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于我也是北漂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3353字

    欧景一应该是去卫生间吐了一番,他回来之后大家陆陆续续开始打招呼告别离席,我也要走时他示意我等他一下,我忐忑地到饭店大厅找了个角落里的沙发坐着等他,待他把大家一一送走又去前台结账之后就憨笑着来我这边说要送我回家。

    有了饭桌上那事儿闹得,我俩这独处的气氛变得很微妙,准确地说是尴尬……原本我俩也算比较亲近的朋友,最开始的时候我有不懂的地方经常问他,他有需要细致处理的事就找我帮忙,一来二去熟络了之后再加上兴趣爱好什么的也比较合就成了好朋友,可是……现在,他的心思已经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而我又下不定决心应该怎么摆正他在我心里的位置,所以这种奇特的感觉像一根透明鱼线紧紧勒在我的心上,让我十分不舒服、不自在。

    “那个,我……我要去陪我闺蜜买,买一些日用品……她过几天就要,要去美国读研了,要不你就别,别,别送我了吧,这也不……”

    “你想故意躲着我就直接跟我说就好了,没必要撒谎,真的。”

    后半句的“这也不顺路啊”被我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我原本只是想着,他家跟我家也不顺路,非得要送我别再又有其他话憋着没说打算一会儿说吧……

    我这个人有个特质,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心理缺陷,就是异性朋友如果我真拿你当朋友的话,我就不会像一些女生一样那么有“美美的”心理包袱放不下架子,可能是我性子里有些男孩子气的缘故,我会真的像处哥们儿一样跟男生相处,可是一旦我感觉到对方有喜欢我的意思、有要表白的倾向、或者已经表白了……

    那就完了,我就开始像受惊的鸵鸟怕见到天敌一样(虽然我也不知道鸵鸟的天敌是什么,我就是比喻一下),特别想逃,根本就没办法跟对方独处了,很想逃避,不想面对,就感觉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可能会像鸵鸟一样做出把头插在沙子里这种掩耳盗铃的蠢事来。

    可是我这个蹩脚借口被识破了,我现在真的恨不得把头插到沙子里去假装欧景一看不见我……

    “你一撒谎就结巴,你自己不知道?唉,我没想到我还没把话说破就已经吓到你了……你冷静一点啊喂……”

    欧景一的酒好像是彻底醒了,而我,现在就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乖乖站在班主任面前一样,慢慢深呼吸企图让自己放松下来。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哎呀我没谈过恋爱么,你知道的……我紧张……”

    我局促地揪着衣角嘟囔道。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欧景一憋笑没憋住干脆大笑起来,我有些以及败坏地抬起头瞪了他一眼,怎么!大学应届女毕业生没谈过恋爱就这么好笑吗!

    他边笑边揉了揉我本就有些凌乱的长发,我懊恼地甩了甩头,他就帮我把乱发拨顺,边弄边说:

    “好了,既然我怎么想你已经知道,那我也就终于可以把我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咯,其实我不希望你很快地给我答复,因为适合做朋友不一定适合做恋人,不是有那么句非主流的话叫:如果你给我的跟你给别人的一样那我宁可不要。这就是我能给你的保证,如果你跟我在一起了,我一定把你宠上天,而且你是我的小公举,第一小公举,待遇肯定跟这些凡夫俗子不一样。”

    他弄好了我的头发,两只手扳住我的肩膀,因为他比我高一头多,所以他弯了一些腰正视我的眼睛继续道:

    “可是我也明白一个浅显的道理,显然咱们两个现在是很合适的朋友、哥们儿,可是朋友可以变成恋人,恋人却没有办法变成朋友,就好比毛巾可以用来当抹布,抹布还能变回毛巾吗?你心里不犯忌讳?就算洗得再干净,在你试图用当过抹布的毛巾时你的心里永远想着它之前已经是一块抹布了,回不去了。当然这个道理比较俗,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曾经喜欢过的人事物,如果不再属于你了,你再多看一眼肯定还是想占有。我很珍惜我们的革命友谊,所以落落,你记住,从这一刻开始你随时可以主动给我答复,我会一直等你,如果你始终对我爱不起来,那么我会一直心甘情愿地给你当备胎,直到你有个好的归宿为止,我对于你,我一定会做到:你若安好,我再起跑。放心吧。”

    我满眼感激地看着他,回以他一个简单的拥抱,之后缓缓道:

    “景一,你能理解我的心情我真的太感激你了……我真的怕你误会我的想法,一直以来我都拿你当我哥哥看待,我……”

    “哎呦卧槽姚碧落你可别说这话!一般女生说这话:我一直拿你当哥哥,不就是彻彻底底没戏了的意思吗?!你别说了别说了,行了啊我走了,你不愿意让我送你回家我就不送了,正好我的话也说完了,走了啊!”

    欧景一打趣地打断了我的话,这半开玩笑的语气就好似这一切真的都是玩笑,而我们还是好哥们儿一样。他随意地挥了挥右手算是跟我告别之后就走了,我则慢慢悠悠地往家的方向溜达,我边走边考虑这次应该如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说我妈妈,让她放我去北京闯荡,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区的小广场,我脑子里突然电光一闪灵机一动,给齐明月发了条微信:

    “月半大大!江湖救急!!!”

    齐明月倒是秒回复我一个小猫啃爪子的动画表情表示自己满头问号,然后发来一句:

    “什么事儿啊,火烧上房了啊。”

    我:“一会儿我把一条编辑好的消息发给你,你用短信形式给发给我就可以,我有用,过两天见面再跟你解释!”

    在我事成之后,也就是我把聊天截图拿到我妈面前给她看之后顺顺利利地得到准许、有条不紊地收拾行李、心花怒放地上了高铁之后,我给齐明月打了个电话,

    “喂落落,怎么回事啊到底?”

    齐明月应该是在边追剧边啃苹果,因为她吧唧吧唧含糊不清的说话声音里掺杂着两个女人的吵架撕逼声音,和咔嚓咔嚓啃苹果的声音。

    “就是我要去北京追梦咯!”

    “哦是吗,恭喜恭喜……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去北京?!!”

    刚开始还被电视剧分散注意力敷衍答话的齐明月听到“北京”和“追梦”两个词,估计现在正猜测我是不是因为想当作家想疯了离家出走了,或者因为被传销团伙洗脑着魔了,正捏着手机酝酿着准备报警……

    “就是那个啥……我下午的时候不是让你用短信给我转发了条我编辑好内容发给你的微信嘛,我用这个内容取得了我妈妈的信任,然后,就走咯。”

    “我的天,不是吧?!那条?就凭那一条短信?就解决了你屡战屡败的世纪难题???”

    “那短信我好歹也斟酌了半天好吧……

    ‘姚碧落同学您好,我是北京翩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人事部工作人员,很高兴的通知您,您应聘的行政文员职位已通过初试,恭喜您即将成为本公司的一员!

    请您于明日上午九点钟着正装到本公司进行面试,若面试通过则直接入职并接受入职培训,入职培训将持续一个月,培训通过后正式进入试用期,请准时到本公司报道!谢谢!’

    你觉着,这内容不真实吗月半大大呀?”

    我因为感叹于自己的过人才智而有些沾沾自喜,可齐明月却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去夸奖我,而是把我教训了个狗血淋头……

    “姚碧落!你可心真大!竟然用我来骗你妈妈!你!唉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

    齐明月在电话那端气得跳脚,我也没了那洋洋自得的心情,急忙解释:

    “放心放心啊,我把你的手机通讯录备注改成这个翩倪传媒了,至于为什么叫翩倪么……骗你的同音,嘿嘿……我能照顾好自己啦!这么大的人了,你就放心吧,先不要跟别人说哦,我就是来试试,虽然短信是假的,但是我的梦想是真的呀!我要是混不下去我肯定就回去啦!虽然我不希望自己的北漂之旅会以这种灰溜溜的方式收场……”

    “三个月!给你三个月时间!在北京站不住脚的话三个月之内一定要回来!虽然我很气你以这种方式离家追梦,但是谁让我是你闺蜜呢……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随时跟我保持联系,找不到你我就把事情告诉你妈妈,然后报警!”

    “我跟我的大月半是天下第一好!爱你!多谢女侠!”

    跟齐明月说通以后她有埋怨我几句嘱咐我几句就挂了电话,我这心理负担一下子消了一半,来北京这个决定我做的确实有些冲动了,不过我还年轻么,不趁着自己年轻的时候多闯一闯,等我岁数大了肯定会变得更加的畏首畏尾、瞻前顾后,到时我一定会后悔为什么不趁着自己还年轻出去多闯荡闯荡。可是我虽然现在是这么想的,也确实是有一些哄骗自己的成分在里面,因为我现在这么做了,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这趟北京之行会不会最终成为我晚年懊悔的一个心结……不去做就永远不知道。

    虽然我天真地以为迈出了这艰难的第一步,后面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可是生活依旧是生活,永远都会在你做好一切美好愿景的时候教会你什么才叫真正的生活,就是偶像剧泡沫剧里的狗血情节都是骗人的,根本没有什么灰姑娘变成小公主的可能,而我也不是什么豪门遗落在外的千金闺女或者外孙女,我就是一个目前还不具备养活自己的能力却还成天只会空想的女屌丝,从到北京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明白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