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先发制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204字

    杜鹏程刚刚关好了嫂子的门,人还没有朝自己的屋里走,就听到院子外面一阵忙乱的脚步声。

    与此同时,欢儿也向他发出了报警。这欢儿很精,如果不是有人进了院子里,它是不会大声叫唤的。只有在真正发觉危险了的时候,它才会告诉主人。

    杜鹏程心说,是贼过来了?

    不对啊,嫂子屋里明明还掌着灯的,哪有人家灯还亮着就下手的贼?

    杜鹏程忽然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心里一阵窃笑,寻思道,该不会是梁满仓带人来报复他了吧?

    于是杜鹏程便稳稳的立在了院子当中,等着这帮人出现。

    外面一阵躁动之后,东边墙头上突然就爬上了一个人去。

    那人并没有顾虑太多,直接就跳到了院子里。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有看到杜鹏程。

    而当那人从地上起来,站直身子的时候,却正好对上了站在院子当中的杜鹏程。

    “干什么啊这是?强入民宅啊?”

    杜鹏程冷不丁的一声,着实把那人吓了一跳。那是一个辅警,这次跳墙打头阵的。可没想到正主却正在院子里呢。

    看着高高大大的杜鹏程,那人不免有些发怵。

    “郑所,请求支援啊!”

    那小子不敢上前,只好站在原地大声向墙外的郑所他们求救了。因为郑所跟他们交待过,这个杜鹏程当过两年侦察兵,有些身手的。

    黑暗中,现在只是看着他那副身架,那名辅便感觉杜鹏程一脚就能把他撂倒。

    郑所并不清楚院子里的情况,还朝着那名辅警骂了一句:“妈的,谁让你瞎叫唤的?”

    估计里面是遇到了意外,郑所也一个上窜,直接将身子挺到了墙上。往里一望,郑所便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杜鹏程,我们是派出所的,过来调查案子的,你必须老老实实配合!”郑所马上拿出了公家人办案的口气来震慑杜鹏程。

    “有你们这么调查的吗?大半夜的爬人家墙头?你们还有一点公家人的形象吗?”杜鹏程就站在院子当中,他虽然没动,可说出来的这话却是让郑所都觉得汗颜。

    “情况特殊。你先把门打开。”郑所其实对于梁满仓所说的这个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至少杜鹏程不至于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案件而逃跑,更犯不着跟公安人员明里作对。

    刚才之所以让一个辅警爬了墙,那完全是听信了梁满仓的馊主意,要抓这叔嫂两人的双!按照他的思路,就算是梁满仓说的全是真的,那这个案子也有着很大的回旋余地,杜鹏程不可能上来就跟派出所的人动粗。

    这样的和平年代,一般人没有那样的胆量。

    “你去把门开了。”杜鹏程一听是派出所的人,他就一肚子气,便直接吩咐已经跳进来的那个辅警去开门。

    杜鹏程说话声音有杀劲,那辅警还真不敢不听,便怏怏不乐的去开了大门。

    门一开,梁满仓就跟在郑所的身后也冲了进来,手里还拿了一根棍子,指着站在那里的杜鹏程吼道:“杜鹏程,你个王八羔子!你敢敲诈老子,今天老子让你蹲大牢!”

    仗着有派出所的人撑腰,而且手里还有一根棍子,梁满仓便有了不少的底气,他举着棍子毫无顾忌的朝着杜鹏程冲了过去。

    他以为,就算是杜鹏程有些功夫,不就是当了两年兵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你就算是在部队里练了点三脚毛功夫,也抵不住这瞎汉棍。

    梁满仓冲到杜鹏程跟前,举起棍子,朝着杜鹏程的头顶就砸了下来。

    杜鹏程好像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一个侧身,身形微曲,好像是用那肩膀,生生的接下了梁满仓的这一闷棍。

    就在那棍子咔嚓一声在杜鹏程肩膀上折断的同时,只见杜鹏程一脚踹出,正正的踹在了梁满仓的肚子上。

    那一脚实在太沉,直接把梁满仓踹得朝着大门口倒退了过去,然后砰的一下子跌在了地上。

    杜鹏程这才直起了身子,并没有追上去痛打落水狗的意思。

    “都给我住手!”郑所一看局面有点儿失控,便大吼了一声,挡在了两人中间。他看出来,杜鹏程并没有反抗的恶意,只是梁满仓把他逼的。杜鹏程甚至连追上来的意思都没有。

    这时候柳虹枚也已经穿了衣服从屋里冲了出来,挡在了杜鹏程的面前。

    “你们干什么这是?”她知道,祸是她惹出来的,她不能让杜鹏程替她受了罪,她想过了,反正自己就是一个女人,他们还能拿自己怎么着?

    “奸夫淫妇!你们两个狼狈为奸,合起伙来敲诈老子!郑所,赶紧把这一对狗男女抓起来!”坐在地上的梁满仓一见柳虹枚也冲到了院子里,便赶紧吆喝着郑所采取行动。

    “梁满仓,你这个老流氓!你骂谁是奸夫淫妇?”柳虹枚也不是善茬儿,她从旁边摸起一截刚刚被折断了的木棍,朝着梁满仓就扔了过去。

    别看是女人,要是这带刺儿的断茬儿扎在身上也挺要命的。

    幸亏梁满仓躲得及时,那一棍子擦着梁满仓的脸就飞了过去。

    “都不要打了!我们是派出所的,你们两个涉嫌敲诈,请配合我们的调查!”

    郑所义正言辞的吼道。

    毕竟他的身份特殊,柳虹枚也不好再闹了,但她马上转向了郑所,皱着眉头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们涉嫌敲诈?我们敲诈谁了?”

    “柳虹枚,你跟杜鹏程叔嫂勾搭成奸,被我撞见了,你们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打了我,还逼着我写下了五万元的欠条!我身上有伤,那借条儿肯定还在你们身上,你们这是不是敲诈?”梁满仓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今天把派出所的人叫来,那就是要把杜鹏程跟他嫂子这个骚女人办一个敲诈勒索的罪名。不然他难解心头之恨。哪怕只是将杜鹏程一个人办老实了,剩下的柳虹枚也就成了他砧板上的肉。

    柳虹枚当然明白,梁满仓这就是恶人先告状。

    可是,现在她并不想把这件事情张扬出去,毕竟对自己的名声也有影响,她尤其不想让自己的男人杜胜利知道这件事。

    她没有主张,便望向了旁边的杜鹏程。

    杜鹏程倒是不慌不忙,朝向梁满仓问道:“梁满仓,你说我敲诈你,你有什么证据?”

    “杜鹏程,你老实交待,梁支书这头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郑所不让梁满仓回答,抢先截断了杜鹏程的话。他这明摆着就是以攻为守,先发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