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到来的齐明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1本章字数:3711字

    我闻言点了点头,火柴姐要我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该告诉我的时候她会说的,不用我多问。不过监控视频赶巧也没了……巧合的事同一时间发生一次叫巧合,可是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二连三地发生……人为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火柴姐让我去忙自己的,我就拖了一遍地之后就端了份早饭坐到座位吃了起来。

    她在店门口张望没一会儿就跳进来,跟我连比划带说:

    “来了来了,别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啊!”

    说着就开始假装刚到店里的样子,急匆匆跑到收银台,打开机器下层。这时谢彤彤进了店门,火柴姐摆摆手算是打了招呼,接着就合上机器下层匆忙离去。

    谢彤彤侧头看了眼收银机,突然面露急色凑到我身边,

    “哎碧落!她……她拿了什么走啊!”

    她果然来问我!

    我作无知懵懂状,抬头不解地看了她一眼之后接着闷头吃东西,

    “这我哪知道啊?她来了就直奔前台,拿了东西就走了。不过你也看到了,火柴姐这急三火四地样子,估计是什么重要东西吧,不知道。”

    听了我的话她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之后就跑出门,半晌后才跟同样一脸阴云的刘志一块儿回来。

    店里陆续进来客人,我装作若无其事地一一招呼,等快到中午的时候来了个电话,起先我正在忙实在是没空接,就想着等忙过这一阵儿把电话回过去,可电话那边一通夺命连环call……我正在招呼的顾客都说:

    “我这边没关系的,我自己看就可以了,你先接电话吧?响了这么半天别再有什么急事。”

    我只好带有歉意地笑了笑,边掏电话边往门口走,一看屏幕,是齐明月来的电话,我无奈地接起:

    “姑奶奶,您有何贵干呐?小的正上班儿呢。”

    “碧落!我到北京啦!!!晚上一起吃饭啊?叫上欧景一。”

    欧景一……说起来最近我们两个都没怎么联系,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我权当齐明月是来玩儿的也没太在意,就满口答应下来,

    “哦,好的呀,那我一会儿给景一发个微信,那你到晚上吃饭之前这段时间干什么去呀,随便逛逛?”

    “哎呦,景一……叫得这么亲密啦?是已经发展到下一步了吗?有没有上垒!上到几垒了?一垒?不对,他来北京也有一阵了,怎么也得二垒了……”

    “齐!明!月!!!我原本跟他就算是兄弟,叫个名字没带姓而已你在这瞎猜什么你猜!”

    尽管她瘦了下来,我也一直习惯于叫她月半的,听到我吼她全名,她知道我是真的不高兴了,连忙笑嘻嘻跟我撒娇:

    “别恼别恼嘛,我这人你也知道的,只要嗅到一丝八卦的味道就嘴边都没个把门儿的,对不起啦不要生我的气嘛,我一会儿把行李先放到酒店去,然后下午去随便溜达溜达,晚上去你店里找你吧?定位给我发一个哦~”

    我一听这话也不好再发火,应付了几句之后就挂掉了电话。按照我的性格,以往齐明月跟我开这种玩笑的话我肯定也会笑嘻嘻地跟她一起编八卦、然后两个人以“鬼才信你”推翻这不靠谱的八卦再一起哈哈傻笑半天,我这是怎么了……

    我打开欧景一的微信对话框酝酿了半天,是输入了又删除,删掉了又重新编辑,反复几次也没酝酿出自己觉得得体的晚餐邀请。话说得太官方了吧,觉得生分;话说得太亲密了呢,又觉得不合适。欧景一,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变了味儿,可是究竟变成了什么呢……

    于是我干脆给他发了条语音:

    “景一,最近工作很忙吗?还顺利吗?月半来北京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方便吗?”

    然后我就把手机往兜里一塞,回店里忙了。一直到了中午饭点儿才想起来看手机,欧景一给我连着发了六七条大段的文字,我这才知道最近他遇到了多少糟心事儿……

    原来这段时间他所在的摄影工作室被讹上了官司,烦得每个人都焦头烂额。原本这与他个人是没有关系的,可是事情的起因就是一家十六口四世同堂来店里拍全家福,拍摄过程中他们家八十九岁的老爷子突然心梗发作,人没了。这原本与摄影工作室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责任,可去世的老爷子家属不干了,非说是欧景一他们在拍摄过程中的曝光太强、闪光灯给闪的,把老爷子刺激地心梗发作了才去世的,让工作室拿十万块钱了事。

    摄影工作室的老板自然不干,见商量不成,家属就结伴天天去闹,工作室老板只好无奈报警,家属见状:

    “好啊,你们明明理亏还敢恶人先告状去报警?那咱们就法庭见!”

    于是干脆就把工作是所有工作人员都告上法庭,这其中就包括欧景一。

    我把这些文字看完之后了解到事情原委相当气愤,给他回复微信:

    “讹诈!这帮家属分明就是想讹钱!”

    景一无奈:

    “所有的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正常的程序还是要走的,因为他们这么一告。我们都成了所谓的涉案人员,活动受限,唉,所以最近才没有联系你……”

    我:“好吧好吧,那你先处理这堆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问问我朋友什么的有没有认识司法部门的,别上火噢,没事的。”

    景一:“谢谢你,碧落,在我这么难的时候关心我,拉我一把……真的谢谢。”

    我的脸莫名地红了,回道:

    “瞎客气什么呢!当初你来北京不也是为了跟我做伴!我们是兄弟!不说这些外道话!身在他乡就该互相照应,应该的!”

    景一:“嗯……对,谢谢兄弟,我先去忙了,有空聊。”

    听他的语气好像有些失落……我似乎又说错话了……

    欧景一这边的情况这么乱,晚上跟齐明月的饭局儿铁定是出不来了。我给齐明月发了“NeverMiss”面包店的定位就又埋头忙了一下午。

    这一下午还算平静,谢彤彤和刘志没有再起什么幺蛾子,好似昨天这里发生的打劫挟持事件跟四五十岁的老阿姨每天定时定点儿追的家庭伦理婆媳撕逼剧一样,再普通不过。

    而我也拿不出任何有力证据证明这是一场经过蓄谋的行动,物证监控视频没有了,人证除我之外只有谢彤彤和刘志,他们两个若是一伙儿的肯定就会统一口径:什么都没发生过,昨天只是一个如往常一样平凡的打烊之夜。

    所以,我只好暂且作罢……

    到了晚饭点儿齐明月来店里找我,我跟谢彤彤请了个晚班儿假就要回宿舍换个衣服跟齐明月出去,我想着换套衣服加一来一回的路程左不过也就不到二十分钟,就干脆让她在店里喝杯果汁等我,我自己一人儿快去快回。

    待我换好衣服回到店里,刚一进门就看到刘志正拉着齐明月相谈甚欢,我顿时就不很高兴,因为我心里现在是认定了他可疑,所以就把他自动划分入“讨厌的人”的行列里,他跟我的好朋友接触,我自然是不高兴的。

    于是我气哼哼地走过去,拉上齐明月就离开了面包店。

    “欸……落落你干嘛呀!不好意思啊我们先走了,跟你聊天很愉快我们有空再聊啊!”

    齐明月被我拉走竟然还不情不愿,她居然还边走边扭头跟刘志告别,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而她不明情况被我搞得一头雾水,我们两个这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就这么沉默着到了吃饭的地儿,这时她先开口问我:

    “欧景一呢,什么时候过来?咱们是等他到了再点菜还是先点菜?”

    我这时才想起来欧景一说他来不了的事儿,可我现在心里被无名火烧得我心焦,说话没个好语气,我深呼吸好几次强压下不良情绪之后,回答道:

    “他有些工作上的事没有处理完,今天来不了了,你呆多久?看看在你回去之前他要是忙完的话咱们再出来聚一聚。”

    我这话说出去自己没感觉怎么样,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进了齐明月的耳朵里就变成了:我因为上午她开了不很恰当的玩笑而耿耿于怀,现在又因为她主动要找欧景一出来吃饭而吃了无名醋,我问她什么时候回家就变成了变相撵她回家、让她赶紧走。

    齐明月闻言眸色越发阴沉,她心想:

    “且不说我现在对欧景一并不来电,就算我对欧景一有意思,那又与你何干?你是他什么人啊?同学?朋友?可这些身份有哪个能有资格来干涉他的私交或者感情?可真有意思,表面上拒绝人家的心意,内心里却以人家女朋友的身份自居,姚碧落,你当自己是国色天香的万人迷么?真是有些不要脸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得到些什么。”

    她这些心思我当然不知道,我坐在她对面见她眼珠乱转,只当她是在计划在北京玩儿几天、都要去哪玩儿,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就在我端起餐厅每桌都会免费赠送的柠檬水刚喝了一口时,齐明月突然笑眯眯地来了一句:

    “谁说我要回去?碧落,你自己一个人离家千里在外打拼太难了,我心疼你,我来跟你做伴儿吧,好不好呀?”

    我一口柠檬水呛进了气管儿开始剧烈地咳嗽,齐明月见状赶紧凑过来给我拍背顺气,内心里却在冷笑:

    “等着瞧,姚碧落,从前我体形过胖、内心自卑,自觉得我样样都不如你,可我现在脱胎换骨,我要让你明白,我早已不是当初的齐明月,我会证明给你看,真正优秀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成天开了脑洞幻想自己是小公举的你!”

    “你看你,咋一听我要留在北京的消息这么高兴呀?哈哈,不过我要是找到工作之前一直住酒店我可住不起,碧落,你现在住的那里方便收留我几天吗,找到工作我立马就搬走,我保证!”

    齐明月边给我拍背边说,可我感觉她这手上用劲儿越来越大,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于是我就赶紧摆摆手示意她停下来。

    她重新坐回我对面,眼都不眨一下地盯得我浑身不自在,我沉吟了一下,说道:

    “月半,你来北京能跟我做伴儿我当然开心,不过我现在住的是面包店老板好心提供的员工宿舍,我没有权利带你回去住几天,这要是我自己花钱租的房子我肯定二话不说,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说实在话,我刚来北京的时候也是觉得边住着酒店边找工作太不合算,可我就是因为心疼那点儿住宿费,找了间青年旅舍住,没成想那是一家黑店,把我当时的全部家当都给吞了……我真是怕你吃亏,这样吧,咱们先吃饭,一会儿吃完饭我给我店里老板打个电话征求一下意见,要是她同意我就带你回去,要是她不同意,你就住酒店,什么时候找到工作就住到什么时候,住宿费我给你出一半,你看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