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临危不乱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208字

    “郑所,我说那包不是我打的,你信吗?”杜鹏程也不正面回答郑所的问题。

    “杜鹏程,我看你是退伍军人的面子上才跟你这么说话的,你不要回避,必须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梁支书头上的伤,到底是不是你打的?”

    见杜鹏程那玩世不恭的样子,郑所早就看不下去了。

    “郑所,我想先跟梁支书单独说个话儿。”杜鹏程却不理会郑所的蛮横,他就知道,这些人明摆着就是官官相护。今天的关键还是在梁满仓这儿,只要把梁满仓给定住了,这事儿就算是有解了。

    “杜鹏程,你别耍什么花招儿,有什么屁话,你当着郑所的面讲就是!”梁满仓可不想上杜鹏程的当。

    “满仓叔,我真的有句话想单独跟你说,不然的话,后面你可就没有任何机会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杜鹏程看着梁满仓阴鸷的笑了笑。

    “你狗嘴里还能吐出什么象牙来?你不就是想把我骗过去打我吗?”

    梁满仓当然不敢上前。他真的被杜鹏程给打怕了。

    刚才那一脚踹得他感觉到肚子都贴到了脊梁杆子上去了。

    “这个你尽管放心好了,当着派出所领导的面,我要是真打了你,那岂不是扒着眼照镜子吗?”杜鹏程不慌不忙的说。

    这话倒是让梁满仓觉得有些道理,于是便犹豫着就上前走了两步。

    “满仓叔,这么远,你不怕让别人听见了?”杜鹏程还是笑着,但他不笑还好,那一笑,就更让梁满仓心里没底了。

    其实现在梁满仓也在怀疑,杜鹏程是不是抓着了他致命的把柄。

    这样想着,他就硬着头皮走到了杜鹏程的跟前。

    杜鹏程这才慢慢俯过头去,在梁满仓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接着梁满仓就脸色大变。

    他愣愣的看着杜鹏程。

    那是一种强烈怀疑的眼神。

    “满仓叔,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那你可以冒个险试试嘛。”杜鹏程又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现在梁满仓觉得杜鹏程的笑让他毛骨悚然。

    “你们到底搞什么鬼?”

    当着自己这个派出所长的面,两人竟然在那里嘀嘀咕咕打起了耳语,这让郑所非常反感。

    “哦,郑所,没啥。他说,今晚纯粹是个误会。”事情太突然,又让郑所这么一急,梁满仓一时没找出话来应对,便满脸的紧张与尴尬。

    “什么误会不误会?你不是说他敲诈了你,让你写了五万块的借条儿吗?”郑所可不想当着自己的手下被人当猴儿耍了。这大半夜的把几个警员折腾了过来,弄了半天,这两人竟然马上就和解了?

    郑所是什么人?他一眼就看出来,一定是杜鹏程说了什么话,让梁满仓有了顾忌。

    “嘿嘿,郑所,没有的事儿。”梁满仓忽然间竟矢口否认那五万块借条的存在。

    “满仓叔,不对吧,怎么是没有的事儿?借条儿还在我这儿呢。”说着,杜鹏程伸手就去裤兜里掏那张借条儿。

    “那是我自愿写给你的。不是你逼的。”说完,梁满仓又转向了郑所,“郑所,事情是这样的,这小子呢,他想搞个小生意,可是呢,手头没有资金,向我借,可是我一时也凑不上来,可是,为了支持年轻人创业,我这不是先打了个借条儿嘛。是吧鹏程?”

    说着,梁满仓还不住的朝杜鹏程使眼色,生怕杜鹏程再不配合他。

    “不是的满仓叔,那天你是下了保证说是送我五万启动资金让我创业的,现在怎么又成了借了呢?”

    “是是是,是送你的。”梁满仓赶紧改了口。

    郑所一听就明白,这两人现在已经是沆瀣一气,倒是把他当成了外人。

    “梁支书,要是没什么事儿,那我们撤了!真有你们的!”郑所带了一肚子的气,带着人马出了院子。

    为了安抚郑所,梁满仓赶紧追了出去。派出所的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大半夜的把人折腾了来,却又是这样的结果,而且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都是他梁满仓自己鼓捣的。

    “郑所,这里面真的出了点差错,是我误会鹏程了,这事儿一言两语说不清楚,过后我一定专门摆酒向你解释。”

    “梁支书,你这叫报假警你知道不?”上了那辆警车之后,郑所一肚子的气还没消,便很不客气的瞪着梁满仓呛了他一句。

    “今天真的是误会了,改天我一定专请兄弟们搓一顿,一定!”梁满仓一脸尴尬的朝几个警员抱拳作揖。

    “梁书记,你也太过分了,你这是拿我们当狗遛呢?”开车的那个小辅警也愤愤不平的朝着梁满仓道。

    “真是对不起,改天一定赔罪!一定!”

    “走吧。”郑所一脸不爽的对那司机说。

    梁满仓赶紧从身上掏出了二百块钱来,“大半夜的,给兄弟们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买盒便宜烟抽吧。”

    郑所不接,梁满仓只好直接扔到了司机的座位上。

    车子轰的调了头,朝着村子中心大街驶去。

    看那车子走后,梁满仓马上折回了杜鹏程家的院子里去。

    梁满仓本以为今晚把派出所的人叫过来他就胜券在握了,可万没料到中间竟然出了这样的岔子。

    “鹏程,咱爷俩再好好的拉拉。”见杜鹏程还站在那里,梁满仓赶紧上前讨好的拉了他一把。

    柳虹枚朝着梁满仓厌恶的呸了一口就回了自己的屋里去了。

    她是没想到梁满仓居然会这么不要脸,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让她纳闷儿的是杜鹏程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这么快的就让梁满仓把派出所的人给退了。

    “梁支书,已经很晚了,我得休息了,有什么话,咱们明天再说吧。”现在那架势,倒像是他杜鹏程是支书,而梁满仓只是一个求他办事的村民一样。

    “鹏程,你看,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我说过了,现在太晚了,我得休息,有事儿咱们明天再拉,怎么,不可以吗?”杜鹏程的声音很冷,也很硬。

    “也好,也好,明天咱们再拉。”梁满仓现在可真是不敢得罪这位小爷,“我没带多,这里还有多半盒呢,先抽着,不够明天去我那儿拿。”梁满仓把半盒软中华塞给了杜鹏程,点头哈腰的退出了杜鹏程家的院子。

    待梁满仓走后,柳虹枚忍不住好奇,便只穿着薄衫子从屋里又跑了出来,兴奋的抱住了杜鹏程的一只胳膊,那颤悠悠的柔软就蹭在杜鹏程的胳膊上,问道:“鹏程,跟嫂子说说,刚才你是怎么把那老不死的吓成那样的?”