,要知道这散华粉不是一般人能制造出来。被下毒者无论你功力多么雄厚,境界多么上乘,都会受到影响,散失精华内功。而且内功越是上乘精妙者,散失功力境界越快。况且肖亦寒也不认为自己是江湖所谓的正派人士,或者说自己内心并不完全是真正正道的。所以他倒乐意看着热闹。

    在木晓轩和众人交谈期间,大多人都已四五杯酒下肚,而且完全没有感觉什么,谈笑风生的依旧把手言欢,沉默不言的仍是茕茕独立。这时肖亦寒有些尴尬了,一是他知道这酒不能喝,但是他不能测出这菜能不能吃,因为他体质是特殊但是菜入口才能辨之是否有毒,所以他想想还是算了。在江湖上行走还是小心为妙。二是这散华粉发挥作用极慢,所以那台上众高手估计还没有感觉到自己已遭黑手。肖亦寒抬眼扫了桌上各位,除了自己还有一个面容清矍的中年人也没有动筷动酒,他脸上有道伤疤很似熟悉,但是一时间就是想不出这是何人。那中年人反应很是敏觉,刚感觉目光到就立马直视肖亦寒,空洞没有感情,肖亦寒尴尬一笑,但是那人转了目光不经意的一笑,抬筷去夹菜,仿佛在演示一般。肖亦寒那就知道这菜应该没有问题了,虽然不清楚这中年人是什么来头,但是明显他也知道猫腻。真是有趣呐,现在也不摒弃离了座位,借故去小解的想法。

    “砰!”赫然是酒杯炸裂的声音,一白衫负剑中年人怒容满面,捏碎酒杯同时大喊:“酒里有毒!是什么人如此阴险狠毒!”

    随即那武林人坐的桌子也碎裂成渣,可见那白衫人内功强劲。

    ‘终于发现了么’肖亦寒内心冷笑一声,表情还是毫无波澜,那白衫人正是武当招牌剑宗安七煌,据江湖传闻此人脾气极冲极躁,要不是武当掌门看他有练剑的好筋骨和悟性,完全不会收此人为武当弟子,而他常在武当山受宣炉紫烟渲染,拂尘剑意熏陶,再加上掌门的循循善诱并且难得下山,脾气已是收敛不少,平常看不出什么。但此时的他怒目扫视桌上众人,疑惑震惊的有,愤怒沉默的也有。随即将焦点聚至林无亭上那脸色不变的木晓轩,眼中竟是杀意。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亭下众江湖人士脸色异变,连山庄内弟子如方且行也脸色微变,急忙端坐起来运气封穴,但是这毒说其像毒又很不贴切,因为那种感觉就像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在自己体内吸收营养一般,内功和精气都混杂于一气与那股如小蛇一般的气息交融难舍难分,这使得已经在运功的众人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

    “木晓轩!你到底是何居心。”刚缓和一点的安七煌立马找准目标发问,要不是安七煌自己修的是太极两仪式心法,这样的细小气息在身体内作祟还真的难以发觉,看众人都不比自己好过。

    但是他看到亭上便惊了一下,那坐于首座的木晓轩竟也中毒在那运功封穴,不使那真气流出消耗。这倒使得安七煌看不懂了。

    “这事绝不是名剑山庄的阴谋!”此时木晓轩也稍稍稳定,厉声说道,“我自己也中毒了,但我相信下毒之人必在我们众人之间。所以稍安勿躁,找出便可。”说着便打量众人,目光很平静。

    安七煌愤懑不已,瞥眼间看到坐于自己对面的身穿浅绿色长衫脸色苍白的肖亦寒毫无动作,仿佛是对于这幕早有预料的样子。便怒不可遏地质问:“号称两河毒王的肖亦寒知道是何人下的毒?如此泰然自若的样子看来你没有中毒啊。”

    肖亦寒苦笑一声,声音细微答,“不错,我没中毒,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知道下毒人是谁而且我不是下毒人,再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此毒是神荼毒丹,丹内又有散华粉,你们这样运功是没用的,封穴可以但万不可动气,因为你越是动气散失的功力便越快。”

    众人惶恐。但是安七煌还是不准备放过肖亦寒,讥笑道,“现在在装好人了?你发觉的时候肯定比我早,为何不出声提醒?还有为何就你没有中毒,很有理由怀疑你是下毒人。”

    亭下众人气氛剑拔弩张,十分诡异。而亭上林舜却不在意,因为他常喝自己酒壶的酒,那是习惯了,只喝那豪客酒肆的黄酒,什么汾阳高粱酒完全不得味。所以他也没中毒,林舜听见那亭下白衣人的怒喝急忙看向张子朔发现他也没有什么异常才在意到,张子朔酒杯也还未动。只是张子朔有意无意瞥向亭下那黑衣人,神色紧张这使得林舜很是疑惑,莫非认识那人?林舜再抬头看,倒是那黄依脸色也有些不对劲。

    此时黄依虽未慌乱,但心里也已是千丝万绪。纵是黄药师传人,但没肖亦寒的特殊本领,不知觉间也中那散华粉的毒了,但是黄依少习武,也无心法,除了神荼对她有些影响,散华反而没有那么大杀伤力,但是对亭上亭下众高手却是杀手锏了。再说那酒里若是散华粉,黄依不禁瞥了一眼身边的木晓轩,他脸色如常,只是添了几分阴沉,不知是黄依个人感觉还是怎么,总觉得脊背寒意凛然,心里大呼不好!

    “若说只是我没中毒你就太看不起亭上亭下众人,就说我对面这黑衣中年人便也没有中毒,亭上那横空出世的林舜弟子便也没有中毒,你何曾有理由说是我下的毒!”肖亦寒眼带着笑意细声反问声音洪亮的安七煌,肖亦寒的声音很是特别,嗓音细腻似女声,甚至只说话都会被怀疑是女人。

    “不是便不是,说话能像个爷们点?!”安七煌斜眼鄙视。

    “你说什么!”肖亦寒仿佛被戳脊梁,一直被嘲笑是男不男女不女的他最恨这种说辞,“信不信让你尝完这散华粉再来点断肠草啊!”

    狂傲如安七煌反手抽剑放声笑道,“以为我中了小小毒便不是你对手,笑话,便是把你切成肉片也是小事。”

    很难想象这在武当上修行之人说出的狠话竟如此血腥残忍。不过现在所有中毒之人何尝不想把那下毒之人剁碎撕裂。

    “都住手,现在不是给你们内讧的时间。不知道应该干什么么!”木晓轩脸色很冷,语调更冷。

    “林师弟,那你可知道谁是下毒人?”木晓轩突然又换了种奇怪的语调问那身边的林舜。

    林舜不知是装傻充愣还是呆头呆脑,明言:“不知。我喝的是自己的酒,我从来不喝其他酒的……”

    “我何尝知道?!”林舜话还未说完便被那声色突然冷下来的木晓轩喝断,众人一惊,没想到这人看着温文尔雅的剑士处理事情来如此声色俱厉。

    林舜反应更是绝,“呵呵,是么?”虽然嘴上冷笑嘲讽,脑中已意识到这事情不简单。

    旁边张子朔动了下像是要站起来为之辩护,但是犹豫了下又没有出头。下意识地去看那亭下黑衣中年男子。明明亭中清风徐徐,额头却渗出涔涔汗珠。

    木晓轩听闻这声呵呵,明显呆滞一愣,脸色突然温和了很多,道:“也不是说你就是那下毒人,我只是怀疑一下。在场的每个人都有嫌疑,而没喝酒的只是嫌疑更大一些罢了。”

    这说辞让人心只是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