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毕业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3354字

    时值毕业季。

    六月的天就像孩子的脸,阴晴不定、难以揣摩。前一天的温度还热得让人感觉如处蒸笼,第二天倾盆大雨过后的凉意就会让你恨不得捂上一层薄棉。

    “唉……这个破天气,都不知道穿什么好了,落落!进雨季了,雨伞不能离了背包了听到没!”

    在我妈眼里我永远是个出门迷路、丢三落四、生活自理能力几乎为零的“巨婴”,想起什么看到什么她都要念叨我两句,搞得我宛如一个智障。

    而我呢,也深知这是她爱我的一种表现,不忍伤她的心啊,于是我满脸堆笑地应了一句:

    “知道啦~”

    就抓起背包匆忙出门赶往学校。

    我叫姚碧落,名字是不是特别文艺?特别地小仙女?好吧,这是我初中时看连飞带打的武侠剧时看到有个美女小师妹的名字,当时我就觉着:哇,这名字太美了!紧接着就赶紧翻出户口本拉上我妈去派出所改了名字。

    也是从那时起我有了一个作家梦:我时常幻想着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可以在写作方面小有所成,然后带着我的作品开一次全国巡回签售会,坐拥无数粉丝,慢慢地我的作品会被改编成游戏、电影、电视剧,我会变得非常有钱……然而多年以后,当我带着厚厚的眼镜、顶着黑眼圈哀怨地蹲在电脑前码字时,回想起当初信誓旦旦地说以后要靠码字挣钱的自己,在感叹“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的同时,真恨不得冲过去揪住头发把当年的自己撂倒在地,接着叮叮咣咣地胖揍一顿,边揍还得边骂:

    “呸!你对文学一无所知!住嘴!!!”

    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已经实习完毕的我们想趁着回学校提交实习报告的机会拍毕业照、吃散伙饭,走在校园里看着一会儿有课匆忙赶去占座的学弟学妹我不禁感慨,时间就是这么无情,好似一双隐形的大手,不管你情愿还是不情愿都推着你往前走,走向未知的未来,走向衰老死亡。从此我们就将跟学生时代和这段纯粹的青春挥手告别,在社会市井的熏陶之下褪去年少轻狂,也不再对今后的日子充满幻想,我们也许会变得现实自私,也许会变得成熟稳重,每日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与人相处,疲于奔命,周而复始……

    “欸!碧落!来这边!”

    一声叫喊打断了我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非主流伤感,我四外寻觅着声音的来源,这时一只纤细白嫩的胳膊挽住了我的手臂并拉着我就走,

    “哎呀你怎么这么能磨蹭,大家都等你呢,快走快走!”

    我猛地回头,发现原来是我最好的朋友——月半,月半本名齐明月,因为大一刚来报到时她的体重足足有一百六十五斤,再加上她的微信名字叫:一个胖公举,所以我们给她起了个叫月半的外号,既不过于粗俗明显、令人难堪,还能顺便激励她减肥。哦对了,月半的身高,只有一米五……

    所以,一米五加上一百六十五斤,煤气罐既视感有木有……

    后来月半经历了一场心酸异常的暗恋,暗恋的对象不但不喜欢她,还在学校中央广场故意搞一个告白仪式,实际却为了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羞辱她一顿。好在我坚强勇敢的大月半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她痛下决心减肥,在很长一段时间的科学饮食戒零食戒饮料合理运动下,她瘦到了九十二斤,本来五官就很好看的她现在简直就是颜值巅峰,再加上本身她衣品就不错,奈何以前太胖了……所以现在美美的月半是走在大街上都相当吸睛的那种美人,所有人在惊讶于她的毅力的同时都发自内心地佩服她,就连以前对她冷嘲热讽过的女生都追着追着问减肥秘籍,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来形容再合适不过,失去一个错误的目标,换来一个完美的自己。

    “我的月美女,你这风风火火的,干嘛呀?”

    我一边被娇小的月半拉着走一边嬉皮笑脸地问。

    “还问呢,毕业照啊兄弟!咱们班就差你没到了,都等着你呢,你说你咋这么大架子,不是上周班长就在群里通知九点到北操场集合吗,你非得十点来?还悠哉悠哉地在学校里乱晃,你心咋这么大呢,真是被你气死了,跟你操不完的心!”

    “啊?九点?我怎么记得是十点?!”

    被月半数落一路的我原本还想委屈巴巴地申诉一下,结果,好像又是我迷迷糊糊记错了时间,真是太尴尬了……

    “要不是大家都惦记着说所有人都在的毕业才算圆满,就导员那……行了不说了,快站到这边来。”

    说话间我俩就到了操场,尽管班里的所有同学都没有抱怨说我耽误事或者怎么样,还安慰我说大家刚才都在自拍啊之类的也没闲着,我还是路过大家身边的时候一个劲儿道歉,我急忙套上学士服后跟月半站在了第一排的最左边,

    “好!来所有同学现在看我这里啊!看镜头这个位置!来!回答我!银行里面有什么!”

    “钱!!!”

    “美女柜员!”

    在摄影师的逗趣下我们大多数人都喊的是“钱”,只有一个奇葩男喊的是“美女柜员”,摄影师反被逗笑得前仰后合,我们只好重拍了一张,这一次我们喊得都是“钱”,而此刻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在未来的某一天,亲如家人的同学们会因为钱,闹到何种地步……

    “好了好了,大家现在自由活动吧,想继续留在学校里拍照的同学记得中午十二点之前把学士服还到教务老师那里,咱们十二点半在北门八大碗饭店集合吃饭。”

    班长如是说,因为有部分家在外地的同学下午要赶车回去,所以我们的散伙饭定在了中午,大家意犹未尽地拍完照陆续聚到饭店围坐了三桌,酒席之间,大家推杯换盏,往来穿梭,频频举杯祝福敬酒。

    酒过三巡,班长端杯起身清了清嗓,说道:

    “大家听我讲两句……哈哈,借着酒劲儿给我壮胆了,也借着这个场合,饭后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一个都不少的聚在一起,我舍不得你们,真的……兄弟姐妹们,祝你们前程似锦,万事如意。”

    “好!敬班长!”

    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倒满一杯,对我举杯继续道:

    “姚碧落,你听我说,我知道在座的同学有的叫了我四年的班长甚至都不知道我叫什么,但是你,我希望你记住,我叫欧,景,一,我希望你记住我……”

    “吁~~~~~~~~!”

    所有同学都开始起哄,闹得我满脸通红。我一脸懵地站起,欧景一却摁我肩膀示意我坐下,

    “因为我们俩是好哥们儿嘛!哈哈哈,你们先吃啊,先吃,我去趟卫生间。”

    他说完便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我望着他渐渐走远的背影如鲠在喉,他什么心思我不是不知道,大家同窗四年,他一次次帮我,对我的好我心中有数,可是我的家境顶多算个小康,他家却是红三代,家境殷实,我不想“高攀”,讲实话就是现在的我配不上他,我自卑。

    喜欢他吗?是喜欢的。可是我想的是我要努力镀金让自己变得很好很出色,如果那时有机会在一起了,我绝对不会错过……

    “喂,碧落,你知道吗,我那段时间是怎么挺过来的?”

    齐明月一只手捏着酒杯,一只手托腮状看着我,自嘲地笑了下继续道:

    “我也是要面子的啊,你说,那个垃圾男把我骗到操场说要告白的时候,我能不开心吗?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是垃圾男,我也没意识到我自己的喜欢是这么不堪,我激动地简直要起飞了,就感觉当时一百六十五斤的身体里并不是脂肪,而是氢气,所以往操场走的路上我一直跟你说拉着我拉着我,就是怕自己开心地飞走了,哈哈,还真傻呀。”

    她喝了一口酒,皱着眉咽下,

    “啧……还真苦,酒不好喝,日子不好混,现实只会重重地一巴掌甩醒我,让我从公主梦中彻底清醒过来,他羞辱我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也许我应该感谢他,如果没有那次经历我可能现在还是个胖妞,以胖妞的形象跟大学说你好,又以胖妞的形象跟大学说再见,现在好啦!我,简直就是涅槃重生一样,减肥的过程中每每想放弃的时候我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垃圾男那副高傲的嘴脸,我发誓要让他狠狠的后悔,现在,从他看我时那炽热懊悔的眼神里我猜,我应该是做到了。”

    她把杯里的酒喝完,起身跟大家告别,临走之前俯身贴在我的耳边说了句:

    “我要去跟垃圾男来一发毕业炮,让我的灰暗日子跟着这一炮随风而去,也让他彻底滚蛋,哈哈。”

    我楞了一下的功夫她就已经潇洒转身离去,也是从这一刻开始我意识到了齐明月好像跟我脑海中那个憨厚善良的月半有些不一样了,经历会使人成长,同时也会把人变得疯狂,我在心里默默愿她安好,便开始琢磨着一会儿回家怎么跟我妈提想去北京的事情。

    我吧,在整个大学四年里无数次暗示我妈毕业想去发展,然而无数次探口风得到的结果都是同一套话:

    “你是个女孩子,妈就你这一个宝贝闺女,我自己有单位有劳保,岁数大了的时候也不指望你给我养老,你说妈能指望你赚多少钱啊?妈就希望你平平安安地在妈身边,干个稳定工作,有余钱儿的话呢乐意给我花就花点儿,没有呢你就够自己花就行,妈对你要求高吗?你别给自己搞得太累了,北京那大城市,生活节奏快得吓人咧,人人压力都老大了,多累啊!你就在这边安安分分找个工作,安安分分出个对象,以后稳稳当当地结婚生娃,这就是天伦之乐!美满人生!这样妈就知足!”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