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酒楼的奇怪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4410字

    没多久江湖上关于名剑山庄的传言越来越多,而且都具有爆炸性。有说什么那把湛卢神剑不翼而飞的,有说名剑山庄肃清内部,连那个林舜都听闻和青龙盟有牵连怎么怎么样,众说纷纭,满城风雨霏霏。

    消息总是如同劲风,力道猛又无孔不入。各大酒馆或者青楼都在流传着江湖的新鲜故事。

    鸦山酒馆位于剑州陇西道尽头了,过了这家酒馆剑州差不多也就走尽了。差不多是剑州和青州的交接处,州界处大多有驿站,而青州剑州间却只有一所这样的酒馆。

    这个酒馆在两州都特别有名,其一是那的米酒刀子烧的确是好酒,卖的最好的叫做那姜子酒,据说是用姜片泞汁后加入那浊酒中,密封放置酒窖数月,撕条后香飘肆意,姜辣遇酒香更有醇香,不过姜御寒性极热,多适合冬天暖胃暖身子用。酒香不怕巷子深,就算在人人行色匆匆的州界处,也不乏宁愿停停歇歇的人。其二呢是那老板姜林是个很有意思的人,那些来来往往过城门后无处歇脚的也乐的进来。

    这姜林呢是个年纪四十样子的邋遢汉子,有个小女儿好像,却从来没看见他娘们。日子过的清苦,但就是乐酿酒,而且还有秘藏的好法子,姜子酒很知名,而且又十分便宜,其实姜子酒不算高档相反是那种贫困汉子也能扔个钢镚过过嘴瘾的。入口辣,却十足的酒香。

    姜林最自豪的两件事就是自己长的可爱水灵的女儿和酿的最纯最辣的姜子酒。

    不过这两者也是主次明确的很。

    要是别人说一句,你这酒是不是掺水了啊,姜林可能会不好气的说一句,你家喝酒是喝酒精的啊,哪个酒不掺水能喝啊。但要是说他女儿一句不好,他保准立马怀揣着菜刀追人砍。

    小女儿叫姜烟,十岁模样扎着两小羊角辫,姜林每天都为女儿扎那辫子,从刚开始的一塌糊涂到现在的有模有样,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姜烟脸还有些婴儿肥十分可爱,一天到晚在酒馆里蹦蹦跳跳,羊角辫也跟着甩来甩去。有时候还会懂事的给客人倒酒,当然这是在伙计老龙忙不过来的时候。

    酒馆在剑州城外不过十里路,路不算平坦,但也没那么荒芜。

    姜林还在酒馆后院种了一亩三分地,围了栏杆养了几头牛羊。

    姜林本来是没这打算,反正店里要牛肉羊肉直接从地窖中拿那冷冻的酱牛肉。姜林对于肉什么的还好,在他眼里花生米和茴香豆才是配酒好菜。

    可是姜林实在拗不过女儿要养小羊小牛的哀求,他也看着那妮子整天在酒馆没个玩伴也就赶了远路装了几头牛羊回来。姜林还记得那天傍晚可把姜烟给高兴坏了。虽然小妮子知道爹每半月都会去剑州集市赶一天,大多买些牛肉羊肉屯着,她知道这酒鬼爹只对酒感兴趣。

    但是真没有想到那是真的活的牛羊,还那么小!

    于是姜烟迫不及待地自己把它们牵了下来,还给一个个起了名字,那只长的黑有点凶并且已经长出犄角的羊叫作蛮黑,一只稍小的送来一直叫个不停的起名长歌。那只小黄牛有些怯生生的,姜烟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就对着大眼睛小黄牛说:“你就叫黄山吧。”

    不过姜烟回头想给爹一个拥抱时看到他从另一辆马车上搬下两个人,那衣服上好像还有红色的血。姜烟急忙捣捣眼睛看不是自己看错了,再睁眼却看到爹推搡着自己和小羊到后院。。

    姜烟小孩心思,转眼就忘,况且还有那么可爱的蛮黑长歌陪着自己呢。

    后来姜林就见着姜烟就一直粘着叫着那些什么黑啊山的,连店里都不太跑了。搞得跛子伙计老龙忙东忙西,一直手忙脚乱的三五吆喝。

    酒楼格局不大,楼上是客房和姜林自己的住宿。楼下也只有七八张桌子,角落处是掌柜姜林的柜台,柜台下面常年备着酒,柜台外没几步就是店门,门不大有垂帘,帘下有姜烟手工做的风铃,一有人进来就会叮叮咚咚响。

    这几天偏偏人又特别多。风铃声一直都没安生下来过。

    “都是酒虫上来了么?吵吵嚷嚷烦死了”躲在酒楼角落长凳上的姜林正抱着一壶酒摩挲着咕哝了一声,好像在可惜自己的好酒被这些人又吃了。对于打扰自己喝酒的人姜林真的想打造一把四十米大刀去砍人。

    明明是个卖酒的却又时常不舍得自己的爱酒,真的是奇怪的家伙。

    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都是三五个,一拨是有布衣壮汉有白衫剑客还有一个身形婉转脸色却有些阴郁的女子。也有些掀起帘子看看人比较多便离了去。

    那三人除了那壮汉没有佩刀佩剑,另两人都佩剑而且看上去是好剑。

    那白衫点了两壶酒,壮汉要了两盘酱牛肉和花生,女子倒什么都没说。

    “老姜,你那水灵的女儿呢,怎么好几天见不着啊”经常来酒馆的酒客扯着嗓子就嚎。

    “是不是给你娘们接走了,怕你照顾不好小烟啊,要不要交给我替你好好照顾啊。”

    又有调侃声音此起彼伏。

    穿梭在酒桌间的跛子老龙只好讪讪苦笑,腹诽一句,真是不怕死的家伙。

    “砰”的一声酒杯碎裂声,坐在长凳上的姜林已经怒气上脸,涨的红。

    “放你娘的狗屁,打我闺女的主意,我把你剁成肉末塞粪坑信不信!”姜林从凳子上跳起来。

    那被酒杯砸了脑袋的汉子也不恼,回头放声道:“别生气啊,你那宝贝女儿,谁敢啊。”

    “王稻,你别跟我打哈哈,小心你这辈子再也吃不到姜子酒。”姜林虽说已经又瘫坐下来了但是嘴里还是放着狠话。而且他深知这些酒鬼的命门在哪。

    那个叫王稻的粗犷汉子赶忙大喝口酒,挠挠头说:“别呀,掌柜的。咦,对了,老龙老龙过来,别忙了没人来了。最近江湖上好像出很多事啊。您给叨叨?”

    说姜林是个有意思的掌柜,一呢是他曾经逮谁埋忒他都说自己是高手,小心被宰。可从没见他显过山露过水,就越来越跟他没正形开玩笑。渐渐他也不说了。不过还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招了个有意思的伙计,跛了只脚又是个独眼龙,年纪又大脸上尽是皱纹,不太说话。但是一讲话就像个说书人,江湖上的很多趣闻轶事他都能给讲的人身临其境。而且他经常能讲到些秘闻,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酒客们也就听个新鲜。

    老龙一瘸一拐地走到一条长凳前,转头看了看脑袋缩在柜台里的姜林,姜林不厌烦地点头,老龙便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

    姜林知道老龙就这么点爱好,况且都算是酒馆的一大特色了,免费说书人老龙,可以打个招牌收点钱去!

    况且现在也正好有人听。

    见着瞎子老龙笑了,酒客们也开心起来,吵吵嚷嚷地搬长凳几个都围着。

    老龙咳咳了半天,清嗓好一会才开腔。那些围着的倒都没有不耐烦,反而只是习惯地期待,看来都是老顾客了。

    但也有扔仍坐在原来位置的新人,毕竟酒馆虽小,人流量还是可以的。两州出城入州来来往往的人不计其数,除去一些懒得歇脚的和老主顾,也总有些新面孔。

    老龙看着店里反正人也满了不要自己多忙活,掌柜的也默允了。眼睛瞥了边上一白衫剑客和壮汉一眼,还有隔壁桌的一个黑衣人。

    掌柜姜林坐起来看了看之后又瘫坐下去,捧着老性命。

    “要说这最近啊最有意思的那就是名剑山庄的事了。”老龙嗓音很沧桑,像经风历雨后更加散发醇厚香味的美酒。当然和他形象也匹配。

    “知道知道,就是说那什么镇庄神剑其实啊早被盗走啦!”那个王稻扯着嗓子叫喊到。

    “什么狗屁神剑。”姜林在远处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

    刚开始不明那些围着做什么的酒客也都竖起耳朵来听了。

    反而是那些围着的人没有给王稻好脸色,有翻白眼的,有斥声让他不要出声好好听的。

    王稻瞪了那些人一眼,却也嘟嘟囔囔地安静下来了。

    老龙倒也没说什么,笑了下说道“这也是一个,五年前名剑山庄拿到的湛卢剑,祭剑开锋之日可谓万人空巷。但也让不少人盯上了这把不知沾过多少鲜血的神剑。”

    “虽说势力有好几拨,但能拿到的也就那么几个,盗圣徐慕枫算一个,七指神偷陆连云都只能算半个,还有一些未露面的也是未知数,去名剑山庄盗把神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老龙又咳了两声,急忙端起酒碗灌了一大口酒。

    老龙用麻布袖子胡乱擦了擦嘴边,接着说道:“还有,你们听说那林舜了没,名剑山庄放出消息说他和青龙盟一年轻俊彦有理不清的联系。那天晚上啊刀光剑影好不热闹。”

    “听说了听说了,然后呢?”

    “你怎么知道那天晚上刀光剑影的,你看到了?”

    听客们开始按捺不住你一句我一句发问了。

    老龙这下瞪大眼睛,直视众人:“你甭管我哪知道的,到底还听不听?!”

    众人立马噤声不言。

    “你们知道那武当下来的安字辈大弟子安七煌么,听说他和一个姓张的比试时还稍逊一筹。直到杨缪前辈出手菜才使得他不难看,那年轻俊彦也是一把好手。”

    “不过这姓张的是青龙盟的人,名剑山庄和各大武林派别不一直想肃清青龙盟。而这姓张的小子好像跟林舜是故交,因为一些缘由把庄主大弟子木晓轩挑毛了,直接干架了。那木晓轩可是能耐的,听说也到了神仙般境界……”

    “狗屁,什么东西!”姜林这句倒说的很重,众人纷纷看向他,疑惑不解。

    姜林拗出脖子喊了一声:“我说这牛肉,什么狗屁,老龙啊你特么给我弄这么老,怎么咬的动,啊?!”

    老龙应了一声后便不再理睬,缓了一下,也让酒客们喝喝酒吃吃豆。

    王稻他们几个倒有些皱眉,几次欲言又止。

    老龙看了看他,把瘸了的腿换了个位置放着,点点头。

    王稻才说道:“这青龙盟人这么厉害啊,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

    “据说他是青龙盟二把头陈骁的唯一弟子……”

    “哎哎,慢慢,青龙盟二把头不是叫那什么来着的,陈骁是何人?”

    老龙感觉快要说不下去了,也就没理那些乱七八糟的提问,“反正那姓张的还蛮厉害,但是杨缪前辈只出了一刀,那人就趴了。”

    果然,杨缪名号一说出来,众人也就不管细枝末节,一齐鼓掌,还不乏说:“果然是入神仙境界的人,不一样啊”

    老龙吃了几粒花生,接着说道:“那姓张的眼看命悬一线,林舜却出手救了他。接着木晓轩便说要肃清师门,熊泽和木晓轩都出手了,林舜好像在一神秘人帮助下才逃了出去,据说鲜血染红了半衫衣,姓张的好像受了更重的伤。”

    听客们举起碗的手都停在半空中,脸色有些凝重。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到底逃出去没。。但是木晓轩是铁定要封杀林舜了,这好歹是同门,无怨无仇的做的也绝。我们啊也不知个中缘由。”

    “老龙,老龙,给我洗碗去。一天到晚尽抠脚丫子闲扯淡。谈那些狗屁山庄干什么”

    老龙瞥了一眼外面,干笑两声。

    “不说了,我还得去洗碗呢。我看啊,还是没逃出去哦”

    众人直到老龙走也还在原地叽叽喳喳,举碗猛然发现早已没酒了。

    “没钱喝了就给我滚出去哦,听故事很爽是吧,有种就买个十扎在这听个几天几夜故事!”

    一扎最多三坛酒,姜林就是故意嘲讽他们。

    “老子还要做生意,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把位子留给后来客。”姜林任性的很。

    众人愤懑不已,不过也都习惯姜林这套说辞了,其实也没什么后来客,他就一宝贝自己的酒,还有就是懒,吃光了还得去进牛肉和高粱米。

    众人骂骂咧咧,吵吵嚷嚷走的走,还有个几文钱喝酒的继续坐着。

    “姜掌柜是说给在下听的么?”白衫剑客终于站起,气机暴涨,周围凌乱桌椅都被波及掀走。

    幸而刚才一大波人都已走开,没有人受伤。

    本来打算多留一会的酒客也撒腿就跑,却发现门口王稻躲在垂帘后有些哆嗦地偷看

    “要,要不要叫些人来帮忙啊”那些人理都没理这蠢汉子。

    可接下来一幕让王稻惊呆了,缩在柜台里的姜林只把头又透出来,脸色也还是慵懒不认真,随手一挥,眼看着砸中的凳椅就飞了出去。

    这一瞬间庄家汉王稻脑子里思绪万千,杂乱无章,如同浆糊。

    难得这萎靡男真是个高手?

    那白衫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那把剑看上去真不错。

    王稻使劲甩甩头。

    不管那白衫是谁,反正有打架看,要不要叫些人看打架。

    那边好像还有花生米!!可惜有些不敢去拿啊。

    有好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