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见陈安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3480字

    出了园区艾喜就往郊外的方向骑,不得不感叹一下,一个一米八的帅girl玩起机车来真是太养眼了,我不由得想,艾喜她生得一副好皮相,而且自身那么酷,喜好也这么酷,连男生都自愧不如,喜欢她的小迷妹儿一定很多。

    刚开始我紧紧搂住艾喜的腰,她骑车太过生猛,有好几次都在差点儿撞上汽车的时候躲开了,吓得我头皮发麻,冷汗流了一后背。

    等到了郊区,马路开阔、车少人少,我的心情也随着马力升高而逐渐变好,我情不自禁地高举双臂呼喊:

    “哦吼!!!自由万岁!!!”

    “怎么样,是不是很过瘾啊?”

    艾喜得意的大声喊到,声音里充满了炫耀和自信。

    “太过瘾啦,不过你还是慢点骑吧,我怕被你带沟里去啊!”

    “你这还是不信大哥的水平啊,要不要再给你来点刺激的?”

    艾喜话还没说完,我就听到发动机发出嗡的一声嘶吼,随即就感觉到一股大力将我猛地向后拉扯,吓得我尖叫一声,险些没尿了。

    “艾喜我去你大爷的,你他妈是玩速度与激情呢,老子战战兢兢二十多年才长成现在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不是陪你玩命的啊!”

    “那你信不信大哥的技术?!”

    “卧槽!信了信了,你他妈赶紧降速,不然以后我再也不会坐你的车了!”

    “哈哈哈哈,信了就行,瞧你那点儿出息。”

    艾喜好歹把速度降了下来,我那像被丢进开水里、玩命乱跳的心脏也终于缓了下来。

    昏黄色的路灯一盏一盏从两侧闪过,就像小时候在小影院里看过的胶片老电影,一不小心就陷入了时间长河的浮光掠影中。

    而我又突然想起欧景一那家伙,因为大学时去电影院的机会,百分之八十都是他奉献的。这小王八蛋,居然打小儿就知道约妹子看电影,卑鄙下流可耻啊。但随即我又替他感到不值和憋屈,因为他遇到了我这么个油盐不进,反应弧超长的克星。

    但没过两分钟,我又自己乐得哈哈笑了起来,一想到这家伙对我的暗恋几乎跨越了整个大学生时代,直到大学毕业才敢开口,我就没办法不乐啊。而且这家伙要家世有家世,要样貌有样貌,人长得跟小白脸似的,居然偏偏死心眼似的就瞄着我不放。这还真小小的满足了一下我作为一个正常女生该有的小小虚荣心。

    “笑什么呢你,是不是大哥带你兜风给你开心坏了?”

    听到我在背后傻乐,艾喜贱兮兮地问我。

    “得了吧你,我只是突然想到了我一个特别二逼的哥们而已,不得不说,你俩在有些方面还真挺像的。”

    “哪方面啊,是颜值还是才华?”

    “都不是,是智商。”

    “智商?噢,原来你还有个超级天才的哥们啊。”

    “哈哈哈哈哈,别逗了,那就是个哈士奇。”

    “落落你大爷的,变着法的骂我是不?是不是想感受一下时速一百八的速度与激情啊!”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话说这大晚上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啊,看你这越跑越偏僻,都快到荒无人烟的荒郊野外了,该不会是有什么不良企图吧?”

    “啊,这个可以有!不过今天就算了,带你去安然那儿耍耍,安然说过,有机会要见见你。”

    “啊?见我?”

    艾喜没有再往下接话,我们两个休息片刻之后就往回开,回程的路上艾喜的时速始终保持在我的承受能力范围内,看来往郊外去的路上她那都能平地起飞的速度纯粹是故意加足马力吓唬我的,这个小王八蛋,这一路上我在心里又把她骂了千遍万遍。

    我们又回到了那个高档小区,趁着艾喜去车库放摩托的功夫我暗自感叹:啧啧啧,有钱人的小区有钱人的生活,我现在看所有的东西都自动换算成了等值的人民币。北京的房价是五万一平米起,这还是个高档小区,估计得个十三四万一平米,那么普普通通同一个小二居室就得千万开外……不过这是高档小区,应该最低配也是个大三居吧……

    所以说,还是要有钱啊!!!

    我跟着艾喜往陈安然家走,路上我问她这小区设施这么好,安保也不错,物业费很贵吧?

    谁知艾喜头也没回,漫不经心地回答了句:“没有啊,还行吧,一个月几千块而已。”

    我……的……天……

    我在心里默默地耸了耸肩摊了摊手,有钱人的世界我是不懂了,毕竟没体验过。不过,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抱住陈安然的大长腿啊!!!

    半晌之后我们两个进了单元门坐电梯上三楼,这里一梯两户,一户是三居室,一户是四居室,陈安然家是二号,四居室这家,艾喜刚要把密码锁的盖子推上去输密码开门,我赶紧忐忑地拉住她:“喂!咱俩这是属于不请自来!还两手空空连个水果都没买!你,你还要直接开门进去?!你俩熟到这种地步了吗?不礼貌!”

    见我这副样子艾喜一脸懵,随即哈哈大笑,

    “我回我自己家有什么可偷偷摸摸的???”

    “啊咧?你,你自己……家……?!”

    “是啊,我没跟你讲过吗?安然是我表姐,我们两个住在一起。”

    我了个去……我惊得张大了嘴巴半天没合上,艾喜往上端了我下巴一下,

    “行了,快把嘴闭上吧,再张一会儿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咱们俩再在这磨蹭一会儿估计就会被当成图谋不轨的坏人,被监控室的保安喊话让壮汉冲上来把咱们扭送公安局了。”

    我还愣在原地,艾喜则摁了密码开门,拉我进屋之后艾喜冲着厨房喊了声:

    “陈总裁我回来啦!!!有客人哦!”

    “哎?太好了太好了,快来个人儿帮我挽一下袖子,要沾上水啦!”

    一个婉转动听的女声,闻其声如见其人,陈安然的嗓音非常干净,人肯定也非常漂亮。

    我瞄了瞄沙发,她家这个沙发,真皮的,一看就特别好坐,我刚要蹭过去坐一下艾喜就对我说:“嘿!你在那像个毛毛虫似的蹭什么呢,安然喊你呢,去啊!”

    “我?她没喊我啊……她只说来个人儿帮忙,你不也是人么,你俩还熟,我就这么过去的话多尴尬,我才不去,嗯,不去。”

    “我得给我的孩儿们添饭去了,你就去吧啊,她可是有可能成为你未来老板的,我现在是在给你制造机会跟老板独处沟通感情,你还不领情,真笨。难道你还打算在火柴的面包店里干一辈子?你的作家梦难道都混合在低筋面粉里做成蛋糕卖给顾客了么?”

    我闻言也没顾得上问艾喜的孩儿们是啥……脑子里把刚才她这一段话划重点的是:她可是有可能成为你未来老板的。

    对啊!我这脑子!我刚才在感叹有钱万岁的时候不是就在想着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抱住陈安然的大腿吗!这现在现成的机会摆在眼前,我竟然还想着去让我的臀部体验一下真皮沙发的触感,真蠢!以后有了钱了自己买一屋子真皮沙发不都行!

    我连忙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屁颠儿屁颠儿地往厨房跑去,她们家装修得可太好看了,单单是这个厨房:浅灰色的墙砖搭配了以淡粉色为主色调的艺术画防油贴,是让人看了非常舒服的配色;深灰色的橱柜、米白色的大理石台面儿、所有的液体调料都装在同一规格的各个玻璃油壶状器皿当中,比一般家里那些高矮胖瘦不一、材质颜色各不相同的调料瓶子好看太多了,光是这一个小细节就大大提升了厨房的颜值;角落里的四层蔬菜水果置物架摆放了一些洗干净的颜色对比十分强烈的蔬菜水果,使人有一种想扑过去把它们全都切碎做沙拉的感觉。

    要不怎么有句老话叫:

    “人比人,气死人。”

    当你发现这世上有人过着完全就是你理想中的那种生活、而这种人就在你的身边的时候,心里的那种滋味儿真是五味杂陈。就好像是你暗恋多年的男神突然有一天回应了你的热情并请你出去吃饭,等你已经在脑补你们俩以后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好的时候他却突然说:

    “你闺蜜的微信可以给我一下吗?我喜欢她很久了要跟她告白,你帮帮我。”

    触及到了理想,却幡然醒悟这一切全都不属于你,这感觉让人发寒。

    我收回四处查看厨房的目光聚焦在这个在炉灶前忙前忙后地俏丽身影上:陈安然跟我印象中的霸道女总裁形象截然不同,我印象中事业强悍的职场女强人应该是不苟言笑、严肃高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美人脸。可陈安然的棱角温柔,眉眼娴静,那恬淡优雅的气质宛若江南水乡土生土长的柔弱女子。她现在正穿着一身裸粉色的家居服,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红柿准备倒进锅里去,可能感觉到了我正打量她的眼神,她回过头来冲我笑了笑,

    “帮我挽一下右边的袖子,挽高一点儿,刚才差点儿就蹭上油啦。”

    她对我的态度给我错觉我们两个非常熟稔,就像是与一位老友许久未见,好不容易来了家中做客要亲自下厨做几个拿手菜迎接一下似的。我连忙过去帮她把袖子往上挽,结果我慌乱地帮她弄完之后她活动了两下,无奈地笑了笑,

    “拆掉重新挽一次吧,有点儿紧了,勒得我动不了啦。”

    我以为是我的个人魅力或者火柴姐分给我的关于铱星传媒的功劳打动了她,然而我后来才知道,原来事实却是,艾喜的性取向是女,她以为我跟艾喜有戏才,才对我这么友好……

    就像两个去森林里狩猎的猎人一样,一个发现了猎物,另一个在接近时也轻手轻脚,因为怕把猎物吓跑。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无路可逃的野兔,早晚都会成为别人的盘中餐……这让我想起我妈每次做鱼做肉之前都念叨的一串话:鱼啊/猪啊别见怪,谁让你天生就是一盘儿菜呢……

    我帮她弄完袖子她就以怕我沾上一身油烟味儿为由客气地把我撵去客厅待着,有很多人做饭的时候都不喜欢被闲人盯着看,而我就是这种闲人……于是我如愿往真皮沙发上一倒,就一个词能形容: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