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大闹天宫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3本章字数:2935字

    听到是李乐乐时,韩殊奇的心反倒平静下来,大声说,我在上厕所,等会给你开门。他匆匆地抱了下翠翠,说看这样咱俩今天不能成好事了,不过我会记住你的,你是个好女人。

    翠翠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她倒略显慌张,说外边那个人是不是认识你啊?

    韩殊奇点点头,说她是我学生,她倒不可怕,可怕的是夜总会里还有一个我同事,她叫孙芳菲。

    话音刚出来,翠翠就瞪大了眼睛,什么?孙芳菲是你同事?

    对,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想求你一件事,帮我盯着点她,帮我弄清她为什么来这里。我曾劝她离开这里,但她不听我的,你只要帮我弄清她的来龙去脉,我就知道咋办。求你了,我一定会报答你。

    说着,他把翠翠的手机拿在手里,将自己的电话号拨了出去,这就是我手机号,有消息一定通知我。

    翠翠诚恳地点了点头。

    看看准备完毕,韩殊奇喊道,乐乐,我完事了,这就给你开门。韩殊奇噔噔地下地给李乐乐开了门。

    李乐乐像头小豹子,撞开门后,瞪了一眼韩殊奇就昂然地往屋里闯。她愣愣地注视了半天翠翠。指着翠翠尖叫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了?你说。

    翠翠弄了弄身上的浴衣,有些不自然地说,我们谈点事情。

    韩殊奇过来拉住翠翠的手,说我们回去吧,别在这里闹,我们真的有事情谈。

    翠翠跺着脚咬牙切齿道,你们就骗我吧,别看我小,我啥都懂,有啥事情非得在这里谈?她回头用可怕的眼神盯住韩殊奇,你真让我瞧不起。她猛地在地上吐了口痰,就夺路要走。

    正在这时,301室的门吱嘎一声开了。孙芳菲从门里走出来,声音这样大,把睡梦里的她给吵醒了。她迷蒙地向308室看去,一个意想不到的画面把她惊住了。她紧走两步,正好迎住李乐乐。她抱住她问怎么回事?

    李乐乐气懵了,一时没发现对方是孙芳菲,奋力挣扎了好几下,依然没挣脱开,她这才定睛发现了孙芳菲。她张大了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上下左右仔细审视着孙芳菲。孙老师,你咋上这来了?你们是咋了?韩老师来了,你也来了。你们给学生做什么榜样呢?

    孙芳菲并没急于说话,只是像慈母一样用双手捧住李乐乐的脸蛋,柔声说,你来这里干啥?

    李乐乐极为厌恶地把头甩开,厉声道,你说我来干啥?还能干啥?不是找你们来了吗?你也挺潇洒,也跟韩老师一样到这里找乐来了?

    韩殊奇大声说,乐乐,你说啥呢?不要那样说孙老师。

    李乐乐不屑地道,哼,你们都是一路货色,好让我们失望,学生们都以为你们来城里谈恋爱了呢,没成想你们各自到这里找乐来了,你们真让我开眼界啊!

    李乐乐正闹得欢,老板和王大波走过来。老板也不看啥情况,大有眼不见心不烦的架式,向所有人挥着胳膊,像撵小鸡一样,你们都给我回屋去,别闹,这不是市场。他又皱着眉头看了看李乐乐,这小姑娘啥时来的?保安呢?怎么随便放人进来?保安这时匆匆跑过来,把又争又吵的李乐乐架起就走。

    李乐乐一边挣扎一边回头叫喊,放开我,我是过来劝韩老师、孙老师回学校的,他们已经旷课好几天了,学生们想他们。保安大哥,你帮我劝劝他们,让他们跟我走,我是受学生们之托啊!他们不回去我没法交差啊!

    保安也许是动了恻隐之心,慢慢止住脚步,回头看老板,老板根本不理会,挥着手大叫,赶快给我拖走,什么玩意。

    韩殊奇用颤抖的手指指着老板,恶狠狠地说,算你狠,你真是要钱不要命啊!说完,他就大踏步去追李乐乐。

    老板不客气道,哥们,我看这里真不像过去了,不太适合你了,以后你的钱我也不挣了,能别来还是别来了,省得惹麻烦。

    韩殊奇不知听没听到老板的话,反正是没停止脚步,一溜烟走了。

    老板严厉的面容一转,立即堆出笑来,道,大波,净花,你们进屋,一点小插曲,别扰了雅兴。

    又转过脸对早已站在身旁的翠翠说,让你受惊了,这点事根本不算事,刚才他给你钱了吧?

    翠翠战战兢兢地说,没给,还没开始呢,这小姑娘就来闹了。

    老板不满意地说,你呀,以后不能这样,得事先就把钱拿到手,这样煮熟的鸭子就飞不了了。

    翠翠抱歉地鞠了一躬,说我以后一定注意。

    老板迈着四方步吹着口哨下楼了。

    这晚云很重,月亮被遮住了,黑压压的天,还有呼啸的风,李乐乐的头发让风给吹得七零八落。她义无反顾地往前走,也不知前方是哪里,就是没命地走,根本不理后面追赶的韩殊奇。

    韩殊奇的喊声越发地像公鸭叫了,杨柳一样的身子越来越费力地迎着风奔跑。李乐乐头脑好像清醒一些,她真怕这个男人被她累坏,他走之前说过有重要的事,她倒要问问到底啥是重要的事?

    在一个红绿灯岗前的人行横道上,她终于停了下来等韩殊奇。韩殊奇高兴地大喘着气跑上来,激动地说,乐乐啊,你可把我累坏了。他一下握住李乐乐的手再也不松开。

    走过了人行道,来到一个小街巷,这里车少,人更少,只有几根路灯立在那眨眼,韩殊奇这才向李乐乐解释,乐乐,我没骗你,我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我是去求那个女人帮我把孙老师给弄出来,孙老师陷进去了,拔不出来了。

    李乐乐忽闪着大眼睛,迎着韩殊奇的目光看,她小小的心灵真的没法想象这大人的世界,孙老师那样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怎么会到那里?你说的没有假?没骗我?她多么希望他不要骗她。

    千真万确,乐乐,现在谁也弄不懂孙老师到底是咋想的,受啥刺激了,夜总会不是个好地方,到那里的人时间长了都学坏了,所以不早点把她弄出来,你们就再也听不到她的课了,她就再也回不到你们身边了。

    李乐乐陷入深思,她并未把自己的手从韩殊奇的手里拽出来,任他紧紧地握着,那小小的温度温暖着她。

    城里的夜色根本与农村不一样。有各种各样的声音,路上的汽车声,街巷里的叫嚷声,酒吧里的歌声,夜总会里的调笑声。有各种各样的颜色,街灯的橙黄色,汽车灯的乳白色、暗红色,或长或短或大或小的霓虹灯的五颜六色。还有一排排高低错落的楼房,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女,风驰电掣的豪车。所有这一切对李乐乐来说都是陌生的,但却有着烫手的温度。

    她从来不拒绝城市,城市的梦一次次被做起,她向往着有朝一日成为城市公民。凭她的美貌和聪明智慧,这里一定有她的一片天空。自从韩殊奇像电光一样出现在她面前,他的风神潇洒,他的俊逸超脱,每一样都在她心里激起阵阵涟漪。她知道他来自城里,过去也是农村人,听说又傻又呆又木,可是出去了的人回来就不一样了,还成为作家了。那她呢?她多想韩老师能牵着她的手,把她引入城市,做她迈入城市的跳板,使她过上她梦想的幸福生活。

    可是横在她面前的障碍不可谓不多,首先就是孙芳菲,他是奔她来的,这个她早就知道,可是孙老师对他没兴趣,这个她也知道。万万没想到,韩殊奇为了孙老师竟然不上课了,无情地把她撇下了。她就像失去了依靠,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她毅然绝然地赶了过来,更是在韩殊奇走后悄悄地跟踪了他。

    她没想到的是韩老师竟然还有上夜总会玩女人的雅好,那些只是在电视里出现的镜头活生生地在现实生活中再现了,触目惊心的她激动地胡言乱语起来。韩殊奇让她很失望,他的心里只有她,没有她。这起起伏伏的,来来去去的,转弯抹角的事情,让她情绪受到极大的震动,她真的有些理不清,有些迷糊。可是这个姑娘是个方向感很强的人,她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她懂得取舍和权衡。

    让李乐乐略为宽慰的是韩老师现在就在她身边,她听人说过,想要占有男人,就要满足他,就要粘上他,就要让他忘乎所以。什么夜总会,什么孙老师,她相信凭自己的年轻和美貌一定可以征服这个老男人。

    进了宾馆后,李乐乐换上一幅娇滴滴的容颜,她嘟着嘴,缠着韩殊奇说,你刚才在夜总会把我吓着了,我害怕,你不要在沙发上睡了,我要你陪我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