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遇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0本章字数:3568字

    我感激地握住她搭在我肩膀上的手,千万种感恩的心情都融在了一句:“谢谢。”之中,当晚我回到宿舍之后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一切,人生处处是惊喜,你永远不知道现在令你沮丧不已、懊恼万分的糟心事儿未来会因为怎样的因果关系而变成你在心里百般期待的事情。

    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第二天我照常去面包店里上班,刚一去就感觉气氛怪怪的,先是谢彤彤不但没因为我昨天活儿还没干完就没打招呼走人而发火或者训斥我,反倒对我格外上心,一直用余光瞄着我,我要是给顾客结账的时候有卡顿她就立马过来帮我点单,要是我拖地时要挪桌子柜子比较吃力的话她就马上飞奔过来帮我抬,我真是有点儿受宠若惊脊背发凉。

    受宠若惊是因为她在今天以前还总是对我板着个脸,我要是做事有小瑕疵或纰漏肯定会被她好好教育一顿,她突然对我这么友善我反倒有点儿接受无能;脊背发凉是因为我总感觉她对我露出的笑脸是阴恻恻的笑,让我不禁头皮发麻,怀疑她不怀好意。

    咱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事出无常必有妖”么,于是我在心里暗暗拉起警备,也开始观察着她,可她似乎没去搞什么能坑我的小动作也并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所以我感觉更慌了,这种心慌来自于对未来的一无所知和恐惧,我非常讨厌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可毕竟她是代理店长,我又不好得罪她,所以我只能咬了咬牙选择——忍。

    可气氛怪怪的不光是因为她,还因为后厨那个刘志,他过于殷勤地跟我来往也让我心里非常不踏实,而后厨除了他的另外三个小伙子都非常低调,平时在店里面我在前台他们在后厨,并没有接触的机会,平日里也不闲聊,我连他们三个的名字都不知道,只大概记得听他们聊天时提及过的外号,还经常记窜,人跟名字对不上号。

    所以这足以说明刘志的殷勤显得非常地突兀,让我不得不起疑心。而且我有一天跟欧景一去咖啡店闲聊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他跟一个小伙子也在店里,并且二人说话期间还时不时地观望四周,就像怕谈话被别人听到似的,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所以我更觉得他有问题。

    不过这些我都没跟火柴姐提过,自打她上次差点儿出事、我们两个进行了深刻谈话之后我就已经好多天没见过她了,而这种没证据的事情我也不敢乱说,怕她觉得我捕风捉影、疑神疑鬼。

    艾喜最近来店里都只单点一杯牛奶,没买甜品,因为她最近在长智齿,左边腮帮子肿了老高,去牙科看病的时候医生特意千叮咛万嘱咐不让吃甜的,这可给她憋坏了。

    每次她来的时候那个刘志都会有意无意地在她附近乱晃,尤其在我俩说话的时候,艾喜因为边说话边斜着眼睛瞟着他还把舌头给咬了。

    刘志给艾喜晃得眼晕,艾喜烦到忍无可忍就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然后就用指尖捏住刘志的衣角,把他往我们身后的方向扯了一下,接着用她那张不开嘴、含糊不清的吐字说道:

    “里给踏嘚礅但!探里就不盘别棱勒!!!”(翻译:你给大哥滚蛋!看你就不烦别人了!!!)刘志立马灰溜溜地闪身进了后厨,而不像他平时那么爱贫嘴,这要是搁到平时他什么都没做就被凶了一通、占到理了的话,他准会跟艾喜互掐一番。

    最近他的一切行为都这么反常,我想不注意都难,可我又懒得去猜测,想着只要事不关己就不要管了,出来打工都不容易,谁还没有点儿隐私或者难处什么的。

    可我晚上洗脸的时候突然脑子里电光一闪,我想到了前两天在咖啡馆跟他碰面的那个人是谁!

    我赶紧胡乱地擦了把脸就抓起电话躲到阳台,确定大家都在各忙各的没有注意到我之后就拨通了火柴姐的电话,电话那边很喧嚣,应该是又在酒吧或者饭店跟客户谈业务,起先我压低声音跟她讲话她可能听不太清,一直“喂?喂?喂?!”得我心焦,我就干脆挂了电话给她发了条短信:

    “前两日在咖啡馆偶遇刘志与之前在酒吧里跟刘德伟里应外合的服务生碰面,非常可疑,你诸事要多加小心了。”

    短信发送出去过了没有两分钟,火柴姐就给我回了电话,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跟那个人有联系,你确定看清了吗?”

    这通电话火柴姐那端比较安静,应该是看到短信发觉事情严重就立马出来给我回了电话,

    “我刚开始只觉得那个男生有些眼熟,想着可能是刘志的朋友,来店里或者宿舍楼下找过他跟我打过照面所以有印象,我也就没太在意。可是刘志最近的举动很怪异,对于我跟艾喜有些……过于殷勤,我怕是我多心了也就没跟你说,刚才洗脸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那个男生就是那天酒吧里的那个盯梢的服务生就给你打了电话,不过也可能就只是一个巧合,刘志跟他可能就是朋友啊,倒也不能说明什么……”

    “嗯,我心里有数了,这就得麻烦你多帮我留意留意他和店里的情况了,我最近忙得脚打后脑勺,实在是分身乏术,店里我就顾不上了,不过我会差人去查一查刘志的底细,他就是我随意招来的一个手艺还算不错的伙计,底细什么的我还真没想过会有什么问题,但愿就只是一个巧合,要是查出来他在我背后搞了什么鬼的话,我不会放过他的,放心吧,哼……

    这样吧,为了以往万一,我明天去把店里收银机的管理密码改掉,改成407810,只有你我知道,我会跟谢彤彤打声招呼专门让你收银管钱,店里现在我能信得过的只有你了,我手里一些有用的资料证据也被我藏在这机器里面,千万不能丢了,那是我要挟多个客户的小辫子,所以你一定要替我看着柜子。”

    听到火柴姐心里有数我就踏实了,我这边刚把电话挂了,一转身就看见了要来阳台晾衣服的刘志,他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后,吓出了我一身冷汗也不知道他刚才有没有听到我讲电话的内容,我做贼心虚般赶忙说道:

    “嗨!这……这么巧啊!”

    我欲盖弥彰似的跟他打了个招呼,随即定神一想,不对啊,我为什么会没底气?难道不是应该我这个盯着梢随时准备揪他小辫子的人硬气冲天?

    于是我冷静了下来在脑子里飞速思考应该怎样应对他接下来的反应,结果刘志根本没理会我的反常反应,随意地应了一下之后把衣服晾好就回了房间。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就我这个性格,你再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适合干坏事,太怂!

    转眼又过了三天,这三天平平静静,谢彤彤收起了那副殷勤的嘴脸,刘志也不再刻意套近乎,我稍稍放松了警惕心,结果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晚上艾喜照旧在八点半左右来买东西,我跟她闲扯了一会儿她就回了家,今晚客人很少,所以谢彤彤说可以提前半个小时打烊,于是我和往常一样准备关了收银机然后拖一遍地、擦一遍桌子就关店回宿舍,结果这时进来一位五大三粗、戴着口罩的中年人要买东西,他的身形和形态我觉得有些眼熟,不过店里每天来这么多人,有可能就是来光顾过的客人吧,我心里这样想着,也没多疑。

    可我见他在货架和展柜那里转了好几圈都没选好要买什么,就打算过去给他推荐一下我们店比较主打的面包或者点心,可我走到他身边他突然像防贼一样跳开了,

    “喂!你干什么离我这么近!”

    我怔了一下,赶紧摊开双手微笑着解释道:

    “吓到您了我非常抱歉,我只是看您选择了半天也没有挑到想吃的,想为您推荐一下而已……”

    中年人闻言并没有理会我,而是探头往店门外看了看,我看他举止怪异、鬼鬼祟祟的心里有些毛毛的,我刚要往后小步小步地蹭着后退,他余光瞟到了我接着就快速闪身过来勒住我的脖子,他这一勒上来就用足了十足十的力气,被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这么勒住我一下子就觉得呼吸困难,根本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接着我感觉一把尖刀抵在了我的后腰上,这个中年男子凑到我的耳边用恶狠狠地语气跟我说:

    “别出声!!!你不要叫喊,我只图财!惹急了老子我就抹了你的脖子、要你的命!”

    我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这时在小仓库盘点货物的谢彤彤忙完了手边的活儿从小仓库里出来,见到这情景也慌了神,中年男子见来人了就把刀扬起来挥舞,

    “不想让她死就别过来!!!”

    谢彤彤迅速冷静下来,她一边试图安抚中年男子的激动情绪,一边往前台缓慢移动,

    “大哥,不就是要钱么,我……我这就给你拿,你千万别激动,别伤了我妹子的性命,一切都好说……”

    我现在已经觉得眼前发黑、开始冒金星了,中年男子的眼睛死死地盯住谢彤彤的手,生怕他一个不留神谢彤彤就按了报警按钮之类的东西,这时谢彤彤的双手被柜台挡住,中年男子在吧台外伸长了脖子也看不到她在干嘛,他勒着我又不方便进到狭小的吧台里,于是他把勒住我的胳膊又紧了紧,双眼发红、凶狠地吼道:

    “别耍花样!!!手!你手在那干嘛呢!拿出来!!!”

    我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呃……”

    谢彤彤闻言急忙把双手举起,她右手里握着一串钥匙,

    “大哥大哥你别激动!平时我们这个时间都结账下班了,收银机已经锁了,我这不是给你拿钥匙开机器么!那钱都在机器里,我不开怎么拿!对不对……你那胳膊,勒着我妹子的胳膊,你松一松,她脸都要紫了,你别钱没拿到,再把她勒出个好歹来!多不划算!对吧……”

    中年男子见她不是在报警,想了想她说的也对,勒着我的胳膊就松了一些。

    也不知道是我被勒得缺氧了出现了幻觉还是真的,我看到谢彤彤冲我偷偷递了个眼神儿挤了挤眼睛,我未明其意,只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用在网上看到的女子防身术试着挣脱一下,这时只听“砰”的一声,接着中年男子勒着我的胳膊就没了力气,人也歪歪斜斜地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