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神仙打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2本章字数:3233字

    “名剑山庄大弟子木晓轩到来让寒舍蓬荜生辉啊,可这就是礼数?这些可都是要赔的哦。声音从柜台后传出来,却仍是不见其人,姜林可能是打死也想缩着再说,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懒。

    白衫剑客爽朗大笑,“主人不迎接,客人谈哪门礼数呢,昔日的姜氏风流剑仙怎么现在成了酒鬼一直萎靡不振了?”

    姜林对于这样的嘲讽还是无动于衷,眼神偷偷地瞥向厨房,他现在最希望的当然是老龙能不在厨房,而是去安顿姜烟和林舜他们。毕竟不是巅峰状态的自己就算全力以赴,也不一定是现在眼前如日中天的木晓轩的对手。

    木晓轩见姜林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便也坐了下来,脸色也不见愠怒之色。

    旁边的灰衣壮汉便是熊泽了,但是那女子不是黄依,却是林舜的师妹徐颖。徐颖脸色一直有些不太好也不知经历了什么。熊泽倒是心心念念着酱牛肉连木晓轩在说些什么都没有在意。

    短时间的沉默,氛围有些奇怪,木晓轩和姜林都在各顾各的喝酒。

    这让在帘外准备看戏的王稻有些不爽,不对啊,这剧情不对啊,刚才一秒还不是剑拔弩张要火拼的节奏么?现在什么情况,待会你们会不会就坐一起碰杯把酒言欢了啊。好不容易见着高手了,不过两招也太对不起我这个观众了吧。

    王稻这次真的想进去拿一些花生米和姜子酒,不过不是看戏,而是无聊的。

    不过王稻的思绪很快被酒馆内的声音给打断了。

    “此次你救林舜和张子朔的行为我很难理解,你忘了么,那年可是青龙盟灭了你全氏,而这张子朔还是青龙盟的人,不该快意手刃仇人么?况且当年可是名剑山庄救你一条命,现在可是本末倒置,恩将仇报了?你这样做于情于理都站不住脚。”木晓轩缓缓说道,声音在这不大的酒馆内异常清晰。

    姜林这次几乎没有思索就出声了,“是,当年我姜氏被青龙盟灭门不假,那时是魔头龙且授意龙莫和剑客离析珏率人围杀的,跟陈骁没关系,跟张小兄弟更没有关系。而且你错了,当年救我的不是名剑山庄,而是剑痴李修鱼,而林舜是李修鱼唯一的弟子,我现在报恩于其也是理所应当。所以我这样做于情于理都是……”

    “那就是没得谈了?你现在少了妻子沈英霞,昔日的鸳鸯剑仙成了孤雁酒鬼,又有何用?!”木晓轩倨傲地直接打断他的话。

    只听‘哗’地一声,一道黑影飞起直砸木晓轩,“叫她名字?你也配?”黑影正是姜林,手中不知何时却多了一柄纯黑的钝锋重剑,威力无匹,电光火石之间垂落的剑被硬物阻挡又被卸去强劲,碰触出一串火花。周围桌椅被席卷残云,一股气直把帘外的王稻掀开。

    王稻后知后觉,一股惊悸,幸好不知这姜林老婆名字,平常我那样调侃他,以后真得注意点。不然有几条命都不够的。

    还有……姜林还真他妈的是个高手啊。

    王稻亦步亦趋地还是要趴着看馆内战况,尘烟挥散后,只见那白衫男子也已经抽出佩剑,抵挡住那黑色重剑,可两足之下已有深坑。姜林这剑非同小可啊,可能刚才一直在蓄力罢。

    “剑名泰山,长三尺二寸,重百斤,力压千钧!”姜林吐了一句。

    木晓轩神色异样,明显没有预见到这初始之剑就如此霸道无匹。其实他在言语激怒姜林之时一直在注意着姜林的瞬间爆发,不然刚才那招他会甚至连抽剑御敌都做不到,因为刚才那剑没有招式,没有境界的压迫,就是纯粹的蓄力后的霸气一剑。

    要不是扶风够坚韧,而且木晓轩卸劲的时机巧妙,只怕扶风会被那把重剑劈出缺口,再坚韧的剑怎么跟重剑硬抗,又不是拖刀大砍刀,以为拼劲道就可以。

    “剑名扶风,三尺四寸。”

    木晓轩咽下一口到喉咙的苦涩,轻轻说一句,左脚踏出,口吐浊气,一气化三清!扶风剑画弧而转,直刺姜林面门。

    姜林立马调整重剑劈砍姿势,以剑身抵挡突刺,重剑粗糙的剑身只是蹦起几星花火,气势却很大,使得姜林重剑几乎手持不住,急忙双手抵住,才不至于倒飞出去。

    木晓轩冷傲直视年过四十未知天命的姜林,你以霸道剑问我,我便以霸道剑还你!

    扶风直上九万里,一剑可定乱春秋!

    连春秋乱世都定得,还治不了你这已经断了一边翅膀的孤雁?

    扶风剑传出自春秋乱世名将王翦,传闻便是这名雄将帅铁蹄平六国,结束蕃国乱战,踏出一世清流太平。不过此将为人谨慎小心,运兵更是入神,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以至于所有人不在意王将军的佩剑,剑之所指,众军心之所向!才能所向披靡,摧枯拉朽。

    本就是霸道剑,又何惧你玄铁重剑泰山!

    姜林站定,心想此人果然不可小觑,现在的江湖果真是英杰辈出啊!

    木晓轩可没有给姜林闲想发呆的时间,右脚继而踏出,一步便移平周边坑洼碎地。右手剑锋飞过直刺姜林,招招只刺死门,毒辣有效。

    姜林几次阻挡掉带有剑气的霸道剑锋,可其刺杀速度和密度比之姜林挥舞重剑实在快太多,而且主要是连旁边的空气都被木晓轩等我剑气所带动形成一缕缕剑意直扑姜林面门,姜林脸上手臂上不知不觉多了几条浅淡血痕。姜林大喝一声,“散”,玄铁巨剑以己为圆心划出一个大圆,圆圈旁一股剑气冲天而起,轰向酒馆楼顶直接将瓦片木头掀了出去。木晓轩无论剑锋还是剑气都不得近之分毫!

    “我滴乖乖!这姜林,这……是神仙打架啊”门口的王稻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还默默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这今天我还给姜林扔了酒杯,会不会脑震荡啊……”

    “不错,倒还有些样子的,不愧是当年叱咤江南道敢称剑仙的人!”木晓轩看到这等霸气的剑气也感叹了一声。

    “熊泽,徐颖,你们先出去。”木晓轩脸色一凛,“今天,我只要你交代出林舜和张子朔,不然就是沈英霞在世我也折断你们这对鸳鸯的翅膀!”

    磅礴的杀意瞬间扑满整个酒馆,木晓轩脚画圆弧,扶风剑只一折,整个酒馆内的酒罐尽皆破裂,但是酒水却只是炸裂出来没有流到地上,竟保持着在空中的诡异形态。

    连熊泽都似乎没有见到杀戮之气如此重的木晓轩,急忙带着徐颖离开酒馆退出两步。

    而剑气圈内的姜林仍然冷眼视之,没有了刚才的无益冲动。眼神淡漠好似空洞。

    停在空中的酒水慢慢形成针刺状,随着扶风剑的引导全都对准了剑圈已经薄弱的姜林。

    雨剑!

    扶风轻轻一指,酒水幻化成的雨剑瞬间激射出去,有些被剑气所挡立马消散。还有些直接穿越而去,直奔姜林。

    姜林伦剑散气却预防不及,一条手臂被一道剑气贯穿,雨剑才消散堵入经脉,姜林一掌拍出将酒水逼出体外,手臂上不一会便流出了鲜血,要是不逼出酒水,奇经八脉被堵塞,运气不得畅血管易爆裂而死。

    帘外的王稻简直要疯掉,幸好刚才没有进去拿花生米,不然现在真的被射成马蜂窝了。现在的他有点想逃离这个地方了,可双腿仿佛灌了铅块一样始终迈不开。

    如杀阵一般的疾射雨剑终于消停,木晓轩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再看姜林,衣衫褴褛,身上还有几处流着鲜血,身旁大滩水渍。

    姜林意识到这已经不是韧身境做得到的事了,估计木晓轩的境界修为已然是入万象了。天地万物,森罗万象尽在掌握,心中有柄剑,万物万象皆可为剑。

    要知道当今四大剑术宗师就剑术境界上也还有两位停留在万象上。林虚渊自漓江那战估计已到无尘,而刑希老剑仙早已到无尘境了,剩下的楼静遥和上任青龙盟盟主龙且大概都在万象无尘徘徊,不过又以龙且实力最难捉摸,不过他已成历史尘埃,不便去论。

    姜林知道自己和妻子沈英霞当年在江南道凭借鸳鸯剑响彻武林,自己使一柄墨黑玄铁重剑,走无匹霸道风,英霞使一柄修长薄剑,走柔然太极风,一阴一阳又心有灵犀,双剑合璧互应彼此威力无穷。所以当时在江南道就算遇到万象境地的也毫不畏惧,可巅峰时期已过,英霞走了,自己受此影响整天酗酒境界剑术大跌,要是没有姜烟这个小丫头栓住自己,肯定随着英霞一起去了。

    平往沉浸在醉酒的自己总是半梦半醒地看到第一次见面时英霞那年轻羞涩的脸,没那么美丽,但自己就是确定这辈子就是她了,变不了了。然后又一转却是她为自己挡一剑时仍在笑的容颜,凄美无比。。。姜林想到这儿,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灵魂,枯槁不已,眼神空洞而悲伤。

    木晓轩没有接着动手,静静看着,感到对手的一丝悲哀。

    帘外王稻还没走,但是现在他决定离开了,无论里面接下来的打斗到底怎样精彩怎样神仙。当他看到姜林那副样子和那个眼神,就觉得真的要出事。不是说要逃开保命,真的想去找谁去救他,这么多年姜子酒酱牛肉的照顾。

    “姜林!王八蛋!醒醒!别特么死了,老子还欠你酒钱呢,你还有姜烟小丫头呢!”

    王稻鼓足勇气大喊,就算是神仙打架,老子也要插一脚,酒肉朋友也不是没有情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