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脚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3397字

    艾喜走之后我又跟火柴聊了好一会儿,聊了一些她的事儿也聊了一些艾喜的事儿,火柴姐本名柴一,因为脾气火爆所以大家就都叫她“一点就着的火柴”,她的主业是在一家传媒公司做经纪人,和多数女生一样,她儿时的梦想之一是长大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店或者面包店,于是在她积累了一定资金之后她就开了这家将咖啡店和面包店合二为一的这么一家名为“Nevermiss(别错过)”的店。

    我原以为像火柴姐这种一看就有故事的女人可能是为情所伤、错过了一个好男人,所以才给自己的店起了这么个名字,别错过自己心爱的人,也别错过店里的美味。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非常浅显的一面,这名字的主要含义在于另外一个翻译:莫思,别去思念,别再回想。而这也跟火柴姐自身的一段痛苦不堪的往事有关,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而我听她讲,她跟艾喜算是同事,她们两个都在这家叫“铱星传媒”的公司做事,艾喜是做视频后期制作的,她们口中的安然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陈安然。

    关于她们的私事她都没有聊很多,想想也是,毕竟是刚接触,有所保留也是正常的,等以后相处一段时间了自然也就了解了。

    我们聊到十点多,店里的几个员工陆续下班,我们也打算走了。因为我的行李丢了,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火柴姐就给了我两套工作服暂时作为换洗衣物,她把我送到员工宿舍所在的小区,又给我在楼下超市买了些日用品,就带我去了员工宿舍。

    这宿舍其实是火柴姐给大家租的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主卧是女生宿舍,次卧是男生宿舍,每个房间都住了四个人,火柴姐领我进去并把所有人都召集过来把我介绍给大家,

    “各位,这是咱们面包店里新来的员工姚碧落,你们多照应。碧落,做个简单自我介绍吧。”

    “你们好我是姚碧落……我今年刚毕业也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今后有诸多不懂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带带我,谢谢大家……”

    “欢迎!”

    一个男生起头鼓掌,我就在大家稀稀拉拉的掌声下加入了这个集体。

    “好了,散了散了,碧落,这边是女生住的,过来吧。”

    火柴姐轰散了众人,带我进了女生住的房间。

    女生宿舍这屋放了两张上下铺的床,她指了指一张铺盖叠放整齐的上铺道:

    “这张床就是你的了,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我先走了。”

    我跟她告了个别之后就爬到上铺去瘫着不想动,这屋里除我之外的三个女生有一个是晚上我在店里见过的,另外两个没见过,我以为是她们在厨房工作之类的我才没看见,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们两个不是面包店的员工,但是也是火柴姐手底下的员工,所以也可以住在员工宿舍里。

    这两个妹子是火柴姐在传媒公司手底下签的网络主播,网络主播这个新兴职业从去年开始迅速崛起,基本上我朋友圈里的人都开过直播,当然多数人都只是因为好奇而跟风开个直播玩儿一玩儿,可这其中也确实有人坚持了下来,成为了职业主播。我对直播的印象还停留于:上高中上大学的时候男生们为之疯狂的网络游戏,那些玩儿得好的游戏大神在电脑端开的游戏直播。而现如今形形色色的手机直播软件日渐火爆,没有行业管理者、近乎零门槛、随时随地可以开播的优势条件使得刚开始不被人们接纳和关注的直播逐渐被大众所熟知。

    有人会说:我觉得没什么啊,网络主播靠自己唱歌、跳舞或者就是会聊天就吸引粉丝,就能赚钱,这也是本事啊。我同意,很多歌手、演员在成名之前可能在酒吧卖唱、可能在网站开直播,然后机缘巧合被星探发掘就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所以虽然我是属于那种跟不上时代进步的步伐的人,可是我的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多数新玩意儿我都能接受,我也就不会用什么异样的眼光或者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个职业。

    客厅里有两个带隔板的“办公区”用来给她们直播的,那里电脑、麦克风等等设备一应俱全。可是当这两个妹子开播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儿接受无能了……感觉像触及到了我的知识盲区,好像这种直播方式叫,喊麦?

    “欢迎大家来到小美的直播间,希望好朋友们在这里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祝你们玩儿得开心、玩儿得尽兴!”

    “曾经,我为了你,放弃手中的情笔;

    曾经,我为了你,放弃身边好知己;

    为了你我战天地;

    为了你我不哭泣……

    哎!感谢王哥送的’游艇’!感谢刘姐送的’轮船’!老铁们一波’666’刷起来!!!”

    再加上酒吧慢摇串烧的背景音乐……得亏她们是在客厅里直播,要是在屋里我们这一宿就别想睡了,当然不在屋里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因为施展不开……

    这两个直播的妹子一直折腾到凌晨五点多才哑着嗓子下播睡觉,我本身睡眠就浅,她们折腾到几点我就在床上翻来覆去跟烙饼似的到几点。

    之后我眯了一个多小时顶着黑眼圈起床洗漱,因为咱们这儿住的人多么,厨房处被改造成洗漱区,卫生间被做成两个小隔间,每个隔间都有坐便和热水器,这样一来就方便了不少。

    等我洗漱得差不多了其他同事开始陆陆续续起床了,昨天带头鼓掌欢迎我的那个男生主动跟我打招呼:

    “嘿,起得很早啊。”

    我苦笑一下,他又来了句:

    “是起得早还是压根儿没睡呀?”

    “哈,习惯习惯就好啦。”

    我打了个哈哈就进屋化妆,因为宿舍离店里就一个街口,我收拾完也没什么事儿就先去了店里。

    “来这么早啊你,看来应该是一宿没睡?”

    火柴姐已经开了门开始卖早餐了,她一身运动装扎了个高马尾,显得十分朝气有活力。

    “呃……你们怎么都知道我是一宿没睡的啊……”

    我有些好奇,火柴姐一脸了然地笑道:

    “我知晓宿舍的情况,那两个主播小姑娘确实是闹腾,可是如果为了她们俩我再给单独租一个房子就太不划算了,所以只能委屈着宿舍的大多数人将就将就,都是外地来打拼的,都不容易,理解万岁。”

    火柴姐一边在收银台给顾客结算一边回答我,都没抬眼看我一下,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给她帮帮忙打打下手,她表示不用我帮忙,让我自己去柜台拿一份早餐吃,说等会儿她就回趟家冲个澡去公司上班了,等其他人都来店里的时候自然有人带带我,让我不用担心。

    我只好照她说的做,拿了吃的之后我一边吃一边观察她,真是个活得精致的人,早上去晨跑之后来店里开门,等大家来店里上班她再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还要来店里,好充实的一天啊,应该也很累吧……

    过了一会儿她忙好了送走了顾客,就坐到我对面跟我闲聊,我忍不住地问:

    “火柴姐,你每天又要去公司还要顾着店里,很累吧?”

    她哈哈一笑,

    “很累啊!所以我不天天来的,有空了就过来,多数事情都不用我操心,跟你住一个房间的那个在店里工作的女生就是代理店长,她的工作能力很强的,我很放心。”

    “那,我还有一点比较好奇,就是那两个主播妹子……她们这种主播方式,粉丝多吗?”

    “哈哈,讲实话,粉丝很多的!有段时间我手底下的主播火不起来,这帮小姑娘看自己在这行没什么前途就都早早地放弃了,我也一度陷入职场危机,差一点儿就被挤兑得离开公司了。我家是农村的,迈出一步走出来我就不想回去了,坐办公室吹吹空调两个月就能赚到在农村种地辛辛苦苦一年也赚不到的钱,谁还想回去呢?当时我发现我妈她们都在网上听喊麦的歌,我灵机一动就招了这两个妹子尝试以喊麦的方式直播,结果竟然出乎意料得好。农村粉丝比较多,他们并不渴望通过看直播去学习到什么,大部分都是为了寻乐子,或者主播跟粉丝互动的时候开开荤段子的玩笑,这样一来反倒有市场了。低俗吗……倒是不高端反正,可是总归来说我还是要想办法捧红我手下的艺人的啊,至于怎么红,怎么红都是个红,对吧。”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火柴姐这一番话很现实很露骨,可这就是当今社会的现状,想要赚钱就不要挑高低贵贱,别人不愿做的你去做,你就能赚别人赚不到的钱。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店里的其他人都陆续来上班了,火柴姐跟大家打过招呼之后就回家了。

    代理店长的妹子最先来的,她叫谢彤彤,是个性格泼辣的四川妹子,她简单跟我说了一下工作要求:“现在后厨的人手还够,所以你不用帮忙去做糕点烤蛋糕,先做一些简单的清洁工作和接待顾客吧,开门做生意主要就是服务态度要热情,知道了吗?”

    “嗯嗯嗯!”

    我小鸡啄米般地猛点头,心想:这妹子竟然讲的不是川普而是标准普通话,厉害厉害。

    接着她从前台抽屉里拿了几张纸递给我,

    “有空就看看,擦桌子拖地也别随意一擦就了事,这里面都有要求,消毒水儿别喷的太勤了,会有味道,早饭吃过了吧,先把地拖了吧,刘志!你们四个轮流干活儿轮流吃早饭!”

    她跟我交代完就冲厨房方向喊了一嗓子,那个叫刘志的小伙子闻声推开厨房门上的小窗探出半个头,“知道啦知道啦,每天都是这些流程这点儿事大彤彤你每天都要重复交代,可少操点儿心吧啊,操心不禁老,会长小细纹儿的。”

    原来那个跟我打过照面的小伙子叫刘志,他去拿早餐路过谢彤彤身边时被谢彤彤在肋骨处狠掐了一把:

    “就你能臭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