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火柴姐的坎坷情路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1本章字数:3502字

    接下来的故事是火柴姐醉酒之后讲给我,而我醒酒之后凭着片段的记忆整理并记录下来的。

    听完这个故事我更加感慨,后相识的人们本都不是你们相识之时的这副模样,因为多年以来遇到的事、碰到的人,都像一把把的刻刀,把等待塑型的我们或削去了青涩天真、或磨掉了心气儿与棱角,最后都刻上了那名为“社会”的印记。

    而秦亮与老曹,这两个对她影响最深的男人,就是两把斧子,把她的灵魂劈成了碎片,如今的她,就只是具行尸走肉而已……

    在火柴姐大三的那年,她邂逅了一个理想型的男生——秦亮。

    那时候的火柴姐跟现在的气质截然不同,那时的她,清纯、阳光、眼眸清亮,周身无不散发着二十出头的美少女该有的青春气息。追求她的人络绎不绝,她却一张接一张地发给这些追求者“好人卡”。大概意思就是:XXX,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不过我现在所有心思都放在学习上(或:可惜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心里有了一个遥不可及却难以割舍的人了/我身上有个娃娃亲我毕业就要结婚了),所以……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

    这就是女生口中所谓的“好人卡”。

    可当时的秦亮,算得上是他们学院的“院草”了,他高大帅气、酷爱运动、为人热心、大方绅士……简直就是学姐学妹争相追求的对象。

    不过秦亮这个人虽然是个“中央空调”,说白了就是对谁都好、对谁的态度都模棱两可、跟谁看上去都暧昧不清,可他却始终没正式交往过女朋友,以至于暗恋明恋和疯狂追求他的广大迷妹们都在猜测他的性取向是不是男,跟女生暧昧只是遮掩事实的手段。

    刚开始火柴姐对他顶多算得上是有好感吧,可女生就像猫一样,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像秦亮这种“招蜂引蝶”的男生并不适合她。应该说是“只可远观,不敢染指。”

    可是后来一次偶然的“英雄救美”彻底改变了火柴姐对秦亮的看法……

    火柴姐是一个跑步狂热爱好者,每天晨跑夜跑一次不落,用她自己的话说:

    “只要不是山崩地裂,我必然风雨无阻去跑步,我的目标是:争取明年挑战城市马拉松!”

    然而有一天她在夜跑路过公园的时候,出事了。

    当时她余光瞄到树林里有动静,就下意识停下脚步多看了两眼,等她走近一些的时候听到了压低声音的求饶声和啜泣声,原本她以为是小情侣之间吵架拌嘴之类的事情就没想管,可等到她刚跑出两步去就从树林里连滚带爬地跑出来一个年轻小伙子,这人被割了喉,鲜血喷涌而出,可他挣扎着没走多远就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火柴姐哪遇见过这种情况,她瞬间被吓得花容失色、失声尖叫,歹徒听到声音之后闻声而来,火柴姐转身就跑可奈何对方速度更快,被追上之后歹徒揪住她的头发捂住她的嘴就往树林拖。

    对方是两个人作案,原本只是想犯了事儿之后偷偷逃走,可现在他们怀疑火柴姐目击了全过程,

    歹徒A:“小姑娘我问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点头或者摇头回答就可以。”

    火柴姐满脸泪水地猛摇头,可歹徒能相信?

    而这时歹徒B看火柴姐身穿一身速干衣,身上没有一丝赘肉,长得还好看,就见色起意,对另一个歹徒说:

    “哥,原本咱俩只是图财,现在赚啦!你看这个小妞长得这么好,看着年纪也不大,应该是边上那所大学的学生,我还从来没睡过大学生呢!哥,这送上门儿来的可不能放跑了啊!反正她看到了咱俩的脸,肯定是活不成了,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在死之前做点贡献,让俺们兄弟两个爽一爽……嘿嘿嘿……”

    那副猥琐好色的丑恶嘴脸不禁让人反胃,可火柴姐被吓得浑身颤栗的样子仿佛更激起了两个歹徒的兽性,他们撕扯着火柴姐的上衣就顾不上捂她的嘴,她狠咬其中一人的小臂一口,那人吃痛松了手,火柴姐趁势狠踹了他下体一脚,歹徒随即疼到直不起腰,她用尽全身力气把歹徒A往歹徒B身上一推,二人摔倒在地,火柴姐没有犹豫、撒腿就跑,边跑边呼救:

    “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快帮帮我!!!”

    这时她突然想起来新闻里说过,遇到危险时如果喊救命没有人来帮助你的话,就喊与失火了、着火相关的话,她立马开始大喊:

    “着火了!!!快来帮忙救火啊!快跑啊着火了!!!”

    路边的商户听到失火的呼喊声都跑了出来,可出来之后东看看西看看,这也没失火啊,倒是被两个男人追赶的火柴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那两个歹徒反应也快,再逮住火柴姐时话锋一转,假装火柴姐是其中一人的妻子,吵了架之后赌气出走:

    歹徒B:“嫂子,咱别闹了啊!你这一跑,我哥都急坏了!大晚上的你一个人跑出来多不安全,走走走,咱回家了!”

    边说着还边煞有介事地拉扯火柴姐的胳膊,火柴姐泪流满面地向周围围观的商户求救:

    “求求你们救救我!我根本不认识这两个人!他们在前面树林里杀了人被我碰到了!现在要杀我灭口!你们不要相信他说的话!!!”

    歹徒A见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就跟歹徒B使眼色要强行拉走火柴姐:

    “媳妇儿!我的好媳妇儿别闹了啊!这么多人看呢多丢人!有啥话咱回家说,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

    别看这边儿上已经围了几十号人,可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现在被三人搞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帮忙,说白了也都是怕事儿。

    就在两个歹徒要把火柴姐强行架走的时候,路过的秦亮发觉事情不对,他挤开人群挡住歹徒的去路:

    “等等!”

    歹徒B怕事情败露所以着急离开,见秦亮挡路非常不耐烦地吼道:

    “给老子让开!臭小子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家多管闲事儿!赶紧滚!!!”

    秦亮冷笑一声,指了指近乎绝望的火柴姐:

    “你说她是你哥的媳妇儿是吗?”

    歹徒B眼珠一转:

    “对……对啊!不然还能是你媳妇儿吗?!这是我们家的家务事,你少管!”

    秦亮上下打量了火柴姐一圈,

    “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这嫂子跟你哥吵架了赌气离家,为什么还特意换了套跑步的专业行头?”

    周围群众听了秦亮的话开始议论纷纷:

    “对啊!这姑娘穿的速干衣、跑鞋,都是专门跑步的行头欸!”

    “人家姑娘长得这么漂亮,看着岁数也不大,会相中这个癞蛤蟆?啧啧啧……不信。”

    “怕不是两个人贩子吧?!”

    ……

    歹徒A开始慌了,冲着秦亮挥了挥拳头:

    “小子我告诉你!我跟你说不着!你赶紧给我让开,不然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

    秦亮挑了下眉,从衣兜里掏出手机:

    “这样吧,刚才听大家议论我觉得说得都挺有道理,那我现在就报警,如果你们不是人贩子而真的是一家人的话,算我瞎了狗眼长了见识,一朵鲜花真的能甘心插在牛粪上也是刷新我三观了;但是,如果你们是人贩子的话,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姑娘就这么落入你们手里!是不是坏人咱们去警察局见真章!你们敢吗!”

    两个歹徒一听秦亮要报警是真的慌了神,也顾不得拉上火柴姐了,转头就要跑。秦亮见状把火柴姐拉到身后护住,接着冲围观的大伙儿喊道:

    “别让他们跑了!刚才我从南边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被割喉的男的躺在地上断了气我已经报警了!这姑娘不也说这两个人杀了人的吗!他们一旦跑掉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有潜在的生命危险!!!大家!这时候别怂了!快抓住他们!!!”

    语毕秦亮就冲了上去,与两个歹徒厮打起来,人群中几个小伙子也挺身而出,期间也有人报了警,几番搏斗之后两个歹徒终究两拳难敌四手被摁倒在地。

    警察赶到时这几个包括秦亮在内的几个小伙子生怕歹徒跑了、竟然叠罗汉压在了歹徒身上,秦亮在最上面。警察怕那两个歹徒被这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儿压断了气儿,连忙让他们下来,在亲眼看到歹徒被押上警车之后秦亮欣慰一笑,走到火柴姐面前,火柴姐此刻仍后怕得瑟瑟发抖,她刚想开口向秦亮致谢,可面色苍白、满头细汗的秦亮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市第一医院。

    秦亮刚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火柴姐连忙迎上去,她边帮忙推着病床边焦急地询问医生:

    “大夫,他怎么样了?”

    医生深呼了口气,皱眉道:

    “腰上被捅了一刀,小伙子也是福大命大,这刀擦着肾脏过去,再偏一点儿都有生命危险。”

    火柴姐闻言惊出一身汗,忙继续追问:

    “那!那现在呢?!”

    医生笑道:

    “给他缝了十针,现在养着就行啦。饮食方面忌生冷辛辣,忌烟忌酒,没啥事!年轻人恢复得快!”

    火柴姐心里的大石头这才落了地,她认识秦亮,不知道秦亮认不认识自己,不过这次的事情上自己的命是秦亮救下的,为此他还受了伤,这人情可欠大了,火柴姐一时都不知怎么还才好。

    而企图绑架自己的两个歹徒的消息她从警察那边打听到一些,得亏这两个人没被放跑,不然真的会对市民造成潜在人身安全威胁和市民恐慌。这两个歹徒就是近几个月以来在本市疯狂作案的连环抢劫杀人惯犯。

    他们或伪装成出租车司机和拼车乘客等候在商业街、火车站等人流量大还不好打车的地方,待有人拼车上车之后就开车直奔郊外,路上就把人勒晕抢钱、到郊外再活埋,要么就干脆把人勒死、到郊外毁尸灭迹;

    又或者在傍晚时分盯上公园的角落里谈情说爱的小情侣及独自路过人少、僻静处的人,轻则割喉抢劫,重则把人掳走、囚禁虐待。

    说他们是丧心病狂的亡命之徒一点儿都不为过,听警察说完这两个歹徒近段时间来犯下的种种罪行,火柴姐觉得心惊肉跳,同时也更加感谢秦亮,若不是他,自己可能已经非死即残,这一生终将悲惨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