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8 太子玄卓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2本章字数:957字

    立太子的仪式按照祖制在坤仪宫举行。

    玄卓穿了暗红的宫装,卓然立于大殿正中央。

    等这一刻,他似乎等了太久太久了。

    望着大殿上那高高在上的宣统帝,眸中突然多了一份肃穆,这是多年以来唯一的一次,他明白他的父亲算得上是个好皇帝。

    他勤政爱民,他不迷恋后宫三千粉黛的温柔乡。

    虽然他处心积虑的为着那万人之上的一方宝座而不择手段,然而在未来,他不希望自己的作为比他的父皇宣统少一分。

    当庄严的礼节一个一个的完成,它宣布着仪式的结束与礼成。

    这一刻,他成了赤澜名副其实的太子殿下。

    当他执着婉璃的手一齐向九五至尊的父皇跪拜时,他心里想着的依旧是这江山,太子妃是婉菁亦或婉璃已不在重要。

    他的江山才是最最重要的。

    当母亲告诉他,婉菁是殇国公主的女儿后,他查到了婉菁甚至有可能继承殇国的王位,因为殇国的太子一直没有子嗣,而且骄奢淫逸又不得民心。

    所以他处心积虑的查出了婉菁在宰相府里的最爱便是那芦苇塘,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么喜欢那芦苇塘,但是投其所好总是没错的。

    所以,他得了婉菁的心。

    虽然,他也在不知不觉间爱上了那画一样美丽和聪惠的女子,但是如今这已不在重要。

    拿了江山,再夺回美人。

    鱼与熊掌,他都要拿到。

    眸中射着一抹精光。

    婉菁,终会是他怀中的佳人。

    而此后,他会一步一个脚印的让自己安安稳稳的坐牢了太子这个位置。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子将不会长久。

    因为,宣统的病已经越来越严重。

    每日里,婉璃都是随他一起入宫批阅着堆积成山的奏章。

    当他把太子印狠狠的盖在奏折上面的时候,那一刻,他是自豪而满足的。

    权利,它代表的不止是荣华富贵,它是强势的代名词。

    他永远也不能失掉这二字。

    永远。

    于是,当边关的捷报一封封的传达到宫中时,他的心又慌了。

    他无法忍受玄拓对他明里暗里的那份威胁。

    那信札已被玄拓拿去。

    十大将军早已听命于他。

    赤澜的兵权,玄拓已握在手中十之八九。

    这个告知让他吃不香,也睡不稳。

    这一日,他只身来到凤鸾宫,他要与母后一同商讨他下一步的计划。

    他不能坐等玄拓从边关班师回朝时,废了他的太子之位。

    权术之争,从不管什么父子,什么兄弟。

    黑暗便是如此。

    只有无情的肃杀。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而母亲是他最信任的人。

    也只有母亲才会无私的助他一臂之力。

    两个人的密谈从清晨到黄昏。

    一切终于要开始行动了。

    那暗黑的夜里,他选择了他最不想动的那颗棋子。

    然而,除此,他别无选择。

    那棋子,就是婉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