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蹊跷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1本章字数:3525字

    我被带的摔倒在地,谢彤彤赶紧过来扶我,我就像刚被救上岸的溺水之人一样,边咳边大口大口地使劲喘气。

    等我缓过神回头去看,只见刘志放下手里单手拎着的消防栓,一脸阴险地看着我跟地上躺着的中年男子,我心里一下子就毛了,感觉像是要被杀人灭口了一样。不过那表情转瞬即逝,让我不由得以为是自己被勒得脑缺氧所出现的幻觉,我甩了甩头再去看,哪还有什么阴险的表情,那副欠兮兮的样子明明就是那个我认知里最爱臭贫的刘志了。

    “你没事吧?!这才几点就又出来抢劫的了啊,也太猖狂了!欸欸,碧落,我可救了你一命,这人情欠大了啊!你这不得以身相许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啊,哈哈哈。”

    谢彤彤蹲在我身边扶着我的后背,所以我没有看到她冲着刘志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我真是被吓坏了,坐在地上半天都没起来,谢彤彤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算是安慰,她看似无意地小声说道:

    “真是后怕……如果刚才我去收银台拿钱的时候,这歹徒要是以为我报警就狗急跳墙了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碧落啊,你说,现在这店里的收银机的钱箱从钥匙开锁换成密码开锁,虽说我是个店长吧,可是我特么的竟然连开箱密码都不知道,今儿这歹徒是有点儿蠢,说是图财可我看他立场也不坚定,以后万一咱们再碰上个一心图财的挟持了你就非要钱不可,我打不开这机器可怎么办啊?你还是把开箱密码告诉我吧好吗,就当给自己保命了……”

    我当时没反应过来,摇了摇头没有做过多回应,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先开口,

    “还是先报警吧,这个大叔就算抢劫未遂也是抢劫,还挟持人质,我们应该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店里的监控就是物证,你们都是人证,不能就这么算了……对了,还要给火柴姐打个电话,突发情况她再忙也总要知道。”

    刘志眼珠一转,边放下消防栓边说:

    “这样吧,辖区派出所离这也不远,反正他也昏过去了,我就直接把他架过去得了。”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谢彤彤这时也帮腔道:

    “是啊是啊,这样也好,哎呀碧落你就别跟着操心了,你也吓坏了,咱们就把店关了我送你回宿舍早些休息吧!”

    我想了想总觉得奇怪,可是这两个人再怎么奇怪今天也确实是算是救了我的命,我也就没再坚持:

    “好吧……那,用我跟彤彤陪你一起去吗?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这可是个抢劫犯啊,万一路上他醒了跑了呢?”

    刘志闻言蹲下随意地摆弄了几下昏过去的中年男子,他见中年男子毫无反应,就直接架起他来:

    “你看,昏得很彻底,放心吧啊,好歹我也是个大小伙子,他要是路上醒了敢跑,我就再照他脑袋上就来一下!”

    说着他就往外走,谢彤彤也招呼我关了店往宿舍走,送我到楼下之后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在包包和衣兜里四处翻找,

    “怎么了?”

    我见状问道。

    “我手机好像是落在店里了,我回去拿一下,你先上去吧不用等我了哈!”

    说完谢彤彤就跟我摆摆手,匆匆忙忙地往面包店方向小跑过去。

    回去我躺在床上怎么想怎么不对,我闭上眼睛捋了捋思路:这次虽然事发突然,大家都毫无准备,可谢彤彤跟刘志的反应太过冷静。

    店里其他人每天都是八点左右没什么事情了就回了宿舍或者去忙自己的事,基本都是我们三个收拾闭店,歹徒挑这个时间段来抢劫有些略早……换句话说就是很容易被人捉住,这是其一;其二就是,刘志敲晕中年男子之后,谢彤彤与我小声耳语,看似无意地提到收银机器的开箱密码,现在想一想,感觉是趁我精神恍惚套我的话,我们前台这个收银机器是款式比较新的,上层放零钱的不管是输密码还是用钥匙,谢彤彤是可以打开的。下层放整钱和贵重物品的那一层需要输入单独的密码才能打开,火柴姐把这个密码给改了,现在知道这个密码的只有我和她,难道……谢彤彤是想偷钱?

    而且刘志的异常冷静也让我感觉脊背发凉,他在敲晕中年大叔之后拒绝了我的报警要求,还主动请缨要把他扭送派出所,难不成这都是他跟谢彤彤串通好的?就连歹徒都是跟他们一伙儿的吗?

    我越想越怕,这时谢彤彤开门回来,她见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以为我可能是睡了,便蹑手蹑脚地简单收拾了下就爬上床睡觉,我在心里大概估算了一下时间,她回来之后没有藏东西的举动,去店里再回到宿舍这一来一回算上开关店铺的时间怎么也要二十分钟,我躺在这想东西也就差不多想了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所以她如果是返回店里偷了钱想半路存起来应该是没有时间的。

    我现在脑子越来越清醒,思路逐渐清晰,我在心里暗暗盘算着,已经有了主意。明天早早去到店里第一件事就是要趁大家都没来的时候偷偷看一下监控视频,最好事情跟我想的有出入,就当我自己被这次的事情吓得疑神疑鬼了,印证我自己的多心而已。

    另外一点就是,如果刘志回来之后跟我们说:中年男子半路醒了跑了,那就有趣了。

    带着一肚子的疑虑我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四点半我就突然惊醒,这一宿睡得相当不踏实,我梦见被中年男子拿刀追杀了一个晚上,最后我逃到一个死胡同就在即将被他狞笑着杀死的时候我醒了,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做梦逃跑真心是累,这觉睡得我腰酸背痛,我在床上躺到五点就爬起来想冲个澡换件衣服就出门,等我路过客厅的时候因为没带眼镜、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光点,我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到近处才看清竟然是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的刘志。

    我吓了一跳,像做贼心虚一样心里没底地跟他半开玩笑地打了个招呼:

    “哎呀你吓我一跳,怎么这么早呀,是没睡还是刚起啊?”

    初秋的五点天已经蒙蒙亮了,他原本把脸隐在窗帘的阴影里,我看不清表情,听到我的话之后他一脸愁容地凑了过来,

    “唉……碧落,对不起啊,这点小事都没有办好。”

    我心一沉,难道!我的想法这么快就被证实了?!

    他抽了一口烟慢慢吐掉,幽幽地沉声说道:

    “原来这个歹徒还有同伙的……昨天我不是说要亲自送他去辖区派出所么,刚过了一个街口,他的同伙就从胡同里窜出来乱棍狠揍了我几下,把我打倒就架起来店里抢劫的这个人就跑。对了,他们一共是三个人,等我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跑远了追不上了……唉,我这一天,可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对不起了,你瞧我这胳膊,嘶……真疼,他们下手真够黑的,还好我护住了头……”

    他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进去了,怎么就这么巧被人算中他会送歹徒去派出所?这节骨眼儿我也没有时间细琢磨他的话,这个刘志肯定有问题,等我抓到证据再戳破他。

    于是我脑筋一转,假意安慰道:

    “你也别上火了,这也不能怪你的呀……你想想,这个中年男子敢在九点钟出来抢劫,说明他肯定做好了全身而退的准备,所以有同伙接应他也不奇怪。你别太自责啊,跟你没什么大关系,毕竟店里也没有收到什么损失,只是我吓了一下而已,不碍事的。我先冲个澡啊,先不跟你说了,昨儿晚上做了一宿噩梦吓我一身冷汗,身上现在黏糊糊的难受死了。这事儿说白了就这么过去了也没关系的,多大点儿事儿。”

    我说完在心里冷笑:呵,合谋抢劫还能是多大点儿事儿?你们等着,我去收集证据。

    刘志似乎对我的说法有些意外,可能他猜测我会因为昨天被歹徒挟持而对他“放跑”歹徒这件事情不依不饶,他脸上的神情从略微吃惊逐渐变成了阴险得意,看来我这次算是骗到了他,让他以为我真的是个头脑简单的人形空壳而已。

    我甩了一下搭在肩头的毛巾就往卫生间走去,我向来起得早,一会儿就算我收拾完以“为大家准备早餐”为由先去店里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于是我简单冲了个澡,洗漱完匆忙地擦了层乳霜就换上工作服出了门。

    我现在迫切地想求证我的猜想,没想到等我急忙忙跑到店里的时候,面包店已经开门了,许久未出现的火柴姐结束了晨跑正悠闲地坐在沙发座喝咖啡。

    我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凑到她身边急切地想把店里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可她仿佛对所有事情都已经了然于胸了一样,先是淡定地冲我摆了摆手,说我:

    “别像个小孩子一样毛毛躁躁的,坐下,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怎么能不急啊!不抓紧这难能可贵的独处时间,一会儿店里其他人来上班了我就没有办法说了!

    可我刚要开口,火柴姐又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刘志有问题,我知道。”

    我顿时感觉像吞咽了一大口面包被噎住了一样,怔了半晌,道:

    “谢彤彤是你的人吗?”

    她摇了摇头,回答道:

    “她不仅不是我的人,我现在还怀疑她跟刘志是一伙儿的。你先别急,这两天的事情我也只是了解一部分,加上我查到了一点儿端倪能猜个大概,算是知道了七八分。你把具体细节和你现在怀疑的问题跟我说说,或许咱俩能得出新的答案。”

    我就把抢劫事件前后始末尽可能详细尽可能快速地告诉了火柴姐,并表示我今天提早来店里是想查看一下监控录像,她听完揉了揉太阳穴,

    “这种事情,说是巧合也不无可能,不过相比于巧合、蓄谋的嫌疑更大。我到店里第一件事就是看监控,可是就好巧不巧昨晚的监控视频被刷掉了,没有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让你再给我讲一遍事情始末……这样,你就还是先按兵不动顺便暗中观察,一会儿我多磨蹭一会儿等他们来店里上班,然后就假装有事急匆匆地走,肯定会有人好信儿来问,你就说:她直奔前台去收银机下层拿了个东西就走了。就这么说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