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讨价还价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157字

    “鹏程,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块宅基地吗?这事儿包在叔身上,我一定给你!”

    “放屁,宅基地那是我本来就应该有的,村里有户口的男人,哪个没有宅基地?”一提这事儿,杜鹏程就火大,前些日子刚回来的时候他就向村委提出了要地皮盖房子的要求,可梁满仓却硬说现在村里没有闲下来的宅基地,现在却有了?

    “那……我再给你加一万块钱!”梁满仓的目光不敢与杜鹏程对视,那样子更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完全没有了当初杜鹏程去求他时候的傲慢神气了。

    “梁满仓,你是觉得你这村支书的身份只值这点儿呢,还是觉得我们老杜家的脸面不值钱?”

    “那——多少才行?”梁满仓就知道,仅仅是这四万,肯定是填不满杜鹏程这张狮子口了。他心里盘算过,如果在五万以内,他会先答应了这小子的要求,只要今晚杜鹏程能先放了他,后面的事情,他再慢慢理会。

    现在他算是虎落平川,只能被狗欺了。

    “要不,先让我婶儿过来商量商量?”杜鹏程一脸坏笑的看向了梁满仓。

    虽然梁满仓身为村支书,可毕竟是男人,就没几个不怕老婆的,更何况还是这种事情。

    “别别!千万别让那个臭娘们儿过来!鹏程,什么事儿咱们爷俩就作了主。你说个让叔能拿得出的数来,明天叔一定一分不少的给你!你要是不放心,我现在就给你写个欠条你拿着!”

    此时梁满仓一脸的真诚,恨不得对天起誓了。

    “嗯,这主意不错。好吧,那你就先写个五万的借条儿吧。”杜鹏程坏笑了一声,马上找来了纸笔扔到了梁满仓的面前。

    五万也让梁满仓肉疼,可是,只要能今晚脱身回家,他就算是烧了高香了。

    于是,跪在那里,将纸铺在地板上,梁满仓写下了一张五万元的借条双手呈给了杜鹏程。

    杜鹏程拿过来很认真的端详了一番,觉得没什么破绽,这才将纸条收了起来。

    “鹏程侄子,那——我可以走了吗?”

    梁满仓跪在那里,双膝已经痛得要命,就是不敢站起来。

    “还不滚,难道要还等着我留你吃夜宵吗?”杜鹏程瞪了梁满仓一眼。

    梁满仓这才如蒙大赦,起身抓起自己的衣服,都没敢在屋里穿,直接逃了出去。

    看着梁满仓那狼狈逃窜的样子,柳虹枚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人都伏在了杜鹏程的肩膀上。

    “鹏程,谢谢你。你要是再晚回来一步,嫂子就……”柳虹枚抬起头来,深情的看了杜鹏程一眼。

    虽然此时柳虹枚头发有点儿凌乱,衣衫也不整,可她依然是那么让人怦然心动。

    杜鹏程只是朝着柳虹枚那小衫子底下若隐若现的两个小山包瞥了一眼,他的心就砰砰乱跳了起来。

    “嫂子,都过去了,没什么好怕的。以后这王八蛋要是敢再欺负你,不用我哥治他,我非揍他个半身不遂不可!”杜鹏程咬牙切齿的道。

    杜鹏程这话可是发自肺腑的,让柳虹枚心里不由一热。

    以前梁满仓曾经拿荤话勾搭过她,她告诉了丈夫杜胜利之后,杜胜利却只让他以后少跟梁满仓那样的男人答腔。那意思好像是她自己不庄重而让男人起了歹意一样。

    她不知道像今晚这情况要是被杜胜利撞见了又会是一种什么情形。他会不会不但不去揍梁满仓反而要怪罪到她的身上?

    杜鹏程非但没有埋怨她一句话,相反却给了她莫大的安慰,此时柳虹枚心里也是发自肺腑的感激。

    不过,对这么晚了,跟嫂子孤男寡女的坐在一间屋子里,杜鹏程觉得别扭,便欲起身回屋。

    “鹏程,你别走!”

    杜鹏程刚一起身,却让柳虹枚一把拽住了胳膊。

    “嫂子,还有啥事儿?”

    杜鹏程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回身看着柳虹枚。

    “再坐会儿,陪陪嫂子……”

    柳虹枚满眼哀求的望着杜鹏程,让他不忍拒绝。

    虽然梁满仓那个祸害走了,可柳虹枚的心里还不平静,她真的是余悸未消。

    此时她真的好希望杜鹏程能够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给她那种实实在在的安全感。

    被梁满仓惊吓了这一跳,杜鹏程自然又成了柳虹枚唯一的保护神。

    “鹏程,你是不是觉得嫂子是那种很不规矩的女人?”柳虹枚轻轻理弄了一下自己那凌乱的头发,头没有全抬起来,流着泪看了杜鹏程一眼。

    “嫂子干么要这么说?这又不是你的错。”

    刚才盯着嫂子那衣衫不整的身体看了一会儿,又慢慢收回了目光。他觉得大晚上的,嫂子那样的形象很容易让他这个生理旺盛的男人产生一些不良的念头。

    “鹏程,嫂子跟你说,在杜家台子全村里,嫂子还没跟哪一个男人说过一句不正经的话呢。”柳虹枚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想让杜鹏程明白,今晚这事儿,纯粹是让梁满仓钻了她的空子。

    “我知道。嫂子,你放心好了,今晚这事儿,我不会跟我哥说的。”

    杜鹏程猜测,柳虹枚可能正担心着这事儿被哥哥知道了。

    哪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杜鹏程知道,哥哥杜胜利尤其在这种事上特别的不开化。如果让他知道了梁满仓竟然跑到了他家里来生拿他媳妇儿,那他会是一种什么想法?

    可杜鹏程却偏偏就会错了柳虹枚的意。

    他哪里想到,柳虹枚其实是更在意她在杜鹏程心里的形象。

    她不想让杜鹏程把她看成了那种爱招惹男人的轻浮女人。

    柳虹枚一时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那么在意一个小叔子的看法。

    听杜鹏程那么说,柳虹枚嘴张了张,却没再说什么,有些话,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一旦说破了,可能就变了味道了。

    刚才柳虹枚还在心里幻想,要是自己的男人杜胜利能像杜鹏程这样,那该多好啊。

    特别是一想到梁满仓强迫她时说杜胜利三年都没能让她肚子鼓起来的那句话,真的刺痛了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心。

    作为一个男人,今晚杜鹏程的表现无疑是很英雄的。至少在柳虹枚的心里是这样。

    她甚至在想,如果现在杜鹏程能抱一抱她的话,她就准备把这身子给他。她相信,这么英勇的小伙子,绝对是一把锋利的犁。那一瞬间,她真想让杜鹏程在她这块干涸的土地上翻出些浪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