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辞而别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1本章字数:2193字

    欧景一的事让我发现,我是个有重度精神洁癖的人。我知道错并不在他,而他也并没有为我洁身自好的责任,毕竟一直以来我从来没正式回应过他的求爱,从没开口答应过他做他女朋友。

    但这件事真的让我觉得很恶心,就像好好的一碗饭,刚吃两口,就在碗底发现一只已经煮烂了的虫子一样。我不是贝爷,心没那么大,没法把虫子当成加餐的肉。所以无论欧景一说什么,我都不想再继续下去。

    这无关原谅不原谅的,他没做错什么,所以没有任何地方是需要我原谅的。所以我决定从此刻起和他保持距离。至少现在,我必须要保持距离,否则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至于齐明月,我已经彻底把她拉黑。因为我实在难以接受,一个相处了那么多年的闺蜜,一个我帮了她那么多而且从来没求过回报的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从小我妈就说我脾气太过于倔强,眼里揉不进沙子,我原本还不太乐意承认,但现在我只能说知女莫若母,我妈说的对!

    我眼里连沙子都揉不进,何况这样一个我拿真心相待,她却拿我当傻逼的混球?

    之后的一个月里,欧景一每天雷打不动的跑来找我请求原谅。齐明月也来找过我几次,解释说一切都只是意外,希望我能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以后大家还是朋友。

    我真呵呵了,我欠你们的还是怎么着,都他妈到这份上了还来跟我扯这些没用的。真当我是傻子吗?

    见我态度坚决,找来两次后,这个让我觉得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的女人就不再白费力气了。很自觉的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

    这让我松了口气,毕竟我真的不想再被打搅正常的生活了。

    期间安然、火柴和艾喜都来劝过我几次,当然,都是劝我原谅欧景一的。告诉我水至清则无鱼,做人不能太纯粹,又不是我被睡了,不吃亏。

    我虽然内心依旧很抵触,但多多少少没那么强烈的反应了。因为我知道,这件事真的不能归罪于他头上。

    但……真他妈的操蛋啊!

    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心里只想着要不要逃离这里。

    而从那之后,欧景一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连同他的人也是。虽然后来我已经不再躲着不见他,但也愕然发觉,我已经很难从他身上找到当初的影子了。

    那个阳光,青涩,略带点小自恋的家伙,脸上永远挂着欠揍的蠢笑的家伙,突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能感觉到,我们两个人之间已经出现了一道难以填平的沟壑,这沟壑是他在无意间挖了第一锄头,但不管有心还是无心,他的行为使我感觉到了背叛。

    而愤怒之下的我随后就开着挖掘机玩命的把这沟壑挖的更深,更宽,最后到了无法跨越,也难以填平的地步。

    想到不久前我们还在计划着攒足了钱就出国旅游,连详细的路线和要看的景点都安排好了,转眼间两个人就相对无言,不知道该怎么跟对方说话了。

    再之后,就是艾喜莫名其妙的自责。她将这一切的罪过都归结于自己身上,说如果不是她请大家吃饭,就不会出现这档子事了。

    可这事怎么可能是她的错呢?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怎么好好的,就突然一下子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而最让我觉得好笑的是,当我把和欧景一还有齐明月的事,胡编乱造一通写进小说里,投给出版社的时候,居然一次过稿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这么喜欢看到狗血故事了?

    慢慢的,就到了雪季,北京的冬天格外清冷,我也终于冷静了下来。齐明月的事在我心中渐渐淡去。我对自己说,一切都过去了,就像安然她们说的,这世上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只要放宽心就好了。

    是啊,只要放宽心就好了。

    第一场雪飘落的时候,欧景一突然像是也完全将过去的事忘却了,兴高采烈的带着我跑去故宫看雪。

    我们两个像是刚认识不久的年轻男女一样,在雪地里肆意的奔跑着,欢笑着。他穿着长长的黑色风衣,围着条暗红色的围巾,发型修剪的精神而帅气,随意往那儿一站,就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样,干净而帅气。

    而我,就像一个年少幼稚的花痴少女,举着一串长长的糖葫芦围绕着他转悠。

    天很冷,我却因为不停地跑来跑去,细密的汗水将内衬都沾湿了。

    玩闹了一整天后,欧景一照例在深夜的时候将我送回。让我意外的是,这次没等我一脸嫌弃地打发他滚蛋,他自己就很主动的回去了。

    其实,如果他这次再提出想上楼坐坐再走,我会答应他的。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从美梦中醒来。缩在被窝里揉着惺忪的睡眼,就摸出手机给欧景一发了条微信,告诉他我饿了,想吃煎饼果子喝红枣豆浆。

    随后又将手机丢到一边,美美的睡去,等着欧景一屁颠屁颠的给我送早餐来。

    可我一直睡到太阳升起又落下,也没能等到我的煎饼果子和红枣豆浆……

    就这样,欧景一突然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法接受这个现实。电话,短信,微信,企鹅号,微博私信,支付宝聊天……我尝试了每一种我能想到的联系方式,但却没有一个能联系到他。

    我跑到他租的房子那,但早已人去楼空,我跑去他工作的地方,却被告知他早就离职了。我又跑回老家,跑到他家里去找他,然而他一家人却早就搬走了。

    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整个漫长的冬季之后,我才真正明白,欧景一,居然就这么突然的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这个无耻的,可笑的,毫无信义可言的混蛋,就这么突兀的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随后,我迷上了醉酒的感觉,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再也不会喝到断片了。就算喝到吐出胆汁,也不会醉倒不醒。

    就这样,我一边继续写着些愤世嫉俗的庸俗小说,一边隔三差五就拉着艾喜她们中的某个陪我喝酒,喝到吐的一塌糊涂。

    我真的很想很想找到这个混蛋,然后狠狠的抽他几个大嘴巴,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凭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凭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这么跑了?

    遗憾的是,我终究没能再找到他,憋在心里的疑问也没机会问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