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师不利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3359字

    这个道理就等同于“薛定谔的猫”,一个盒子里有一只猫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之后,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放射性物质将会衰变并释放毒气杀死这只猫,而同时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放射性物质不会衰变那么猫将会活下来。

    根据经典物理学在盒子里必将发生着两个结果之一,而我现在的处境就和这盒子里的猫一样,不去北京在老家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可能我会后悔;去了北京,有了好的发展机会再加上可能巧遇贵人相助,事业有成,安度晚年。

    人生总是如此,艰难的选择题、人生的转折点、二选一的分岔路,没有人知道做了何种决定才是正确的,因为你我的人生都只有这一次,我们只会经历自己选择的后果,而往往这种后果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时,我们就会把当初自己放弃的选择脑补得异常精彩,导致自己后悔不已。

    可是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人无完人,人生亦无完美人生……

    四个多小时的高铁路程之后我在傍晚到达了北京,这里每一个人都低着头急匆匆地赶路,仿佛只有逆行于人潮的我在拖着行李箱慢悠悠地前行。

    毕竟我给我妈妈看的那条面试短信是假的,我也没提前投简历预约其他面试,所以我找了家快捷酒店想先放下行李出门吃个饭走一走,剩下的问题明天再考虑,

    “您好,单人间一晚的多少钱?”

    “三百九十八元。”

    “呃……您家有团购吗,团购价多少钱?”

    “软件上面是三百六十八元。”

    “我行李好像落了一件在出租车上,我去找一下,谢谢你了啊!”

    唉,形势逼人啊,我一共就带了大学期间攒下来的四千块钱的小金库,这接近四百块一宿的房费,对我来说开销不小啊……也就是说就目前的情况看,算上吃喝的费用,如果一周左右我还没有安顿下来,那我可能连回家的车票都要买不起了……所以我决定先找个青年旅舍住吧还是,节省开支,然后明天开始出门找工作。

    找了个九十八块钱一宿的青年旅舍住,我放下行李瘫在床上那一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个不足八平米、屋里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套桌椅的小屋子竟然一晚也要接近百元,北京啊北京,可真是寸土寸金的首都大城市……

    我用电脑连这个青年旅舍的无线网想投递一些简历预约下明天的面试机会,结果不知是这儿的无线网兆数太低还是用的人太多,我是干着急也连不上。苦苦挣扎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这肚子也开始闹革命,干脆我就揣上钱包出门买了个煎饼果子去了网吧,毕竟时间不等人啊,我不抓紧时间找工作明天就是白费的一天。

    “文员、策划、前台、助理编剧……”

    我边看着五花八门的职业边嘟囔,刚开始还在心里甄选以自己现在的水平大概可以胜任的职位,后来我也看花眼了,就直接向差不多的职位都投递了份电子简历,多多益善嘛,说是这么说,我也知道自己是病急乱投医……

    从网吧回青年旅舍的路上陆陆续续就有七八条真正的面试邀请短信发到了我的手机上,我美滋滋地捧着手机往回走,心想着回去早些洗漱睡觉,补充一下舟车劳顿掉下来的精神状态,明天一大早就元气满满地逐一去给我发短信的公司面试,结果就在我洗澡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有人在窥视我,让我惶惶不安,只快速冲洗了下就草草了事回房。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和我一样的心理:当我涂抹完洗面奶需要用水冲洗掉、或者洗头发时打匀了洗发膏要用水冲洗头发的时候,这两个时刻视觉受阻,我会因为极度没有安全感而恐惧万分,感觉周遭全是鬼怪或者有人在我背后下一秒就要推倒我杀掉我。

    因为这个青年旅舍的洗漱区是公共水房,我心里的不安更胜,在水槽处洗脸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人盯着我,所以我眼睛都被水和洗面奶的泡沫给蛰得通红我也不敢闭上,这种感觉知道我进了女浴区也没有消失,我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洗澡,可是折腾了一天一身黏汗,不洗连觉都睡不好,索性就咬咬牙,忍了。

    而我此刻也并没有意识到,我敏锐的直觉和当时的隐忍会给我带来怎样的麻烦……

    这一宿睡得并不舒服,我有些认床,这冷不丁一换环境真是不踏实,况且这小旅社的门板墙板都薄,隔音不好,洗衣服的声音、电视机收音机的声音、其他房间开门的声音……就连隔壁翻身木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我都能听见,感觉像在市集住了一夜似的。

    我只得克服睡意强撑着起床洗漱,换上正装画了个淡妆出门,去面试的第一个岗位是传媒公司的行政前台,我早早到了人家公司楼下,买个份肉饼豆浆狼吞虎咽地啃完,擦擦嘴涂上口红进了公司。

    接待人员把来面试的人引进接待室之后便递上一份笔试题,之后便站到前方用指关节敲了两下她身后的白板就出了屋子,白板上写着:

    “笔试题答完请带着试卷出接待室并交给门口笔试评判人员,立等结果,如笔试通过请至三楼会议室直接参加面试。”

    我知晓规则后快速阅卷答题、出门将试卷交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看看试卷看看我,给了我一个“pass”的挂绳吊牌示意我上楼面试。

    到了专门腾出来面试的会议室外我前面有四个人在等候。四人,不多,所以留给我回忆自我介绍以及从网上看的种种面试应当注意的细节和技巧的时间也不多。

    “下一位,五号!”

    我起身理了理衣服,边往会议室内走边把刚才深吸的一口气慢慢吐掉,进屋见只有一位女面试官,我的紧张程度就降了三分,可我刚坐到她面前她就立马发问:

    “姓名?”

    “姚碧落。”

    她从电脑调出我投递的电子简历大概扫了一眼,没给我递上纸质简历的机会,继续向我提问:

    “从业经验?”

    “零……我今年刚毕业……”

    “相关行业?”

    “也……也没从事过。”

    我心想,完了,结巴了,露怯了。她又问:

    “如何对档案进行分类?标准是什么?”

    “我……啊?那个……”

    “在工作中如何处理与上下级的关系?”

    我憋得脸通红干脆抿住嘴唇没有说话……

    她见状轻轻摇了摇头,礼貌性比了一个向外请的手势,结果不言而喻……

    我的第一次面试啊,就以这种惨败收场了……

    结果今天接下来的第二第三第四……第八次面试,也不知道跟今天没开个好头有没有关系,不是应答地磕磕绊绊;就是人家岗位已经谋得合适人选,不招了。这一天下来一无所获,午饭也没顾得上吃,我的脚也因为穿不惯高跟鞋被磨起水泡走不动路,只得坐在路边休息片刻。

    这时我电话响了,我瞄了眼屏幕是我妈妈打来的,昨天到这里太过兴奋以至于都忘记给她去个电话报个平安,我赶紧调整下状态,摁了接通键:

    “喂妈妈~昨天到这里忙忘了都忘记给你打电话啦~”

    “死丫头你是不是要让我惦记死啊!我这一宿没睡等你电话你知不知道!可真是像脱缰的野马和冲出栅栏的猪了是不是!出了门就忘了家啊你!!!”

    我妈在电话那头对着手机一通咆哮,我自知理亏没敢吭声,我俩沉默半晌后,我妈平静了一些,问我:

    “吃饭了没,是今天入职吧,怎么样了?”

    我这边跑了一天什么事也没办成,还得因为假短消息的事继续往下编瞎话骗她,如果跟她讲了实话她肯定不由分说让我卷铺盖回家。

    “很顺利啊!公司同事都很热情的,还给我们这些新同事开了个小型欢迎会呢!工作环境也很好的,妈妈你不用担心……”

    我越编鼻子越酸,这全是我理想中的事,想得越美跟现状落差越大我心里越难受,我从来没长离开过家完完全全靠自己的双手生活过,现在……唉,只能说生活会教会我们成长的。

    我怕再说下去被我妈听出来哭腔,就作势说正在吃饭要上菜了挂掉了电话,反正没找到工作今天不回家一周之后也会回家的,想留在这儿就撒丫子干吧!

    我给自己鼓了鼓劲儿就坐上公交车回了青年旅舍,路过前台的时候两个伙计眼睛盯着我窃窃私语我也没有在意,准确的说是太累了没精力在意,到了门前我掏钥匙开门却拧了半天没打开,

    “哎?怎么回事啊……”

    我只好去前台让其中一个伙计来帮我开一下门,结果他用吧台钥匙开门之后我懵了,屋里的床单被罩全被换了,我的行李也都不见了,我以为是我走错了房间,慌忙地出去看了眼门牌号,是我昨天住的那间没错,可这……

    “这什么情况啊?!我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我一下六神无主了,抓着伙计的胳膊不住地摇晃,可那伙计却毫不在意,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并甩开了我的手,

    “钥匙,给我看一眼。”

    我急忙把钥匙递给他,他嗤笑一下,道:

    “这不是我家店的钥匙,你走错了吧。”

    之后便丢下我自顾自往吧台走,

    “不可能的!我昨天就是住在这里的!!!”

    我追着他到了前台,看到电脑后突然想到我昨天办理入住时做了登记的,

    “麻烦你!麻烦你帮我查一下我的入住记录,好不好?求求你!”

    那小伙子看我是个小姑娘,也没对我不耐烦,他调取了昨天的入住记录之后对我说:

    “什么名儿?”

    “姚碧落!”

    “没这人。”

    “不可能!你们,你们这儿肯定是黑店!我要报警!”

    我奔波了一天现在已经达到了体力下限,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儿……我真是处于崩溃边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