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乱七八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3本章字数:3337字

    走出医院后,孙芳菲就坐上了王大波的宝马车。风刮得很大,能感到车身不断摇晃,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孙芳菲心里很忐忑,不住地拿眼睛瞄王大波。

    这个男人确实有让女人痴迷的地方,不但脸的棱角分明,英俊潇洒,而且谈吐不俗,跟他在一起特别舒服,他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让女人感到受尊重,感到如果生活在这个男人的关怀和呵护下,这生活是多么美好。应该说到现在为止,孙芳菲对王大波有了依依难舍的情感,虽然在一起时间只有短短的十多天,可是却让她觉得这前半生白活了,只有这十多天才活出了滋味,活出了女人的感觉。

    刚才在韩殊奇那是吗?好像是不经意的一句话,从王大波的嘴里飘出来。

    哦,孙芳菲顿了一下,他受伤了,翠翠说的,我过去看了一下他。

    没人照顾他吗?

    没有。

    那可真挺可怜,说了这句话后,王大波将脸侧过来看一眼孙芳菲,其实韩殊奇不简单,是我们圈内小有名气的作家,他最擅长写乡土题材的小说,把农村的特征和图景描述得很有味道,是个不可多得的有悟性的人。可惜命不太好,老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他又一身的病。

    什么?他一身的病?孙芳菲不理解他这句话,因为在她看来他身体还可以,看不出有病,这次受伤是受李乐乐牵连,不是他身上固有的。

    唉!你这个老乡恐怕你还不够了解,我们经常在一起,也总在一起玩,文人你还不知道吗?都够风流,对女人那是万般地感兴趣。

    是吗?孙芳菲此时心里设了这个问号,她没觉出王大波咋对女人感兴趣,对她就是,从不像韩守礼似的公猪似的见了她就想上。

    见孙芳菲眼神有些飘乎,王大波话锋一转,不过我们都上了一个层次了,相对于爱女人的肉体,我们更爱女人的精神和灵魂。

    孙芳菲对这类的话不好做评论,她在男女问题上一贯的沉默,含蓄,但她爱在心里盘桓,翻过来倒过去的回味王大波的话,她觉得做为男人就应该这样,就应该像他这样温文而雅,而不是庸俗粗鲁,女人爱男人就是爱他的细腻的情感,爱他温柔的体贴,爱被他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见孙芳菲若有所思,他知道她听进去了,只是因害羞不置可否。关于韩殊奇他还想多说两句,他觉得他的精神可嘉,他想干吗就干吗,从不拖泥带水,说寻梦就寻梦去了,说回故乡就故乡了。比他大胆多了,比他勇敢多了。做为文人来说,他敬佩他。

    可是在孙芳菲这,他又认为他俩是竞争对手,他敢肯定,韩殊奇正在追求孙芳菲。就像吃肉吃油腻的东西太多也想尝尝素菜尝尝清汤寡水,在他眼里,孙芳菲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是个对物质追求不那么上心,品行挺高洁这么个女人,像莲花一样,像梅花一样,绝对是女人中的上品。

    他看到她第一眼时就相中了。相中了,他又不想一口吃掉,他觉得如果吃掉了,她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她在他眼中就不会那样闪光了,跟别的女人就没啥差别了。

    我能够看到韩殊奇很爱你,甚至比我还爱。不过我们是两种人,我的爱是细水长流的,是润物细无声的,他的爱可能就有点急功近利就有点势不可挡,会让女人透不过气来。我觉得相对于他来说,我更适合你。因为我更懂女人,更能欣赏到你的美,更能细致地感受到你每时每刻的心绪。所以我会更让你幸福。

    孙芳菲仍想不置可否,可是她能看出王大波希望她发话,希望她表态。表什么态呢?如果说到爱,她从哪个人身上都没感觉到,因为她对他俩都没那种十分冲动,不见一日如隔三秋的感觉。她对他们更多的是感激。也许是年令大了,也许是家教的缘故,从小到大,她就不知什么是爱,她以为那只是小说里写的,是不现实的东西,她这辈子与爱是无缘了。

    大波,十分感谢你在我生命中最灰暗的时期陪着我,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付出,我现在心里乱七八糟的,有很多东西需要我亲自处理,所以我还不能静下心来感受你所说的爱,希望你谅解。而且,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我要回家了,回学校任教了。我觉得我不能再沉迷了,不能再自私了,还要称活着做点对人有益的事。

    什么?你要走?王大波睁大眼睛,手中的方向盘剧烈地抖动一下,为什么这么快?是听了韩殊奇的话吗?

    不是,是你使我产生了这个念头,不瞒你说,在遇见你之前,我一心只想堕落,一心不再想好,可是遇见你后,看到你对我那么尊重,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学坏,让我永葆纯洁的本性,我觉得不能辜负你的期望,不能让你看不起,让你伤心。所以我决定了,回家乡,不在城里游荡了。

    王大波显然情绪受到了极大震荡,他的方向盘在手里又连抖了好几下,以致孙芳菲都皱起眉,生怕出事,她轻声说,小心点。

    车不知不觉驶上了江边的大道,江水黑沉沉地像条动弹不得的大黑鱼,望而生畏。两边的杨柳树都脱尽了叶子,只有干巴巴的树枝在大风中使劲地摇摆。此时他们离夜总会不算远,可以看到那里亮闪闪的灯光,甚至会听到那里的喧哗声。江边的这个时候早已人迹罕至,连辆车都很少见,偶尔见到一辆也如箭一样飞快地就没了。

    车缓缓地在江桥上靠边停下来,王大波将身子侧向孙芳菲,笑着说,今晚就不回夜总会了?

    孙芳菲点点头,不回去了,我想在外边跟你待一夜,回报你对我的付出。

    想不想出去走一走,外边挺黑也挺冷,你怕不?

    孙芳菲摇摇头,不怕,跟你在一起我从没怕过。

    下了车,一股凉风顿时自下而上灌上来,孙芳菲不禁打了个寒噤,她紧紧地将双臂抱在胸前。王大波迅速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她肩上,十分自然地伸出胳臂拢住她的双肩。孙芳菲在他的臂弯下像个温柔的小鸟。两个人静静地往前走去。

    你知道吗?我刚来这里的时候,想从这跳下去,一了百了。

    你太傻了,好死不如赖活着,不管有啥想不开的事都不要用死来惩罚自己,这是最不明智的。

    你不知道,当一个人一生最珍贵的东西被人无情地夺走后,真是痛不欲生啊!就觉得这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再无出路。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最珍贵的东西,可是为了生活,为了有面子地活着,这些东西有时不得不放弃。就如我吧,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大学毕业后就来城里了。我结了三四次婚,不瞒你说,结婚就是我的跳板,使我一次比一次过得好。我没放弃吗?我放弃了很多,如良心,如真诚,如自尊,我都失去过。

    可是自打我过上了世人所谓的锦衣玉食的生活后,我心总是空落落的,一点也不开心,吃什么都不味,干什么都没兴趣,精神没有寄托。我知道我需要救赎了,就像外国人需要忏悔时上教堂一样,我需要救赎的时候就是跟你在一起。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觉得特别开心,特别充实。我把所有的渴望都在你身上实现了。我真不知道没有了你,我该怎样活在世上。可是,我又不能自私,为了我牺牲你。唉!有时命运真的很残酷,刚刚遇见了又要离开。

    孙芳菲紧紧地靠在王大波身上,她从没认识到自己居然还有这样大的作用,能让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得到那么大的好处,她真是欣喜若狂。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离开对他的打击,她又特别心疼他。她真的觉得失去了她,他就没法活下去了。她很痛苦。

    大波,你别难过。我真不知道我的决定对你打击这样大,我是不是太狠心了,是不是不应该这样做?我该怎么办?你说。

    其实把孙芳菲从夜总会里弄出来本就是王大波的愿望,他希望为她租个屋子,像金屋藏娇一样把她藏起来成为自己的私有品,他已经在市郊寻到了好的去处,就等有机会跟她说了。没想到她这么快要离开,回故乡。

    芳菲,能不能不回家,在城里留下来,我给你租了个房子,在市郊,那里山清水秀,环境特别宜人。而且我还能给你找个好的工作。只要你留下来,让我做什么我都做。

    孙芳菲凝望着王大波,夜虽然很深沉,风虽然很大,他的头发虽然有几根已经遮住了他眼睛,可是一切都难掩他的帅气,他的忧伤。她多想按照他说的做,让他高兴起来,可是她答应过韩殊奇要回去的,一起奋斗的。她犹疑起来。

    芳菲,听我的,我不会给你亏吃的。留下来吧。他紧紧地搂着她,几乎把她都要挤扁了。她轻轻地呻吟道,你好用力啊,我都被你弄疼了。

    你说,留下来,好吗?我会报答你的,我会全身心地爱着你,让你像公主一样。

    一听到爱字,孙芳菲的头脑立即清醒了过来。这个字像个分水岭,她清楚地知道,他们之间这不叫爱,她对他只有感激,只有欣赏,只有同情。可是,就为了这些,她就要留下来吗?

    她怔怔地站住了,望着夜空,望着江水,望着苍茫的大地。

    就在她无语的时候,王大波的唇却不知不觉覆了上来,轻轻地压在她的唇上。

    她本能地躲闪,可是她的身子却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她脑袋的活动余地太小了,她无奈地接受了他的热吻。

    她的热力被他勾出来了,身子瞬间就软下来。她轻轻地说着不要,可是微张的嘴却容纳着他的进入。

    她被他拦腰抱起,快速地走向宝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