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个人崇拜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3本章字数:2217字

    孙芳菲所受的苦和罪是韩殊奇无法想象的。她淡漠的表情,置之不理的态度,他只认为是她的一时想不开,一时的害羞,一时的自我保护。然而孙芳菲竟然不上班了。这是韩殊奇无法想象的。

    他给她挂电话,给她发微信,都没回音,这个人突然在他面前消失了。他将这种情况与自己联系了一段时间后就觉得不尽然,肯定还有别的事,也许她遇到什么困难了,这个时候不帮她什么时候帮呢?

    他去她家找她,发现锁着门,只有那只大黄狗汪汪地欢迎他。几个晚上都是这样。他真的沉不住气了,为了寻到她,他可以提供必要的线索,包括他俩在稻子堆上睡一宿的事都可以说。

    他找到董校长,董校长说也不知她去了哪里,只说近一段时间她请假了。看韩殊奇那怀疑的目光,董校长一笑,说你别瞎想,跟我无关。韩殊奇说那跟谁有关?董校长将头往韩守礼屋送了送,说你去问他,兴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韩殊奇又去找韩守礼,韩守礼根本就不理他,埋头做自己的事,像身边没有这个人。韩殊奇对这个一向自视甚高的人看不惯,啪地一脚踢在他办公桌的腿上,你给我装什么深沉,孙芳菲到底哪去了?

    韩守礼皱着眉,将课本往桌上一放,怒声道,你给我滚出去,这不是你家,是我办公的地方。韩殊奇怒从胆边生,上前揪住他脖领子,瞪着圆眼珠子,你他妈没什么好下水,你专挑软柿子捏,专知道欺负孙芳菲,有种你向着我来。

    韩守礼嘿嘿一笑。他知道,无论他对他怎么用力,在孙芳菲这,他失败了,他赢了。这就够了。他以胜利者的姿态不屑地瞄了他一眼,你去了城里素质也没提高,只不过胆子大了点,脸大了点,孙芳菲跟你有毛关系?她是赵平安的老婆,你以为跟你去了一次野甸子她就是你的了?你做梦去吧,她不会看上你的,你就死了心吧。

    韩殊奇被他冷嘲热讽得肺子都要气炸了,可是他觉得此时越是生气可能就越中他下怀,索性笑了起来,他点着韩守礼的头说,咱俩走着瞧,我一旦发现孙芳菲有什么闪失或者你暗中做了什么手脚,看我怎么收拾你。

    韩守礼不示弱道,好吧,我等着。

    校园里没有了孙芳菲,韩殊奇就像没有了灵魂,做什么都没劲,更别提带学生们出来采风了。撒野惯了的学生岂能忍受这个,都纷纷跑到他办公室来问他咋了?是他承诺让学生们开心每一天的,怎么出尔反尔了呢?

    韩殊奇苦瓜着脸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脑筋一转,我说的让你们将灵魂附着在爱人身上你们进行得咋样了?

    学生们愣了一下,哄然笑道,我们都爱我们所爱了,只是你八字还没一撇呢?孙老师咋不见踪影了,是不是你给追跑了?

    韩殊奇哈哈笑道,跑了的还会回来的,你们放心,请汇报一下你们的成果。

    男同学看着女同学,女同学看着男同学,眼里放着光,嘴上合不拢地笑,最后他们总结道,几乎都配上了,只是班里男同学多,女同学不够,有打光棍的。

    韩殊奇问女同学都全军覆没了吗?

    男同学指着李乐乐说,她还没有,她嫌弃我们,她的心才高呢。

    李乐乐笑着打这些恶做剧的男同学。

    韩殊奇暂时从自己的学生这得到安慰。他们没有走自己的老路,对得起自己的青春,没有把他这个老师的话当耳旁风,他觉得很有价值感。他一时头脑热,如果学生们都得到幸福,牺牲他一个他也值了。他叮嘱学生们乐呵了不要忘了正事,要学好知识学好文化,长大做有用的人。

    同学们都走了,只有李乐乐留了下来。她秀气的脸庞含着淡淡的羞怯,一反过去的大大咧咧,未说话呢,脸先红了,韩老师,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老师,给你做学生真是我们的福分。

    韩殊奇看着眼前这个规规矩矩的女孩,有些异样的感觉,她咋还变了样子呢?变得这么拘谨了呢?于是他不客气道,乐乐,同学们都说你呢,怎么还不合群了呢?难道就没有一个男生入你的法眼?不听老师的话。

    李乐乐委屈异常地,哭哭啼啼道,我这辈子能跟着老师就好,我谁也不要。

    什么?韩殊奇睁大双眼,他细细端详起这个姑娘,比他小了二十多岁,可以做他女儿了,真是笑话,这个念头一定要给她打消。乐乐,你瞎说什么?不许再这样说,再瞎说我可生气了。

    李乐乐倔强地道,我没瞎说,我也没奢望,我只是希望给你做一辈子的学生,你走到哪,我跟到哪,跟你学一辈子。

    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在搞个人崇拜吗?这真是一个小孩子的话,一时的充满激情的话。他当然不希望她这样,他希望她融入到学生们中去,和他们疯啊闹啊的,天真烂漫的,无拘无束的学习和生活。他才不愿他这个老气横秋的老男人左右她的生活。他指点着李乐乐的脑子,你赶快给我处男朋友去,不要有任何傻念头,你再说那淘气的话,我就立马走人,不给你当老师了。

    李乐乐见老师一幅庄重的严厉的面孔,想想自己一腔爱意付水东流,不禁悲从中来,她哀哀地哭起来,眼泪啪啪地掉在地上,她边哭边说,我知道你喜欢孙老师,可是孙老师不会跟你的,她是啥人我太清楚了,她这是躲你呢,你何必那样苦了自己呢?说着,她就将身子依偎过来,并一把将韩殊奇抱住,眼睛闭着将嘴递上来,她轻轻地呻吟着,老师,我爱你,你吻我一下吧。

    韩殊奇被吓得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他哆哆嗦嗦地推开李乐乐,匆匆将门打开,深吸一口气后,握住她的手,像个父亲似的,极其温柔地给她做思想工作,乐乐,听我说。

    可是李乐乐不听,她固执地闭着眼睛,仰着头,噘着嘴,一声不吱,等着他的动作。

    韩殊奇咬咬牙,在一个孩子面前,他头一次觉得比较棘手,既不能伤了她自尊,又必须按原则办事,他轻轻地将嘴唇点了一下李乐乐的额头,说了声,好了吧,睁开眼吧。

    李乐乐满意地睁开眼,她欢快地在韩殊奇面前跳起来,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俏皮,百灵鸟一样动听的声音又叽叽喳喳起来,老师,你好可爱,好聪明,我更爱你了。如一只美丽的蝴蝶翩翩地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