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突然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2本章字数:2426字

    韩殊奇趁这几天天气晴和,将稻子脱了皮,放在干燥的库里存了起来。没有孙芳菲在,他干什么活都像没头的苍蝇,不是忘这样就是忘那样,一点没有过去的利索劲。乡里乡亲的看他没头没脑的,不知唬了他几次,这人袋中装几十斤,那人装几十斤,都在他眼皮底下走掉了。不知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反正他没反应。孙芳菲没了,那稻子有与没有好像也无足轻重了。

    一天夜里孤独无聊,他突然想起孙芳菲家那只大黄狗,没人喂还不饿死?他煮了好些玉米糊装在水桶里,里面还放上火腿肠,他跌跌撞撞地拎着水桶去了孙芳菲家,却意外地发现,槽子里有食,狗显然一直都未挨过饿。他以为孙芳菲回来了,一个箭步扑到窗前往里看,屋里黑洞洞,静悄悄,连只耗子都没有。

    他独自在孙芳菲的院里徘徊,迟迟不愿离去。大黄狗好像也理解他的良苦用心,跟他一步一步并着走,不时抬头看他。韩殊奇蹲下身来,抱住狗头,将脸贴了上去,不禁潸然泪下。狗则不声不响用舌头舔着他咸滋滋的泪。

    正在享受自己的哭,隔壁的韩守礼老婆趴在墙头上看过来,她的声音很粗爽也透着一些不安,喂,你在那干什么呢?可不许偷狗啊!人虽然走了,可是狗我得帮看着,丢了我是要负责的。

    寻着声音望去,虽然夜色惨淡,但也依稀看个大概。身子像声音一样粗壮,大脸方头,朴实爽利,泼辣而有善心。韩守礼的老婆,韩殊奇印象中好像打过几个照面,对她不太了解,听说对韩守礼极为严厉,看得死死的,就怕把孙芳菲咋地了。他目不转睛且不言不语地看着她,把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女人给唬住了。她的嗓门更高了,像破锣一样,你瞅啥,不认识老娘吗?我告诉你,这十里八村的,没有不认识我的,你好自为之,还是放聪明点。

    韩殊奇干咳了一下,向这个女人招了招手,你来,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才不过去,你说吧,我听着。

    他走近了,几乎站在她眼皮底下,认出我没?

    哦,这不是韩老师吗?我经常听守礼说起你,你来这干吗啊?吓我一跳。

    孙老师去哪了?我有事找他啊!

    她啊,八成去城里了,听说她老公要出来了,这一去就不回来了,唉!害得我还得天天给她喂狗看狗。

    哦,她老公真的要回来了吗?

    但愿吧,听说被冤枉了,快点回来吧,这不回来得操死多少老娘们的心啊!

    操死老娘们的心?韩殊奇边走边咀嚼这句话。他觉得孙芳菲不是花蝴蝶,可是她却让老娘们跟着操心,不就是说许多老爷们围着她转吗?转又能怎样?韩殊奇笑了笑,他坚信孙芳菲能抗拒住诱惑,她爱上了也只会爱自己。

    回到草房后,他没有直接进屋,而是去了草房后面。这里原来稻堆成山,最主要的是稻堆上面曾盛放着他和孙芳菲睡一宿的记忆。那是一宿别开生面的睡,别提多美丽。他真想就这样睡他一辈子,什么也不做,就这样睡。然而此时稻子没了,成了空场了,那个陪自己睡的主人也没了,只有黑魆魆的风吹着,好像记忆也变得飘乎乎的。

    躺在大炕上,韩殊奇思索着事情的前因后果,孙芳菲走了,去看老公了,可是为什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掐指一算,有一周了。韩守礼怎么会知道她和他在稻堆上的那一晚,难道他看见了?这事情天知地知他知她知,还会有别人知道吗?那如果知道了的话,而且让她也知道别人知道的话,她还不得疯?无论如何,韩殊奇要去城里找她,事情好像不是很简单,再说,他确实很想她,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他打听到孙芳菲老公所在监狱的位置,省城第二监狱,在故乡街8号,外贸大厦后身。这个地方他太熟了,离他城里的家没多远。一想到城里的家,韩殊奇心里就咯噔一下,说不出来的感受。她成全了他,也放弃了他,她是他的,也是任何一个男人的,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人生好不痛快,她希望他也这样。他们都很自由,因为没要孩子,她为了保持体形才不会要孩子。他不恨她,也不爱她。就像一阵风从他身边刮过,转瞬间就无知无觉。

    第二天是个大好的天气,稻田里的稻茬子黄澄澄的,像黄金万亩,小桥里的水也闪着波光,芦苇在水里轻轻地荡着,好不悠闲自在,韩殊奇穿着一身米色休闲衫身轻如燕登上大路上的客车。

    来到戒备森严的第二监狱,就像来到自己的家。这里的人和事他太熟了。原来关押的大多是重刑犯,戴着脚镣干活的那种。现在监房都装修了,辟成一个一个单间。随着反腐倡廉力度加大,这里改押贪官污吏,他们都住单间。听说在里面吃得好,喝得好,还不用干重活,就是没有女人。对于在女人堆里泡着的这些人,着实是一种煎熬。

    韩殊奇跟副监狱长老赵熟悉,是总在一起喝酒谈诗论文的兄弟。给他打电话没接,进了他办公室才发现人家正在开会。终于会议开完,见到了老赵。说是老赵,其实年令不大,才四十一二,但头发都白了,操心事太多。

    老赵见到韩殊奇后大为惊喜,说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这阵子去哪了?哥几个都找你呢,没你喝酒都没意思。

    韩殊奇说去乡下了,准备在那里待上一年,脑子里没东西,去了乡下立即就有了。

    有啥了?是不是有女人了?乡下的女人见你这样的,还不得给你吃了。

    哪里哪里,我也不是采花大盗,瞅你说的。韩殊奇擂了一拳给老赵。

    老赵点上一支烟定定地看韩殊奇,把韩殊奇看得好不自在,也许是职业病,他看人就像在看犯人,能把人看到骨子里。

    韩殊奇忙扭过脸去,他真怕他看到他的心里去。

    说吧,什么事?没事大星期的,你不会从乡下来找我的。

    是这么回事,赵平安是我们乡的,听说犯了贪污罪被关在你这了。

    嗯,有这码事,刚转来的,没几天。

    听说要出来了。

    什么?出来了,一千来万说出来就出来了?

    怎么会呢?听说是被冤枉的,是被栽赃陷害。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他现在在我这,没人跟我说要把他放出来。

    哦,是这样,没事,我只是问问。

    有事你就说,咱俩啥关系,还藏着掖着的。

    没事,真没事,就是回城有点事,顺便过来看你。

    哎呀,谢谢了,要说照顾一下你老乡我倒是能做到,但把他弄出来我可没那本事,你还得另请高明。

    能照顾那就照顾一下,毕竟是老乡,对吧。

    那是,那是。

    离开了老赵后,韩殊奇信步来到门卫室。门卫他也熟。查了一下登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孙芳菲的名字。门卫说这个女人他都认识了,不但天天过来,还给他们送好吃的,另外一点是这女人长得那真是闭月羞花,咋看咋耐看。门卫说这话时挤眉弄眼,煞是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