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袭的欧景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3331字

    “哎呦!疼疼疼!!!撒手!姑奶奶你快撒手!”

    刘志吃痛求饶,这小动作在任何人看来都透着些许暧昧,不过我当时正在看谢彤彤给我的几页纸,所以并没有注意到。

    我按照谢彤彤的要求和那几页纸里的规范拖地、接待客人、擦桌子,这样循环往复忙忙碌碌地过了一周,艾喜每天晚上都在差不多八点半的时候过来买双份的甜品,我以为她是给她室友带一份,因为大家多数都是在这边租房子么,房租又那么贵肯定会合租的,结果这货后来自己说:

    “室友?我室友是仙女,不食人间烟火更不爱吃甜的,这两份都是我的啊,我回去就吃一份儿,留一份儿当明早的早饭。”

    “我的天你这早饭吃甜品宵夜吃甜品,竟然吃不胖?!我这种呼吸都长肉的人老天爷对我真是太太太不公平了啊!好气!”

    艾喜得意地扬了扬手里装好甜品的袋子,还冲我嘚瑟地扭了扭屁股,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火柴姐偶尔过来见到我的工作越来越上手,也非常欣慰地点了点头扔下一句:“艾喜这回捡的还行。”就又走了。

    我:“(黑人问号脸)???”

    这回捡的?还行?艾喜这是有什么特殊癖好么没事就往回捡人玩儿?

    就在我溜号儿的空档我的后脑勺被人重重地弹了个大脑嘣儿,我连忙捂住后脑勺回头看,艾喜正端着一碟榴莲千层蛋糕吧唧吧唧地吃,还一边想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边又憋不住笑。

    我懊恼地凑过去想还她个大脑嘣儿,在榴莲的味道钻进鼻子之后又懊恼地躲到一边冲她摆摆手:

    “你吃完别跟我说话!”

    她像发现新恶作剧的小孩子一样非要离我特别近地故意问道:

    “什么呀?说什么呀?”

    我对榴莲的味道实在有些接受无能,就特别嫌弃地一只手捏鼻子一只手伸出手指抵住她额头把她推开:

    “幼稚!”

    “欸欸欸!你这孩子这么埋汰呢!你这手刚才摸擦桌子的抹布了!”

    她一边吵吵嚷嚷地抱怨一边用手背蹭着额头,我晃了晃另一只手,

    “我刚才用这只手摸的抹布。”

    “那你还用这只手捏鼻子!脏!”

    她特别嫌弃地翻了个白眼然后走到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我坐到她对面,

    “我这抹布比你都干净好吗!反复洗干净还消了毒的!你今天怎么中午就过来了啊,下午不用上班?”

    她一边忙着往嘴里塞蛋糕一边回答我:

    “当然不是啊,就是上午偷懒睡觉的时候梦到自己吃榴莲蛋糕了,中午饭我也不吃了榴莲蛋糕必须吃上,吃上了我这一天都能美滋滋。”

    “你个甜品怪,火柴姐这个店有一半的收入都是你给的。”

    因为每天都能接触到,所以我跟艾喜愈发熟络起来,说话也逐渐变得肆无忌惮。

    “所以我不是金主吗?你难道不应该叫我一声大佬?你的工资里我也有份儿!”

    艾喜自得地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小勺子,我双手一抱拳道:

    “大佬!你把奶油吃到鼻子上了!”

    她连忙去擦,这时谢彤彤喊我去前台要开始教我使用收银机器收银,我应了一声去杂物间放好拖布就过了去,

    “你先看屏幕这里,这个是点餐界面,顾客买了蛋糕的话你就点这个绿色的键,之后就会进到蛋糕的分类界面,人家买了哪个你就点一下哪个,如果只买了这一样你就直接摁右下角的结账键就可以,如果还买了别的你就退出来继续选择……”

    从这几天跟谢彤彤学习下来我摸索出了些她这个人说话的规律,关于这种实操型的工作她都会倒豆子一样把所有“知识点”一次性说完,所以我准备了一个小本子,用来记她的话。因为上大学时我们学院的几位任课老师语速都很快,所以给我们这届学生培养的其中一个优点就是速记的手速还是可以的,而且谢彤彤对于我记笔记这个行为很是满意,还在店里的一周例会当中特地表扬了我,可是在我看来这样一来我反倒有了“拍代理店长马屁”的嫌疑,所以她问起我这么做的心得的时候我就说的:“其实能不记笔记谁愿意记笔记的呀……我要是能听你说一遍就记住就好咯,可惜我记不住的,脑……脑子可能不太好,咱中国古话讲的: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么,那就自己自觉多烂一烂笔头呗……”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谢彤彤听我这么说觉得有些尴尬,可其他同事包括火柴姐在内,都觉得我拿自己打趣挺幽默的,我也就不在乎谁高兴谁不高兴了,怎么想就怎么说,畏首畏尾瞻前顾后地说话也太累了……

    这天晚上我洗漱完爬上床刚躺下,手机就“嗡嗡嗡”地响了下提示震动,我一瞧,是齐明月给我发来的微信:

    “这一周都没听你提要回来,看来是站稳了脚跟儿呀~我以为你丢行李那天就能回来呢,我都做好要去车站接你的准备了,没想到呀,啧啧~”

    我给她回了个小鸡啄米的动画表情表示点头,她给我回:

    “欸,碧落,你把你现在工作的这个店的具体地址发给我呗?”

    我当时心想,我嘞个去,这话题转移得有点儿生硬啊,但是我也发给她了,发完我也没问要干嘛,她自己就往下招了:

    “我给你发些快递邮点儿东西啥的。”

    我没问她自己就往下说,这不是她的一贯作风,按正常的套路来走的话应该是我怎么问她都插科打诨不说,然后等我末了说一句:“行了我不问了,反正到时候我也能知道是什么。”的时候她就该笑嘻嘻地告诉我了。所以这么一来就表示肯定有其他套路。

    不过紧接着我妈妈就打来了电话,我俩闲聊一会儿我就把月半表现不正常的事给抛到脑后了。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就去店里打算先把地拖了再吃早饭,结果还没到店门口远远就看到门口卷帘门那里蹲了个人,起先我没看仔细,以为就是晨跑累了的人在这里短暂歇歇脚,结果那个人见我过来就冲过来一把把我抱起来就开始转圈,我还以为是要袭击我,吓得我大叫一声就用双手抱住了头,

    “姚碧落!我想死你了!”

    我一听这声音,欧景一?他怎么来了?

    “景一!别转了!我没吃早饭你再转我就要吐了!快放我下来!”

    他闻言赶忙把我放下,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又双手并用捏住我两侧脸颊的肉,

    “死丫头你疯了!说都不说一声就一个人跑出来当北漂?!我还以为你这么多天没联系我是因为知道我喜欢你就害羞了……我也没好意思联系你,要不是齐明月告诉我情况我火急火燎赶过来,我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

    我有些恼怒地拍开他的手,我边揉着腮帮子被他捏红的脸边想:说不好听一点儿你是我什么人我做什么都要跟你交代啊?不过冷静下来想一想,昨晚齐明月才问的我的具体地址,欧景一今早就到了,肯定是赶得半夜或者凌晨的火车或飞机,做人不要这么没良心吧……人家也是担心我挂念我才来的……

    “你……你怎么来啦……”

    我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家里那个小地方我妈妈认识我多数的同学,现在齐明月把我的处境都跟欧景一说了,我要是把他气回了家,万一他跟我妈妈告状怎么办。

    “我想你了。”

    我还满脑子满心思担心他跟我家里告状,他突然来了这么深情的一句,我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我担心你,惦念你,这六百多公里的距离让我惶惶不安,我不放心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孤身一人在外闯荡,前几天我做梦梦见你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偷偷落泪,我就在你身边可我怎么喊你你都听不到,也没抬头看看我,我硬生生是急醒了。可我醒了之后也不敢发消息打电话去打扰你,我怕是我唐突地表达了我喜欢你吓到了你,所以只好反复刷新你的朋友圈和微博,期盼着你更新状态,关于生活的好与不好,可是你这一周都没有新的状态更新,我就磨着齐明月让她把消息透露给我。你别迁怒于她,她也是被我磨得烦了……我想陪你,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愿不愿意,我愿意陪你。”

    我真的是幸运的,虽然初来乍到出师不利,可是碰到贵人艾喜和火柴姐收留我,现在又有来自挚友的关心,虽然我心里知道的,我知道欧景一的心思,可他许给我的承诺让我很心宽,他总会给我雪中送炭般的温暖,却不会步步紧逼着我给他答复。在感情里人和人的追求是不一样的,他喜欢我,我其实也愿意跟他在一起,只不过我们两个之间始终保持着可以令人身心放松的距离,现在的相处方式是我们两个是兄弟、是姐妹,等做好准备的那一天我们就自然而然变成恋人,进而结婚、生子。这一切都很轻松,随着自己的心思走,没有来自任何一方的压力,这样很好。

    他毕业后原本想出去玩儿一下,现在也嚷嚷着非得要来北京,其实我是希望身边有挚友的,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会慢慢体会到,随着年龄的增长交朋友变得越来越难,所以我很珍惜身边的朋友,虽然我原本朋友就不多。如果他有了自己的工作计划且还执意要来,我万万不会同意,因为我不想是我的缘故耽误了他的事业甚至前程,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牵绊或累赘。

    可欧景一说,牵绊是相互的,人跟人之间的关系足够近时,总会有一些牵绊的。就比如,如果我收到消息在外落难的是他,我也会想方设法地帮帮他。

    这一大早就收到这么暖心的一击,还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加油,欧景一。

    加油,姚碧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