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以毒攻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2本章字数:2456字

    为了抵御夜寒,两人不自觉地靠得很近,头都埋到被里。睡得别提多甜,这几乎是孙芳菲自老公进去之后睡得最好的一觉,也是韩殊奇最满足的一觉。

    可是天刚一亮,孙芳菲就睁起了眼。她惊恐地发现,她的旁边竟然卧着一个男人。天啊!这也太惊世骇俗了!真丢脸!她猛地掀翻了被,连滚带爬从谷堆上滑下来。

    脸也不洗,屋也不进,招呼也不打,她就径自跑开了。心怦怦地跳,脸烧得红红的,像太阳一样红。赶快离开是非之地,保留自己纯洁的名声。

    她尽捡旮旯胡同走,哪人少走哪,像个小偷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终于回家了,黄狗早就闻到她的气息,在门里发出了惯常的汪汪声。它将身子扑在她身上,脸贴着她的手,不住地用舌头舔。孙芳菲骂自己不要脸,竟然把狗抛在家里,夜不归宿。她开始怨恨韩殊奇让她尽往犯错的路上走。

    她匆匆进屋烧开了水,好好地把自己的头,自己的脸和手洗个干净,她不允许自己沾染上一点韩殊奇的味道。

    甚至上课时,她的心情还不能平复,总是走神。她时刻沉浸在自责中,默默在心里叮嘱自己万不可再犯类似错误。值得庆幸的是,她没与他做过什么实质性的事,否则,她将更加难过。

    韩殊奇不知孙芳菲啥时跑走的。他醒来时,天都大亮了,风呼呼地吹起来,吹得谷垛呜呜响。她走了,说走就走了,没有一点声息。

    唉!芳菲,你现在尽管害羞,尽管灰溜溜地不辞而别,你终归会入我的怀抱,你逃不掉的。韩殊奇觉得他成功一半了。

    他上起课来更加疯狂。为了让学生理解郁达夫《故都的秋》这篇散文的意境,他把学生们又从温暖的屋里驱了出来,让他们感受一下枫树下的秋意。

    他捏着一片片布满血管般红色筋脉的叶片,问学生们,这火红的秋色在你们心里会引起哪些罗曼蒂克的幻想?学生们睁着大眼,茫然地盯着这寻常的枫叶,不就是枫树长出的叶子,如今成熟了落下来,或被风吹下来,仅仅一片树叶会寄托哪些罗曼蒂克的想法呢?

    现今的学生多了一份真,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非常干脆。都大摇其头道,这只是一片树叶而已,它不是我们的爱人,也不可能代表我们的爱情,但如果把它比做我们的青春或许有些贴切。

    您做我们老师以来,经常把我们带到这片枫树林下,我们与枫树林已浑然一体。我们的青春也像这片片树叶一样,也曾青葱鲜嫩过,也曾撒下一片绿荫。可是时间是无情的,我们终会离开学校,离开您的教导。我们头发也会白,身子也会佝偻,可是当我们回忆青春的时候,一定会说,那是火红的青春。

    韩殊奇多想亲一亲这些可爱的学生啊!真善美就是形容他们的,也只有他们才配这三个字。是啊!做人为啥不讲真话,为啥憋憋屈屈地活着?青春是什么啊?青春就是不计后果,不信邪,不讲劝威,只听自己的内心,用天赋给内心的真善美来指导自己的生活。他们不像自己还要走回头路,还要为错过的青春买单,还要经受各种感情的纠葛,他们正在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

    他突发奇想,他说为什么简单的秋色会勾引出作家那么多掏心窝子的话,会萌生出那么多幽微的触动心灵深处的感悟?不是美酒使人醉,不是秋色美如画,是他心里醉了,是他灵魂本身就有着美妙的风景。

    这篇散文我们可以从很多方面加以理解,但我最喜欢的理解就是他对青春消逝的淡淡的哀愁和不甘。青春是用来美的,是拿来疯狂的,是应在爱人的怀里获得浪漫和温情的。也许他没有,也许他错过了,所以他做了这篇散文。我们不羡慕郁达夫,要做最好的自己,从现在起,爱你所爱,大胆表白,用你们的行动谱写最灿烂的青春华章。

    如果说有灵魂附体一说,那郁达夫的灵魂附着在了故都的秋色上,我们呢?我们当附着在哪里?

    同学们哗地像开了锅一样的笑着说,我们的青春附着在我们的爱人身上,老师的青春附着在孙老师的身上。

    虽然只是学生们的一句笑谈,却让韩殊奇心花怒放,被理解的滋味真是美妙。

    放学了,却见不到孙芳菲的身影,整个白天似乎都没遇见。韩殊奇曾偷偷地拉开她办公室的门往里瞧,他瞧见了韩守礼寒冰一样的眼。他奇怪一个人的眼里怎能容得下那许多的寒冰,也真是可怜了他。

    韩殊奇又陷入了深深的思念和折磨中。

    孙芳菲却没有韩殊奇的想法那么绮丽。她想方设法避免与韩殊奇碰面。可她的目光还是透过教室窗户看到他与学生们在秋天的红枫林里的身影。她能看出韩殊奇的激动和兴奋。没在他脸上看到一点对自己不辞而别的懊丧。她心下略略平复了一些,但愿此后一切都烟消云散,但愿他就此从这个中学走开。不要让一颗心再次跳荡起来,一个有心脏病的人经不起这样的颠簸。

    然而她的乞求和后悔并不会换来平安无事。一个急于得到她的身和灵魂的男人此时顾不得礼义忠信等观念了,在他看来,他必须以毒攻毒,否则他就将完败。他现在手头有了他们在一起的完美证据,这是他转败为胜的法宝。

    为了使这个法宝有个安稳的地方,他把那盒录像带放在了他认为最隐秘的部位。他悄无声息地做完这项工作就上炕睡觉。等老婆醒来后,他依然在炕上哼哼哈哈地睡着。

    他怎么睡得实呢?他在盘算着天亮后就是天黑,天黑后他就实行他的计划。计划得手的时候,就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

    他想像着她的愤怒,她的惧怕,她的犹疑,她的顺从,她的温柔,她的美妙。他的下面像晨勃了似的立起来。老婆为老公这么大年令了还能对她那么有兴致很是惬意,为他加了两个盒包蛋。她哪知接下来她的生活将陷入地狱。

    月亮升到半山腰了,公路上汽车的呼啸声相隔越来越长。韩守礼的老婆这天做了很多活,为了温暖的冬天做着足够的准备,为这个家倾注着她极大热情,也因此老早就睡下了,睡下了后就鼾声连连。

    隔壁的灯光还亮着,孙芳菲不知在忙什么。从窗外看过去,只见她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在一个神龛前面非常虔诚地念叨着。韩守礼心里大喜,她越是这样,他心里越有数,他坚信今晚能够抱到她的肉身心肝地叫着了。

    大黄狗看到他来了,只是摇了几下尾象征性地跟他打声招呼就退回窝里去了。他轻声拍打了几下窗玻璃。他看到孙芳菲噌在从地上站起来,转身看他。她的脸煞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他嘻笑着让她给他开门,她则隔着窗玻璃问他有何贵干?这么晚了。他说他有要事相商,如果她不开门会后悔一辈子。

    她开了门。他刚一跳进门内,就回手将门推上,冷不丁抱住她。口里喊着心肝宝贝,想死我了,你今晚再不从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