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火柴姐的坎坷情路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1本章字数:4981字

    第二天中午秦亮醒了,第一句话就是抓着给自己换药的护士衣袖问自己受伤的事情有没有告诉他的妈妈,护士说暂时没有联系上他的家属,他不觉得失落,反倒松了口气。

    这让抱着刚买的饭坐在一旁的火柴姐有点儿好奇,护士换完药嘱咐了两句就走了,火柴姐连忙凑过去问秦亮渴不渴、饿不饿、伤口疼不疼,这不问还没什么反应,火柴姐这一问秦亮瞬间觉得伤口火辣辣的疼,疼得他嘶嘶哈哈地倒吸凉气,

    “嘶——这俩孙子下手也太黑了……哎呦可疼死我了……”

    “你别乱动,需要什么跟我说,我拿给你,喝水吗?我给你晾了温水,饿了的话咱们就先吃饭,我买的都是些清淡的……医院和警察都说昨晚给你家里打电话没人接,我就擅自来照顾你了……其实就算你家人来了,我也应该照顾你的,毕竟你是因为我才遭的现在这罪……对了,警察说这次能抓到这两个歹徒你是头号的大功臣,政府决定授予你见义勇为奖呢,今天可能还有媒体采访,你可以应付得来吗?要不要我帮你推掉?”

    秦亮被火柴姐这一连发提问弄得一愣一愣的,等他缓过神儿来自知自己身体没有大碍还立了大功就开始吹嘘:

    “哎,多大事儿啊!我就是路过,碰巧赶上了不能不管呐,我对你有印象,你是什么专业的我不知道,但是咱俩肯定是校友,所以那歹徒说你是他老婆我就呵呵了,这不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嘛!以后你别夜跑了,大晚上女孩子自己出去很危险,或者这样,你要是实在喜欢跑步的话,我陪你一起,行不?嘿嘿。”

    火柴姐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支支吾吾半天才想起来秦亮可能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呢,

    “我……我叫柴一,编导专业大三的,那就说好了,等你的伤好了,我们一起夜跑哦!”

    秦亮一听,乐了,咧嘴一笑,

    “我叫秦亮,新闻学大四的,这感情好,以后我夜跑也有伴儿了!”

    秦亮激动地挥了挥手抻到了伤口痛呼,火柴姐过去察看了一下,忍不住问道:

    “那个……我能问一下你不想让家人知道你受伤的原因吗?是怕家里人担心?”

    秦亮瘪了瘪嘴,

    “是啊,我家就我一个独苗,我爸走得早,我妈太疼我了,要是知道我受伤甭管大小肯定都会急得发疯的。小时候我调皮爬树给手蹭破了,我妈都自己偷偷哭了好几次呢,心疼我。”

    火柴姐听完一方面感慨秦亮跟妈妈感情好,另外一方面也感慨,秦亮跟妈妈的感情是不是好的有点儿过……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秦亮在火柴姐的精心照料下逐渐好了起来,而这期间两个人的的感情也逐渐升温,终于在情人节的前一天秦亮告白了。

    鲜花、蜡烛、气球、起哄的群众。虽然这一切都很俗套,但是对女生却也非常奏效。

    秦亮捧着一束花,深情认真地对火柴姐说:

    “柴一,你不是一直觉得我把你从歹徒手里救下来你欠我人情还不清吗,那就用一辈子来还,这主意怎么样?”

    火柴姐噙着泪点头,在群众的起哄声中,他们深深地接了吻。

    跟多数的情侣一样,他们相处的日常就是吃饭、唱歌、看电影,再加上一起去自习室、秦亮打篮球火柴姐加油、一起夜跑,这就是他们一年间做过的所有事,只是在不断地重复、重复、再重复。火柴姐漂亮,秦亮帅气,在所有人眼里他们都很般配。

    不过这一年来火柴姐并没有把自己完全交给秦亮,秦亮也没有急于提过这方面的事情,只是,在与哥们儿喝酒闲聊时若是提到这种话题,秦亮都会含糊打岔,或者干脆默认已经走过这一步,接着就仰头喝下一杯酒,略显落寞。

    相处日子久了难免有摩擦,二人起矛盾最多的原因就是秦亮的想法以及一句口头禅:我妈说了……/我妈觉得……/我妈认为……

    火柴姐对我讲到这儿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这摆明了就是传说中的“妈宝男”啊!

    可是咱中国不也有句老话儿讲的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么,这事儿咱们这些外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儿,搁到现在火柴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可当时深陷其中的她就愣是看不透,也有可能是自己主观不想看透,这都无从考证。

    时间转眼到了毕业季。

    秦亮考上了本校研究生,火柴姐也上了大四,原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平平淡淡、稳稳当当地走下去,谈婚论嫁,结婚生子。结果变故就这么悄然无息地降临……

    秦亮的妈妈查出了宫颈癌,万幸的是肿瘤是良性的,不幸的是他们家家底薄,并没有什么存款。秦亮妈心疼钱不想治病,秦亮怒了,这也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冲他妈妈发火:

    “妈!这次你必须听我的!良性的时候你不治,拖成了恶性你想治都晚了!钱的事你别管了,就算是把房子卖了不够,为了筹钱我还可以去卖血!病一定要治,这件事情上没得商量!”

    秦亮妈无力反驳只好答应,秦亮为了提早手术时间请假回了老家把房子卖掉,火柴姐也拿出了自己几年来攒下的近十万块钱,所有钱加一起勉强够了手术费。

    秦亮妈做了手术之后需要人照顾,再加上老家的房子已经卖掉了,她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秦亮就把她接到自己和火柴姐租的房子住,三人一起生活的日子正式开始,而噩梦也是从这时候开始了……

    秦亮刚上研究生一年级很忙,课满不好请假,请假多了期末就不好过,过不了就得重修,重修还要交另一份钱,他们现在财政吃紧,所以火柴姐就主动提出让秦亮好好上课,照顾秦亮妈和赚钱的事儿就包在她身上。

    火柴姐是个学霸,再加上大四本就清闲,她干脆向学校申请了提前离校实习,有考试的时候回学校,平时周一两三节的课就不去上了。

    而与此同时她找了两份工作,白天在家写写策划案的同时照顾秦亮妈,晚上再去一家叫“Luminousallure(夜光倾城)”的酒吧打工。

    老曹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他虽然年近四十,但是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也就二十八、九岁。火柴姐做事利落,与客人打交道时又八面玲珑,老曹很看好她,才干了没多久就给火柴姐升了领班,薪水每个月也在正常的工资外再多给她两三千块,这让火柴姐既开心又有些担忧,开心在每个月赚得多了很多,这样生活的负担就能少一些;担忧在这个社会上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地对你好,老曹这种未知的目的性使她不安却又无可奈何。

    而秦亮妈也从刚开始的慈祥和蔼渐渐暴露出丑恶刁钻的嘴脸,她一方面享受着火柴姐对她及秦亮无微不至的照顾,另一方面又对火柴姐去酒吧上班这件事抱有不满,在她的认知当中女人不应该抛头露面,酒吧也不是正经人去的地方,所以女人在不正经的地方抛头露面就更不对了。于是她酝酿许久之后开始撺掇秦亮跟火柴姐谈谈。

    “那个……火柴啊,我妈说你最近回来得太晚了,她怕你休息不够对身体不好,要不酒吧这份工作咱就不干了吧?”

    火柴姐一听有些急了,

    “这怎么行?我现在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酒吧这份工作呢,写策划案这活儿也连不上,时有时没有,酒吧的工作不干肯定不行的,我没关系,还年轻嘛,熬得住。”

    秦亮见这种说法说不通火柴姐,就又找个由头:

    “那啥……我妈觉得吧,你自己走夜路不安全,那凌晨了大马路上哪还有人了,她非得跟我说要每天去接你下班,那么大岁数了身体还不好我能让她去吗……你就不能让人省点儿心啊,你忘了我救你那次你不就是大晚上自己出去跑步去碰到歹徒的么……”

    火柴姐一听这话不高兴了,

    “你妈说你妈说,你都多大了还没有点儿自己的主意啊?不用问,这次肯定又是你妈让你找我谈的吧?她身体不好,你还得上学,我不去赚钱咱们吃什么?你妈现在复查一次就五六千,这都不是钱啊?我不赚钱这钱我从哪弄,指望大风刮来钱吗?!”

    秦亮觉得火柴姐这番话大有暗指自己吃软饭之意,顿时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了伤,也火儿了,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我是没有能耐,我们家是没有钱!你是觉得我跟我妈拖累了你耽误你找大款了是吗?你走吧,去找你的大款去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火柴姐一愣,冷笑一声回道:

    “秦亮,你觉得该走的是我吗?这房子都是我掏钱租的,你有什么底气撵我走?怎么,是觉得人多欺负人少有优势?”

    秦亮尴尬得脸一红,抿着嘴回头拽上自己妈就摔门而去。

    火柴姐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抬头一看表去酒吧上班的时间快到了,这一吵架哪有心思看时间,就背上包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这一夜火柴姐心不在焉地干着活,到了下班时间又怕秦亮母子回了家不想看到自己,就干脆在酒吧找了个沙发窝了一宿睡了。而秦亮跟自己妈也没地儿去,出了门之后在楼下公园坐了半晌,秦亮妈说肚子不舒服,秦亮就赶紧把她送回了楼上,自己则出门乱转,找了个路边摊喝酒买醉。

    第二天一早火柴姐买了早餐回家,见秦亮不在,就去招呼秦亮妈出来吃早饭。可是敲了半天房门也没人开就推门进了去,一进门就看见秦亮妈背冲门口躺在地上,地面上还散落一些玻璃碎片,火柴姐连忙打了120,并把秦亮妈扶到床上,自己的手臂和脚被玻璃划破也没顾上去管。

    到了医院给秦亮妈做完检查等结果的时候火柴姐才想起来给秦亮打电话,关机;给学校导员打电话,导员说正想给火柴姐打电话呢,秦亮今天没去上课,也没请假,不知是什么原因。

    秦亮赶到医院时已是下午,他回家后看到家里乱哄哄一片,自己妈跟火柴姐又都不在,就赶紧打电话联系火柴姐,得知情况之后又火速赶到医院。

    火柴姐手里捏着检查结果眼神空洞地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秦亮到了之后她才缓过神来,随即抱住秦亮开始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秦亮现在怎么办……阿姨的肿瘤扩散了……肝部肾部和肠道都有……我们该怎么办啊!”

    秦亮一听,傻了,瘫坐在长椅上半天没说话。

    火柴姐边用手背抹着眼泪边抽搭,等她逐渐平静下来之后她坐到秦亮身边,刚扭头想安慰安慰秦亮,却赫然发现秦亮的脖子上有好几处青紫色的吻痕,她伸手去摸,秦亮不耐烦地拍掉她的手。

    “别烦我让我静一静!”

    “烦你……呵呵,你是觉得我烦了还是觉得没睡到我就没意思了,自己出去找乐子了是吧?”

    秦亮现在脑子很乱,可是他早上醒来时在陌生的床上,怀里还搂着一个陌生的女人,二人的衣物也散落了一地,傻子也明白昨晚这是发生了什么了。可是自尊心作祟他又不想承认,只好假装不知: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火柴姐见他这副反应很是失望,

    “秦亮,我不是傻子,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你能跟我解释一下吗?”

    秦亮依旧装傻,

    “什么吻痕?!我这是昨晚睡公园长椅受风了嗓子疼,我自己掐的!哪来的吻痕,神经病。”

    火柴姐抿住了嘴不再追问,她把化验单一把塞到秦亮的怀里之后拎包走人,秦亮也没有去追。

    出了医院火柴姐一步三回头地往前走,可是后面始终都没有出现秦亮的身影,这让她很是失落。她回到家眯了一会儿,睡醒后又煮了吃的给秦亮母子送到医院去,刚要去酒吧上班就被哑着嗓子的秦亮喊住。秦亮陪着火柴姐边往外走边聊,大致意思是先承认错误祈求原谅,后卖惨求助管她要钱。

    火柴姐听完一言不发地走了,到了酒吧她边干活儿边掉眼泪,自己死心塌地的为秦亮母子做牛做马,到头来秦亮妈看不上她,秦亮出去鬼混,还拿自己当成摇钱树。火柴姐父母双亡,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她每每与秦亮吵了架时总在想,如果爸妈还在的话一定会很疼爱自己,而未来不管多么艰难也都不用自己独自面对,天塌了都有爸妈帮自己扛,这种感觉多好。可事实就是她拿秦亮妈当自己妈一样照顾,把秦亮当自己儿子一样照顾,相当于在二十二岁就体验着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最后还要被算计到生吞活剥、连骨头渣都不剩的地步。

    这边火柴姐正伤心,刚接待完客户的老曹从包厢出来看到了这一幕,他把火柴姐叫到一个安静的包厢询问情况,火柴姐许是压抑得太久了,就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跟老曹哭诉了一遍。

    老曹听完沉默半晌,之后问道:

    “你现在怎么想,是想摆脱这两个拖油瓶,还是要继续帮他们。”

    火柴姐抽噎道:

    “当然是……当然是要帮……帮他啊……不然他一个人可……可怎么办啊……”

    老曹摇了摇头,

    “所以呢,决定帮他之后你要怎么做,肿瘤扩散了说白的就是个无底洞,你咋进去多少钱都不一定能治好,这钱你从哪弄?你想过吗?”

    火柴姐沉默。

    老曹叹了口气,

    “我有办法帮你,你愿意吗?”

    火柴姐抬头直视老曹,继续沉默。

    “跟着我,从今以后都跟着我,你男朋友妈妈的医药费我出,但是收了钱他就得变成你的前男友,你愿意吗?”

    火柴姐还是沉默。

    老曹一拍腿,撂下句你好好想想吧就起身要走,火柴姐一把拉住老曹的手,坚定的眼神里透着绝望,

    “我愿意,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您的人,求您出手救救秦亮妈,从此以后我跟他一刀两断,我就只有一个身份,我是您的人。”

    ……

    故事讲到这儿火柴姐早已泪流满面,是因为老曹对她不好吗?看上去倒也不是,北京的高档小区的房子住着,面包店开着,好车开着,做事也不限制她的自由,在我看来老曹对她挺好的。

    可是这种好不管是基于火柴姐如今的能力还是老曹对火柴姐的感情,火柴姐始终都是不开心的。

    “碧落,我觉得我追求的并没有错,我想要钱,同时我也渴望爱情,这并不矛盾。”

    这是她曾对我说过的话,但是说到底她追求的东西有没有得到呢?

    这个中滋味也只有她自己知道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