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疯子和傻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2本章字数:3514字

    木晓轩养气功夫了得,被噎了一口仍是波澜不惊,淡然看戏。

    “你个傻子,咳咳。”伏在林舜肩膀上的张子朔在其耳边轻声笑骂一句,却忍不住涌到喉边的鲜血,猛地吐出浸染了林舜的白衣。

    林舜收回视线,淡淡看了他一眼,吐了一句“你个疯子!”

    要是徐颖在场的话,她肯定没有见过脸色这么认真严肃的林舜。虽说他来名剑山庄时间不长,但是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不练剑恶作剧,插科打诨没个正形。只有他自己和李修鱼知道他真正修炼时的艰辛和刻苦。

    方且行等众师兄弟被此时这个场景也弄得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但是现在毒也解了,落得看戏的清闲。但是方且行有自己的想法,虽说是同门师兄弟,但是三位师父从来都是互为师从,各不干扰,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庄主和师父走的稍近那还好,和那剑痴二师父真的相知甚少。若不是那日比武知了了那别人口中的无所抱负和无所事事的林师弟有这样强劲的实力,他一直觉得木师兄才是那天之骄子,剑术的天才。现在看来还真不好说。而眼前这件事倒不说,那青龙盟的年轻俊彦不管和林师弟有什么交情,这名动天下的名剑山庄也不是那么好闯好走的。凶多吉少啊!

    亭上亭下的人大眼瞪小眼也都不动作,只是肖亦寒有些惊诧,那林舜出手本就在计划之内。杨缪你是什么意思嘛?!想着便眯起缝看向正值武道巅峰的中年人,不曾想杨缪也正把目光投来,有股寒意。

    杨缪一个转身,顺势甩出华美刀花,再次收刀入鞘,雁翎刀顺势系在腰间,在武人特别是用刀的看来动作连贯简直美如画。

    杨缪逼视亭下肖亦寒,:“虽然此人是青龙盟之人,我未收手轮得到你暗镖伤人?!”

    肖亦寒忌惮杨缪的实力和江湖地位,惨白的双手插入袖中只敢冷冷哼了一声。

    可亭上木晓轩丝毫不惧,直截了当:“杨前辈,此人下毒害众人就罪不可恕,阁下还请罢手。”

    杨缪虽有些眉目,可此时形势太过不利。踱步至石墩前解刀坐下,道:“是,这件事对错分明,该怎样你们怎样,我不插手。不过要是有人暗中伤人我不管是哪方,我都照斩不误!”

    杨缪也不管张子朔是否领这情,竖刀而坐在石墩上。木晓轩脸色一冷,但是也作罢,事情往往会有变数,只要不影响结局就行了。

    结局就是这两人不能活着出名剑山庄这个门!

    本来木晓轩无论是对于林舜还是张子朔都没有什么恶意,而且相反他很想试试这个林舜师弟到底是怎样一个天才,让他敢对有望追上刑希剑仙的唯一弟子说出‘干你屁事’的豪言。再说这事情本就是庄主授意,他们那代的恩怨本不轻不重,主要牵扯到了很多事件,很多名剑不翼而飞,连湛卢倒现在还没有拿回来,哼!叫什么名剑山庄。

    杨缪这么一说,肖亦寒肯定不敢动作,现在就看着木晓轩什么动作了,名剑山庄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挺有意思。安七煌怒气也消,本就是豪爽之人,看到杨缪前辈的出手如此不凡也不免向往,捡了凳子坐的离杨缪近了些。黑衣人还是背对着众人没有动作,方且行等人有义愤填膺的,有处之泰然的,也有事不关己等着看好戏的。毕竟他们也很期望看到林舜和木晓轩两个所谓的天才之战,连方且行也不除外。

    此时,张子朔已经被林舜安顿着坐了下来,林舜独自站在众人中间,气势丝毫不弱。这很不像是一个没有见过江湖世面的人,要知道这里随便哪个扔到江湖上都是一般武人可望不可即的存在。而现在却有一种鸡群拥鹤的感觉。

    “有我在这一分,便没人能伤他一毫,我理解诸位对于青龙盟的想法,可是试问在座哪位真正受到青龙盟的伤害,就算有,试问谁受到这位的伤害,也许大家都没有认识他就给他因背着青龙盟的标签判了死刑。请多思。”

    林舜说话缓缓而来,语调抑扬顿挫又严肃认真,真的和平常的他简直判若两人。没有张子朔那样干架时的果决无言。因为他深切的知道现在的局势是太不明朗了。

    “我知道,下毒这件事现在下结论还是太早,我宁愿相信是我自己下的毒,也不相信是张子朔下的毒。但是我没有下毒,我不知道那只虫子为什么会过来咬我,我从来都不搞歪门邪道,只信手中心中剑,哪位不信可以和我过过手,不过先请多想想……”林舜知道刚才的事情实在是不利,但是他措辞得当又沧然有正义感,说完又拱手致意。

    风起天意阑珊,这夜啊,有些长啊。

    姑苏城内,刚在一处客栈落脚的李修鱼和李天攸师徒休息没多久便又收到一封飞鸽传书。李修鱼看完眉头紧锁,直接揉搓一团死死攥住。李天攸看师父脸色愈发不好,也是猜到几分。

    念泷和林老的事倒还不至于那么严重,毕竟林老是踏无尘境之人,就算当年一战功力受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没有到谁都可以逼之入绝境的地步。这次出来本就是引蛇出洞,两师父早已按捺不住要处理林舜了,这次李修鱼和自己出去而木晓轩众人回庄也是师父为了让林舜得到一些历练。可是事态发展有些脱节,张子朔什么身份底细李修鱼早已一清二楚,可是问题是来了的不止张子朔,他成为导火索是必然的,李修鱼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他们的手段,只是有些来的人倒没有想到。

    林舜啊,你可否能够撑住啊。李修鱼望着明月叹了口气,李天攸走前来安慰了一句,“不会有事的,也是时候让林舜经历些东西了,况且还有一些暗处的死士呢。”语气还是没什么温度。

    “他们是同伴,没必要为谁死。”李修鱼说的很坚定。

    李天攸没接话,独自走开躺床上休息去了。

    “念泷她们现在在哪有消息了么?”李修鱼回头问转身面对墙的李天攸,一直以来情报大多由他负责,外表看似木讷的他在情报交流上却很有一手。

    他转过身,眼神有些迷,好像也是累了,“徐慕枫还在盯着,还没出吴州城。方震巍他们估计已经和他们接触了,到底怎样还没消息,我们明天加紧赶路应该能从南甬道赶上要去城外的他们。”

    “休息吧,夜色明的像白昼啊。”

    没等木晓轩说什么,怒不可遏的熊泽操起石墩凳子就砸了过来,以二阶强韧身体能硬刚一品韧身境的人物实在不多。一品下九阶基本能靠境界压下层,除了有些压箱底的绝活在身保命,那些有了武功秘籍却卡在境界瓶颈的人不计其数,要么悟性不够,要么执拗于自己所有的本事在境界上反而没那么上心,也不算是固步自封,只是个人的选择吧。熊泽就属于后一种,而且是天生神力,在境界上过多追求反而会影响他对于身体的压力。

    林舜不敢懈怠,以力卸力四两拨千斤手法,一个环身就把石墩子括在手中换了角度飞了出去。

    熊泽自幼跟随木晓轩,从未见过木师兄被这样说,况且对方还是青龙盟的人,道理还在自己这一方。熊泽也不是死脑子,只不过比较直没有那些弯弯绕,于情于理熊泽都有理由出手,管他什么剑痴关门弟子,管他什么剑术天才。可没听着他有艰苦习剑,传到耳朵的可尽是些他不务正业的消息,哼!

    熊泽壮实的身子轻功竟好的出奇,一招燕子落檐轻飘飘地就到了林舜面前,满脸横肉的他没什么废话,就说了一句:“去你的歪论,欠管教的东西!”

    不携兵器的熊泽冲撞过来,却有着犀牛般的气势,内修气,外修式。熊泽内气雄厚,招式却单一,但是凭借着无双霸气的拳罡,简单的一招一式都变成致人死地的杀招。

    林舜虽说多修剑术,但是外家功夫也不弱,而且正好以巧见长。虽说克制熊泽的霸道拳式,但是熊泽自带拳罡的威力实在太猛,林舜万分小心。但是彼此不能伤及对方,特别是熊泽,每次看上去要入肉的拳头却被巧劲卸去力道,有些发怒,大吼一声,双手拳罡齐发,直轰向林舜胸口,气势极快力道极猛。林舜来不及躲闪,更别说是换手卸劲道,只好双手交叉抱胸间硬抗下这次攻击。

    刚接触到拳头林舜就后悔了,但是已经晚了,轰的一声直接把他撞向两丈外的围墙,随即埋入土堆瓦砾中。刚刚坐下的张子朔见状就要起身去看林舜,可是没等站稳就跌坐下去,明显还没从刚才的战斗中恢复过来,张子朔脸没有那么惨白了,但还是攥紧拳头,死咬着嘴唇,有些倔犟。

    坐在石凳上睁眼闭眼看战况的杨缪本来对那壮汉嗤之以鼻,那些外家基础再怎样也只是基础,习武先淬炼体魄没错,但是在内修和体魄上固步自封就没什么意思了,大了说就是废了,小了说就是很难再有什么境界提升,小宗师已是顶峰。但刚刚那两拳带着的无匹罡气有些像自己的霸道刀术,本就是御罡之人,对于罡气的理解也更加容易些,所以刚才那两拳倒让杨缪正眼瞧了下壮汉。

    林舜慢慢从土堆中爬起来,手上衣袖早已碎裂,皮肉也绽裂开来,但好歹就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的。林舜往手上淬了口水,拿碎裂衣布包裹了下。

    林舜闭眼,再度睁眼却见熊泽已近至身前。

    吐气,林舜瞬间抽剑,手腕动作快的几乎看不见。熊泽没来得及撤步,眼见着要撞上那剑锋,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清脆的杯碎声划过夜色。一盏小酒杯不偏不倚打中了那剑,使之擦熊泽脸颊处而过。

    熊泽此时也撤了回去,心有余悸,要不是刚才剑锋偏了几寸,可不只是脸上浅浅剑痕了。

    “退下吧。”说话者和掷杯者正是亭上的木晓轩,而此时也慢慢走下亭来。黄依自从取来解药后就再也没有坐下,本来的局促不安也烟消云散,此时的她倒更加淡然,因为看到槐树下黑暗中捧着酒缸的老头。

    木晓轩闲庭信步,林舜冷笑一声,抖落剑锋鲜血,怡然不惧。

    一阵清风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