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干你屁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414字

    月光冷清,明朗高悬于琼楼,月明则星希。晚间冷风欺来,使人不免感到寒意,风起,天意却阑珊。

    亭下那人叹气后也并未有所动作,只是转了凳子继续冷眼看向那闹剧。倒是那亭上木晓轩脸色微变,凛冽严肃。

    安七煌十分恼火那小子目中无人的态度,但是却再不出手,收剑入鞘,冷笑入座看戏,还是坐在肖亦寒对面,嗤之以鼻。

    杨缪不动声色地踱着脚步走到了衣衫已沾血的张子朔前面,拔下雁翎刀。挎刀站定,等其缓缓包扎好才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子朔嘴角牵动冷淡一笑,似乎在嗤笑这假心假意的礼让,本就是你死我亡,见过多少冠冕堂皇和口蜜腹剑,何必起手礼让假情假意。张子朔气机暴涨,袖口下袍鼓起泛起杀意,右手轻力甩剑,滴血未沾,洒出一朵血玫瑰。

    “不错!”杨缪由衷称赞,不介意眼前对手是青龙盟的高足,只是对此人的胆识和决绝慨叹一句。年纪轻轻有如此武术修为已经成绩斐然,心性也不俗,够坚韧。只可惜啊只可惜。

    杨缪年才四十,以刚硬刀术入四境韧身境界。在这江湖上算是成名较早,是庙堂草野出名的棘手人物。普通武夫能修至三阶已属十分不易,要是能到二阶则能算个小宗师级别了,无论你是使枪耍剑,都能在柳州这样的小地方占个地盘称大王了。

    整个江湖能入一阶的凡夫俗子能见到几许人物?更别说是一阶上端入四境界韧身的神仙了,饶是名剑山庄这样的大宗,能出一个入四境的人也是大喜事,所以听闻那年轻的林姓小子能这么早在剑术上登堂入室,是那些来者的小份用意,当然主要的大事不是他,名剑山庄虽说入境人凤毛麟角,但是三阶上的剑术高手倒也不是说满地捡,就是往往突破不了瓶颈罢了。就那方且行也只是在二阶界逗留许久,一脚踏入一阶界卡在瓶颈处迟迟不得机遇。

    所以这个杨缪简直就是老前辈,无论是江湖阅历还是武功修为,真的一点不比那些白胡子老头差什么。

    杨缪不急着将眼前对于他来说算是毛头小子的张子朔怎么样,一是因为刚才他和安七煌的交手实在精彩,要是自己不出手,结果很难说。虽然安七煌下山次数少,实战经验没有那么丰富,但是人家的底子在那里,使出来的七伏剑莲更不是花架子吓吓人的。眼前这人能解的不温不火说明的确有些能耐,在二阶界没入四境,只是不知踏足多久,可能在二阶界逗留已久,却始终不到一阶,也始终摸不到四境的边缘。但是肯定的是他离韧身境远的很,说远其实也可以是一张薄纸,说是薄纸却可能万般利器也捅不破去。

    还有一点令杨缪很是在意的是眼前这个初生之犊心性明明很高,有些傲气,而且看其样子也不像是个能做出下毒这样卑鄙之事的小人,但人在江湖,遇到的见到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已经太多了,不然刚才都不会大意到中那无色无味无形的散华粉了。

    杨缪似乎还在思量着什么,但是张子朔缠完袍带便伺机而动了。看杨缪神思不在,找准机会,瞬间牵动气机提身挥剑去斩那中年人。兵贵神速,武亦如此。天下武功,为快不破。这剑够快,亭上亭下人轻声低呼。

    杨缪甚至都未拔刀出鞘,随意翻转刀身一挡便想起一声雷鸣般声响,电光火石之间就化解了声势不猛但杀意决然的一剑。张子朔好似也没打算一击必中,他可是清楚杨缪的实力的,手腕翻转,剑身借着刚才那股打飞的力,离手飞剑绕梁取人头!

    杨缪猛地抬头,眼中精光直逼张子朔。就算是韧身境界,在这手未曾料及的离手剑前,杨缪毫不思索或者说是凭借本能没有退缩,不退反进。终于悍然出刀,刀身争鸣不止,刀罡霸道无匹。

    刀身不长,但通体透亮,带着杀意直奔张子朔而去。现在的张子朔手中没有那剑,也曾想到对手会这样决绝,但是也只能这样堵。急速掠身后退。

    杨缪左手拿刀鞘也并未闲着,顺势挡去从身后的离手剑,幸而自己是韧身境,两手动作截然不同却又浑然一体,不然真的会被伤到。

    其实杨缪知道和境界力压对手比起来,轻敌而导致被杀的几率在险恶江湖上往往是更大的,谁还没有些压箱底货或者奇淫诡计。刚才救杨缪的既是境界,也是身经百战的经验和对杀意的感知,那时候绝不能退,不然真的会出事,虽然也不会出大事。

    张子朔暗自叫苦,幸而躲了那刀侧身踢向杨缪,却感觉完全没踢到其身体,在身外几寸外便停留,腿上再使不上劲。所幸长剑已归手中,张子朔左手翻飞顺势刺去,却被雁翎刀给挑去,短兵相接,火光四溅。而张子朔侧身踢腿接剑急刺几乎在一瞬间完成,行云流水,一阶无疑,甚至再成长下去能入韧身境。在场的明眼人都暗自吃惊,各怀心思。杨缪也惊诧了一下,本以为他满打满算的和方且行差不多,是二阶水平,刚才的样子仿佛就在一二之间摇摆不定,离四境远,不过在韧身以下却也难逢对手,再加上此人对危险的感知,对于下手时机的把握,谨慎小心却杀伐果决的性格,的确加不少分。

    杨缪牵动嘴角带着欣赏一般的笑,手上动作却更加急骤老练。横掠,收刀,直刺,竖劈……入一阶四境后,韧身境便能结气于体外形成罡气护体或者伤人,至于运用熟练全看个人修炼。而且因个人修炼的心法不一样而形成不一样的罡气或者意气。

    到此为止杨缪只是在刚才一次危险交手中稍稍护体,其他几乎没有气机牵动,只是用单纯的霸道刀式与张子朔交手十数回合,而仅仅刀式便带着无与匹敌的霸气,而且粗中有细,刀刀带风却又浑绕一身,张子朔的剑锋不得近身一毫。

    众人看得精彩,却也知道杨缪前辈只是和那小子玩玩,毕竟都没动真格。这些入二阶一阶已久的人何不聚精会神,想挤破脑袋进那四境,成为万世称颂的豪侠。

    “唉,停手吧少年。”杨缪终于在张子朔一记蓄势的剑刺后,刀鞘往地上霸气一扔直入石板地,刀身旋转一下直削看不清动作,只看到少年撤剑后跳,轻轻“啧!”了一声。左手臂上慢慢渗出血液,这道口子可不似刚才安七煌那剑般的小家碧玉的划伤,口子大,又深可见骨。饶是张子朔这样心性坚韧的,也有些吃不消气机一时混乱不堪,气血冲头,脸色惨白,以手捂住伤口仍是止不住血不停流出,染红了衣衫,触目惊心。

    张子朔苦笑一声,突然大声说道:“青龙盟是武林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恶人,可是你们对于它又真正了解多少。名剑山庄自诩是正气之剑宗,又有多少人被表面欺骗蒙蔽了。”

    杨缪收刀入鞘,一阵惊鸣。倚刀而立静静听着。亭下众人神色各异,心中所想更是各不相同。

    人心叵测。

    “哼,小儿,执迷不悟!”说话一瞬间三根淬毒飞针直往已受重伤的张子朔飞去,三根飞针着实刁钻阴险,正是那肖亦寒使得阴招。肖亦寒内心冷笑,现在形势分明,张子朔已是众矢之的,而且看其身手不凡,定是那青龙盟重要培养对象,现将其斩杀必能提升自己声望,况且还能卖某人一个人情,一石二鸟何乐不为,虽然出招方式小人了些,但自古小人成大事。

    一阵惊鸣穿啸而出,杨缪面带怒气再次出刀,一刀一鞘各挡去两根飞针。纵是杨缪也抵不去那极其刁钻的最后那针。杨缪怒喝一声,翻转手腕一阵刀罡倾泻而去,却与一股剑气相撞把那飞针碾的粉碎。

    拔剑者正是亭上的白衣林舜。“好好给你的新衣服脏成这样怎么赔我!”林舜板着脸看向脸色苍白的张子朔。

    张子朔惨淡地笑了笑,当即就支撑不住终于要倒下去,林舜赶忙借着肩膀抬起那只受伤深可见骨的手臂,背着他半个身子。

    林舜不管什么青龙盟,不管什么邪恶正义。林舜心里很明了,他还是那个小时候为了自己攒钱买的一个包子被抢跟人拼命的小白脸,被人围住放倒在地狠狠地踢,最后还是努力笑着灰头土脸地藏住包子的张子朔!

    张子朔脸色惨白,显然已是硬撑。本就是二阶的实力,刚才在破解安七煌的七伏剑莲的时候好像越一阶摸到一点韧身境界的门槛,苦苦支撑已属不易,可眼前这杨缪实在强的可以,差不多真的要交代在这了。

    “林师弟?你这是做甚?”稳坐在亭上的木晓轩语气玩味。

    林舜没有立即回答,冷眼看向亭上那人目光再慢慢转下。那猥琐奇异的肖亦寒被他那眼看的脊背发凉。林舜撕下衣布又帮张子朔细心地包裹了一次。

    木晓轩见林舜态度如此傲慢目中无人不免怒火中烧,虽无表现却再次发问:“林……”

    “干你屁事!”林舜再次凛冽眼神直视亭上,直接打断木晓轩话语。

    木晓轩有些恍惚地愣了,好像还没有谁敢跟自己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自己不仅是名剑山庄的首席大弟子,还是极山第一剑圣刑希的半个徒弟,普通人要能和刑老前辈搭上一句话都够他吹一辈子的,更别说是习得一招半式的木晓轩了。这刑希老前辈从未收徒,也从未传剑与人,却只教了木晓轩一招剑式,这还不叫那武林众人羡煞。所以虽是名剑山庄的人,后面的关系甚至更令人肃然起敬,连庄主大师父方震巍都忌惮着刑希的身份一直很照顾木晓轩。

    一直的眷顾让木晓轩有一种奇特的优越感,不是高冷的看人低,却是气质里有了种傲视群雄的姿态。

    然而这个九天之上的姿态被一句“干你屁事”拉了下来,似乎还踩了两脚。

    木晓轩扯动嘴角,干笑两声,好一个干你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