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外收获的人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3390字

    我必须做点儿什么,毕竟火柴姐帮过我,我不能眼看着她身陷于水火而不顾!

    于是我赶忙给火柴姐打了个电话,刚开始她给摁了没接,我就接着打,第二个、第三个,我平日里基本没给她打过电话,她肯定寻思着我有急事才这样夺命连环call的。于是我见她从包厢里出来准备接电话,电话接通后我闪身进了卫生间就说了一句:

    “隔墙有耳,卫生间最里面的隔间等你。”

    就挂了电话,因为我瞄到刚刚给那个猥琐小个子男人递东西的男服务生在吧台处假装擦桌子,眼睛却始终没离开过火柴姐他们包厢的方向,他肯定是猥琐男的眼线了。我怕火柴姐以为我拿她开涮或者直接在包厢门口急急地挂掉电话转身回去,那就完了。

    火柴姐闻言预感不对,于是她从手包里拿出化妆镜照了照,就不急不缓地来了卫生间。

    她走到最里面的隔间门前用手轻轻一推,见门没锁就闪身进来,她略显疑惑地压低声音问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在这里?”

    “你先别问这么多了,你跟小娟有危险,尤其是你!我刚刚在厕所门口看到从你所在的那个包厢出来了一个小个子的男人,他跟一个服务生要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说你抢了他手底下有潜力的艺人,要让你尝尝厉害!你要小心啊!”

    火柴姐见我一脸真诚焦急,就暂时放下了对我的心理戒备,她抱臂环胸略微思索了一下,脸色越来越阴沉,之后她忽然魅惑一笑,对我说:

    “碧落,你的手机能通话录音么?”

    我说能啊,她又继续道:

    “那就好办了……一会儿我回去之前咱俩就把电话通着,你开录音,今晚要有新的大鱼上钩了,呵呵……具体的事回去再细聊,你先按我说的办,等咱们能抽身而退的时候我会故意在电话里说的,你听我提到走就立马离开这,我们在店里碰面。”

    我点头应了声好,她就点了点头开门往外走去,我俩把电话拨通我开了录音,边录边听着她那边的情况。

    我听到她开关包厢门的声音,火柴姐的手机壳上绑了根挂绳,她平时只用手拿着,现在应该是挂在了脖子上,电话那端传来莺莺燕燕蚀骨销魂的声音,听得我脸红心跳。

    火柴姐半天没说话,等那满室旖旎之景停息之后,她轻笑一声:

    “刘老板,可还满意么?”

    “满意!相当满意啊!柴妹子你可太讲究了,这事儿办的,一个词形容:到位!”

    一个略微尖锐的男声传来,我听着有些像那个猥琐的小个子男人,

    “来!当哥的敬你一杯,咱们今后打交道的时候还多着呢,细水长流!”

    我心想:糟了,搞了半天他在这儿憋着坏水儿呢!那酒肯定有问题,火柴姐可不能喝啊!!!

    碰杯的声音过后短暂安静,那猥琐男“咦?”了一声,接着充满嘲讽地笑道:

    “柴一,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想喝,还是不敢喝?我刘德伟好歹也是个老板,敬你酒是给你面子,你敢不喝?当众打我的脸是吧?来人,给我掰她的嘴,往里灌!妈的,不给你点儿厉害的看看,你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谁敢动我?”

    火柴姐轻描淡写地抛出这么一句,顿时那边就没了动静,接着一阵玻璃摔破的声音传来,这其中还夹杂了一个男人的闷哼,几声高跟鞋笃地之后,火柴姐又发话了:

    “刘德伟,你以为我柴一是怎么在这圈里站稳脚跟这么多年的?因为我像只疯狗一样,没人敢惹我,后台的靠山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这人发起狠来什么都能干。小时候打架没听别人讲过这么一句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为什么?软的怕硬的是因为打不过,硬的怕横的是因为没人家混得开关系广,横的怕不要命的是因为怕死!我又横又不要命,因为我关系广还不怕死!你刚才说,我当众打你脸了是吧,这回我不只打你脸,还把你脑袋打开瓢,我让你知道知道企图暗算我的下场,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

    那个叫刘德伟的猥琐男以为火柴姐只是光靠嘴说壮壮气势,所以他在“哎呦哎呦”地痛苦呻吟地同时还不忘嘴上逞能耐:

    “臭娘们儿你别嚣张!今天你砸了老子一酒瓶子,老子要整死你全家!妈的,疼死我了……”

    火柴姐跟听了个笑话儿似哈哈大笑,

    “我全家都死绝了刘德伟!可你呢?你女儿还在上小学三年级,是吧?哈哈……其实你今天叫我出来的目的我知道,无非是因为Jessica跟其余三个网红、主播来我们铱星了,你气不过,想整我,是么?其实这也只是一个幌子,几个小网红而已倒不至于撕破脸,受人指使找个由头而已。套路我都猜到了,给我下春药迷奸了我然后录视频留着以后要挟我,或者给我下毒品让我以后都受制于你们,对吧?告诉你,这都是我玩儿剩下的套路,你太低级了,没什么意思……好了不管你怎么否认其实都没什么用,我已经录了音了,你不承认阴我也没关系,我杯子里的酒和你衣兜里的药我都可以送去化验,你睡了Jessica就是要迷奸她没成干脆强奸了她,到时候我告到法院捅到媒体那儿去,你的面子上可不好看。你觉得,现在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呢?”

    刘德伟沉默半晌,之后咬牙切齿地问:

    “您觉得怎么妥当就怎么办,行吗?”

    “哎,这才上道么,首先么……两百万,别误会,我一分儿都不要,这是你给我们Jessica小妹妹的封口费,不多吧?我们这一个刚刚十七岁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被你个年过半百的种猪一样的恶心男人睡了,两百万精神损失费对你这大老板来说,挠痒痒一样,不在乎的,对吗?然后呢,就是你们公司的娱乐版块要跟我们铱星合作,而且是全权交给我们铱星负责哦,条件暂时就这么多,别忘了,这都是你刘老板主动提出来的物质条件想息事宁人的,跟我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你……你欺人太甚!我知道了,我全知道了,你这个臭婊子,你跟老曹是一伙儿的!你们这是仙人跳,用变相的仙人跳引我上钩!我要去法院告你们!我要见我的律师!!!”

    “哈哈哈……你可笑死我了,种猪你醒醒吧好吗?见律师?我巴不得见律师呢,你强奸未成年少女、贩毒、醉酒撞死人逃逸,哪一条罪名不够你挨枪子儿吃牢饭喝一壶的?还告我,好啊你去告啊!告得赢算我输!哈哈……”

    “你……”

    我都能想象到刘德伟被火柴姐噎得脸憋得跟猪肝一个颜色,一句话也接不上来的样子了。他连连感叹了六七声好,接着我听到了撕纸的声音和摔门的声音,之后火柴姐拿起电话对我说,

    “录音可以停了,我们走。”

    等我到了酒吧门口只看见火柴姐一个人,小娟并没有跟她在一起,她见我疑惑并且四处寻找的眼神,说道:

    “我差人把她送回宿舍了,明天她把支票的钱换了存卡里就走了,你不用担心她,我们去店里聊一聊。”

    我点了点头随即跟在她后面走,我们并没有乘坐她来时坐的黑色奔驰,而是叫了出租车回店里。

    到店里之后已经十点多了,大家都下班回宿舍了,谢彤彤刚要锁门,火柴姐叫住她让她先回去,谢彤彤应了一声好,可也不知是我的幻觉还是真的,我感觉她在走之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火柴姐自己沏了杯咖啡给我倒了杯果汁,之后坐到我对面从包里拿出了烟,

    “介意我抽一根儿吗?”

    我摇了摇头,勉强地笑了下,管她要了一根烟我们俩一起抽,我第一次抽烟,第一口烟吸进来往下咽也不是往外吐也不会了,这一口憋住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火柴姐被我这副蠢样子逗笑,

    “行了行了,不会抽还硬抽啊,掐了吧?”

    我边咳嗽边摇头,愣是把这一根儿抽完了,你还别说,我刚才的那种劫后余生、全身颤栗的感觉没了,这尼古丁倒也有点儿作用。

    “说说吧,你怎么会出现在酒吧的。”笑过之后开始聊正事儿,火柴姐向我发问的时候眼神锐利地盯得我浑身不自在,我硬着头皮回答道:“是这样……前两天我一个大学的好哥们儿来北京了么,正好赶上我俩今儿都休息,我们就一起出去玩儿来着,去了动物园玩了一天了饿了,我一看也到了饭点儿了就随便找了个地方撸串儿,撸完串儿我俩去酒吧点两杯鸡尾酒坐着聊天,好巧不巧的我俩去的就是那个Lumin什么al什么的酒吧,我想上个厕所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你和小娟了,没来得及打招呼,你俩走得太快了,再后来我从厕所出来就听到了那个猥琐男和男服务生的对话,再后来的事儿你就都知道了……”

    火柴姐将信将疑地思索了一下,应该是选择了先相信我,毕竟我确实帮了她的忙。

    “那么好,我现在就把今晚发生的一切一一如实地告诉你。首先你要知道的是,你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欠下你一个人情。原因是今晚的局确实是我这边幕后的金主老板和我做扣儿给刘德伟下的一个变相的仙人跳,不过这中间出乱子的地方就在于你听到的:把那个准备拿来阴我的东西提供给刘德伟的老曹。老曹就是我幕后的金主老板,可他却给了刘德伟好处让他迷奸我还要录视频留着以后要挟我……这就说明他觉得现在管不住我了或者他想摆脱我。”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火柴姐身后不应该是她工作所在的铱星传媒公司吗,录音里我听她提到了好几次这个铱星传媒啊,那她的幕后老板难道不应该是铱星传媒的老板陈安然吗,这金主老曹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