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星和月亮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1本章字数:4994字

    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期间不知道投了多少家出版社,杂志社,最终还是石沉大海,而我依旧窝在火柴的店里做着零工。慢慢的,我开始有些气馁了。

    而自从上次偷袭我之后,欧景一来找我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只是因为稿子始终没有着落的事情让我完全没有心思想别的。所以每次很难给他好脸色看。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所有让我感觉不自在的事情,我都很抗拒。尤其是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所有的事都写在脸上,挂在心头。

    幸运的是,我还不至于落到生活不下去的地步。

    就这样,转眼就到了秋天,楼下小区里的银杏树枝叶依旧繁茂,但一颗颗的白果已经开始不停地往下落了。

    周末,按照艾喜的提议,我们一帮人组织了一次野餐。我和艾喜准备各种食材,火柴负责选择合适的地方,安排行程,安然和被拉壮丁的欧景一担任后勤。齐明月也像个跟屁虫似的,跟着欧景一搬运烧烤架之类的东西。

    六个人,两辆车,拉着一堆食材和饮料,直奔南郊。

    不到两个小时后,就到达了目的地,一处背靠着一片白桦林的平坦河滩。不得不说,火柴果然对大北京门儿清啊。选了一处非常适宜的地方。

    七手八脚的架好烧烤架,铺好安然特意选的大块碎花布单,再摆好大大小小的抱枕,小茶台,最后将各种食材用自带的桶装水清洗干净,留欧景一、齐明月和艾喜在那起火慢烤,我和安然,火柴就躺在布单上等着开吃了。

    “嗯,这感觉不错,天当被地当床,美酒佳肴在嘴边,江山如画,美人如玉啊,爽!”

    火柴这家伙靠着一个硕大的抱枕半躺着,手里高高举着啤酒瓶子,大声嚷嚷着。安然被她的流里流气逗得咯咯笑起来。“火柴你家伙,没文化就别拽那文绉绉的好吗。”

    “安然,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火柴还能没文化了,来来来,看我吟诗一首给你听。”

    “别别别,我服了还不行吗?”安然一听火柴要吟诗,立马双手举起,表示投降。

    正说笑着,艾喜和齐明月已经端着烤好的肉串,鸡翅什么的走了过来。

    “上菜咯各位小主儿,快来尝尝我们的手艺。”齐明月当先将托盘放到布单中间。

    “开吃开吃,闻着就很香啊!”

    “不错,我给99分,少1分免得你们骄傲!”火柴一手烤串一手啤酒,边吃边点评,大有指点江山的架势。

    我也美滋滋的抓着块鸡腿啃着,心里想着多吃点,晚饭又省了,我真是太特么机智了。

    我们这边吃着,留欧景一自个儿在旁边的烧烤架旁边继续干活,不过看他那哼着小曲的神态似乎还挺享受的,我也就懒得喊他一起吃了。反正总是要有人干活的嘛。倒是安然看不过去,自告奋勇的跑过去帮忙一起烤东西了。

    有人吃喝着,有人忙碌着,有人大声说笑,有人安静地听着……

    这顿野餐没有任何的主题或名义,只是很简单而随意的户外烧烤,但每个人都很满足。最后欧景一也跟着我们一起,半躺在宽敞的布单上,吃着东西听艾喜跟火柴高谈阔论。

    我们就这么吃着聊着,说起了各自的故事,大家像是都已经约定好了一样,只捡些开心的好玩的故事说。

    说到兴高采烈处,大家举起手中的啤酒或果汁,高声喊着万岁,然后一饮而尽。

    时间仿佛就定格在了这一刻,直到很多年以后,我还是会不时的回想起今天的一切。

    因为暂时的抛去了所有的烦恼,我越喝越嗨,最后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吐没吐。最后连什么时候结束返程的都不记得了。

    而等我酒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嗯,还是被尿憋醒的。真够丢脸的……

    我揉着隐隐作痛的脑门,看着四周还是熟悉的场景,心里顿时安稳了很多。

    还好,我是在自己床上醒来的!

    但就在我庆幸自己没因为喝醉了干出什么糊涂事的时候,一只火热的手掌突然抓在了我胸口。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瞬间袭来。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尖叫出来,然后僵硬的转过头,向身旁看去。

    “呼!吓死老娘了!原来是齐明月这个蠢货,还以为是欧……那个混蛋。”但是,这家伙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在自己床上睡,什么时候跑我床上来了?

    正迷惑着,齐明月那家伙居然用力在我胸口抓了抓了!

    “操!”一把推开这家伙的咸猪手。

    马蛋,居然被一个小浪蹄子非礼了

    我逃命似的踢上拖鞋,然后一溜烟的跑到卫生间,解决个大问题先。

    坐在马桶上,点开刚刚顺手从桌上抓起的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

    打开手机,只有寥寥几个信息,欧景一发了几个,安然发了个,还有一个陌生号码。随手给欧景一和安然回了信息,我这才点开那个陌生号码的信息。

    两秒钟后,我整个人像石化了一样,盯着手机,满心的不可置信!

    半天后,摸不着头脑的欧景一开着车,一路送我到出版社,而我则像是在梦中一样,迷迷糊糊的将出版合同签好了!

    然后又迷迷糊糊,好像做梦似的回到住处。知道第二天收到银行的汇款信息,我才真的相信,我的书居然真的被出版社签了!

    稿费不多,只有两万来块,但是这两万块啊,对我来说简直比中了千万大奖还要开心,还要值得庆祝。

    随后我就将齐明月赶了出去,让她自个儿玩去,然后一个人窝在房间里,登陆网上银行,在账户余额的页面傻笑。

    看着页面上显示的数字,我满心的喜悦和自豪。坚持了这么久,险些就要放弃了,没想到最终还是成功了。

    发完傻笑,我迫不及待的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终于出书了,我能养活自己了!老妈在电话另一端陪我高兴着。

    说着说着,我就哭了起来,虽然在北京的这段时间,只有刚来时比较狼狈,其他时间因为艾喜她们的缘故,生活还过得去。但我终究有一种寄人篱下,无依无靠的失落感。

    这种感觉,并不会因为有艾喜她们或者欧景一的存在而改变。我天生就是这么个人,除了我自己,没人能让我有安全感。但现在不一样了,我能养活自己了,有能力照顾自己了,我就有了安全感了,我想我应该也能更有底气和勇气一些了。

    哭着哭着,老妈在那边开始干着急,问我怎么了,我安慰老妈说激动的,喜悦的。老妈骂了我几句,让我别什么都逞强,千万别委屈自己什么的。

    挂了电话后,我鬼使神差的给自己打扮了一番,然后一路小跑着下了楼,出小区打个车就直奔欧景一那里。

    本来想请欧景一吃顿好的,贵的,奢侈的!但最终还是选了家实惠温馨的小火锅店。

    “喔,这好像是第一次我们产生分歧的时候,最终我占了上风呢。”

    刚一坐下,欧景一就满脸得色的对我说。我白了他一眼,心想我只是心疼钱而已,才不是对你妥协好吗?

    要是搁平时,我肯定立马就反驳他,想什么就说什么了。但今天我心情好,就让他得意一下下好了。反正是给我省钱了。

    吃着火锅,欧景一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啦,不好吃咋的,想说啥赶紧的,别在那磨磨唧唧的。”我一边吹着滚热的肥牛,一边满口嘲讽的对欧景一说着。

    欧景一失笑一声,然后放下筷子,就那么目光灼灼的盯着我,一副让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的深情表情。

    “哎呀!瞅啥瞅啊,赶紧吃你的,吃不完我抽你!”我抬起筷子就想敲他。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乱放电了,一点不纯洁,简直找打!

    欧景一假模假样的向后躲了躲,然后突然一脸贱笑的问我,大腿缺不缺挂件?

    我去!

    这还是我认识的欧景一吗?

    看到我见鬼似的目光,欧景一嘴角抽了抽,干咳了两声掩饰尴尬,随即才恢复正色。

    “咳,那个,我意思是,你终于有钱了,以后我就可以仰仗你了。”

    我不屑的撇撇嘴,“可别,仰仗我的话,不出三天就饿死你。”

    这回换欧景一满脸见鬼的表情。“不,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啊。你不会以为我会天天这么请你吃饭吧。做梦吧你,我这么穷,你这么有钱,连大奔都开上了,还想找我蹭吃蹭喝,不可能,不存在的!想都不用想!”

    “哎,好吧。”

    欧景一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苦着一张脸开始埋头大吃起来。

    “哎哎哎,别抢我的肥牛!”

    “我偏要抢,遇到你请客吃饭可不容易,我得使劲儿吃,要不还不知道下一顿在哪儿呢!”

    “尼玛,再抢我就抽你了啊!”

    “爱抽抽,我皮厚,不怕!”

    ……

    风卷残云后,我和欧景一这大傻子揉着肚子从火锅店出来,沿着步行街散步。你还别说,这家伙换上便装,一边拿牙签剔牙,一边嘚嘚瑟瑟晃着的姿势,还真跟打了地主家秋风的小混混似的。

    怎么看都是一副欠抽的样子。

    我们两个人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晃着,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肚子的东西慢慢消化着,也不感觉着累。结果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电影院。

    我和欧景一像两个大鹅似的,勾着脖子盯着电影院外,正在插播着电影片花的大屏幕。

    “你请我吃饭,我请你看电影吧。”欧景一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嗯,那就看最贵的吧。”

    欧景一扭头看了过来,见我一脸正色,张了张嘴,没说话,随即屁颠屁颠的跑到购票处买了两张电影票。

    我接过来一看,嗯,果然是挺贵的,两张票就把我的饭钱又还回来了。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从电影院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入秋的北京,夜晚有些凉。欧景一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从电影中场就抓住的我的手。

    送我到楼下后,欧景一扭扭捏捏的问我能不能上去坐坐。这大傻子,居然还想得寸进尺,被我瞪了一眼后,这才不情不愿的转身离开。

    打发走欧景一,我心情颇为愉悦的上了楼。

    一回到房间,就看见齐明月正穿着睡衣,盘腿坐在床上,目光灼灼的盯着我。

    我一边把外套脱下来,一边疑惑的问齐明月干嘛呢。盯着我干嘛,我又不是花儿。

    齐明月眼睛转了转,随即露出一副傻笑的表情,说没啥,就钻进被窝去了。

    “艾喜!都怪你!天天没事儿就喂我口点心吃,要么就喂我口班戟吃,你是干吃不胖不假,我可是呼吸都长肉的人啊兄弟!你照顾一下吃瓜群众的感受好不呀!”

    “啧啧……你吃的时候我看你挺欢乐的啊,怎么没见你说怕胖!”

    我作势要打她,这家伙立马抽出背后的靠枕丢了过来,反倒吓我一跳。

    将抱枕反丢过去之后,我也一屁股挤到沙发里。

    “你今天怎么突然跑来了,怎么没出去浪啊。”我踢掉拖鞋,把整个人都堆到沙发上,漫不经心的问艾喜。

    “哎,最近比较闲,没啥事干。话说你的小说写的怎么样了,出了几本了啊?挣多少钱了,够在北京买房了吗?”

    我无语的白了她一眼,真当我是富豪榜大作家了啊。

    “到现在也才只出了三本,稿费少的可怜,抛去生活花销和寄给家里的,身上基本上没啥结余了,还在北京买房,我特么连租个像样的房子都租不起好吧。”

    说起写作的事,我就头疼啊。虽然总算出了几本书,但没一本卖的好的,基本上就拿个首印的钱,连一次加印都没有啊!更要命的是,不久前我从火柴的宿舍里搬了出来,自己租了个小一居,原本计划着只要书正常写着,这点房租还是没问题的,结果新书的稿子改了几十遍都没过,眼瞅着就要连房租都付不起了!

    听完我的一通抱怨,艾喜反而眉开眼笑,笑嘻嘻的说道,“这简单啊,让我搬进来,我跟你一起承担房租,嗯,还可以帮你暖被窝!”

    我嫌弃的看了看艾喜,严词拒绝。

    “免了,想都别想,让你搬进来,我特么睡觉都不敢闭眼了。指不定哪天就被你这个女流氓吃干抹净了。”

    被我一顿嘲讽,艾喜也不生气,反而一把揽住我的脖子。

    “瞧你说的,哥哥我是那种人吗?我可是正儿八经拿你当兄弟对待的啊。”

    “呵呵!”我使劲儿掰开艾喜的手臂,“信你了才有鬼。赶紧说,今天怎么突然就跑到我这来了,是安然的召唤令,还是火柴的集结号?”

    “我说落落,你这可就没意思了啊,凭啥来找你就一定是安然或火柴发号示令了啊,就不许我自个儿想你了,来找你玩啊?”

    “哦。那到底是为啥来的?”

    艾喜一副被你打败了的样子,“这过几天不是我生日嘛,特意跑来给你说声,邀请你参加本公子的寿宴呀。”

    “啊?你要过生日啦?嘶!等等!吃你这生日宴,我要带礼物吗?先说好啊,要礼物我可不去,我房租都快交不上了。”

    “免费免费,瞧你那穷酸样。”

    “哈哈哈,那就好,免费吃喝我是乐意的,要我花钱买礼物是没可能的。”

    生日宴艾喜特意挑了家比较有档次的酒店包间。因为只是一个很小范围内的聚会,所以人并不多,我,安然,火柴,齐明月,寿星公艾喜,以及另外两个不太熟悉的,艾喜的朋友。还有我的小尾巴欧景一,捂脸,这家伙真是我到哪儿就跟到哪儿。

    酒菜上齐,艾喜先来了段废话连篇的感言,然后又逼着我们挨个给她说祝词。

    两杯啤酒下肚,我一口气就来了篇绝对不少于八百字的贺词,直听得满桌目瞪口呆。说完之后我心里得意的想到,傻了吧你们这帮臭文盲!

    艾喜在逼着大家伙儿挨个说完贺词后,这才放大家开吃。

    饭桌上我突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不动声色的扫了一圈才发现,齐明月这小浪蹄子竟然在帮欧景一倒酒,碰杯,我心里略微有些不爽,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造吧!

    不知道是太嘚瑟了还是想着要把礼物钱吃喝回来,我再一次喝断片了。

    等醒来后,依旧是在家里的床上。好在这一次旁边没躺着齐明月,嗯,也没躺着其他人。

    原本还在庆幸我没酒后失态,两天后我就呵呵了。

    欧景一突然跑来告诉我,他干了对不起我的事。给我整得莫名其妙的。追问之下才知道,这孙子居然被齐明月灌倒了,醒来时还他妈的光溜溜的和齐明月睡在一张床上!

    我说这次怎么齐明月怎么没在我床上,合着跑欧景一床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