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抓了现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6本章字数:2151字

    虽然不怕杜鹏程,可梁满仓心里也有数,要是再不赶紧,等杜鹏程那小子一回来,这好事儿就难成了。

    现在柳虹枚连双臂都让梁满仓给抱住了,她想反抗还真反不起来,这便得了梁满仓的便宜,他抱着柳虹枚虽然不能有太大的作为,却是用他那张老脸在柳虹枚那丰挺的脯子上肆意的拱了起来。

    柳虹枚那个气啊,她也羞得不行,自己是那种随随便便让男人占便宜的主吗?可此时面对梁满仓的流氓行径却是无计可施。

    她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努力勾起了头来,朝着正在她怀里乱拱的梁满仓奔了过去。

    此时她唯一能动的就是头了。

    好不容易够到了梁满仓的头发之后,柳虹枚张嘴就咬,一下子咬住了梁满仓的一撮子头发,然后用力往后一拽。

    梁满仓吃疼,这才下意识的松开了柳虹枚。

    刚刚解放了两手的柳虹枚朝着梁满仓的脸上就抓了过去。梁满仓一闪,柳虹枚绻起了一条腿,朝着梁满仓的肚子就是一脚。

    女人要是发起了疯来,那力气也不小,只这一脚,便直接把梁满仓踹倒在了床前。

    梁满仓四十多岁,年轻时又练过武,身子骨还不错,人刚一着地,马上又爬了起来,朝着柳虹枚再次扑了过去。

    杜鹏程再也顾上不录像了,他收起手机,几步便冲到了屋子里。

    在梁满仓刚刚扑到柳虹枚身上准备强行施为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人抓了一个结实,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一股大力拽着他的头发向后猛劲一拽,整个人便直接被从柳虹枚的身上掀了下去。

    咣当!

    梁满仓被拽着前后那么一晃,再往下一掼,双膝便跪在了当地,头也磕在了地板砖上。

    等梁满仓转过身子抬头看时,才见一个一米八多的汉子已经站在了床前。

    正是杜鹏程。

    “鹏程?你……你怎么回来了?”

    梁满仓顾不上疼痛,瞪着杜鹏程一脸的疑惑。

    平时杜鹏程出去撵兔子少说也得两个小时的,这才出去多会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呢?

    “王八蛋,你竟然欺负到我嫂子头上了!”杜鹏程回答梁满仓的还有大力的一脚,他没敢踢他的头,他怕喝出人命来,只是照着梁满仓的肩胛骨那地方狠踹了一脚。

    已经跪在那里的梁满仓立即被踹了一个仰面朝天。

    这个年轻时候练过武的村支书,在杜鹏程面前直接成了一个练拳脚的沙袋,只有挨打的份儿,却毫无还手之力。

    见杜鹏程回来,柳虹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然的话,她真不知道自己能抗多久,就算是梁满仓不能真把她那个了,可至少也让这王八蛋占了便宜。

    “鹏程,你可回来了!”柳虹枚从床上冲过来,一边哭着,一把就抱住了救星一样的杜鹏程。

    “没事儿了,今天我揍死这王八蛋!”

    见嫂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杜鹏程更压不住心中的火气,上去又是一脚。

    其实杜鹏程打得来气,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前些日子自己提了酒去求这混蛋的时候被他无情的拒绝了。

    现在正好借着这事儿找回场子来。

    柳虹枚也是怕打出了人命来,见杜鹏程又要去踹梁满仓的时候,却是在后面劝住了他。

    “行了,教训他两下子就可以了,千万别打出个好歹来。”

    “今天我非打他一个寿终正寝不可!”杜鹏程气乎乎的盯着梁满仓,眼里冒火一样,还要往前冲,吓得梁满仓头都不敢抬,两手紧护着自己的头部,生怕真的被这个狠角色给打生活不能处理。

    “鹏程,别打了,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梁满仓抱着脑袋喊道。他知道,要是杜鹏程一脚踢到他头上的话,那他这头肯定就被开了瓢的。

    “条件?我的条件就是打爆你的卵!”说着,杜鹏程作势要往梁满仓的要害上踩。

    梁满仓这下可真的吓尿了,他不是再去护自己的头,而是双手一齐抱住了杜鹏程已经抬起来的那只脚。

    “鹏程,我错了,我认罪!我给你钱!”梁满仓一连串的承诺。

    柳虹枚也不知道杜鹏程是不是知道深浅,生怕闹大了惹出什么官司来,便也抱住了他不让他打梁满仓。

    “看在我嫂子的善心的份儿上,今天我饶你一次。”

    杜鹏程这才收住了脚,退到了后面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开始巴着杜鹏程赶紧回来救她,而现在柳虹枚却怕杜鹏程把握不住这个度而把自己搭进去了。所以,尽管杜鹏程已经坐到了椅子上,可她也保不准这小子会不会突然火起再上去揍梁满仓。

    所以,她一直站在杜鹏程的身边,倒像是她在安慰杜鹏程似的,一只手一直在杜鹏程的肩上抚着。她甚至竟然忽略了自己那丰硕的峰峦都压在了杜鹏程的胳膊上。

    “鹏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千万别伤了我,免得连累了你!”梁满仓一边哭诉着,一边给杜鹏程磕头。

    现在看着梁满仓那副狼狈的样子,柳虹枚真有些哭笑不得了。刚才还那么放肆的一个人,现在居然如此可怜。

    她心说,这也算是大丈夫能伸能屈了。

    “说吧,你打算怎么赎你的罪?”杜鹏程掏出了七块钱一盒的大将军烟来点上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

    如果不是看着梁满仓这副可怜的样子,他真想再踢他两脚。

    一听这话,梁满仓就知道杜鹏程这是想要钱了。

    在不知道杜鹏程底线的时候,梁满仓不敢轻易开口,于是可怜兮兮的望着杜鹏程的脸小心翼翼的问:“你……想要多少?”

    “看样子你钱不少啊,我也不要多了,那就一百万吧。”杜鹏程弹了弹烟灰,风轻云淡的道。

    梁满仓的脸顿时就成了苦瓜:“鹏程,这……这太不实际了,你就是砸了我梁满仓这把老骨头,也不值那么多钱啊!”

    “那你想给多少?”杜鹏程瞪了梁满仓一眼。

    梁满仓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二十万?”杜鹏程依然不悦的皱着眉头问。

    “两万。”梁满依然苦瓜着脸。

    “你真以为我杜鹏程没见过钱是吗?好,那我可以不要你的钱,咱们见官去吧。”

    “不能见官,咱们千万不要见官,鹏程,我给你们三万,三万!”梁满仓立即又改了口。

    “少了。”杜鹏程慢条斯理的看了梁满仓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