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3379字

    既然她们的活动定在了晚上那我就可以白天放心去浪了,来到北京之后还没抽出时间来好好逛一逛呢,于是我叫上欧景一出来在大街上四处乱逛,其实我想去北京动物园的,我长这么大都没去过动物园,可是动物园的门票钱对我现在的经济水平会造成严重冲击,说白了就是穷,没钱,买门票会让我肉疼,更有可能的是我兜里所有的钱加一起都不够门票钱,所以我也没好意思提去动物园。

    可不知道欧景一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还是他自己也想去动物园转转,他把脖子上挎着的单反冲我晃了晃,道:

    “碧落,你看今天天气这么好,咱们要不要去慰问一下住在牢笼里的广大苦逼动物朋友们?”

    我心里虽然期待,但是表面还要为了顾及面子装作不想去,我白了他一眼,

    “还慰问动物朋友,让动物朋友来慰问慰问我们吧!告诉你那些动物朋友来的时候多带点儿蔬菜水果啥的啊,不带礼物就别来了,它们也好意思?”

    “俗!忒俗!你欧哥是这么被动的人吗?!就算是礼尚往来,咱也得是先把礼送出去的那一边!走,咱今儿去动物园走一圈去,欧哥请客!”

    我不好再推脱,只好双手一抱拳道:

    “谢谢我狗子哥!”

    “什么狗子哥?!!我抽你……”

    我俩就打打闹闹你追我赶地往地铁站跑去,坐了地铁到动物园,欧景一去买票之前像爸爸带着小闺女儿出来玩儿似的,他两只手搭在我双肩上嘱咐我:

    “小丫头儿,在这乖乖等我,我去买个门票就回来,要乖哦不许乱走,不然我回来就找不到你了。”

    我闻言作势要照着他的屁股踢一脚,他赶忙跳开往售票处跑去,买了票进了园,我就像《红楼梦》里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片段一样,什么都好奇,什么都要看看。

    于是就上演了以下对话:

    我:“欸!斑马!好肥的斑马!”

    欧:“你为啥要用肥形容人家,感觉你下一秒就要扑过去吃了它……”

    我:“欸欸欸!欧景一你看这个鸟!这叫什么来着……火烈鸟!真好看!你快拍照啊愣着干嘛!”

    欧:“等你反应过来黄花菜都凉了,早就拍完了!”

    我:“欸!!!那儿!你看那儿!李光洙!长颈鹿!!!景一景一!帮我拍个跟它的合影!”

    欧:“等会儿,最好的角度现在有人拍着呢,好了好了,你往右一点儿,再回来一点点儿,好好好就这里,来,一、二、三、茄子!”

    我这一下午比动物园里的猴子都活泼,上蹿下跳,欧景一没少给我拍照,我俩坐在长椅上歇歇脚的时候我就把单反要过来看他给我拍的照片,

    “啧啧,还真别说,景一你这拍照技术可以啊,角度、光线找得都好,你看这张,把我拍得又瘦又高的,不错不错!”

    我边自言自语般嘟嘟囔囔边翻看着照片,突然翻到一张我在学校图书馆自习的时候的一张侧颜照片,我好奇他什么时候拍的就:“欸?”了一声,结果刚才还因为被我夸奖抱着胳膊得意洋洋的欧景一那白净俊朗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朵根儿,他急忙把单反从我手里抢回去退出了查看相册的界面,背对着我坐着不说话,

    “怎么啦?害羞了啊?”

    “听我这么一问我看他耳朵都红了,他依旧背对着我,叫喊道:

    “我一个糙汉子我害什么羞!再……再说了,我是光明正大拍的,是你没注意到而已,怪我咯?!”

    “景一,我先跟你说一个浅显的道理,有理不在声高;然后我问你,不怪你难道怪我?我难道日常生活里还要时刻神经紧绷疑神疑鬼地不停环顾自后怀疑有人偷拍我?活得多累,简单点儿多好。景一,下次你想拍我就跟我说,不用不好意思打招呼,都是好兄弟这有啥的,省得你偷拍的话被我发现你还尴尬,对不?”

    我原以为他的反应应该是小鸡啄米式点头同意之后还要大加赞扬我贴心,结果他摇了摇头,眼神坚定地看着我,说道:

    “不不不,这种照片就是要偷拍的,偷拍的时候你不知情,所以表情动作都是最放松最自然的,这样才好看。如果让你摆拍的话,你自己说,就你这种看镜头就像被冻住那么僵的人,还怎么拍?”

    我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之后又拉着他去了猛兽区和熊猫馆,

    “哇……你看,国宝都被热得怀疑人生了,啊呸,怀疑熊生了,景一,我请你吃个冰棍儿去,走。”

    我看了眼手机,现在是下午四点,小娟和火柴姐的事情是七点,时间还来得及,我跟欧景一吃完冰棍儿他吵吵着饿,说原本热得心慌还没觉得,吃了冰棍儿冷静冷静之后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我俩想着反正动物园也逛得差不多了,那就干脆不逛了找了家面馆吃面,吃了半个多小时我猛然想起:北京的晚高峰是很可怕的。

    一晃我来北京半个多月了,因为火柴姐给安排的宿舍离店里很近,所以我还没经历过传说中的北京早晚高峰时的公共交通。据说早晚高峰的时候上下地铁上下公交车都不是遵从你个人意愿的,而是被人群蜂涌着上车,又被人群蜂涌着下车,所以说你从被挤上车开始就要做好下车的觉悟拼了老命地往后门挤,不过你可以从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过程中发现,最能挤的不是上班族也不是家庭主妇,往往都是五六十岁的大爷大妈……

    想到这儿我急忙又往嘴里扒了几口面,就跟欧景一打了声招呼说突然想起来店里有事要赶回去,景一说正事要紧让我快回吧,我就一溜烟儿跑了。

    等我这被挤得昏天暗地、换乘的时候第一趟地铁都没挤上去又等的第二趟、好不容易赶回宿舍楼下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我在楼下水吧叫了杯最便宜的柠檬水坐着喝,顺便缓缓神喘口气,我这一趟算是见识到北京晚高峰的可怕了,我感觉我被挤得差不点儿要撕裂开了,整个人都变得更扁平了……我现在又不能回宿舍去,不然小娟看到了我一定会防备着我偷偷摸摸地走,这样我就没办法跟上去了。

    六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小娟就下了楼,她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不过都是小心机的那种,不像平时她开直播时的那类浓妆。她化得橘色系的眼妆、涂了南瓜色的口红与之相呼应,本身她就不黑,这么一打扮衬得她更加白净,中长发的两侧各编了一缕麻花辫同其余的头发一起束了个低马尾,一条白色小礼裙显得人甜美温婉,再搭配上一双米白色的高跟鞋,气质一下就出来了。

    我在心里暗暗感叹:怪不得火柴姐会挑她,小娟这身打扮像个清纯的女大学生,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平时浓妆喊麦的女主播……

    七点钟整,我见一辆黑色的奔驰从远处开了过来停到了楼下,小娟走过去看了看车窗就开了后车门上了车,我赶紧从水吧出去打了个黑摩的跟了上去,我怕她们去的地方远再碰上堵车,打车的话估计我兜里的钱连车费都付不起……我跟摩的师傅说跟上前面那辆奔驰,他让我坐稳抓好之后就“嗖”地一下冲了出去,这摩的师傅还挺好奇,扯着嗓门喊着问我:

    “丫头你跟着这大奔干嘛啊!”

    我只好扯着嗓门撒个谎喊着回答他:

    “我下班刚到家楼下就看到我妹妹上了这辆不认识的车!我担心她!所以就跟过来了!师傅咱们跟归跟!你千万注意安全!”

    “包在我身上!!!”

    这摩的师傅也是个热心肠,带着我一路狂飙躲着交警跟着那辆奔驰,过了大概半个钟头,奔驰在一家叫“Luminousallure(夜光倾城)”的酒吧门口停了下来,我赶忙让摩的师傅停在十米开外下了车。

    “多少钱啊师傅?”

    我边翻口袋边盯着奔驰的动静,谁知那摩的师傅冲着我大手一挥,

    “丫头,钱不要了!你找你妹妹要紧!我打年轻时候儿开始就没少看悬疑片儿警匪片儿,我做梦都希望有一次这种追击的经历!希望你跟你妹妹都平平安安,你记一下我电话,如果一会儿出了什么情况你不方便打电话需要帮忙报警的话你就给我发条儿短信,我帮你报警!”

    我没想到这大叔这么正义,刚想意思意思多少给些车费,结果这时火柴姐跟小娟下了车,估计刚刚是火柴姐在车里说了几句嘱咐小娟的话,我见状匆忙记下摩的师傅电话道了声谢就跟了上去。

    进去之后她们左拐右拐地进了一间包厢,我没办法继续跟着,只好在拐角处的卫生间门口急得抓耳挠腮,过了大约十多分钟,从刚才火柴姐她们进去的包厢里出来一个猥琐的小个子男人,他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一脸好色的面相看得我一阵恶心,他四外张望了一下就直奔我的方向走来,把我吓了一跳,结果他是要找我身后刚从厕所出来的服务生,我这才放下心来往角落里挪了挪,假装醉酒的样子扶着墙,实则偷偷侧着脸往那个方向看,竖起耳朵听他跟服务生的对话:

    “我托老曹搞的东西呢?弄来了没有?”

    那个猥琐小个子不知道跟这服务生要的是什么东西,他非常迫切却又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那服务生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黑瓶子边说了句:

    “搞到了,老曹说别多放,量过大的话可能会猝死的。”

    猥琐的小个子男人猴儿急地一把抢过服务生手里的小黑瓶子捏在手里,然后不耐烦地摆摆手说:

    “知道了知道了,我心里还没谱吗?!轮得到你来教我?呵,柴一这个臭婊子从我手里挖走好几个有潜力的艺人,老子让她明白什么叫在太岁头上动土!!!”

    他说完就一脸阴笑地往回走,我闻言能猜到七八分了,深感不好!这个猥琐男要对火柴姐使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