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忐忑不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2本章字数:2328字

    这年的中秋月夜够孙芳菲回味一辈子的。

    正准备给老公挂电话的时候,三个男人相继闯进了她家。

    最奇的是韩殊奇。他说他喜欢她,从小就喜欢,还说情书也是他写的。另外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怒视他。

    她骂他赖蛤蟆想吃天鹅肉,骂他咋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的德性,不拿秤称称自己的斤两,不拿尺子量量脸皮有多厚。

    这都咋了?树叶掉了都怕砸脑袋的韩殊奇竟然做出这样不老实的事?比韩守礼和董校长还不老实。

    好象当头一棒,她再也不淡定了。

    她隐约感觉这个韩殊奇虽然被她骂走了,但绝不会善罢甘休。

    坐在炕上发呆的孙芳菲如暴风雨后一叶扁舟。

    她抬头望了一眼皎洁无比的大月亮,俯身看了一眼手机上老公的电话,才发觉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她哭喊着,老公啊,你快回来吧!

    韩殊奇是吹着口哨走的。他觉得这晚是他一辈子最惬意的一晚。

    人生是为什么呢?不就是惬意吗?不惬意的话毋宁死。

    他斜视了一眼地上他的影子,象杨柳枝一样东摇西摆的,四十岁的年令了,才活出个意思出来。

    他嘻嘻地笑着,在脑子里品味着孙芳菲刚才的表情,跟照片里的她一模一样,十多年过去了,毫无变化。

    她的反应不出他所料。人有时就是这样的,越是怕啥就越渴望啥。

    他没想到他写给孙芳菲的情书被韩守礼这个大坏蛋给截获了。本来这只小母猫就不好抓,再加这两只拦路虎,好吧,暴风雨都赶快来吧!

    韩殊奇飘飘洒洒地迈过乡里最大最长的水泥路,匆匆赶往他在大草甸里刚刚建起的新家。

    他急于要做一个梦,这个梦他从小就做,一直做到现在。

    她扎着马尾辫,他背着小书包,放学了,就往大草甸里跑,名为挖野菜,实为近身闻她身上的奶油香。她不言不语的,却有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这草甸上的野菜永远是他俩的,永远也挖不完……

    为了做草甸王,他买下草房周围八十垧稻田。

    他的稻田一点也不撒农药和化肥,把一个村子的猪牛马粪都买了来撒上。

    他的草房房墙是用手脱坯码起来的,房顶是用芦苇草苫起来的。

    距草房二十步开外有一条小河。他小时尽在这里洗澡了,现在屯子里的小孩还在洗。看见了这条河,他就象看到了童年的忧伤和梦想。

    每天早上,他都像跑马占荒似的绕他的稻田跑一圈。

    这天早上同样如此,只是刚跑出十来步,就发现他刚抽穗的稻秧被连根拔起了一大片。就象肚子里刚有了的孕妇被杀了,他心疼得像刀绞。起码得损失一千斤稻子。

    他从窗台上取下早就晾好的一壶开水,咕咚咚喝了好几口。刚惬意了一晚,老早的报复就上来了。他目中射出冷光,旋即一丝微笑从嘴角撇出,坏事难道就不能变成好事?

    韩殊奇在这暗自酝酿他的痛并快乐着征服计划的时候,孙芳菲却如坐针毡。

    对一个像公牛一样对她虎视眈眈的男人来说,她的回击无异于扇风点火。万一这火起来咋办?不会的,他只是一只小绵羊。可是万一呢?万一被他弄进阴沟里呢?

    一个个男人像走马灯一样在她面前轮番亮相。她忐忑不安,可是晚上还能睡上觉。不知为什么,韩殊奇却让她睡不上觉了。

    一夜没睡,眼睛肿成水泡,可还是水汪汪的无比媚人。于是,她把自己打扮成小老太太,一袭长发削成齐耳短发,T恤牛仔换成一身中山服,脸上擦了点烟灰。

    她照了照镜子,认为比较满意,只有那双如水的双眸让她心里烦恼。难道还要整整容把双眼皮变成单眼皮,把大眼睛变成小眼睛吗?

    韩殊奇的办公室跟孙芳菲的挨着。按说语文组的老师都是同室,可他自己独门独户,不跟大家掺乎。这是镇书记的意见,说既然是临时的,编外的,就不能跟人家马缠脚裹的。

    他的编外和临时身份一般人都不知道,包括孙芳菲。但所有人都诧异,在城里呼风唤雨的人为啥要回乡任教?

    韩守礼和董校长这下知道了,韩殊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孙芳菲身上也。

    时间紧,任务重,他时刻瞄着孙芳菲,像个色狼。包括在效仿徐志摩把孩子们领出来在校园里两行大枫树下读诗论文的时候,他都用眼睛的余光去追寻她。

    他众里寻她千百度的眼睛逃不过李乐乐的眼睛。

    李乐乐是他的得意弟子,不但在读诗论文上机敏过人,在察言观色晓悟人心上同样无人能及。

    她偷偷地把老师拽到一边,对他挤眉弄眼道,是不是挨孙老师骂了?

    韩殊奇把手放在嘴前嘘了一声,趴在她耳边说,孙老师终于骂我了。得意非常。

    她嘎嘎地笑起来,可接着脸一绷,撂下一句,你真卑鄙无耻。

    李乐乐骂得韩殊奇奇乐无比。在笑声中,他的余光逮到了孙芳菲,象个小老太婆的孙老师让他笑得更厉害了。

    孙芳菲小老太婆的装扮不但让韩殊奇觉得好笑,就是她的学生也笑得几乎岔气。

    可是却不敢当着她的面笑,捂着嘴直抽搐。

    孙芳菲安之若素,稳如泰山。照样挥着教鞭,讲那子曰诗云。学生们有些生气,这个老古董越发地从里到外地古董。这样下去,岂不是国将不国?

    现在他们特别羡慕韩殊奇的学生,那个随性,尽得风流高妙之味。

    孙晓红首先向孙芳菲发难,她指着枫树下韩殊奇班,说我们也要听听风吟,感受一下绿荫的清爽,闻一闻泥土的芬芳,希望加入他们的行列一起读书学习,既学知识又增友谊,何乐而不为?

    同学们纷纷要孙老师现在就做决定,否则就罢课。孙晓红带头向外走,在门口被孙芳菲堵住。她急红了眼,万没想到会这样。

    韩殊奇就是一只鱼弄得满锅腥,她恨极了他,更将这恨移到学生身上。她啪地将教鞭抽在孙晓红身上,厉声说你们谁敢出门,我立即报告校长开除他。

    孙晓红学习好,脾气却不好,五观不算好,但身材却十分好。教鞭狠狠抽在胳膊上,立即现出一道红印子。她忍住疼痛,高举那只被抽打的胳膊,银铃般地抗议道,老师不是暴君,学校不是监狱,我们不是犯人……同学们山呼海应说是。

    在学生们潮水一样的声音中,孙芳菲变成一叶孤舟。她在心里快速地权衡着,也是痛苦地挣扎着,前进一步也许会丢盔弃甲,但却会柳暗花明,退后一步,她就会成为扼杀学生积极性的刽子手……

    学生们看到老师的脸白了,身子发着抖,嘴唇紫了,眼睛直了,立即将声音落了下来,象一片纸悄悄地落到地面。

    老师看着学生,学生看着老师,场面异常平静。时间在一点点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