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恶人先告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159字

    杜鹏程哪知道此时柳虹枚内心的这些小心思。看着柳虹枚欲言又止的样子,杜鹏程觉得现在就让柳虹枚一个人睡,未免有些残忍了。可他又没什么好安慰的话,便起身去倒了一杯凉开水递给了柳虹枚。

    这个看似平常的举动,却也让柳虹枚心里再次翻起了几朵浪花儿。除了感激之外,她心里似乎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她在接那杯子的同时,抬起了泪眼,朝着杜鹏程微带撒娇的努了努嘴,梨花带雨的笑笑道:“谢谢了。”

    虽然只是浅浅的一笑,可杜鹏程还是从中感觉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

    两人目光刚一对接,杜鹏程就赶紧收了回来。

    可能是刚才受了那一场惊吓,又拼了些力气,此时柳虹枚还真觉得渴了。当着杜鹏程的面,她竟然很没形象的大口灌了下去,因为喝得急,还洒进了她的胸口里一些,弄湿了她的衫子。

    那衫子本来就薄,被水一泡,便紧紧的贴在了那圆鼓鼓的胸上了。

    擦了一把,结果那皮肤的颜色都直接露了出来。

    她脸上一阵红润,眼中更是娇羞欲滴,她半低着头,将杯子递给了杜鹏程,“再给我弄杯。”

    杜鹏程只好又给倒了一杯递到了她的手上。

    柳虹枚接杯子的时候,手指似是无意的却连同杜鹏程的手也捏住了。

    “鹏程,陪嫂子再说说话儿,不然嫂子会害怕的。”

    她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那神情让杜鹏程不忍拒绝。

    杜鹏程只好又坐下来,重新点了一根烟。

    尽管有些别扭,可今晚哥哥不在家,有些事情,他这个当弟弟的理应代劳。

    抽完了一根烟,杜鹏程也没有说一句话。

    他实在找不出什么有趣的话题来跟这个漂亮的嫂子闲扯下去。

    最后还是柳虹枚打破了尴尬。

    “鹏程,你准备真的要梁满仓那个王八蛋的五万块钱吗?”

    她抬起眼来看向了杜鹏程。

    这小子棱角分明的,性格一点也不像他哥。她心里不由多了几分喜欢。

    可是,柳虹枚真的不想花那种恶心人的钱。

    “为什么不要?那不便宜了那王八蛋了?”杜鹏程不以为然的歪了歪头。

    在他看来,这五万都要少了。梁满仓既然敢在他太岁头上动土,那就得付出些代价来。不然的话,他还以为他杜鹏程好欺负呢。

    “可嫂子觉得那钱太恶心人。我一分都不想要他的。”柳虹枚是个很在意自己名声的女人,哪能会接受这种钱?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白让他混蛋欺负了?”杜鹏程早就考虑过,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拿这种事情去报案。即使对他老杜家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反正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只要以后他不敢再欺负咱们就是了。”柳虹枚是觉得一个村子,闹大了这事儿对谁也没好处。

    更何况梁满仓还是村支书,她担心杜鹏程逼得太急,以后会遭到梁满仓的报复。

    “好,我听嫂子的,这事儿以后再说吧。嫂子,时候不早了,你睡吧。有欢儿听着动静,外人进不来的。”

    话说梁满仓被杜鹏程揍了一顿,头上磕出了血包,出了杜家的门,他就一路跑回了家里。

    回到家里,他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抽烟,老婆张翠霞见他额头上顶着个大血泡,便追问他是怎么回事,梁满仓说,他在村边转悠的时候,不巧撞破了柳虹枚跟她小叔子杜鹏程的奸情,自己多说了两句,便遭到了杜鹏程的报复,还讹去了他五万块钱。

    “梁满仓,你说什么?你撞破了人家的好事儿,还是人家撞破了你的好事儿?”张翠霞当然不相信男人的这话,自己的男人是什么德性她能不清楚吗?

    可是,梁满仓却编得有鼻子有眼儿的:“你是不知道柳虹枚那个骚货啊,表面看上去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可实际上就是浪货。你也不想想,杜胜利三年了都没能让她肚子大起来,说明什么?还不是杜胜利不中用吗?现在她小叔子杜鹏程当兵回来了,她不正好给她男人找到了替身吗?”

    梁满仓摸了一把额头,顿时疼得呲牙咧嘴的。

    听梁满仓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张翠霞便信了他几分,于是道:“既然这样,那你怎么不报警?你把派出所的人叫来,看他杜鹏程怎么说?”

    “我倒是想报警来着,可关键是我现在手头上没有证据啊,就算是派出所的人来了,那还能把那杜鹏程小子怎么地?说不定他们还会反咬我一口呢,弄得我人不人鬼不鬼的呢。”梁满仓一脸无奈的撑着头。

    “那你是想认那五万块钱的饥荒了?梁满仓,我告诉你,那五万块钱,你认,老娘可不认!”

    不光是张翠霞不想认这个账,梁满仓也不想就这么白白让杜鹏程讹了五万块去,更让他觉得窝囊的是,自己只是抱了抱柳虹枚,真正的便宜一点儿没占着,还挨了杜鹏程那小子一顿胖揍。

    且不说这杜家台子了,就是搁在这整个泉林镇上,也没人敢随便在他梁满仓的太岁头上动过土的。

    要是让杜鹏程就这么白打了,他梁满仓哪能咽得下这口气?

    在杜鹏程家里,梁满仓那是不得不写,形势逼人哪。再说了,那也算是他梁满仓的权宜之计,只是为了暂时脱身不得已而为之。

    现在他梁满仓回来了,再也不用怕杜鹏程那小子的拳脚了。

    “报警!就算是不能治那小子的罪,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梁满仓这样做也是为了在老婆面前证据自己的清白。如果吃了这个哑巴亏而不报警的话,那岂不是等于在老婆面前承认了自己的丑事了吗?

    打定了主意,梁满仓直接拨通了泉林镇派出所所长的电话。

    在电话里,梁满仓当然是恶人先告状,向派出所长捏造了一个柳虹枚跟小叔子乱来而被他梁满仓撞破之后,杜鹏程凭着一身功夫而栽赃陷害他梁满仓的案情。

    “郑所,你们快过来吧,说不定现在他们叔嫂正在一张床上干着呢!”

    梁满一边说着,竟然忘了身上的疼痛,而有些兴奋,因为他料定,既然今晚杜胜利没有回来,这么晚了,柳虹枚不跟杜鹏程睡在一起那就怪了。

    正所谓捉奸要捉双,擒贼又拿赃。

    如果能把这两个堵在了一间屋里,那他编造的这个案子,就算是铁案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