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猝不及防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3本章字数:3202字

    学校没有变化,还是二层教学楼,二层办公楼,颜色还是淡蓝色,像晴空中的蓝天一样的颜色,再就是围成一圈的宿舍区和实验室区,实验室尽头那间老处女的房子仍微微地冒着青烟。

    变化的是人。往日从没见过那么多的家长涌入校园,如今大模大样走着,眼睛里含着怨气,身子里充满不平之气的家长全然不顾这里是片净土,是阳光底下最纯净的地方,大方地吐着痰,聚成堆闹闹嚷嚷。

    李乐乐老早就来了,穿着一身浅色毛衫,头发剪成短发,像个假小子,风风火火地来去穿插着。像是在串联什么事。她的眼睛始终在搜寻,比鹰的眼睛还要有攻击性。

    发现了孙芳菲,她立即打起呼哨,声音尖得能把耳朵刺穿,老少爷们们,破鞋老师回来了。就在校门口那呢,你们看,穿黄色风衣的,涂着吃了死孩子一样颜色口红的女人,那就是她。只要我们齐努力就一定能把她撵出学校去,再也不让她毒害我们。

    本来分散的人流像发现了金银宝贝,脚底生风了似的向孙芳菲奔来,能分明听到他们口里骂骂咧咧声。孙芳菲本能地后退想逃,这真是突如其来的现象,是她从教以来的首次发现,可是她逐渐稳住了脚跟,镇定下来,她需要从容面对。

    人群密不透风地围住她,一个矮个子家长像是遇到了仇敌,上来疯狂地大叫,请你自觉一点,现在就滚出学校,我们要让一个作风正派,品行端庄的人做我们孩子的老师。说着他就过来推搡孙芳菲。

    孙芳菲奋力反击,大叫着你们什么意思?

    那个人一边推搡一边喊,你们都上啊,我们不都看到照片了吗?夜总会,在夜总会里干啥了?你们不是都知道吗?咋都不吱声了?说着大吼一声,给我滚出去。力道很猛,一下把孙芳菲给推倒在地。

    只听孙芳菲嗷地一声喊疼,趴在地上就不动了。

    李乐乐这时走过来,站在孙芳芳身边,咬牙切齿道,我就是见证人,我亲眼看到你跟一个野男人在夜总会里,那恶心人的镜头我就不说了。你扪心自问,你还有资格当班主任吗?还有资格当一个老师吗?别看家长们无权无势,都是些普普通通农民,可是他们的孩子也是人,他们幼小的心灵不能被你再污染了。赶紧自动自觉卷铺盖卷回家吧。

    她说完上来就踢孙芳菲。那高跟鞋踢在孙芳菲身上发出脆响,明显是踢在骨头上了。

    孙芳菲趴在地上一阵痉挛。

    李乐乐边踢边喊,你们站在那干啥呢?把她拖走啊!让她趴在这么干净的地方干吗?她不配趴在这。

    可是这些普通农民毕竟还有些不忍,没有听她的,只是站在原地不动,眼睛发呆,像在看热闹。矮个子家长向所有人呸了一下,你们真他妈熊蛋,看我的,说着上来拖孙芳菲。

    只听脆生生一声大喝,别那么放肆,这里是校园,她是老师,也算是国家工作人员,你们没权利对她动手,你们这是犯法。

    寻着声音望去,十四五岁的模样,高挑的身子,一张鹅蛋脸,穿着朴素的单衣,身旁站着一个男同学,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就特别聪明。孙晓红俯下身去,哇地一声哭起来,姑啊,我来晚了,你竟然受这罪,这群法西斯,我要告他们。

    李乐乐这时靠了过来,指着孙晓红破口大骂,你她妈跟你姑一样,都是婊子养的,她在夜总会里当小姐,你在学校里乱搞男女关系。来呀,同志们,把他们一起收拾。

    矮个子这时拥过来,想对孙晓红动手,孙晓红身边的男生豪不畏惧地抢了上来,挡在他和孙晓红之间,怒目而视,你敢动她一跟手指,我跟你没完。矮个子大笑不止,他不信这个学生还能是他对手,他的拳头带着风一下砸过来,学生却轻松一侧身,躲过这计拳。随即飞起一脚踹了过去,正中矮个子的腰眼。只听哎哟一声,怎么这么疼啊!说着转身撤离了现场。

    李乐乐见帮凶撤了,她的威风立即大减,知道接下来可能吃亏,就悻悻地要走。这时孙晓红发话道,别让她走,这些人都是她主使来的,我们要让她说清楚,不能让孙老师白白受辱。

    李乐乐一看形势不好,撒腿就要跑。被男同学脚下一用力,立即给拌倒。她被反剪着双手给带到校长室。孙晓红让所有在场的人都不要走开,等着看校长怎么处理这件事。

    董校长其实早都看到这幕了,他想着让事态闹得更僵一点再出马,一方面让孙芳菲吃点苦头,另一方面只有她吃到苦中苦才会感觉到他给她带来的呵护的甜。

    事实是,没等他出面呢,孙晓红就押着李乐乐和矮个子来到校长室了。校长暗道自己被动,恼怒至极。他瞪着牛眼睛,怒视着孙晓红和她的男朋友。怎么回事?还打群架吗?还想反天吗?

    孙晓红抖了抖清清爽爽的头发,明眸一闪,说,你就没看见孙老师被人打吗?我们是来找你评理的,希望你一定公正地处理这件事,还孙老师清白。

    董校长从凳子上起来,煞有介事地说,孙老师?孙老师不还没回来呢吗?她在哪?

    孙老师捂着脸缓缓地走到董校长面前。董校长见孙老师这狼狈样,心里既得意也黯然,得意的是他们这些人替他报了仇,黯然的是这样一个水晶似的人被这样糟蹋,实在不像样子,有辱当老师的尊严。

    孙老师,你啥时回来的?咋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孙老师脑袋有些木,但董校长的声音她听得清楚,只好轻轻地说,不好意思,昨天回来实在是累了,所以没跟你汇报一声。

    把手放下来,我看他们怎么打你的。他走过来轻抚着她的胳膊,惊骇地道,这里竟然有血!真狠心啊!你们谁干的?给我站出来。

    李乐乐看了看矮个子,主动站了出来,是我干的。

    董校长不相信她的话,这样一个苗条得能被风吹走的姑娘哪来的力气打人?他直摇头,说你不要替人扛,这事是扛不了的。

    矮个子虽然被那个男同学揪着脖领子,仍想开遛。可是孙晓红这时说,是这个矮个子打的,他出手可狠了,把孙老师一下就给打倒在地,孙老师啥时受过这个罪。说着,孙晓红当众轻轻啜泣起来。

    李乐乐这时把照片掏出来给董校长看。董校长仔细盯着照片中的孙芳菲,对那个身边的王大波看得特别的意味深长。这不就是张普通的照片吗?咋地了?

    咋地了?李乐乐一下气得笑起来,她啪地拍了一下董校长的老板台,你们知道她离开学校这段时间干吗去了吗?她去省城夜巴黎夜总会当小姐,这张照片就是证据,就这样老师不知身上有没有性病,有没有梅毒,要是给我们传染上,你校长能负起责任吗?

    董校长略略沉吟了一下,说,夜不夜总会的,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就是真的去了,那也是我们进行核实,然后做出相应处理,你们有这权利对一个老师动手吗?你们这叫侵犯人身权利。他大叫着,保安呢?见一个保安正鬼鬼祟祟地在那看,说你呢,还不快过来维持秩序?快给我把他们赶跑,谁也不许留在校内。

    几个保安挥舞着手中的警棍,大声吆喝着,都出去了,都出去了,不然我们可要电你们了。

    逐渐地,人们都四散开去了。

    只有矮个子和李乐乐没有让走,孙晓红和男朋友当然也不会走。

    董校长轻轻唤了一声,孙老师,别害怕,有啥事我给你担着。我不信你是那样人,这里边一定有事。都怪我没早点赶到,让你受罪。说着给她找了个凳子让她坐下。

    孙老师没有说什么,她的心暖暖的,董校长比韩守礼强多了。她轻轻地说着谢谢。

    别怕,当着这些人的面,你说一下这几天的行程,堵住他们的嘴。

    孙老师理了理散乱的头发,瞄了一眼李乐乐。李乐乐也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孙芳菲这时脑子里涌出一句歌词,该出手时就出手,既然夜总会的照片流出来了,那前因后果必须说清楚,否则这辈子就得背黑锅。事情还得从……

    刚说到从,韩守礼这时从外面闯了进来,大声嚷嚷着,孙老师啥样人,难道你董校长还不清楚吗?还必须要让人家解释一下吗?再说解释的那东西不也是一面之词,一点也当不了证据吗?我说你们啊,就是吃饱了撑的。就想没事看人家笑话。要是我,我肯定不会说,随你别人瞎猜去,你那个照片我怎么怀疑是拼贴的呢,是做了手脚的呢?如果你们真的对真相感兴趣,去城里夜总会亲自走一趟不就得了吗?

    孙芳菲刚要把韩守礼怎么强奸的她,怎么让她走投无路,怎么使她心灰意冷,使她想走放荡的破罐破摔的邪路,后来没走成的事说一遍,无奈突然杀出个韩守礼,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把她给截住了,话到嘴边却咽下。

    董校长见韩守礼提出这个意见,也就顺水推舟道,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谁也不许给我再无事生非,谁那样我处理谁。

    望着孙芳菲晦暗的脸,那无精打采的眼神,董校长挥了一下手,都走吧,把孙老师带到医院看一下,今天的课别上了。

    这晚上,董校长找孙芳菲谈了一夜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