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摇曳的长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187字

    林舜出格的举动着实惊到了亭上亭下在座众人,不至于目瞪口呆,却也是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林舜刮目相看。

    不一会,他头上就似有白烟冒起。额头上冷汗沁出,倏忽便睁眼,封了自己肩井和天宗两穴,有些吃力地说道:“这毒很是奇特,只能以封肩井和天宗穴阻其流通,至于逼走它,的确需要解药,但我已经这样做了,你们还认为是我下的毒么?”

    亭下许久没有声音,突然一声沉闷雄厚的嗓音问道:“谁人知你是不是害我们,而且那蛊虫到你那是怎么说法,那白脸说下毒人不是你,那白脸儿,我问你,是何人下的毒?!”说话人正是腰挎雁翎刀的韧身境界顶级人物杨缪。

    张子朔朝林舜惨白一笑,便转头盯着那黑衣人背影说:“毒是我下的。”

    林舜内心咯噔一下,脸色不可思议地看向身旁站起的好友。

    没等发问,张子朔自行说了下去,“但我身上没有解药,众所周知这散华粉天下只有不出一双手的人能有详细制法,更别说解药了。”

    “你到底是何人!?”木晓轩声色俱厉。

    现在就算木晓轩山庄武林人想问这个问题,林舜沉静细想的确没有问过张子朔到底现在什么来头,而且他那一直挂在嘴边的师父自己竟然也没有细问。

    黑暗中一挺拔背影摇了摇头,轻声叹息,气息很浅。

    “青龙盟陈骁听说过没?我便是陈骁的唯一亲传弟子张子朔!”张子朔语气竟似一点不带愧疚,很是自豪。也许只是对这个师父一直抱有崇拜之情吧。

    “青龙盟!”

    “如此邪恶危险之人!”

    “竟然是……”

    亭下七七八八的声音四起,而且这次连林舜都转头看向张子朔,林舜敢直接喝下那散华粉的毒酒是因为看了那《江湖烬祗录》药草篇里毒中第四的介绍,才会想尝试一下,当然李修鱼也在里面标了应对方法,可是没那解药只好先封穴稳定众人心绪。而且细心如他发现黄依不在,十有八九是有缘由的。不过这次又是张子朔竟是青龙盟的人,就算不是《江湖烬祗录》的介绍,声名狼藉的青龙盟又令人谈虎色变。不仅高手众多,而且行事多残忍,为江湖所不齿。这使得林舜多少有些意外,细想来自己也有些疏忽,但是就是现在他也相信张子朔不会是这样歹毒之人。

    可是亭下之人不这么想,那安七煌不顾自身还中着毒,翻转负剑抽剑直接袭来,轻功旱地拔葱借力一跃眨眼间直刺张子朔咽喉而去,眼看那剑锋便达那要害,众人都没有想到速度如此之快,但那张子朔仍是不慌不忙,说时迟那时快他突然间气息暴涨,腰中长剑飞出,弹开了那吹毛断发的太极剑。

    这对于武当安字辈头号剑士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带着浓重剑意的一剑竟然就被这样化解了。安七煌素以出剑奇快,运剑奇慢而著称,将太极两仪剑加以自己的理解,虽然平常剑招看似很缓慢,但是一旦发现破绽,那刹那的出剑定是夺命杀手锏。然而被武当掌教都赞了几分的理解下山后竟然就这样沉入大海一般,甚至感觉被人狠狠踩了几脚。

    又是一剑眩目而来,不过这次张子朔的表现更令人目瞪口呆,弹出的长剑没有出鞘,却是回鞘。毫无动作,那瞬间,月光惨淡,剑影夺目。

    细细看来,那光华白亮剑身的太极剑竟被张子朔两指轻而易举地夹住。

    其实这倒真怪不上那安七煌的剑术,因为张子朔说完那句话后最防备的就是那怒气写在脸上的安七煌,所以他闭目感受气息,同时也故意露出破绽引诱安七煌出招,这般准备才做出了这样不俗动作。但是指中剑很不老实,张子朔刚想动真气将其折断,安七煌好似怒不可遏地大喊一声,“大胆小儿!”刚立定的身体便后旋出脚踢向张子朔,张子朔伸出另一只手好似漫不经心地格挡,令一只手却不放那太极剑。对手这般倨傲的态度令安七煌很是不爽,毕竟他从小便被称为剑术天才,现在剑被狭制地不能动弹,真是奇耻大辱。

    安七煌也收了脚,脸色突然静默安详了下来。张子朔不再淡然表情,立马正色,双指也放了那剑谱排名第七的太极两仪剑。几乎是在张子朔松指的瞬间,安七煌平淡默念四字“剑气盘龙!”声音不大却仿佛振聋发聩,在银白剑锋上隐约见到有剑气盘绕仿佛是那游龙,张牙舞爪,初而只是细若游丝,随安七煌一声“现”其两指自刚念语时放于胸前推现于剑身,那剑身上的银白雕龙仿佛活了一般,气势瞬间宏大暴涨,好似山洪轰击于张子朔。幸而张子朔抽身较快,两根手指头收回的跟起式一样速度,几个飞身旋转出亭外,而那两个壮汉才能双手围住的实心红木柱被那剑气击中直接粉碎。

    没想到安七煌的剑气竟如此霸道,亭下亭下的人都吸了口气。只是众人大多都中了毒,不想直接就这样撕破脸皮,不然的话,两败俱伤。虽说收拾个毛头小子不费什么事情,就算是青龙盟的人,就算是陈骁的徒弟,凭在场这些成名较早真才实学的人来说也不是不能轻松搞死,只是那样的话就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没意思。他们心里这样想着,让这安七煌充大头也就看戏,就算他丢了两成功力对自己也没什么损伤,自私是人的本性。

    “武林各位前辈,在下名剑山庄黄依,师承南海黄药师。这里有散华粉的解药六味奇禁丸,众人请先服了。”几乎是轻功掠过来的黄依十分真诚紧张地说道。

    众人看到正流着汗的淡黄色轻纱长袖的黄依并不动作,好似是再也不相信谁了一般。黄依看到这幅局面,不免有些着急和尴尬。

    亭上木晓轩身影一动,便来到黄依身后,拿了那解药直接倒出一粒药丸嘴中,“你们不信,我信。”

    众人纷纷传递解药,吃完便开始以气化之。虽然这药入嘴极苦,但对于这些真正经历过苦难的人也都没有吭声,而且那药入体内时慢慢苦味消失化作清凉怡爽,入肺入肾入心五脏六腑好似都被那六味清凉之气所洗涤,把那与自己气息格格不入的小蛇般的气息直接吞噬了,并通过调理,自己的真气也被保护起来。众人都顿感神奇,不止没有丧失功力好似还有裨益。

    于此同时,张子朔却并没有逃走,他现在的立场十分危险几乎与所有人对立。但是他却不走。要知道他再不走真的是走不掉了。

    “怎么?还不走?”正盘腿而坐的林舜头都不抬地问道,语气平淡。

    已身在亭外的张子朔还未回答,只听一声大喝如晴天霹雳,“卑鄙小儿,拿命来!”来者仍是安七煌,刚吃了解药不顾自己是否已经缓回来就去找张子朔算账。那火爆脾气好似又被点燃了一般。

    张子朔无奈地看了林舜一眼,眼神复杂,背身抽剑去敌那安七煌的太极剑,这次安七煌的剑招很是绵长缓慢,缓缓之中杀意却很重,漫布剑圈,一圈复一圈很是难缠。张子朔皱眉,弹剑鞘飞剑身,尤其认真应对。安七煌布一剑圈张子朔便解一剑圈,如若有千万圈,便千万破之。安七煌一点都占不到上风而且很是难受,因为普通剑客的话很容易在他三朵剑莲时便被挑剑离手,现在已经有六朵剑莲花圈成,剑术高手被这武当剑莲都头疼的很,而眼前这个少年剑法极其诡异,不惧剑圈甚至很是享受地拆解这招式。而越来越繁琐的招式使得安七煌负重很大,况且自己刚从那散华粉中恢复。

    “没想到这安七煌的七伏剑莲也奈何不了这青龙盟小子,要不在青龙盟的话,真是后生可畏了,只可惜了呵呵。”嗓音低沉的杨缪感叹了一声,缓缓解下腰间雁翎刀,手腕一转便入手中,未出刀鞘却有凌厉之风。

    “小心了,小子!”话音未落,一把带鞘的凉薄雁翎刀直劈而去,张子朔脸色骤变,本对付那剑莲已是不易,那淡然神情只是他战斗时的习惯使然。而这把带着巨大杀意和刀罡的雁翎刀直劈而来令其措手不及。刀罡破剑风而至,只能撇头躲闪,那刀鞘直劈入厚实亭柱,可见掷刀人膂力如此惊人。张子朔撤剑看了一眼脸上被罡风裹挟出的刀伤,缓缓流出鲜艳血色来,幸好躲闪及时只是被波及,不然真是不堪设想。

    安七煌内心暗惊此用刀人竟如此刚猛,不说刀罡如何入境纯正,就是这臂力也无双。而且安七煌也十分庆幸,因为自己七伏剑莲已经奈何不了对手,继续施展只是伤敌自损的下策,没什么用。现在这一刀打乱那小子剑气,自己也得以出剑破外裳伤之占到些许便宜,但又很快被挑开也顺势收剑了,冷眼瞧着。

    张子朔脸色更白,脸上的血痕显得异常鲜亮,他蔑了一眼桌上掷刀中年人却不言语。深蓝淡紫的长袍沾了些许鲜血显得艳丽十分,手臂一转扭了下筋骨,低眼去看那左手臂上的剑痕,不深,流转剑锋割了紫色袍尾,缓缓去包扎手臂,视场上英杰如无物。

    泰然自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那桌上黑衣中年人好似不为人知地深深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