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夜场突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3本章字数:2929字

    好不容易挤到这群小流氓中间,挨近这个女人的时候,才发现,声音相貌相差万千里。他怅然地退出来,眼巴巴地望着他们走远。

    身边的人对这群小流氓指指点点,唉!这群小流氓都赶上大日本皇军了,成天就知抓花姑娘。什么!花姑娘?什么意思?花姑娘就是要到夜总会里当服务员了,是带引号的那种。去夜总会当服务员还要抓吗?不都自愿去吗?哪个正经女人愿意去那里。你说那个姑娘也是正经人呗。当然了,为了救进监狱的老公的命,她一边卖花一边向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借贷,贷款还不上,就逼她去当服务员。服务员哪不好找?可是正经人不好找啊,正经女人在夜总会里那才值钱呢。

    韩殊奇像傻子一样听完了这些人的对话,天哪,还有这个说法,正经人做服务员值钱。嫖客的口味现在也变了,什么东西一变成职业的就没意思了,可是这个姑娘有朝一日不也会变成职业的吗?那时不也不值钱了吗?

    在江边看这样是不会有所收获了。韩殊奇飘荡着往回走。走了半日了,孙芳菲的影子都没有,他也饿了,于是到监狱附近找了个小酒馆坐下吃点饭。顺便把门卫也叫出来,请他喝两盅。

    他摇着头说找了半日也没找不到这个表妹。

    门卫是个奔五十的人,一头稀疏的斑白头发,一双肿眼泡,他爱跟韩殊奇在一起唠嗑,特别爱听他谈女人。我说兄弟,那个姑娘真是你表妹?他说这话时满眼的狐疑。

    不是表妹还是什么?

    不像,瞅你那劲头不像,说,从实招来。

    没有,真的是表妹。打死他也不会说实情的,这个表妹就像他心里的金珠宝贝,怎么会随便暴露出来?不过以前他泡过的女人,当着这个门卫可是没少暴露,每次门卫听得都淌哈啦子。

    好长时间没听你谈女人了,没意思。

    这段时间比较忙,没泡女人,等泡着的,我肯定跟你如实道来。

    现在没有把以前的再唠叨唠叨也行。

    不行啊,我现在心里只有我那个表妹,她的老公蒙受不白之冤,她的心都要碎了,我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这是我乡下的从小玩到大的表妹,我们关系最好了。

    两个人喝着酒夹着菜唠着嗑,一来一往,话越唠心越近,门卫真真切切感受到这个哥们的担忧和挂念了,最后他承诺,只要这个女人到他这,他肯定给截住,韩殊奇不到,他不放。

    这就足矣。韩殊奇要的就是这个。晕乎乎地从酒馆里出来,腿有些软,得找个地方住下来打持久战,于是就在酒馆旁边找了个宾馆。趟下来就呼呼地睡。梦里乱七八糟的,一会是夜总会的小姐,一会是跳江的女人,那些女人既像孙芳菲又不像,她们都拨弄着他的心弦。

    半夜里醒来,他实在睡不下去了,就走上街来。大街上霓虹灯闪烁,一辆辆出租车呼啸而过,行人却没有几个。都市的夜晚是少数人的夜晚,夜总会此时正应时,玩的乐的人正处于高潮阶段。哪家最大,哪家的小姐最靓,哪家的玩法最多,他都知道,白天那个卖花姑娘进哪家夜总会了?现在是不是也玩上了?

    一想到女人,他就想到孙芳菲,在他眼里,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女人不但要有一副好皮囊,还要有女人的品行和操守,例如忠贞、执着、善良、对自己名誉的珍惜。这些共同构筑了一个好女人。

    孙芳菲无疑是他心里最好的女人。她对老公的那份责任,那份为妻的付出非但不使他吃醋,反觉得伟大,反觉得不一般。现在哪个女人为了丈夫能如此专一呢?如此付出呢?反正他没见过,他所拥有过的女人都弃他而去了。他跟老婆结婚将近十六七年了,他们就各玩各的,谁为谁奉献了?谁肯为了对方牺牲自己了?这是个自私的时代,现实的时代,玩乐的时代。芳菲,你在哪里?

    不知是习惯使然还是什么,总之,他鬼使神差地又来到了夜巴黎夜总会,就是江边的那家夜总会,没准会碰上那个卖花姑娘,没准第一个接待他,他要让她感受些许的温暖。

    大半夜的,保安依然坚守岗位,眼睛瞪得圆溜溜,看见韩殊奇过来,忙趋前接待。迎来送往六七个小时,虽然看上去精神抖擞,可是一动脚步就看出端倪,像灌了钻似的。

    没等保安说话,韩殊奇先说了,哥们,很久不见。可不是,有日子没看到你了,在哪玩了?这段时间没玩,没意思,玩来玩去都是那两个人。

    保安显然跟韩殊奇关系不错,他趴在韩殊奇耳边,眉飞色舞的说,今晚你来对了,有新货,那是相当的美,相当的纯,不过价也高,而且只陪吃陪喝陪玩,不陪睡,很多人在那排队呢,就看你运气了。

    韩殊奇一皱眉,这姑娘还称得上漂亮吗?要说纯,从某种角度说还行。价既高,主还多,看这样现在纯的女人可真是物以稀为贵啊!

    想着,就昂然进入夜总会。老板显然很是敬业,这么晚了还站在吧台附近在维持秩序。见了韩殊奇,连忙握手寒暄,说文人现在越来越骚了,都组团来,一见女人就流哈拉子,好像没见过女人似的,唯独你久不过来,是戒色了吗?那可不行啊,文人戒色就像常人不吃饭,那灵感还能保证吗?

    韩殊奇淡然地说,玩够了,腰都玩得直不起来了。听说你这有纯的,还陪吃陪喝陪玩,就不陪睡,这很对我味口,你还不知道吗?那一睡起来可就没完没了,这一没完没了,我就要交待了。

    老板哈哈大笑,说哥们还是那样幽默。随即就庄重起来,小声说,确实有个新来的,绝对符合你味口,不过可真是供不应求啊!现在以小时论,一小时一千元,这还挤破脑袋呢,不过以你的实力,好像钱不是问题。

    韩殊奇很有意味地点点头,打了个响指,扭了扭腰,说那绝不是问题,不过我时间也有限,等会还有个聚会,我是专程尝鲜的,你快快给我弄来。

    老板在对讲机里喊话道,净花还忙着吗?对讲机里立即应道,忙着呢。还有多长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老板回头对韩殊奇说,怎么样,能等吧,念你是哥们,我才让你夹塞的,不知下面的怎么挤兑我呢。韩殊奇慷慨地说,对我好你也没亏吃。老板又哈哈笑起来,他扬起头对就近的服务员说,快快给你韩哥预备一下房间,要最好的。

    韩殊奇有些忐忑地坐在床上,感觉特别别扭。过去对这地方如履平地,应付自如,潇潇洒洒,那是一个帅。自从去了乡下,见过了孙芳菲,他的内心世界突然纯净下来,再让他灯红酒绿他自己会感觉恶心。可是今天这一出是什么意思呢?他的解释是挽救失足女人,如果实在挽救不过来,能感受一下纯纯的女人也是对多日不见孙芳菲的一个补偿。

    灯光是桔黄色的,这暧昧的光笼罩着屋内的一切,包括洗漱间,大睡床,大睡床前面一个小咖啡桌,桌周围摆着的四五个小凳。这熟悉的灯光下曾经是忘情的笑,是淫欲在金钱下的疯狂。他现在怕疯怕浪,就渴望风平浪静地跟她聊一聊,像朋友一样,像大哥哥一样。

    一小时的时间在他的不同寻常的等待中过去了,随着时间的临近,他像个新郎要见新媳妇,越发地不安起来。

    一声到了过后,门吱呀响起。一个女人幽然地像个幽灵飘进来。她低着头,快走着步,几步就来到韩殊奇跟前。韩殊奇瞪大眼珠子看这世间少有的风景,不禁啊的一声,几乎晕厥过去,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孙芳菲,这张面孔就是屋子光线再幽暗一些他也能认出来。

    他的突如其来的啊声,把这个女人低着的头也给抬起来,她也瞪大眼珠子啊了一声,两个人像雕塑一样,谁也不动了,这真是一大奇迹,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

    孙芳菲没再吭一声,而是立即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溜烟似的义无反顾地跑了。

    韩殊奇终于从梦中惊醒,穿起鞋子大踏步追了出去。在长长的走廊里,一个在前面奋力地跑,一个在后疯狂地追。尽管这样惊心动魄,但都还存着理智,谁也没有大喊。可是刚刚跑下楼梯,孙芳菲就喊了起来,救命,救命啊!

    老板忙抛下一切事物,迎着孙芳菲跑去,怎么了,怎么了?

    孙芳菲指着后面追赶的韩殊奇,大声说,我不要他,我不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