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助的小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2189字

    欧景一真的来了北京,他在学校的时候就喜欢摄影,所以他去找了一份摄影工作室实习摄影师的工作。我则照常在面包店上班,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攒钱买一台新电脑,不能忘了我来北京的主要目的,我是要搞文学的。

    然而现在没有钱买电脑的情况下我就只能先买个能够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有空的时候就写一写文章,诗歌也好,短篇小说也好,我想等买了电脑之后把本子上的内容誊到电脑上去,然后再通过投稿之类的方式看看能不能发表赚一些稿费。

    这天结束了店里的工作我回到宿舍,就在我去洗漱的时候,无意中听到跟我同屋的其中一个主播妹子在阳台气急败坏地讲电话,可能她刚开始还有意压低声音,可后来情绪一上来谁还顾得上这个,

    我听到她说:

    “姐,不是我说你,你这一而再再而三地违背咱们之间签订的合约啊,我刚从村里来的时候你说的是:每天工作四个小时轻轻松松月入过万。可是我直播开了之后我才知道我们的礼物分成被多分走了两成,我到手的钱才六千多,当然这两成礼物钱是去了哪里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我被钻了不懂法的空子,合约里写的我当时没看仔细,我认了,维权什么的也不谈了,没指望。可是姐,合约里白纸黑字地写着,我只直播,而且是绿色、健康的直播,喊麦那么俗我认了,你现在要求我去陪客户陪粉丝?是不是过分了……”

    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她提到了直播、合约,还管电话那端的人叫姐,多半是火柴姐了,接着我听到她惊呼:

    “我弟弟?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姐,我弟弟他,他还那么小……他这个病一定要治的啊!!!”

    她开始啜泣,之后态度完全软下来,

    “我明白了……我不是不知足,哪怕是没有那两成礼物钱我现在一个月赚的也比我们家多半年赚的钱都多了……姐,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要说话算数……”

    我大概心里有了数,多半是火柴姐有业务上的需要,让这个妹子去陪客户吃饭喝酒甚至……

    她不从,火柴姐就不知用了什么手腕让她就范。

    每个人都有短板和软肋,或是亲朋好友、或是金钱名誉,我之前听艾喜提过一句,她说火柴姐这个人很现实,可她办事能力强、业务好,在圈内小有名气,是个情商颇高、相当有手腕的人。起先我只惦念着她对我的好,在我最难的时候收留我,现在看来也不得不留个心眼儿,以防哪天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与此同时我血液里的正义感在作祟,我觉得我应该帮帮这个现在深感无助的可怜女孩儿。

    那妹子打完电话失魂落魄地从阳台往回走,我连忙转个身假装刚从厕所出来,自打我搬进来我跟她还没有过正面交流,因为我们作息时间不一样,我白天上班晚上睡觉,她晚上直播白天睡觉。

    见我走过来她楞了一下回神,然后冲我无力地扯了一个牵强的微笑,我也冲她笑了笑,擦身而过后她坐到沙发上发呆,我把洗漱用品放回房间之后出来去冰箱拿了两罐果汁,走到沙发处问她:

    “可以坐吗?”

    她向边上挪了挪之后拍拍沙发示意我坐到她身边,我坐下后递给她一罐果汁,她接过后我们两个短暂沉默……有点儿小尴尬,之后我先开口: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这是咱们的第一次交谈欸,我叫姚碧落~你呢?”

    她故作轻松地回答我:

    “我知道你叫姚碧落啊,你搬来那天自我介绍我就记住了,我叫何翠娟,你可以叫我Jessica,火柴姐给我起的直播艺名,她嫌我的本名土……”

    提到火柴姐她脸色更不好了,我就更能肯定了我的判断,火柴姐应该做了什么胁迫她为自己做事的事情,不然她不会是这个反应,

    “没有啊!我觉得英文名才不好记呢,这样吧,你可以叫我碧落,我叫你小娟,好不好?带着姓称呼总觉得怪生分的。”

    她点了点头,笑了,感觉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我见她心情好些,就假装对她们直播感兴趣,问道:

    “小娟,你现在每天热火朝天地干这个直播,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呀?你不知道,我刚来北京不长时间,我行李被黑旅店吞了,什么都没有了,现在正想迫切地赚钱呢,你这个直播赚钱吗?赚钱的话我也想弄。”

    我注意到她听我提到想干这一行之后瞳孔收缩了一下,之后眼珠左右转了半天,说明她在心里吃了一惊却没表现出来,现在正在思索如何回答我。

    半晌估计是她意识到自己想得太久了,就边想边开口:

    “赚钱啊,当然赚钱了……我现在一个月能赚一万块呢!你……你要是想干这个,你就直接跟火柴姐说么,她肯定很高兴的……”

    “好啊,我会跟她说的,谢谢你啦,我还会特意跟她提到是你引荐我做这个的,她说不定会给你奖金呢!嘿嘿。”

    我假装不经意地回应她一句,之后就抻了个懒腰说要回房睡觉了不耽误她一会儿开直播了,等我躺倒了床上心里却冒出一种预感:我觉得在她身上马上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甚至有可能危及到生命,我应该做点儿什么……

    第二天是我的休息日,是我来面包店上班以来的第一次休息,然而生物钟总会在你想要睡懒觉的时候作祟,好像多数人身上都出现过这种情况:上班的时候总是睡不醒,休息的时候却反倒早早醒过来,好气。

    我五点多醒了就想先去厕所蹲一会儿,一日之计在于晨么,晨便也很重要。

    等我从厕所回来的时候正赶上小娟下播,我俩一同回到房间,她住在我对面床,也就是对面上下铺的上铺。我刚爬上床躺进被窝就听到她手机外放了一条语音:

    “晚上七点我去宿舍接你,记得打扮……”

    后面就没听清了,她听到语音外放了就慌乱的用手捂住喇叭的位置,可我还是听出是火柴姐的声音,我如芒刺在背,感觉她在直直地盯着我。既然人家不想让人听见,那我就装作没听见呗,我刻意把呼吸放缓并发出轻轻的鼾声,她这才松了口气,我也松了口气,我又没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儿,我紧张个什么劲儿……自己也没搞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